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6章 丧心病狂

第1026章 丧心病狂

  进入宝物库,后方的【逆天邪神】石门并没有随之闭合。沐寒逸在前,神情变得颇为凝重:“云澈师兄,沿着我的【逆天邪神】脚步走,气息也尽可能的【逆天邪神】收敛,千万不要触动任何机关和玄阵,麒麟角就在宝物库的【逆天邪神】中心,马上就可以看到。”

  云澈收敛气息,脚步缓慢的【逆天邪神】跟在沐寒逸身后,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内心依旧被狠狠震撼。一眼望去,庞大的【逆天邪神】宝物库不见边际,高等的【逆天邪神】紫晶、紫玉堆积成山,紫光灼目,各种玄甲、玄器琳琅满目,灵药气息更是【逆天邪神】千千万万。虽然,那些气息容易逸散的【逆天邪神】宝物都是【逆天邪神】被封存在上好的【逆天邪神】冰玉盒中,但整个宝物库的【逆天邪神】气息依旧浓烈到了近乎粘稠的【逆天邪神】地步。

  “不愧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历史最悠长的【逆天邪神】帝国,单单这个宝物库,就足以看得出来冰风帝国是【逆天邪神】和等的【逆天邪神】强大。”云澈感叹道。

  “呵呵,云澈师兄过誉了。”沐寒逸笑了笑:“冰风再强,也终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国家而已,纵然再强盛上十倍,在冰凰神宗面前,也依旧只是【逆天邪神】卑微的【逆天邪神】存在。与云澈师兄的【逆天邪神】身份相比,区区一国之帝,又算得了什么呢?”

  “哦?”云澈面露讶色:“寒逸师弟此言,似乎略微偏激了些,我并不能完全认同。”

  “呵呵,”沐寒逸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淡笑了一声,没有再接话,继续带着云澈走了好一会儿后,他脚步停了下来,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停滞,目光定定的【逆天邪神】看向前方。

  前方,是【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玄阵之中,是【逆天邪神】一枚足有三丈之高的【逆天邪神】巨角,其形半似鹿,半似龙,通体湛蓝,周身浮动着水晶般的【逆天邪神】光华,却又丝毫没有水晶的【逆天邪神】晶莹剔透,虽被玄阵封锁,但依旧清晰的【逆天邪神】带给云澈一股苍莽厚重的【逆天邪神】气息。

  “难道这就是【逆天邪神】……麒麟角?”云澈仰头道。

  “不错。”沐寒逸转过身来,目光淡然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这只麒麟角,来自一只寒冰麒麟。其大小,要远胜所能找到的【逆天邪神】所有记载,所以,它很可能不是【逆天邪神】来自一只普通的【逆天邪神】寒冰麒麟,而是【逆天邪神】类似麒麟之王这等高等麒麟。”

  “这枚麒麟角中,蕴藏着极为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只是【逆天邪神】,这么多年过去,列祖先皇曾用尽方法,也根本无法将其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引出,后来便将其作为镇国圣物,封于此处。”

  “……”云澈点头,目光一直留驻在玄阵中的【逆天邪神】麒麟角上。

  眼前,便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让他此来的【逆天邪神】目标。但,这个封锁麒麟角的【逆天邪神】玄阵……

  云澈在看着麒麟角,沐寒逸却在看着他,嘴角在不经意间多了一抹异样的【逆天邪神】弧度:“说起来,我当初曾向父皇提起过,若我能有幸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便将这枚麒麟角献予宗主。”

  “哦?”云澈目光一讶:“可是【逆天邪神】,它是【逆天邪神】你们冰风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啊,你父皇应该不会答应吧。”

  “不,”沐寒逸平静的【逆天邪神】笑:“父皇马上就答应了下来。若我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我冰风帝国在吟雪界将无人敢逆,地位直至巅峰,到时还何需什么所谓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呵,其实,国运这种东西,我是【逆天邪神】从来都不信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镇国圣物,但说白了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件慰藉心灵的【逆天邪神】无用死物而已,我们无法引出其中的【逆天邪神】力量,但宗主一定可以。以这么一件无用的【逆天邪神】死物换来宗主对我的【逆天邪神】器重,何等划算!父皇岂会不答应。”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大皱,显然察觉到了沐寒逸音调和神态的【逆天邪神】变化。

  “我还特意将这件事透露给了师尊,想着或许能传到宗主耳中,让她知道我的【逆天邪神】诚意。但,宗主最后却是【逆天邪神】选择了你,那就没有办法了。”沐寒逸微微仰头:“看来这麒麟角,还是【逆天邪神】要乖乖的【逆天邪神】放在这里了。哦不不不,还是【逆天邪神】将它献给宗主比较好,但……”

  “不是【逆天邪神】由你,而是【逆天邪神】由我!”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嘴角猛的【逆天邪神】斜起,一双眼瞳在这时忽然放射出阴沉的【逆天邪神】诡光。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一跳,脚步也稍稍后移:“寒逸师弟,你这话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嘿!”永远温和如水的【逆天邪神】笑意在这时忽然变得格外,阴森,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再没有了先前的【逆天邪神】敬重,而是【逆天邪神】分明充斥着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嘲讽与怨恨:“你想要自己献给宗主也不是【逆天邪神】不可以,只要在这里杀了我,然后用我的【逆天邪神】血解开那个玄阵,就可以如愿了。”

  他伸出手指,向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勾了勾:“来,杀了我,然后就可以带着麒麟角回宗门,让宗主更加的【逆天邪神】器重你,来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瞳在微微瑟缩,脚步在悄然后移:“寒逸师弟,你……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吧?”

  “你说摹灸嫣煨吧瘛控?”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嘴角咧开,平时微笑时从不露出的【逆天邪神】牙齿此时折射森白的【逆天邪神】寒光,他手臂忽然一甩,一个闪动着蓝光的【逆天邪神】东西被他捏碎,释放出一个蓝光闪耀的【逆天邪神】玄阵。

  铮!!

  一个蓝色结界瞬间形成,云澈还未反应过来,便已和沐寒逸一起,被笼罩在结界之中。

  结界仅有十丈之宽,这个距离对神道玄者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伸手可及的【逆天邪神】咫尺之距,结界之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让云澈面色陡变。

  这个结界不但极为强韧,绝非他能破开,而且隔绝光线之外的【逆天邪神】一切……空间、声音、甚至传音全部隔绝!

  “这个结界,至少要神劫境巅峰的【逆天邪神】力量才能轰开,就连我,都别想强行逃出去。”沐寒逸手臂放下,低沉的【逆天邪神】冷笑着,被罩入结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彻底沦为了瓮中之鳖。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快速后退,一直退到结界的【逆天邪神】边缘:“沐寒逸,你……你要做什么?”

  “你不先说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来冰风帝国是【逆天邪神】要做什么么?”沐寒逸淡笑着,若有冰凰弟子看到他此时的【逆天邪神】面孔,定然不敢相信他竟是【逆天邪神】人人敬重的【逆天邪神】寒逸师兄:“祝寿?呵,当我是【逆天邪神】傻子么!”

  “……”云澈眼神再变。

  “在归来的【逆天邪神】路上,我就一直在想宗主为什么会让你来冰风,以宗主之能,我冰风有什么是【逆天邪神】值得她图谋的【逆天邪神】?后来某一刻,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师尊说过麒麟角的【逆天邪神】事,顿时恍然大悟——没错,唯有可能是【逆天邪神】麒麟角!”

  “神界将有大事发生,所以宗主急于有所突破,她在宗门大会上要火如烈交出金乌焚世录参阅,便足以证明。而宗主定然是【逆天邪神】从师尊那里知晓了麒麟角之事,想着麒麟角中蕴藏的【逆天邪神】力量或许会有助于突破,但,她没有选我为亲传弟子,麒麟角又是【逆天邪神】我冰风镇国圣物,所以她不好再开口索要……毕竟,宗主也是【逆天邪神】要颜面的【逆天邪神】!所以才会派你来打探消息!只要探得麒麟角所在,宗主就可以随时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取走!”

  “后来,我从皇妹寒锦那里听闻你对她问起了国运之事,我于是【逆天邪神】连最后的【逆天邪神】怀疑都没有了。”

  “你……”沐寒逸每多说一句话,云澈脸上的【逆天邪神】惊色便会加重一分:“你为什么会全部知……”

  不过马上,他像是【逆天邪神】反应过来什么,脸上的【逆天邪神】惊讶和惧色快速的【逆天邪神】消失不见,反而向前一步,眼神也变得阴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反而更为简单的【逆天邪神】多。乖乖的【逆天邪神】把麒麟角主动交出来吧,还是【逆天邪神】……你想违抗师尊之意?”

  “呵呵,我沐寒逸哪有胆量违抗宗主之意。我刚才不是【逆天邪神】说了嘛,麒麟角,我会亲自献给师尊,至于你,就看不到那一刻了,因为你……”沐寒逸音调陡变:“马上就要死在这里!”

  云澈瞳孔一缩:“你说什么?你……你要杀我?你敢杀我!?”

  “不不不,不敢不敢,云澈师兄可是【逆天邪神】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寒逸就算有天大的【逆天邪神】胆子,也不敢碰你一根寒毛。”沐寒逸双目眯成一条细细的【逆天邪神】缝:“你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我杀的【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在妄图窃取麒麟角的【逆天邪神】时候,不幸中了这里的【逆天邪神】机关而死!”

  云澈微微一愣,随之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骤露惊恐:“你……”

  “云澈师兄不用紧张,”享受着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惊恐,沐寒逸笑的【逆天邪神】无比阴森和快意:“我会掩饰的【逆天邪神】很好,就算是【逆天邪神】宗主亲临,也一定不会看出任何的【逆天邪神】破绽,这一点,你要安心的【逆天邪神】相信我。”

  “毕竟,这可是【逆天邪神】你亲自踏入……最完美无瑕的【逆天邪神】墓地啊!!”

  “你……你疯了吧!”云澈嘶吼道:“这里……这里可是【逆天邪神】你们冰风帝国,我要是【逆天邪神】死了,就算师尊真的【逆天邪神】认为我是【逆天邪神】死于机关,以师尊的【逆天邪神】脾性……你们也要全部在她的【逆天邪神】愤怒下陪葬!”

  “哦!说得对,对极了。”沐寒逸非但没有惊惧,反而深以为然的【逆天邪神】点头:“就算你是【逆天邪神】‘为了偷取我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而自己送命’,宗主也会一怒之下,夷平整个皇城都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但,就算整个冰风都完蛋了,宗主也一定不会杀了我!!”

  云澈:“???”

  “因为你死了,而妃雪……”提到沐妃雪之名,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身体控制不住的【逆天邪神】哆嗦了好一会儿,声音也陡然充满了切齿的【逆天邪神】恨意:“她的【逆天邪神】元阴被你给玷污了!也就没有了以前的【逆天邪神】天赋!而宗主必须重新择选一个亲传弟子……那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我!!”

  “除了我,再无人有资格!若是【逆天邪神】杀了我,宗主就别想再找到合适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到时,我向宗主请罪,毕竟,我没有保护好敬爱的【逆天邪神】云澈师兄。而宗主最为清楚你为什么会死在麒麟角前的【逆天邪神】机关,知道我们冰风是【逆天邪神】无辜的【逆天邪神】,她若是【逆天邪神】灭了冰风,只会对我有愧,之后我再亲手把麒麟角献上……一切,都会顺理成章!我失去的【逆天邪神】,我被夺走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会重新回来!”

  “你……就为了这个目的【逆天邪神】,不但要杀了我,还要把冰风帝国都置于巨大的【逆天邪神】险地!?”云澈喘着粗气道。

  沐寒逸张开双手,悠然道:“若能成就我一人,整个冰风都葬灭又有何妨?”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深深沉下:“你还是【逆天邪神】丧心病狂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