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4章 四大王界

第1034章 四大王界

  “身为王界界王,身上却发生如此丑闻,常理而言,他至少要长达数千年甚至万年再不会提娶妻之事,就算会,也绝不会再大张旗鼓,否则无异是【逆天邪神】自揭伤疤,主动让人忆起他当年之丑。”

  “但,如今距离他上次‘大婚’”,也才过了去三十几年而已,当年的【逆天邪神】事,世人估计连丁点的【逆天邪神】淡忘都没有,月神界却又忽然广发大婚请柬。”

  沐玄音从云澈手中拿回印月黑玉:“澈儿,你猜,这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云澈想也没想,直接道:“从男人的【逆天邪神】心理上而言,月神界王会这么做,应该是【逆天邪神】又找到了一个极其不凡的【逆天邪神】女子,让他可以一洗先前的【逆天邪神】屈辱。”

  “当年,月神界发出的【逆天邪神】请柬,除了王界,就唯有上位星界,而这次,却连我们中位星界都收到了请柬。”沐玄音漠然道。

  “……”云澈微一思索,然后面露惊讶:“难道说,他这次要迎娶的【逆天邪神】女子……综合之下,还要远胜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月无垢!?”

  所以,他才会要比上次铺的【逆天邪神】还大,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当年未娶月无垢……反而是【逆天邪神】幸事!

  “这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了。”沐玄音把黑玉收起:“为师倒是【逆天邪神】很想见识见识,是【逆天邪神】什么样的【逆天邪神】奇女子,竟让才刚刚经历当年之耻的【逆天邪神】月神界王忽然又摆出如此阵仗。不过看起来,月神界王这次学聪明了,在收到这请柬之前,全然没有半点此事的【逆天邪神】风声,就连这请柬之上,都没有那个女子之名。”

  云澈心中念道:这是【逆天邪神】必然的【逆天邪神】啊!上次就是【逆天邪神】因为过于嚣张炫耀,让月无垢被盯上,最终不但没得到无垢神体,还被狠狠的【逆天邪神】绿了,成为一世之耻。这次忽然寻得一个能彻底扳回颜面的【逆天邪神】女子,当然绝不能再覆当年之辙,非但不公开,还要藏得严严实实。

  若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王足够谨慎的【逆天邪神】话,估计要到大婚当日,才能知道那个女子是【逆天邪神】谁。

  “无垢神体整个神界十五万年才出现一个,让月神界王这等人物都欣喜若狂,弟子还以为已是【逆天邪神】神界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存在,居然真的【逆天邪神】还存在比无垢神体还要惊人的【逆天邪神】天赋神体。”云澈惊叹道,看向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带着请教之意。

  然而,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缓缓的【逆天邪神】摇头,双眉也轻微的【逆天邪神】蹙起:“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确已是【逆天邪神】神界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天赋体质,为师也从未听闻过有哪种天赋体质能超越无垢神体,就连能与之相较者都几乎不存在。毕竟,无垢神体是【逆天邪神】由混沌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鸿蒙之气所赐予的【逆天邪神】体质。”

  “那,难道是【逆天邪神】其他方面,比如说实力、地位……”

  话未说完,云澈便已自我否决。论实力和地位,月神界王已是【逆天邪神】处于神界之巅,世间女子,无人配称“下嫁”。

  沐玄音雪颜冷寂,亦在疑惑此事,忽而,她的【逆天邪神】冰眸轻微一动。

  冰雪琉璃心!?

  马上,这丝波动又消散无踪……绝无可能!冰雪琉璃心在远古诸神时代都百万年难遇,九十万年前出现的【逆天邪神】那一个——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创界先祖,应该是【逆天邪神】天赐的【逆天邪神】最大神迹了,而这种神迹已根本不可能再现,冰雪琉璃心之名,只会存在于记载或远古记忆中。

  “真相如何,三十月后自然知晓。倒是【逆天邪神】那个月无垢,怕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了,就连那个男人,以及他们的【逆天邪神】孩子,也有可能就此暴露,后果必定无比凄惨。”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一怔,随之反应过来:“难道是【逆天邪神】……强行搜魂!?”

  “成就神魂境后,搜魂的【逆天邪神】难度要比凡体之下艰难的【逆天邪神】多,后果则同样残酷。就算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王亲自动手强行搜魂,成功的【逆天邪神】可能也只有不到三成,而无论成败,月无垢都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先前还算他对月无垢留有旧情,而如今要迎娶新的【逆天邪神】妻室,那也就没有理由再留着月无垢了。哼,若是【逆天邪神】月无垢提前得到消息的【逆天邪神】话,怕是【逆天邪神】会选择自我了断,也有可能……早就已经自我了断了。”

  “……”云澈心中一阵叹息。以他对女人的【逆天邪神】了解,他相信月无垢还活着——哪怕她知道自己绝无可能再见天日,更不可能再见到那个男人和他们的【逆天邪神】孩子,活着也只是【逆天邪神】徒增将他们暴露的【逆天邪神】风险,但,那丝源自女人心底最柔软之处的【逆天邪神】牵挂……对那个男人,还有他们孩子的【逆天邪神】牵挂,会让她不舍得死,让她本能的【逆天邪神】、无法自控的【逆天邪神】奢望着能与他们再次团聚的【逆天邪神】奇迹。

  哪怕只是【逆天邪神】永远的【逆天邪神】奢望。

  毕竟,那是【逆天邪神】让她面对月神界王,都宁死不言的【逆天邪神】男人,其情深可见一斑。

  “不过这类事和我们毫无关系。”沐玄音转而道:“为师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逆天邪神】要让你了解目前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格局。月神界的【逆天邪神】这个丑闻,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让月神界王沦为一时笑柄那么简单,它最大的【逆天邪神】后果,是【逆天邪神】让本就有着宿怨的【逆天邪神】月神界和星神界彻底成为死敌。短短三十几年,月神界和星神界明面上的【逆天邪神】恶战已不下十次,暗战更是【逆天邪神】不计其数,若不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一直在从中规阻调解,怕是【逆天邪神】早已造就了东神域的【逆天邪神】莫大灾难,但,这种局面若就此下去,早晚会有彻底失控的【逆天邪神】一天。”

  星神界和月神界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两个星界,而是【逆天邪神】最为强大的【逆天邪神】王界!两大王界的【逆天邪神】恶战,若真的【逆天邪神】到了完全失控的【逆天邪神】地步,对东神域而言,又何止是【逆天邪神】灾难!

  云澈眉头大皱……若是【逆天邪神】其他星界,爱咋咋和他毫无关系,但星神界——那可是【逆天邪神】茉莉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界。

  “星神和月神两界,为什么会有宿怨……难道就像和我们吟雪界和炎神界一样吗?”云澈问道。

  “当然不同。”沐玄音道:“吟雪界与炎神界其实从无太大仇怨,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互相敌视,最大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冰与火的【逆天邪神】属性相悖,因而有一种类本能的【逆天邪神】互斥,再加之两界相邻,注定摩擦不断,但从未有过恶战。千年前为师误伤火如烈之子,火如烈暗算冰云,算是【逆天邪神】这些年来最大的【逆天邪神】冲突了。”

  “而星神界与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恩怨,在两界创界之初便已存在,始于两界之创界始祖,之后,这份宿怨也一直‘传承’了下去,到了后来,这种互相的【逆天邪神】敌视,已无需什么所谓的【逆天邪神】宿怨,甚至无需原因,而是【逆天邪神】成为了一种代代传承下来的【逆天邪神】习惯。”

  云澈点头,这一点,他完全理解。

  恩怨会代代延续,很多时候不是【逆天邪神】因为恩怨本身,而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一种惯性——说白了,就是【逆天邪神】双方都是【逆天邪神】自恃尊严,谁也不愿打破现状,主动求和解。

  “两界虽互相敌视仇视,但身为强大无匹的【逆天邪神】王界,双方也自然不会彻底的【逆天邪神】撕破脸,否则只会是【逆天邪神】两败俱伤的【逆天邪神】后果。然而,三十多年前的【逆天邪神】那桩丑闻,撕破了月神界王的【逆天邪神】底线,也撕破了两界维持了数十万年的【逆天邪神】局面,两界这些年恶战之惨烈,可谓亘古未有,若非宙天神界干涉,定是【逆天邪神】更加不堪设想。”

  “说起来,”沐玄音忽然看向了云澈:“你在寻找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她的【逆天邪神】生母,就是【逆天邪神】葬身于月神界之手!”

  “什么?”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一惊。

  茉莉生母已死的【逆天邪神】事,云澈早就知晓。而茉莉在偶然提及此事时,露出了极大的【逆天邪神】恨意,同时,她亦提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难得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王?

  好像并不是【逆天邪神】……她在自己身边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似乎从未提过月神界。

  一提到关于天杀星神之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就格外剧烈。沐玄音目光移开,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生母共育有两个孩子,另一个亦继承了星神之力,称号天狼星神。传闻当年,其母落入月神界之手后,月神界并无意杀她,而是【逆天邪神】要星神界以一宝器交换,但星神界王却断然拒绝。”

  云澈:“!!”

  “之后,天狼星神只身强闯月神界,想要救回其母。那一战,天狼星神孤身一人屠灭月神界三大神主,二十神君,神君之下不计其数,还重创两个月神,将月神界的【逆天邪神】一处星域完全毁灭……”

  云澈嘴巴大张,瞠目结舌。

  “而之后,其母为不让其命丧月神界,自绝心脉而亡。天狼星神痛哭一场,终是【逆天邪神】没有失智冒进,而是【逆天邪神】成功逃离。”

  “那一战,天狼星神虽未救回其母,却是【逆天邪神】让他名震神界,威名之盛,甚至一度盖过了星神界王——但没想到,却是【逆天邪神】成为了最先陨落的【逆天邪神】星神。”

  “……”云澈怔在那里,心潮起伏不休。

  生母命丧月神界,生父见死不救,哥哥也随后陨落……

  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她那么怨恨自己的【逆天邪神】父亲……

  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她那么渴望力量,不惜远赴南神域去寻找邪神传承……最终却成全了我。

  “当年,天杀星神‘陨落’一事,也曾轰动一时。而她当年之所以遭遇暗算,据传,也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暗中所为……也唯有月神界。”

  茉莉一些零星的【逆天邪神】言语在云澈脑海中回放,随之,他心中泛起疑惑——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她从未提过月神界?

  反倒是【逆天邪神】……她露出最可怕恨意的【逆天邪神】一次,提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女人。

  看来,这其中的【逆天邪神】恩怨,要远比外人所知的【逆天邪神】复杂的【逆天邪神】多……只是【逆天邪神】,弱小如我,却无法为茉莉分担一丝一毫。

  “这一届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是【逆天邪神】由梵帝神界、宙天神界、月神界、星神界共同举办,既然星神界与月神界之名同时出现,也就说明,在这件大事面前,两界会暂且搁置仇怨,这个局面,定然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所促成。”

  “四大王界之中,宙天神界在综合实力上虽不如梵帝神界,但就名望而言,却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之首,是【逆天邪神】一个以公正仁义为名的【逆天邪神】王界,为万界所敬。”

  云澈微微点头。从宙天神界在玄神大会后不惜为他界的【逆天邪神】天才玄者倾尽宙天珠之力,便可看出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正道无私。

  否则,又怎么会被宙天珠认主——毕竟,宙天珠的【逆天邪神】第一个主人是【逆天邪神】创世神夕柯,既为创世神,当然是【逆天邪神】正道之神。

  不像自己……天毒珠在远古时代,是【逆天邪神】魔界之物。

  “至于梵帝神界——身为东神域王界之首,却从不会干涉任何他界之事,梵帝神界的【逆天邪神】玄者,上至界王,下至平民,对玄道都有着与生俱来,强烈到极点执念,对玄道的【逆天邪神】追求到了近乎癫狂的【逆天邪神】地步,而且世代如此,全界上下,可谓无一弱者,随便一人,到了其他星界,都会是【逆天邪神】一方之雄,其恐怖程度,你断然无法想象。”

  “这也正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一直居于东神域之巅,亘古不衰的【逆天邪神】最大原因。”

  梵帝无弱者,宙天最正道,星神月神为世仇,且在近些年彻底爆发……这些信息,云澈都牢牢记在心中——虽然他不清楚沐玄音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毕竟,以他如今的【逆天邪神】微小,王界那个层面,实在太过太过缥缈遥远。

  “关于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历史,你若有兴趣,可自行翻阅圣殿中的【逆天邪神】圣典……不过,只有今天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惊讶中,苍白的【逆天邪神】天空仿佛忽然沉了下来,空气完全凝结,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落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冷彻的【逆天邪神】几乎刺他的【逆天邪神】灵魂:“因为从明天开始,直至玄神大会,你每一天,都将活在地狱之中!”

  ——————————————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