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8章 神界第一桶金

第1028章 神界第一桶金

  “你……呃啊啊……”沐寒逸挣扎的【逆天邪神】十指已全部变形,就连声音也已嘶哑虚弱的【逆天邪神】无法听清。虽然才中毒不到十息,但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已完全变色,尤其一双眼瞳,赤红的【逆天邪神】如同血浆。

  “感谢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既给了我杀你的【逆天邪神】机会和理由,也让我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逆天邪神】拿走这枚麒麟角。哼,作为谢意,我就大方的【逆天邪神】告诉你两件事好了。”

  “第一,”云澈眯起眼睛:“师尊会把沐妃雪赐给我,是【逆天邪神】有特别原因的【逆天邪神】。而你,就算真的【逆天邪神】成为了师尊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师尊也绝对不会把妃雪许配给你。你说我抢了你的【逆天邪神】妃雪,简直莫名其妙啊。”

  “呃……啊!”沐寒逸嘴巴大张,溢出猩红的【逆天邪神】血沫,而满口的【逆天邪神】牙齿早已在剧毒之下全部消失。

  “第二……”云澈蹲下身来,低低的【逆天邪神】冷笑一声:“你身上所中的【逆天邪神】虬龙之毒,是【逆天邪神】我临行前,师尊亲手交给我的【逆天邪神】。你猜,师尊为什么会特意让我孤身一人到来冰风帝国,还特意在那个时候交给我这种剧毒呢?”

  “……”沐寒逸蜷缩中的【逆天邪神】躯体骤然僵挺,完全失色的【逆天邪神】双瞳释放出这辈子最极致的【逆天邪神】惊恐和绝望。

  “哼!你自以为表现的【逆天邪神】完美无瑕,但师尊可是【逆天邪神】万年大界王,连我这么聪明的【逆天邪神】人在她面前都要服服帖帖,不敢有半点心机,你的【逆天邪神】那点心思伎俩,在她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我今天真的【逆天邪神】死在这里,师尊也绝对不会像你妄想的【逆天邪神】那样收你为亲传弟子,相反,你只会死的【逆天邪神】更惨!”

  沐寒逸嘴巴哆嗦着艰难开合,却已是【逆天邪神】发不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蜷缩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已不再挣扎,只剩下了不时的【逆天邪神】痉挛。

  “误触机关而死,很好的【逆天邪神】建议。也感谢你告诉我封印麒麟角的【逆天邪神】玄阵用你的【逆天邪神】血就能解开,否则,我还真要多花不少力气。”云澈淡淡冷笑。

  “……”剧毒的【逆天邪神】气息在结界之中窜动,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五感已全部丧失,云澈最后说的【逆天邪神】什么,他已完全无法听清。染满剧毒的【逆天邪神】身体在一阵剧烈的【逆天邪神】抽搐之后,终于彻底没有了动静。

  在虬龙之息下就此横死。

  云澈伸出左手,天毒珠之力释放,将沐寒逸尸体上的【逆天邪神】剧毒全部净化,随之,就连逸散在结界空间的【逆天邪神】毒息也全部净化,没有留下任何虬龙之毒的【逆天邪神】痕迹。

  站起身来,云澈最后看了一眼再无声息的【逆天邪神】沐寒逸,重重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真是【逆天邪神】个可怕的【逆天邪神】人。”

  他想起了轩辕问天。

  毫无疑问,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个极端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物,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数次让他差点亡命的【逆天邪神】人。而沐寒逸才不到三十岁的【逆天邪神】年纪,其城府心机便已到如此地步,若他生于下界,再给予他和轩辕问天一样的【逆天邪神】时间,必定会成为比轩辕问天还要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物。

  只可惜,他没有机会了。

  云澈完全理解沐玄音当初为什么决定要收沐寒逸为亲传弟子,因为以他的【逆天邪神】心机手段,的【逆天邪神】确要远比心无尘埃的【逆天邪神】沐妃雪适合成为上位者。

  但,她既然选择了云澈,那么,沐寒逸极重的【逆天邪神】心机,自然就成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危险因素。

  她要云澈到来冰风帝国,给予他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拿到麒麟角的【逆天邪神】考验,另一个考验,就是【逆天邪神】自己解决沐寒逸这个潜在的【逆天邪神】危机。

  周围的【逆天邪神】封锁结界不知要多久才会消失,先前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击,都未能将它轰出半点裂痕,云澈自然也完全没必要浪费力气去尝试,他来到结界之前,深吸一口气,左右手同时伸出。

  左手冰芒,右手炎光。

  云澈闭上眼睛,精神很快完全集中,在长久的【逆天邪神】静止之后,结界之中的【逆天邪神】气流忽然间暴乱起来,随着冰芒和炎光的【逆天邪神】愈加浓烈,本该相互吞噬抵消的【逆天邪神】寒气与灼气违背常理的【逆天邪神】相互缠绕、融合,一股偏离天道法则的【逆天邪神】气息缓缓的【逆天邪神】浮现。

  许久,云澈睁开了眼睛,一朵冰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在他掌心安静的【逆天邪神】燃烧着。

  他火焰造诣一直在极速提升,如今又得到了冰凰血脉,火焰与寒冰所融合的【逆天邪神】冰炎威力也自然大增。云澈缓缓将冰炎抬起,低念一声:“差不多是【逆天邪神】极限了……应该足够了!”

  冰炎前推,碰触在了结界之上。

  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声响,前方连沐寒逸都无法轰开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就如一道碰触到烈焰的【逆天邪神】薄冰,在冰炎之下快速融出一个大洞。

  力量顿时从这个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缺口中快速逸散,整个隔绝结界剧烈的【逆天邪神】震荡起来,随之在一声裂响中支离破碎,化作四处飞散的【逆天邪神】力量碎片。

  云澈扫了一眼四周,琢磨着将沐寒逸丢向哪个机关,但短暂思虑后,却又放弃了这个想法。这种伪装,沐寒逸可以用,但并不适合他用在沐寒逸身上。且不说沐寒逸对这里的【逆天邪神】机关格外熟悉,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已被剧毒大为侵蚀,也根本无法伪装成误触机关而死的【逆天邪神】样子。

  “算了,还是【逆天邪神】把他的【逆天邪神】尸体带出去吧,否则加上消失的【逆天邪神】麒麟角,还真有可能怀疑到我身上,毕竟,能让沐寒逸愿意带到这里的【逆天邪神】人,也的【逆天邪神】确只有我了。”

  让沐寒逸和麒麟角一起消失,做出一副沐寒逸带着麒麟角离开的【逆天邪神】假象也不错……至于原因,让他们自己想去吧。

  没有马上去收起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云澈转而向前,走向了那一堆堆玄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

  紫石、紫晶、紫玉是【逆天邪神】神界的【逆天邪神】通用货币,云澈初来神界,身上的【逆天邪神】财富自然是【逆天邪神】少的【逆天邪神】可怜。在冰凰宫时,每个月还有五千紫石的【逆天邪神】月俸,而成为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后,反而一毛都没有了。

  这片区域已确定没有机关玄阵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放心的【逆天邪神】大步向前,将堆积成山的【逆天邪神】紫晶,还有小心封存的【逆天邪神】紫玉都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收入天毒珠中。虽然他一时判定不出数量,但这可是【逆天邪神】一国皇室之宝物库,必然是【逆天邪神】一笔极大的【逆天邪神】财富。

  云澈然后又换个方向,将储存各种宝丹、灵药的【逆天邪神】玉盒也一股脑全部收入天毒珠。

  这里只是【逆天邪神】宝物库一角,但云澈并没有贪心,在收完这个区域的【逆天邪神】所有东西后便收手。因为宝物库四处都暗藏着机关玄阵,若是【逆天邪神】贪心之下不小心碰触到一个,后果不堪设想。

  大量紫晶、紫玉在身,云澈瞬间多了一种财富给能给予的【逆天邪神】踏实感。云澈回到沐寒逸身前,手指一挑,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身体顿时破开,飞散出几滴暗色的【逆天邪神】血珠,然后悬浮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指尖上。

  云澈缓步来到了封印麒麟角的【逆天邪神】玄阵前方。

  既然是【逆天邪神】封印镇国圣物的【逆天邪神】玄阵,自然是【逆天邪神】坚韧到极点,就算是【逆天邪神】他融合冰炎,也不一定能破开。云澈目光向下,再次打量了一番这枚冰蓝色的【逆天邪神】麒麟巨角,手指一撇,来自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几枚血珠顿时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封印玄阵之上。

  血珠碰触到玄阵,闪动了一瞬微弱的【逆天邪神】红光,然后又完全的【逆天邪神】没入其中,与此同时,声声沉闷的【逆天邪神】铮鸣声从玄阵上传来,一道红痕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出现,整个封印以这道红痕为中心,向两边缓缓的【逆天邪神】打开。

  完全打开之时,这枚在冰风帝国存在了八万多年的【逆天邪神】麒麟之角,再无阻隔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看来,冰风帝国有着极为高等的【逆天邪神】玄阵师啊。”

  云澈感叹一声,浮身而起,然后放轻动作,颇为缓慢的【逆天邪神】向前,手掌轻轻的【逆天邪神】碰触在麒麟角上。

  坚硬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触感,却是【逆天邪神】毫无温度,就连预想中的【逆天邪神】寒气都没有,不过,却隐隐约约有一种从未有过,仿佛是【逆天邪神】来自远古的【逆天邪神】奇异感觉。

  现在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探究这枚麒麟角的【逆天邪神】时候。云澈手掌稍稍一引,三丈多高的【逆天邪神】麒麟角顿被吸起,纳入到了天毒珠中。

  在麒麟角进入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刹那,一道玄气忽然从下方传来,云澈眉头一跳:“糟了!”

  铮!!!!!!

  先前放置麒麟角的【逆天邪神】下方,一道玄光冲天而起,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逆天邪神】铮鸣声。而几乎在同一个刹那,宝物库玄光疯狂闪动,所有的【逆天邪神】预警玄阵同时亮起,发出刺眼的【逆天邪神】光芒和足以远传数百里的【逆天邪神】警鸣声。

  “靠!”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陡然沉下……麒麟角不但有玄阵封锁,它的【逆天邪神】下方,居然还隐藏着另一个玄阵!而只要麒麟角被移开,这个玄阵就会瞬间启动,并直接引动宝物库中所有玄阵。

  云澈重重咬牙……冰风皇室对这枚麒麟角的【逆天邪神】保护,还真是【逆天邪神】周到啊!

  毫无疑问,此刻别说皇宫,估计整个冰风皇城都已被惊动,外面的【逆天邪神】守卫,大量皇宫高手,乃至风恢拓都会马上涌至。

  “应该还来得及!”

  沐寒逸说过,知道宝物库暗道的【逆天邪神】只有他、风恢拓、风寒歌三人,离得最近,守在宝物库之外的【逆天邪神】侍卫只会从正门进入,自己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时间从暗道离开。

  云澈快速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然后转过身来,准备带走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

  但就在他转身的【逆天邪神】刹那,他的【逆天邪神】动作猛然一滞,随之全身汗毛倒竖而起。

  视线所至的【逆天邪神】地方,竟是【逆天邪神】空旷一片,只余一地暗红的【逆天邪神】血痕。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消失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一股凉气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脊骨直窜而上。

  “是【逆天邪神】谁!谁在这里!!”

  如果说他的【逆天邪神】尸体是【逆天邪神】在虬龙剧毒下被毒灭殆尽,还勉强有那么一丁点可能,但,云澈为了不留下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痕迹,刚才可是【逆天邪神】用天毒珠将他尸体身上的【逆天邪神】剧毒给全部净化……再怎么也不可能凭空消失!

  而他自始至终,也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存在的【逆天邪神】气息。

  没有人回答他,警声大作的【逆天邪神】宝物库,连回声都无法听到。

  外面的【逆天邪神】侍卫随时都有可能闯入,云澈猛一咬牙,脚踏幻光雷极,沿着记忆中的【逆天邪神】路线,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冲向来时的【逆天邪神】入口。

  暗道的【逆天邪神】门并没有关上,云澈冲入暗道,速度丝毫未减,但牙齿一直死死咬紧。

  宝物库中,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逆天邪神】一个让他完全察觉不到存在的【逆天邪神】可怕人物!

  如果他一直都在,那么我所做的【逆天邪神】一切,包括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和冰炎……岂不是【逆天邪神】都被他看在眼中!

  为什么他会在宝物库中……又为什么要带走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尸体!?

  到底是【逆天邪神】谁!!?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