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3章 月神丑闻

第1033章 月神丑闻

  丑闻?

  王界界王的【逆天邪神】丑闻?

  王界界王那等人物,也会有丑闻?

  沐玄音目若寒星,讲述道:“月神界王在位多年,女人和子孙不少,但从未有过正妻。”

  云澈点头,完全理解。月神界王这等立于整个混沌之巅的【逆天邪神】人物,他的【逆天邪神】妻室不说和他地位相平,至少也该相差不远,但以月神界王的【逆天邪神】高度,这样的【逆天邪神】女子着实太过难寻。

  “而在数十年前,神界忽然开始有了月神界王即将娶妻的【逆天邪神】传闻,后来,这个传闻变成了现实,月神界开始广发请柬,邀神界诸王参加界王大婚。”

  “几十年前?”云澈愕然……几十年前就宣布娶妻,还广发请柬……那这次又是【逆天邪神】什么鬼?

  “也是【逆天邪神】那之后,神界尽知,月神界王要迎娶之人,居然是【逆天邪神】一个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澈儿,你可有听说过无垢神体?”沐玄音侧目问道。

  云澈摇头:“能被月神界王择为正妻,而且那么早传出消息,感觉上似乎还有炫耀之意……这无垢神体,应该是【逆天邪神】一种极其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体质吧。”

  “哼,你说的【逆天邪神】完全没错,当年,月神界王的【逆天邪神】确有炫耀之意。因为这无垢神体,在神界已经足足有十几万年未曾出现过了。月神界王捡到如此宝物,岂会不炫耀。”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嘴巴大张。

  “你可知,何为鸿蒙之气?”沐玄音忽然问道。

  云澈点头:“这个弟子知道。鸿蒙之气,是【逆天邪神】混沌最原始,也最为强大的【逆天邪神】灵气,亦是【逆天邪神】远古诸神力量的【逆天邪神】来源。”

  “不错。”似乎对出身下界的【逆天邪神】云澈会知道鸿蒙之气而微感意外,沐玄音眸光斜了云澈一瞬,继续道:“远古诸神、诸魔之所以强大,最大的【逆天邪神】原因,就是【逆天邪神】他们是【逆天邪神】孕生于混沌之初、鸿蒙之始。在最为精纯、浓郁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中出生,让他们有了在如今已经绝迹的【逆天邪神】真神之力和真神体质。”

  “而诸神诸魔灭绝之后,世间再无真神,其因,便是【逆天邪神】鸿蒙之气日益稀薄浑浊,混沌世界也自然永远不可能再现真神时代。”

  “但……虽然已变得极为稀少,混沌浩瀚,终究还是【逆天邪神】会有丝缕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存在。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会被初生、处在最精纯状态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所吸引。因而,若是【逆天邪神】哪个幸运儿在出生后的【逆天邪神】百息之内,刚好碰触到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这缕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就会融入其体,从而成就——无垢神体!”

  “啊……这样啊。”云澈瞠然。难怪会被称作“神体”,竟然是【逆天邪神】由最最精纯,在上古时代孕育真神之力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所成就的【逆天邪神】体质:“那么,如果能提前感知、寻找到精纯鸿蒙之气的【逆天邪神】所在,然后让婴儿在附近出生,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就可以实现这种无垢神体?”

  “哼,笑话。”沐玄音冷语道:“且不论在目前的【逆天邪神】混沌世界,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息已是【逆天邪神】极其之少,鸿蒙之气那等层次的【逆天邪神】力量,又岂是【逆天邪神】凡体所能感知!?纵然是【逆天邪神】公认混沌最强的【逆天邪神】龙神界龙皇,也根本不可能感知鸿蒙之气的【逆天邪神】存在,更不要说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

  “额,原来如此。”

  云澈忽然想到,茉莉在一次他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突破时,曾说过若是【逆天邪神】能把其修炼至第十重境界,吸收的【逆天邪神】便将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天地灵气,而是【逆天邪神】——鸿蒙之气!

  不过,茉莉也同样说过,纵然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哥哥,也才将大道浮屠诀修炼至第六重境,而那也是【逆天邪神】人类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极限境界。

  所以,吸收鸿蒙之气一说……也只能是【逆天邪神】想想而已。

  “这等无垢神体,从来都只有天赐。而在整个庞大神界,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出现都极其稀少,而且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少。最初,神界大概一万年会出现一个,后来变成数万年才出现一个。”

  “而在月神界王所要迎娶的【逆天邪神】这个女子之前,神界已经整整十五万年未曾出现过无垢神体,这对月神界王这等人物,都是【逆天邪神】天赐之宝。虽然其出身寻常,但被月神界王择为正妻,任谁都不会觉得意外,哼,怕是【逆天邪神】其他王界之王还要好好羡慕一番。”

  “这么说来,这个无垢神体应该是【逆天邪神】极其的【逆天邪神】强大,是【逆天邪神】自身天赋远异常人,还是【逆天邪神】……”云澈声音稍低:“适合用来双修?”

  “都不是【逆天邪神】。身具无垢身体,自身的【逆天邪神】体质并不会有太大变化,修炼也无多少帮助,不过倒是【逆天邪神】可以大为延长寿元,至于双修,更是【逆天邪神】毫无作用。”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回答让云澈愣住。

  “鸿蒙之气这等层次的【逆天邪神】力量,连感知都不能,又岂会被凡人之躯所吸纳。”沐玄音继续讲述道:“无垢神体,只存在于女子之身。其力量,虽不会被其所吸纳,但,在其体内孕生的【逆天邪神】婴孩,从其存在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刹那,就处在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中……虽然远远无法和混沌之初在鸿蒙之气中孕生的【逆天邪神】诸神相比,但其性质却是【逆天邪神】类似。”

  听到这里,云澈终于恍然大悟:“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所生育的【逆天邪神】后代,会拥有极其之高的【逆天邪神】天赋?”

  “何止是【逆天邪神】天赋极高。”沐玄音道:“纵然只是【逆天邪神】微弱的【逆天邪神】一缕,但毕竟是【逆天邪神】精纯的【逆天邪神】鸿蒙之气。在其中孕育,直至出生的【逆天邪神】婴孩,其生命、躯体、玄脉为其干涉,不但会拥有高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天赋,还极有可能孕生出异种体质——甚至有可能出现早已绝迹的【逆天邪神】异种体质。”

  “就和当年在鸿蒙之气中衍生各种神力、神躯的【逆天邪神】诸神一样。”

  “异种……体质?”这些话,超越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认知。

  “尤其是【逆天邪神】所生育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后代,其天赋和体质都必定惊世。之后虽然会随着鸿蒙之气的【逆天邪神】流失稀薄而代代衰减,但依旧非常人可比。”

  沐玄音看了云澈一眼,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逆天邪神】话:“在神界历史上,由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所生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后代,除了因各种意外过早的【逆天邪神】夭折的【逆天邪神】,最终实力全部达到了神主境,甚至有半数,实力堪与王界界王平齐——无一例外!”

  “……”云澈惊呆。这番话,让他彻底明白月神界王为何要“炫耀”。

  更何况……整整十五万年了,才出现了一个。

  庞大神界,也才不到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历史。

  “那后来……为什么会成为丑闻呢?”云澈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想,既然被称作丑闻,难道……

  “那名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传闻是【逆天邪神】出生在一个位于东神域边缘的【逆天邪神】下位星界,本名无人知晓,入了月神界,被月神界王亲赐名为‘月无垢’。”

  “当年的【逆天邪神】那次大婚,月神界向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所有王界、上位星神,甚至其他神域的【逆天邪神】一些王界都发了请柬,场面也布置的【逆天邪神】宏大无比,甚至数次,以覆天之音昭告了整个东神域,那时,东神域之中,无人不知月神界王将得一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为妻。”

  “然而,就在距离大婚之期已不到十日,大量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都已提前亲赴月神界……月无垢执意要亲自将生父生母迎至月神界,却在途中发生意外,保护她的【逆天邪神】一众月神使全部丧命,只余尸身,而月无垢,却没有了踪影。”

  “啊?”云澈一声轻呼……居然还有人敢如此触犯月神界!?

  “毫无疑问,月神界王勃然大怒,但,那些惨死的【逆天邪神】月神使尸体上毫无破绽,纵然以月神界之能,都无法探查是【逆天邪神】被什么力量所杀,而月无垢毫无踪迹,月神界王派人寻找许久后终于死心,这场轰动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王界界王大婚直接沦为一场空。盛怒之下的【逆天邪神】月神界,很快便将矛头直指星神界——因为能做出这种事的【逆天邪神】,也唯有有着宿仇的【逆天邪神】星神界。”

  “星神界会派人刺杀月无垢,倒也并不是【逆天邪神】太让人意外的【逆天邪神】事,要怪,只能怪那月神界王太嚣张大意了。”

  沐玄音冷语道,她话语之意,显然也是【逆天邪神】相信这都是【逆天邪神】星神界所为。

  “可是【逆天邪神】,这顶多是【逆天邪神】个悲剧,连笑话都算不上,怎么会被称为丑闻呢?”云澈不解道。

  “那是【逆天邪神】因为——所有人都以为月无垢死了,但,就在七年之后,月无垢回来了,自己回到了月神界。”

  “只不过……”沐玄音目光稍眯:“归来的【逆天邪神】月无垢虽然安然无恙,但,她的【逆天邪神】元阴之气却消失了,无垢神体独有的【逆天邪神】至净气息,也已弱到了只剩不足两成。其因,不言而喻——她失踪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不但被人夺去了元阴,还生下了孩子,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个!”

  “……”云澈嘴巴张大……我靠!居然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样!!

  月神界王广邀群雄,震动神界要迎娶的【逆天邪神】女人……被别人给睡了!还生了孩子!!

  堂堂月神界王,立于混沌之巅,世间最最恐怖的【逆天邪神】人物……居然被人给绿了!!

  这对月神界王而言,月无垢还不如直接死了的【逆天邪神】好。

  “那……那个男人是【逆天邪神】谁?”云澈瞪大眼睛问道。

  “哼,月神界王比你更想知道那个人是【逆天邪神】谁。但,颇有意思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月无垢却是【逆天邪神】宁死不言。据说,月神界之所以始终找不到她,是【逆天邪神】因她当年虽侥幸活命,却身受重伤,在这七年间玄力全失,自然也就没有气息可寻。她之所以主动回到月神界,却是【逆天邪神】因为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又忽然恢复,怕被月神界寻到才主动回去。”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她其实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那个男人……额,还有孩子。”云澈道。

  我了个去!那个男人究竟是【逆天邪神】谁!绿了月神界王不说,还让月无垢为了保护他只身赴死,宁死不说……那个男人,简直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NB!

  “不错!月神界王虽然暴怒,但似乎还算念及旧情,并没有杀了月无垢,而是【逆天邪神】将她关入牢中,除非她说出那个男人是【逆天邪神】谁,否则,要让她永世不见天日。”

  “这个月无垢,也真是【逆天邪神】个重情刚烈的【逆天邪神】女子啊。”云澈心中暗叹道。

  “月无垢回来,且失了元阴一事,本该是【逆天邪神】绝不容外人知的【逆天邪神】禁忌。但不知为何,这件事却很快传了出去。哼,丑闻这种东西,当然会愈传愈烈,不到三个月,就连其他神域都几乎传遍。那之后,月神界和星神界虽然明中暗中恶战不断,但月神界王却是【逆天邪神】再未出现过。”

  知晓了原委,云澈居然都有几分同情月神界王……找到一个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意气风发的【逆天邪神】昭告天下,刚要轰轰烈烈的【逆天邪神】大婚一场,结果却被狠狠的【逆天邪神】绿了,而且月无垢为了绿他的【逆天邪神】那个男人宁可永世不见天日,这放在任何男人头上都是【逆天邪神】绝对无法忍受的【逆天邪神】天大耻辱……何况堂堂月神界界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