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1章 回宗
  云澈声音落下,伸手随意在身上一抹,指间已多了一块小巧的【逆天邪神】玉石,上面似有玄光在流动。

  “玄影石!?”周围的【逆天邪神】人一眼便认出云澈手中所持之物:“难道……”

  “哼,风恢拓,你自己看吧!”

  云澈冷哼一声,手指一甩,玄影石已被丢出,落在地上,其中的【逆天邪神】玄阵也在落地的【逆天邪神】刹那启动,向上方释放出清晰的【逆天邪神】玄光和声音。

  玄影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第一幕玄光,呈现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身影,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神情却阴森的【逆天邪神】让所有人陌生和难以置信,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更是【逆天邪神】透着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狰狞。

  “……我会亲自献给师尊,至于你,就看不到那一刻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

  玄影石的【逆天邪神】影像不可能作假,风恢拓瞬间全身冰凉,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和听觉。

  “你说什么?你……你要杀我?你敢杀我!?”

  “不不不,不敢不敢,云澈师兄可是【逆天邪神】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寒逸就算有天大的【逆天邪神】胆子,也不敢碰你一根寒毛。你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我杀的【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在妄图窃取麒麟角的【逆天邪神】时候,不幸中了这里的【逆天邪神】机关而死!”

  “云澈师兄不用紧张……我会掩饰的【逆天邪神】很好,就算是【逆天邪神】宗主亲临,也一定不会看出任何的【逆天邪神】破绽,这一点,你要安心的【逆天邪神】相信我。”

  ……………………

  现场的【逆天邪神】气场再次骤变,巨大的【逆天邪神】震惊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玄影阵中呈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沐寒逸无疑,他的【逆天邪神】模样,他的【逆天邪神】言语……所有人都看的【逆天邪神】、听得清清楚楚,分明是【逆天邪神】他蓄意将云澈引入宝物库中,然后再趁机谋害他!

  谋害大界王亲传弟子,这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弥天大罪,何等的【逆天邪神】胆大包天。

  风恢拓的【逆天邪神】愤怒和哀色不见了,每一分皮肉都在颤抖的【逆天邪神】面孔上唯有极致的【逆天邪神】惊恐,他身体一个摇晃,“砰”的【逆天邪神】一声狠狠坐倒在地上,眼瞳颤栗的【逆天邪神】几乎要蹦出眼眶:“不……不……不……不可能……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就在刚才,他还满腔激愤的【逆天邪神】向云澈咆哮……但,若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谋害云澈在先,他不要说横死,就是【逆天邪神】死上千次、万次,都难赎其罪。

  风寒歌跪在那里,双瞳失色,如被冰封。而相比于风恢拓,他反而不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难以接受。入夜之前,沐寒逸对他说的【逆天邪神】话——那句让他惊恐的【逆天邪神】心脏都差点跳出来的【逆天邪神】话,他还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记得。

  而玄影石的【逆天邪神】影像还在继续。

  “你……你疯了吧!”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这里……这里可是【逆天邪神】你们冰风帝国,我要是【逆天邪神】死了,就算师尊真的【逆天邪神】认为我是【逆天邪神】死于机关,以师尊的【逆天邪神】脾性,你们也要全部在她的【逆天邪神】愤怒下陪葬!”

  “哦!说得对,对极了。”沐寒逸在点头,在若无其事的【逆天邪神】微笑:“就算你是【逆天邪神】‘为了偷取我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而自己送命’,宗主也会一怒之下,夷平整个皇城都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但,就算整个冰风都完蛋了,宗主也一定不会杀了我!”

  ………………

  “若能成就我一人,整个冰风都葬灭又有何妨?”

  ……………… 

  “……你甩开了侍卫,没人会知道你去了哪里,又是【逆天邪神】和谁一起,而我,是【逆天邪神】通过我寝宫的【逆天邪神】密道离开,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没有人知道我已经离开寝宫,所有人都会知道,你‘闯入’宝物库并死于机关时,我正安安稳稳的【逆天邪神】在寝宫睡觉。”

  “就连你怎么闯进来的【逆天邪神】,我都帮你想好了。只不过……要牺牲我那可怜的【逆天邪神】皇妹了。”

  “够了……够了!!”

  风恢拓的【逆天邪神】心魂终于彻底崩溃,嚎叫一声扑向玄影石,手掌带着混乱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气息砸上,让玄影石瞬间粉碎,玄光尽散。

  周围死一般的【逆天邪神】静寂,唯有风恢拓粗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喘息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边,沐小蓝彻底的【逆天邪神】呆在了那里,恍若梦中。而另一边,风寒锦早已花容失色,玄影石最后的【逆天邪神】声音,让她身体缓缓的【逆天邪神】软了下去,双手抱着肩膀,不断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对沐小蓝来说,沐寒逸是【逆天邪神】最敬重的【逆天邪神】师兄。

  对风寒锦来说,是【逆天邪神】她最喜爱崇拜的【逆天邪神】兄长。

  对风恢拓而言,那是【逆天邪神】他最骄傲的【逆天邪神】儿子……

  对在场的【逆天邪神】所有人而言,他纵然未能成为大界王亲传弟子,依然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无人可及的【逆天邪神】天之骄子……

  谁能想到,这个在各个领域都堪称完美无瑕的【逆天邪神】绝世贵公子,竟会是【逆天邪神】一个如此阴险、狠毒、不择手段的【逆天邪神】人物。为了自己成为大界王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可能性……仅仅是【逆天邪神】可能性,就不惜暗害云澈,不惜葬送自己的【逆天邪神】母国,不惜亲手毒杀自己的【逆天邪神】胞妹!

  云澈没有阻止风恢拓毁掉玄影石,他低着眉,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不是【逆天邪神】坚持想知道理由么?这个理由,你可满意?”

  风恢拓瘫在那里,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话竟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应,似已失魂。

  “他想杀我,却被我反杀,就是【逆天邪神】这么简单。”云澈眉头紧拧:“若是【逆天邪神】被我师尊知道沐寒逸对我下此毒手,以师尊的【逆天邪神】脾性,搞不好株连整个冰风,最轻,也会祸及皇室。”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让风恢拓的【逆天邪神】身体猛地一颤,所有皇室中人的【逆天邪神】眼瞳也同时释放出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他们无比清楚,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些话,绝不是【逆天邪神】危言耸听。

  “所以,我准备隐下这件事,以免闹得太大,毕竟,这不过是【逆天邪神】沐寒逸个人野心和毒手,和他人无关,没必要把你们都葬送进去。”云澈眼神冷下:“但你们却偏要咄咄逼人,哼!现在,已经如你们所愿了!”

  风恢拓全身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冲到云澈面前,满脸横泪:“是【逆天邪神】小王愚蠢,是【逆天邪神】小王有眼无珠,浑然不知竟养出了这样一个孽畜……还枉辜了云贤侄的【逆天邪神】仁慈大恩……是【逆天邪神】小王该死……求……求云贤侄千万不要将此事告知大界王,小王……会一生一世铭记您的【逆天邪神】大恩大德……”

  失子之痛、惊恐、悔恨、恐惧……风恢拓整个人就如沉到了炼狱之中,悔不当初,痛不欲生。若不是【逆天邪神】玄影石的【逆天邪神】影像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眼前,他宁死都不会相信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逆天邪神】儿子竟会有那么可怕的【逆天邪神】野心和心肠……

  都说知子莫若父,何况他还是【逆天邪神】一国之帝,却在此刻痛苦的【逆天邪神】惊觉,自己竟从来不了解自己的【逆天邪神】这个儿子。

  而伴随着知晓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整个冰风皇室都有可能被沐寒逸牵连,遭受灭顶厄难。

  “晚了。”云澈目光冷冷的【逆天邪神】扫了周围一眼:“事已至此,你觉得还有可能瞒得住吗?”

  风恢拓呆住,随之头部深深垂下,面若死灰。大殿之前,并非只有他们皇宫中人,还有大量来祝寿的【逆天邪神】宾客,个个身份非凡。而就算他们全部发毒誓绝不泄露半分,沐寒逸想要谋害大界王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事也会在极短时间内传遍。

  因为世上唯一能真正保守秘密的【逆天邪神】,只有死人。

  “冰风国主,你也不需要如此悲观。”云澈侧目,淡漠的【逆天邪神】说道:“虽然灭掉一个皇室,对师尊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弹指之力,但师尊绝非不讲道理的【逆天邪神】残暴之人,我回宗之后会告知师尊原委,讲明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沐寒逸一人之念,加之我分毫无伤,师尊或许也就懒得问罪你们冰风皇室。另外……我会替你们把那件圣物献给师尊,师尊感受到你们的【逆天邪神】诚意,或许就更懒得追究了。”

  风恢拓猛的【逆天邪神】抬头,苍白的【逆天邪神】脸上终于恢复了些许的【逆天邪神】血色,慌不跌的【逆天邪神】点头:“云贤侄之恩……小王……小王……无以为报……求……云贤侄定要在大界王面前多加美言,小王对大界王的【逆天邪神】忠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以后云贤侄一句话,我冰风万死不辞……”

  风恢拓在巨大的【逆天邪神】打击以及激动、惶恐之下,已是【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语无伦次。

  “这么说,圣物的【逆天邪神】事……”

  风恢拓上身直接伏地:“劳……劳烦云贤侄将圣物献于大界王,若此物能顺大界王之心,那是【逆天邪神】圣物的【逆天邪神】造化,小王也唯有万千欣喜。”

  “那再好不过。”

  云澈点头,然后直接转过身去:“如果没有别的【逆天邪神】什么事,我也该回去休息了。明日一早,我会直接动身回宗,无须相送。”

  不待众人有什么回应,云澈已飞身而起,直赴冰仪宫而去。

  这一夜,冰风皇宫注定无法安宁,冰风皇室会如此处理之后的【逆天邪神】事,他毫不关心,因为他此行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已经达成,速度远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快得多,虽然稍有波折。

  远离了冰风大殿,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逐渐的【逆天邪神】缓下,随之发出一声叹息:“师尊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在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公平,只有弱肉强食,唉。”

  “现在的【逆天邪神】我,也不过是【逆天邪神】狐假虎威而已。”云澈自嘲的【逆天邪神】笑了笑,身影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极其遥远,没有任何人察觉的【逆天邪神】上空,忽然响起了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随之一抹冰影轻掠,如闪现的【逆天邪神】星辰一般消失无踪。

  ——————————————

  “我还是【逆天邪神】不敢相信,寒逸师兄竟然会是【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人。”

  破空而行的【逆天邪神】冰舟之上,沐小蓝双手托腮,目光怔然,显然还是【逆天邪神】没能完全接受昨夜之事。

  他们已经远离了冰风帝国,再有几个时辰,就会回到冰凰界。

  “看来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逆天邪神】话,你完全没有听进去啊。”云澈站在冰舟的【逆天邪神】另一侧,翻着白眼道。

  “那样的【逆天邪神】话放在寒逸师兄身上,任谁……任谁都不会相信的【逆天邪神】。”沐小蓝说到后面,声音已小了下去,然后转过身:“好奇怪,宗门之中,所有人都特别喜欢敬重寒逸师兄,从来没有觉得他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坏人。而你明明才来宗门那么短,为什么会那么早就觉得他是【逆天邪神】坏人呢?我记得……好像你见到他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就说过一次奇怪的【逆天邪神】话。”

  “我要是【逆天邪神】和你一样傻,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云澈一脸的【逆天邪神】理所当然。

  “果然又笑话我。”沐小蓝扁了扁嘴唇,但这次抗议的【逆天邪神】并不强烈,她偷瞄了云澈几眼,忽然道:“云澈,你好像一直魂不守舍的【逆天邪神】样子……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也有点放不下寒逸师兄的【逆天邪神】事?”

  “我还不至于纠结一个死人。”云澈揉了揉额头:“我现在可以肯定,宗门之中,有个人悄悄跟着我们一起到了冰风。”

  “啊!?”沐小蓝惊讶的【逆天邪神】起身。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个相当厉害的【逆天邪神】人!”云澈微微咬了咬牙。昨夜,他有好几次被惊的【逆天邪神】毛骨悚然,但之后回到冰仪宫,冷静下来后想了想……没动他更没动麒麟角偏偏偷走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手段高超但漏洞百出的【逆天邪神】“陷害”手法、沐寒逸尸体上冰凰封神典的【逆天邪神】气息、以及离开冰风大殿后再无异状发生……

  综合之下,他得出的【逆天邪神】结论,这分明是【逆天邪神】暗中的【逆天邪神】那个人临时起意搞的【逆天邪神】“恶作剧”!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害他,而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为了给他找麻烦然后看好戏而已。

  “小蓝师姐,你说……宗门中有没有哪个殿主,或者宫主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比较……额,就是【逆天邪神】俏皮、爱玩,喜欢整人的【逆天邪神】那一种?”云澈颇为艰难的【逆天邪神】形容道。

  “怎么可能会有!”沐小蓝想也不想就否决:“殿主、宫主是【逆天邪神】很清冷,很严肃的【逆天邪神】人,师尊都属于最最温柔的【逆天邪神】,怎么可能会像你说的【逆天邪神】那样。”

  “我觉得……也是【逆天邪神】。”云澈用力抓了抓头皮,这也是【逆天邪神】他一直纠结难解的【逆天邪神】地方:“那种手法手段,感觉也就十五六岁的【逆天邪神】小姑娘干的【逆天邪神】出来,可这个年纪……”

  在宝物库时,不但他没有察觉到暗中之人的【逆天邪神】存在,沐寒逸也毫无所觉。也就证明那个人实力绝对还要远远在沐寒逸之上,至少要超越一个大境界……而这个实力,肯定不是【逆天邪神】弟子。

  而他好歹是【逆天邪神】宗主亲传弟子,有胆子这么整他玩的【逆天邪神】,至少也该是【逆天邪神】寒雪殿殿主级别的【逆天邪神】人物。

  “到底会是【逆天邪神】谁?”云澈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苦思着。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