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0章 栽赃?
  这些侍卫的【逆天邪神】回答,让空气再次为之一滞。风恢拓哀声道:“云贤侄,小王手下这些废物竟连对你的【逆天邪神】保护都无法做到周全,小王真是【逆天邪神】无能啊……不知,云贤侄这半个时辰去了哪里,可有遇到什么危险?”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依然透着客套,但任谁,都听出了其中的【逆天邪神】悲哀与恨意,显然,风恢拓已经认定了杀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云澈。就如他所言,能让沐寒逸愿意瞒着所有人打开宝物库暗道的【逆天邪神】,也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云澈,而这一切发生前的【逆天邪神】半个时辰,云澈也刚好踪影全无。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刚要说话,沐小蓝却慌声道:“不……不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寒逸师兄关系摹灸嫣煨吧瘛壳么好,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也才神元境一级,也根本不可能杀得了寒逸师兄,你们……真的【逆天邪神】搞错了。”

  “而且……而且……”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声音小了下去:“而且这半个时辰,其实……其实……其实……云澈他一直……都在我的【逆天邪神】房里……”

  沐小蓝说到后面,声音已是【逆天邪神】细弱蚊鸣,螓首更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垂下,不敢看任何人的【逆天邪神】眼睛。在外人看来,这是【逆天邪神】小女儿家的【逆天邪神】羞赧……但云澈知道,这其实是【逆天邪神】因为她根本不擅说谎,何况这么大的【逆天邪神】谎。

  不过这丫头关键时刻居然会这么仗义,不惜自损清白加说谎来维护他……也不枉自己一直以来这么“疼爱”她!

  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人愣住,司徒雄鹰先是【逆天邪神】愕然,随之目露狂喜,差点没激动的【逆天邪神】跳起来,连忙向前,带着愧然道:“这个……冰风国主,众位,其实,云贤侄和小女早已那个……咳,两情相悦,二人这次会结伴而至便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只是【逆天邪神】小女不过是【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身份上着实佩不上云贤侄,再加上大界王刚把妃雪仙子许配给了云贤侄,此事就更难以启齿,所以就……不过事已至此,不能说也得说了。先前,云贤侄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在小女房中,这个……还望众位不要笑话。”

  身为独立域主,司徒雄鹰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沐小蓝这种白纸加菜鸟可比,那语气、神态、甚至目光的【逆天邪神】闪烁都自然无比,用词、条理、逻辑毫无破绽,总体那叫一个天衣无缝。

  他这番话说完,众人都是【逆天邪神】随之露出恍然之态。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只有神元境一级,这一点都谁能感知的【逆天邪神】出,而沐寒逸可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五级,云澈能成为亲传的【逆天邪神】弟子,是【逆天邪神】他寒冰天赋远胜沐寒逸,真要打起来,一百个他都不是【逆天邪神】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对手,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何况还是【逆天邪神】在没有惊动外人的【逆天邪神】情况下杀了他。

  所以,对于沐寒逸是【逆天邪神】被云澈所害这个猜测,本就让人难以相信,风恢拓的【逆天邪神】指向,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猜测而已。相比之下,司徒雄鹰的【逆天邪神】解释就合情合理的【逆天邪神】多。本来,很多人就在疑惑云澈到来冰风帝国,以他尊贵无比的【逆天邪神】身份为什么会带这么一个女弟子,如果两人有那种关系的【逆天邪神】话,嗯,那就太合理了。

  至于云澈半个时辰前出冰仪宫时不让人跟随,那更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的【逆天邪神】事。

  “原来如此,司徒域主……恭喜啊!”离司徒雄鹰最近的【逆天邪神】一个中年人应道,而且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艳羡嫉妒。女儿和大界王亲传弟子勾搭上了,这特么……祖上积了十八辈子的【逆天邪神】德啊!

  “唉,哪里哪里。”司徒雄鹰连忙摆手,一张脸却是【逆天邪神】笑成一朵花。

  “都是【逆天邪神】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所以……正常正常。”说话的【逆天邪神】人白天在司徒雄鹰面前还是【逆天邪神】不苟言笑,此时言语中却带着少许的【逆天邪神】巴结。

  “唉,教女无方,教女无方啊。女儿养大了,终究是【逆天邪神】别人的【逆天邪神】,算了,随他们去吧。”司徒雄鹰一脸无奈的【逆天邪神】模样。

  “唉,我就说,云公子此等人物,怎么可能做出这等恶事来,原来如此啊……冰风国主,那恶贼现在应该还未能逃出皇城,现在应马上下令封锁皇城,全城搜捕为上。”

  沐小蓝一直低着头,绞在衣带上的【逆天邪神】手指几乎都要把衣带给扯断。

  “嗯?十三皇子的【逆天邪神】手上好像有东西!”

  检视着沐寒逸尸体的【逆天邪神】严老眉头一凝,迅速拿起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左手,他完全变形的【逆天邪神】五指间,赫然捏着一条白色的【逆天邪神】短绫。

  严老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将这条短绫从沐寒逸手中取出。

  三寸来长,却是【逆天邪神】绣着格外精致的【逆天邪神】冰凰图纹,其下端的【逆天邪神】断痕明显是【逆天邪神】被强行扯断所致,且从色泽上看,分明是【逆天邪神】刚刚扯断不久。

  看到这条短绫,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动,然后快速瞥了一眼自己的【逆天邪神】右手。

  “这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袖绫,而且明显是【逆天邪神】刚刚扯下来的【逆天邪神】!”

  严老说完,目光快速一转,而周围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几乎都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看向云澈……随之,所有的【逆天邪神】眼瞳如遭针扎,剧烈收缩。

  云澈雪衣左臂的【逆天邪神】袖绫完好,而他的【逆天邪神】右臂……已根本没有了袖绫的【逆天邪神】存在,有的【逆天邪神】,只有一道同样崭新的【逆天邪神】断痕。

  “!@#¥%……”云澈心中有十万中羊驼呼啸而过。

  他一眼就辨出,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袖绫……但那绝对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沐寒逸从他身上扯下来的【逆天邪神】。而分明是【逆天邪神】有另外的【逆天邪神】人从他身上扯下……而且让他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察觉!

  这比悄无声息的【逆天邪神】杀了他都要难上百倍!

  云澈心跳加速,牙缝里直灌冷气。

  无声无息弄走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又无声无息扯下他右臂袖绫,这定然是【逆天邪神】同一人所为……这个隐匿在暗处的【逆天邪神】恐怖之人到底是【逆天邪神】谁,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被第一时间发现,指引矛头朝向他,又用他的【逆天邪神】袖绫作为不可辩驳的【逆天邪神】铁证,这明显是【逆天邪神】要“陷害”他。但如果是【逆天邪神】想要害他,以那个人让他不寒而栗的【逆天邪神】恐怖实力,绝对可以一瞬间就要他的【逆天邪神】命,而且死的【逆天邪神】不能再死,痕迹都不会留下半点……又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沐寒逸手中的【逆天邪神】袖绫,和云澈雪衣上的【逆天邪神】断痕,顿时成为了人人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铁证,现场顿时完全冷凝,一时间再无人敢说话,本是【逆天邪神】满心欢喜的【逆天邪神】司徒雄鹰瞬间面孔僵硬,沐小蓝更是【逆天邪神】瞪大眼眸,彻底的【逆天邪神】惊恐失措。

  “云贤侄……”风恢拓从严老手中拿过袖绫,手掌和声音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你是【逆天邪神】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你的【逆天邪神】身份尊崇无比,无人可及,我冰风将你视为上宾,不敢有半点怠慢,寒逸更是【逆天邪神】对你敬重有加,言语间对你从来都是【逆天邪神】赞不绝口……”

  “我冰风哪里对不住你!!朕的【逆天邪神】寒逸又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逆天邪神】大错!!竟让你下如此毒手!!”

  风恢拓的【逆天邪神】声音起初还算克制,到了后来,已是【逆天邪神】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咆哮。

  冷静的【逆天邪神】状态下,他断然不敢有云澈有分毫不敬……但,最骄傲的【逆天邪神】儿子惨死面前,镇国圣物被夺,还是【逆天邪神】在他们毫无过错的【逆天邪神】情形之下,他怎么可能还理智!又怎么可能克制!

  甚至,他此时暴怒、悲哀、崩溃之下,下令杀了云澈都绝非没有可能。虽然这样做的【逆天邪神】后果无比惨烈,整个冰风帝国都有可能为云澈陪葬,但他做了亡国之帝的【逆天邪神】同时,却可以同时做一个含笑而死的【逆天邪神】父亲。

  而若是【逆天邪神】风恢拓真的【逆天邪神】在暴怒失控之下选择了后者,那么在场的【逆天邪神】宾客也都极有可能受到牵连,这也是【逆天邪神】让他们深为恐惧的【逆天邪神】地方。司徒雄鹰慌忙上前道:“冰风国主,你且先冷静!这件事破绽颇多,且不说云贤侄在实力上根本不可能杀得了寒逸皇子,单说袖绫,被强行扯下的【逆天邪神】话,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而且寒逸公子既然有余力扯下袖绫,为什么不发出喊叫声来让人察觉,再者,那只袖绫是【逆天邪神】右臂的【逆天邪神】,而……”

  “住口!!”

  司徒雄鹰的【逆天邪神】声音被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暴吼打断,风恢拓一张面孔呈现着可怕的【逆天邪神】狰狞:“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就可以随意杀人!?就可以让你们不顾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天道人道!?”

  风恢拓可怕的【逆天邪神】样子让司徒雄鹰慌忙退后,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好了,不用为我说话了。”事已至此,云澈反而平静了下来,无比平淡的【逆天邪神】道:“我就大方的【逆天邪神】承认了吧。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杀的【逆天邪神】!”

  一语惊天,惊的【逆天邪神】所有人脸色骤变。纵是【逆天邪神】铁证,与亲口承认,依旧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

  “云澈……”风恢拓向前一步,伸出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指:“朕不是【逆天邪神】蠢夫,从一开始,朕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是【逆天邪神】朕的【逆天邪神】小小寿辰,哪有资格得大界王如此盛恩。原来……原来……竟是【逆天邪神】为了我冰风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

  “呵,呵呵呵呵……”风恢拓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格外惨然:“只要大界王一句话,只要你一句话,就算是【逆天邪神】镇国圣物,我冰风小国又岂有资格和胆量拒绝。寒逸悄然带你入宝物库,定是【逆天邪神】为朕所想,怕朕为难,所以想一力抗下……而你!!既然已得到了镇国圣物,为什么还要如此残忍的【逆天邪神】杀了寒逸!!为什么!!”

  “给朕一个理由!!”

  “理由!!!!”

  “父皇!”风寒歌慌忙过去扶住他。风恢拓气喘如牛,身体摇摇欲坠,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混乱到极点,如果他忽然出手攻击云澈,任谁都不会觉得惊讶。

  “云澈……怎……怎么办?”沐小蓝害怕的【逆天邪神】站到了云澈身边。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可以在吟雪界横着走的【逆天邪神】。但现在,他们却是【逆天邪神】势单力薄的【逆天邪神】在对方的【逆天邪神】地盘上,而对面的【逆天邪神】风恢拓,根本已经情绪失控。

  而相比状若疯癫的【逆天邪神】风恢拓,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冷笑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成全你!希望了你知道了之后……千万不要后悔!”

  ————————————

  【师尊调个皮而已,看把你们激动的【逆天邪神】。】

  【接下来,全文第一悲剧人物即将登场……绝对悲剧到听着伤心,闻者流泪。】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