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7章 毒杀
  “丧心病狂?”沐寒逸淡淡而笑:“你远比我想象的【逆天邪神】还要天真,我不过是【逆天邪神】在做一个真正能成大事的【逆天邪神】人该做的【逆天邪神】事而已。我的【逆天邪神】父皇、皇兄他们就算全部死在宗主的【逆天邪神】迁怒之下,他们黄泉路上,也定然会理解我,毕竟,这些可都是【逆天邪神】父皇教给我的【逆天邪神】。”

  “同时……也是【逆天邪神】你逼我的【逆天邪神】!!!”

  原本还算平淡的【逆天邪神】音调,在这时忽然变得尖锐,一张面孔也露出了可怕的【逆天邪神】狰狞,因为在这里,他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卸下所有的【逆天邪神】伪装:“你知道我为了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我付出了多少么!!”

  “我有着所有人都羡慕的【逆天邪神】天赋,但我从来不敢仗着天赋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懈怠,别人每天修炼三四个时辰,而我从五岁开始,就每日修炼至少九个时辰!每天都会修炼的【逆天邪神】遍体鳞伤,为了淬炼身体,我不知多少次差点冻死在寒潭!”

  “后来入了冰凰神宗,我更是【逆天邪神】不敢有哪怕一息一瞬的【逆天邪神】懈怠!我贵为皇子,在宗门中却千万次的【逆天邪神】跪地求教,为了人心,我无数次的【逆天邪神】去施恩那些可能有用的【逆天邪神】贱民!为了能从沐芸止那里得到更多的【逆天邪神】精血来浓郁血脉,我甚至……甚至不惜屈辱成为她的【逆天邪神】床上玩物!!”

  “!#¥%……”想着膀大腰圆,面似壮汉的【逆天邪神】沐芸止,云澈目瞪口呆,胃里更是【逆天邪神】一阵翻江倒海。

  这沐寒逸,一路成为冰凰第一弟子,还真特么不容易啊!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呼吸越来越粗重,表情越来越狰狞,释放着暴躁和狂躁的【逆天邪神】眼瞳之中仿佛有恶鬼在跳动:“我本来已经成功了……已经成功了!我马上要成为宗主亲传弟子,我将拥有最尊贵的【逆天邪神】身份和让所有人羡慕的【逆天邪神】未来!宗主会把妃雪赐给我,我的【逆天邪神】母国也将因此而重归巅峰,以我的【逆天邪神】天赋,我的【逆天邪神】智慧,我的【逆天邪神】努力还有我的【逆天邪神】名望,将来,我还将有可能成为继任大界王,统领整个吟雪界,成为众生俯首的【逆天邪神】一界之尊,名字永远载入吟雪历史,可以在吟雪界无所不能,可以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用最残忍的【逆天邪神】方法杀了沐芸止那个老妖婆……”

  云澈:“……”

  “一切都已近在眼前,只要我努力,这一切将都可以实现,你不用死,谁都不用死!但你……是【逆天邪神】你……偏偏毁了这一切!!”

  沐寒逸一直死忍的【逆天邪神】怨恨疯狂释放,声音变得嘶哑扭曲,咆哮声如恶兽之吼:“你夺走了我努力一生的【逆天邪神】成果,夺走了我的【逆天邪神】妃雪,夺走了我的【逆天邪神】一切!!”

  “但好在,这一切只是【逆天邪神】老天对我的【逆天邪神】考验,这么快,就把我夺回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机会送到我面前……还是【逆天邪神】如此完美的【逆天邪神】机会!”

  沐寒逸气喘如牛,他缓缓的【逆天邪神】向云澈抬起手掌:“你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逆天邪神】完美吗?你甩开了侍卫,没人会知道你去了哪里,又是【逆天邪神】和谁一起,而我,是【逆天邪神】通过我寝宫的【逆天邪神】密道离开,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没有人知道我已经离开寝宫,所有人都会知道,你‘闯入’宝物库并死于机关时,我正安安稳稳的【逆天邪神】在寝宫睡觉。”

  “就连你怎么闯进来的【逆天邪神】,我都帮你想好了。只不过……要牺牲我那可怜的【逆天邪神】皇妹了。”

  “你!”云澈牙齿猛的【逆天邪神】一咬。沐寒逸此言,分明是【逆天邪神】要在杀了他离开这里后,传音将风寒锦引出,然后杀了风寒锦!

  因为暗道的【逆天邪神】玄阵唯有冰风皇族之血才能启动,沐寒逸这是【逆天邪神】要再做出一个云澈杀了风寒锦,然后取其血潜入宝物库的【逆天邪神】假象!

  “若我将来成为了大界王,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

  沐寒逸缓缓上前,翻动的【逆天邪神】手掌上已是【逆天邪神】浮现冰冷的【逆天邪神】蓝光:“我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恨你啊,这些天,我做梦都想把你千刀万剐。但现在……我却多么的【逆天邪神】可怜你,你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一切,但,才短短半月而已,就要连命一起全部葬送,嘿,得不偿失啊。”

  沐寒逸掌上的【逆天邪神】蓝光快速凝聚,很快到了足以将云澈一击致命的【逆天邪神】程度,脚步,也距他只剩十步之距:“说起来,你还算是【逆天邪神】个聪明的【逆天邪神】人,我想杀了你夺回一切,但我又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想过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不留痕迹和后患杀你的【逆天邪神】机会。没想到,老天怜我,这么快就把这个完美的【逆天邪神】机会送到我面前。”

  “到了冰风,你一定在苦思着怎么找出麒麟角所在吧?在这种时候,我不过是【逆天邪神】稍稍一引,你当然是【逆天邪神】欣喜若狂,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再好不过的【逆天邪神】机会呢,乖乖的【逆天邪神】自己就送了进来。”

  “下辈子,你可要牢牢记住一件事,做事不要太急躁了,多动动脑子啊!”

  云澈:“……”

  “该说的【逆天邪神】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安心去死了。”沐寒逸五指缓缓张开,五官在快意下极度的【逆天邪神】扭曲着:“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逆天邪神】太痛苦,否则,你死在机关上的【逆天邪神】样子可能看起来就不完美了!”

  声音未落,沐寒逸已是【逆天邪神】爆射而出,闪动着蓝光的【逆天邪神】五指直取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

  神劫境中期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与之差了整整两个半大境界,哪怕只是【逆天邪神】被扫上一下,也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

  迎面而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阴冷的【逆天邪神】死亡气息,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在这时骤然一闪,变得无比之幽冷。

  星神碎影!

  砰!!!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手掌瞬间撕裂云澈的【逆天邪神】残影,狠狠撞击在结界之上,结界蓝光微颤,却完全没有要崩碎的【逆天邪神】迹象,连一线裂痕都未有出现。

  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攻击竟然会被云澈闪开,沐寒逸明显愕然了一下,而就在这个瞬间,一抹苍蓝龙影在结界之中闪现,伴随着一声惊天骇地的【逆天邪神】震世龙吟。

  吼!!!!!!!

  龙神领域!!

  龙神领域,云澈唯一一个可以跨越三个大境界压制敌人的【逆天邪神】恐怖领域,别说神劫境,就算是【逆天邪神】神灵境的【逆天邪神】玄者,也别想能完全抗拒。

  来自龙神真魂的【逆天邪神】绝对威压,让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灵魂如被擎天之锤轰中,眼前瞬间一片空白,心魂中快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卑微与恐惧……

  而云澈在这时闪电般冲至,左手抓出,掌心的【逆天邪神】天毒珠绿芒一闪,一片似棉似絮,又似液体的【逆天邪神】红点从天毒珠中飞出,射落在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脸上,这些红点一碰触到沐寒逸,顿时如有了生命,从他的【逆天邪神】肌肤、七窍疯狂涌入,转眼便消失不见。

  龙神领域解除,云澈一个后翻,落在了结界的【逆天邪神】另一个边缘,落下时身体微一摇晃,眼前也是【逆天邪神】一阵眩晕——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这次是【逆天邪神】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倾尽魂力,虽然龙神领域只持续了数息,却是【逆天邪神】让他魂力大耗。

  不过,他的【逆天邪神】嘴角,却露出了森然的【逆天邪神】淡笑。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双瞳从惊惧中快速的【逆天邪神】恢复焦距,但他刚转过身来,便忽然猛的【逆天邪神】跪下,脸上一下子布满了极度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惊恐,随之整个身体都瘫倒而下,全身疯狂的【逆天邪神】翻滚、抽搐起来,口中更是【逆天邪神】发出声声嘶哑凄厉的【逆天邪神】嘶叫,仿佛在承受着世间最大的【逆天邪神】痛苦。

  “啊……啊……啊啊……你……你……做了……什么……啊啊……”

  “是【逆天邪神】虬龙之息。”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呃啊!”冰冷的【逆天邪神】四个字,让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双瞳陡然放大十倍,眼白上瞬间蔓延起猩红的【逆天邪神】血丝。冰凰神宗人人尽知,让沐冰云险些殒命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虬龙之息。其毒性之可怕,连沐冰云这等神君境的【逆天邪神】绝世强者都差点丧命,又岂是【逆天邪神】他能承受。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

  痛苦与恐惧如无数的【逆天邪神】魔鬼在沐寒逸灵魂中翻腾,他嘶哑的【逆天邪神】咆哮一声,便要扑向云澈,但他刚一运转玄力,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毒性顿时更加强烈的【逆天邪神】爆发,他顿时如一头被射中心脏的【逆天邪神】野兽,在凄厉的【逆天邪神】吼叫中狠狠扑倒在地,全身缩成一个虾米,痛苦之极的【逆天邪神】抽搐滚动着。

  原本还算白皙的【逆天邪神】皮肤,快速的【逆天邪神】覆上了一层暗沉的【逆天邪神】赤色,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和生命气息如奔泻的【逆天邪神】流水,极速的【逆天邪神】消逝着。

  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毒性之可怕,清晰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云澈眼前。

  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神道玄者,曾经吟雪界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在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剧毒之下,就如幼虫一般,毫无抵抗之力。

  “看来,状况并没有向你预想的【逆天邪神】方向发展啊。”

  云澈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近,冷漠的【逆天邪神】目光中毫无怜悯:“沐寒逸,我得承认,你伪装的【逆天邪神】很好,我在你身上,感觉到的【逆天邪神】始终只有少许的【逆天邪神】遗憾和自嘲,而没有一丁点的【逆天邪神】不甘和怨恨,尤其是【逆天邪神】到来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途中,你对我的【逆天邪神】‘推心置腹’甚至让我有数个刹那真的【逆天邪神】相信你心胸广博到已坦然接受一切。”

  “能将自己的【逆天邪神】情绪掩饰的【逆天邪神】如此完美无缺,就连我,都断然做不到。”

  “可惜,你纵然表现的【逆天邪神】再完美,我也不会天真到相信你真的【逆天邪神】对我毫无怨恨,我更不会愚蠢到在毫无底牌之下跟着一个怨恨自己的【逆天邪神】人来到这种无人之地。”

  脚步来到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前方,云澈稍稍俯身,嘲讽道:“看来,急躁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你啊。”

  “下辈子,你可要牢牢记住一件事,做事不要太急躁了,多动动脑子啊!”

  沐寒逸先前嘲讽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被他原封不动的【逆天邪神】还了回来。

  “你……啊……啊……”沐寒逸目中的【逆天邪神】血丝多到了似已炸裂,他的【逆天邪神】挣扎越来越微弱,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让他已几乎说不出完整的【逆天邪神】话来。

  “这个地方用来杀人,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再完美不过。无论是【逆天邪神】你杀我,还是【逆天邪神】我杀你。”云澈冷声道:“沐寒逸,你给自己选了一块相当完美的【逆天邪神】墓地啊,否则,我还要多费脑筋力气专门找机会和理由除掉你这个随时可能咬我一口的【逆天邪神】毒蛇!”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