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5章 冰风宝物库

第1025章 冰风宝物库

  “这……”沐寒逸神情一滞,脸上现出尴尬的【逆天邪神】难色。

  云澈也随之反应过来,马上道:“是【逆天邪神】我唐突了,既然是【逆天邪神】镇国圣物,又岂能轻易示人,寒逸师兄便当我没有说过。”

  “不不,”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沐寒逸面露惶恐:“云澈师兄之命,寒逸岂敢不从。何况麒麟角本就是【逆天邪神】奇物,任谁听闻都会想要亲眼一见。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麒麟角毕竟是【逆天邪神】我冰风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寒逸无法做主。就算是【逆天邪神】寒逸,想要看一眼镇国圣物,都必须经过父皇恰灸嫣煨吧瘛孔口许可,否则连接近都不能。”

  说完,沐寒逸拿出了传音玉,但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言,神色不断变幻,过了好一会儿,终是【逆天邪神】暗叹一口气,又把传音玉放了下来。

  “寒逸师弟,可是【逆天邪神】怕你父皇不答应?”云澈看着他的【逆天邪神】神色问道。

  沐寒逸一愕,随之苦笑:“云澈师兄果然慧眼如炬。今日寿宴,父皇当众说过只要是【逆天邪神】云澈师兄的【逆天邪神】要求,定然万死不辞,这句话寒逸相信父皇是【逆天邪神】发自肺腑。但……国运之事,寒逸虽不尽信,父皇却是【逆天邪神】极为信之,因而涉及镇国圣物之事,对父皇而言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禁忌。所以……寒逸担心父皇会有可能婉拒,或者应允之后也会心存芥蒂,若是【逆天邪神】因此让父皇和云澈师兄不快,那就太糟了。”

  说完,沐寒逸重重的【逆天邪神】摇了摇头。

  云澈表情平淡,并没有露出不满:“感谢寒逸师弟这么坦白,有可能关系到一国气运的【逆天邪神】东西,当然是【逆天邪神】莫大的【逆天邪神】禁忌。你父皇纵然拒绝也在情理之中,也罢,就当我没有说过。”

  “不,”沐寒逸却在这时微笑了起来:“云澈师兄误会了,寒逸只是【逆天邪神】决定不将此事禀告父皇,但并未说不带云澈师兄去看麒麟角。”

  “哦?”云澈目光一讶。

  “云澈师兄你看,”沐寒逸转身,指向了皇宫北侧一处冰山林立的【逆天邪神】地方:“皇宫四处都是【逆天邪神】灯火通明,唯独那里却是【逆天邪神】一片昏暗。因为那里是【逆天邪神】整个皇城最大的【逆天邪神】禁地,其下方,便是【逆天邪神】我冰风皇室最为重要的【逆天邪神】宝物库所在,镇国圣物麒麟角,便是【逆天邪神】置于其中。”

  “哦!”云澈点头。

  “自然,那里的【逆天邪神】守卫也是【逆天邪神】最为森严的【逆天邪神】。宝物库外有大量的【逆天邪神】高手日夜驻守,谁都别想靠近。而宝物库内也是【逆天邪神】机关、玄阵重重,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神王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到来,也几乎不可能硬闯进去。当然,对宗主、冰云宫主这类绝世强者,便纯如摆设一般。”

  “不过,”沐寒逸伸手托了托鼻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道:“寒逸毕竟是【逆天邪神】冰风皇室的【逆天邪神】皇子,而且颇受父皇溺爱,倒是【逆天邪神】知晓一条唯有父皇和太子皇兄知晓的【逆天邪神】暗道,可绕过所有守卫的【逆天邪神】知觉,直接到达宝物库之内。且宝物库内的【逆天邪神】机关玄阵,寒逸也都颇为熟悉,可轻松应对,断然不会有什么危险。”

  “如此,虽然有些对不住父皇,但既可不让父皇为难和生出不必要的【逆天邪神】芥蒂,又能遂云澈师兄之愿,也算是【逆天邪神】两全其美,只是【逆天邪神】走暗道这种事会委屈了云澈师兄,不知云澈师兄意下如何?”

  “这当然是【逆天邪神】好,能亲眼一见传说之物是【逆天邪神】一大幸事。只是【逆天邪神】……这样过于难为你了。”云澈稍稍犹豫道。

  “哪里哪里,”沐寒逸微笑:“云澈师兄此次莅临冰风,为我冰风帝国带来莫大的【逆天邪神】荣光,而云澈师兄就只提出这么一个吩咐,若是【逆天邪神】都无法满足,寒逸怕是【逆天邪神】都没脸随云澈师兄一起回宗门了。”

  “那么,便请云澈师兄暂且回冰仪宫。”

  “嗯?”云澈不解道:“为什么?不能现在过去么?”

  沐寒逸摇头,微微苦笑:“虽然在吟雪界,还没有人胆子大到敢对云澈师兄不利,但父皇还是【逆天邪神】不能不护好你的【逆天邪神】周全。云澈师兄可能没有察觉,千步之外,随时都有宫中高手暗中保护,若是【逆天邪神】再近些,怕是【逆天邪神】都能听清我们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再者,现在时间尚早,父皇定然还未歇下,还有可能会去冰仪宫问候云澈师兄,若是【逆天邪神】发现云澈师兄不在,关切之下定会派人找寻,万一被察觉,反而更为不好啊。”

  “原来如此。”云澈恍然点头:“还是【逆天邪神】寒逸师兄想得周全。说起来,居然要在皇宫之内和寒逸师兄一起偷偷摸摸,不过这种感觉非但不坏,反而让人颇为期待,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沐寒逸也笑了起来:“人类,本就是【逆天邪神】喜欢刺激的【逆天邪神】生物。相同的【逆天邪神】结果,偷偷摸摸带来的【逆天邪神】刺激感,又岂是【逆天邪神】循规蹈矩所能相比。今夜,寒逸便带着云澈师兄好好游玩一回吧。”

  “那么,我便暂回冰仪宫,两个时辰后,我会甩开侍卫重回这里。”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期待中透着兴奋。

  “好!相信云澈师兄见到麒麟角后,定会觉得不虚此行!”

  云澈离开,沐寒逸看着他的【逆天邪神】背影,然后缓缓仰头,脸上微笑依旧,但双眸,却折射着谁都没有从他身上看到过的【逆天邪神】异芒。

  ——————————

  丑时,夜深人静。

  闭目养神许久的【逆天邪神】云澈在这时忽然睁开眼睛,然后从床榻上一跃而起,向外走去。

  “啊……云公子。”一直侯在外面的【逆天邪神】风寒锦慌忙行礼:“云公子是【逆天邪神】要出去吗?”

  “嗯,出去走走,不用管我。”云澈一摆手。

  “是【逆天邪神】。”风寒锦俯身恭送,不敢多问。

  午夜的【逆天邪神】冰风皇宫格外静寂,云澈出了冰仪宫,走了没多久后忽然停了下来,用颇为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道:“我出去散散心,谁都不许跟过来!”

  界王亲传弟子这个身份所带有的【逆天邪神】威慑力,要远远超过一国帝皇,他的【逆天邪神】命令之下,那些风恢拓派来暗中保护他的【逆天邪神】人当然不敢不从。

  而且,连他们也一直觉得,堂堂大界王亲传弟子……他们兴师动众的【逆天邪神】暗中保护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多余的【逆天邪神】。

  循着之前的【逆天邪神】路线,云澈很快回到了先前的【逆天邪神】地方,而沐寒逸已经早早的【逆天邪神】等在了那里。

  沐寒逸灵觉外放,扫了周围一圈,然后微笑着叹道:“不愧是【逆天邪神】云澈师兄,你的【逆天邪神】一句话,要比父皇都管用的【逆天邪神】多,果然没有一个人敢跟过来。”

  “呵呵,寒逸师弟言重了。那我们现在过去吧,麒麟之角,哪怕只是【逆天邪神】远远看一眼,感受传说中祥瑞之兽的【逆天邪神】气息,也是【逆天邪神】不虚此行了。”

  云澈虽然神情平淡,但话语中依然有着难掩的【逆天邪神】迫不及待。

  “若圣物有灵,知晓自己被云澈师兄这等人物如此向往,也定会欣然不已。”

  沐寒逸带着云澈,向皇宫东侧走去。所去之地似乎是【逆天邪神】皇宫药园,长满着各种异树奇花,并无明光,而且不知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刻意避开,还是【逆天邪神】这里一向如此,走出许久,却是【逆天邪神】不见一个人影。

  “这里是【逆天邪神】皇宫的【逆天邪神】药园,虽然种类繁多,但和宗门相比相去甚远,云澈师兄不要笑话就好。”沐寒逸说道:“平日里,这里都是【逆天邪神】由玄兽看守,如有意外,会马上发出嘶叫。不过云澈师兄尽管放心,有我的【逆天邪神】气息在,它们并不会有反应。”

  云澈释放灵觉,果然在不同的【逆天邪神】方位感知到了数个玄兽气息的【逆天邪神】存在……而且是【逆天邪神】颇为强大的【逆天邪神】神道玄兽。

  一直走到药园的【逆天邪神】尽头,沐寒逸终于停了下来。前方是【逆天邪神】一块数丈高的【逆天邪神】奇形巨石,看上去似乎年代已久,上边布满了青黑色的【逆天邪神】蔓藤。云澈目光上下扫过,眉头皱起:“你所说的【逆天邪神】入口,难道是【逆天邪神】在这里?可是【逆天邪神】……”

  沐寒逸微微一笑,手掌一扫,已将巨石上的【逆天邪神】蔓藤拨开,随之手指点出,一枚血珠从指尖飞出,落在了巨石之上。

  猩红血珠落在巨石上后,就如水银泻地,缓缓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铮!

  一声轻响,原本毫无异状的【逆天邪神】巨石上忽然闪耀起一个小型玄阵,平整的【逆天邪神】石面也在玄阵的【逆天邪神】闪耀中,忽然缓缓的【逆天邪神】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个可容两人并肩走过的【逆天邪神】通道。

  “哦!”云澈嘴巴微张,满脸惊奇:“竟有如此精妙的【逆天邪神】设计。”

  “这个玄阵平日里无声无息,不会被人所察觉,而只有碰触到我们冰风皇室的【逆天邪神】直系皇族血脉才能启动。不过,除了父皇当年告知我这个通道存在的【逆天邪神】那次,我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将它打开。”

  “说出来不怕云澈师兄笑话,这个通道的【逆天邪神】存在,其实是【逆天邪神】为了在危急之下逃生所用。”带着云澈进入通道之中,沐寒逸缓声解释道:“它的【逆天邪神】出口和入口都是【逆天邪神】使用的【逆天邪神】相同玄阵,极为隐蔽,也只有冰风皇族之血才能启动,可以相对安全的【逆天邪神】躲藏和逃离。”

  “只是【逆天邪神】,希望它永远不会有真正用到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吧。”沐寒逸深深叹道。

  这种有着血脉印记的【逆天邪神】玄阵,云澈在幻妖界也曾见到。

  “这条通道的【逆天邪神】尽头,便是【逆天邪神】你先前说的【逆天邪神】皇宫宝物库么?”云澈问道,在通道中走了许久,前方依旧狭窄。

  “不错。宝物库中隐藏着大量的【逆天邪神】机关陷阱和玄阵,触动任何一个,后果都会颇为严重。”

  说话间,沐寒逸已经停了下来,前方,是【逆天邪神】一堵没有任何罅隙的【逆天邪神】漆黑墙壁,看上去已是【逆天邪神】死路。他满脸慎重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师兄,前方就是【逆天邪神】宝物库,进入宝物库后,你一定要紧随我的【逆天邪神】身后,千万不要随意走动。玄阵也就罢了,顶多被父皇察觉后责罚,但若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师兄被机关受伤,那寒逸可是【逆天邪神】万死都难以赎罪了。”

  云澈点头,让他放心。

  沐寒逸伸手,又是【逆天邪神】一枚血珠飞出,落在了前方漆黑的【逆天邪神】墙壁上。

  和先前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玄阵在微弱的【逆天邪神】玄光中闪现,随之,漆黑的【逆天邪神】墙壁向两边分开,一个广阔的【逆天邪神】空间出现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并伴随着一股浓郁极点的【逆天邪神】混杂气息。

  灵药之息、玄晶之息、玄器之息……每一种,每一缕,都极为强烈,也就意味着,释放这些气息的【逆天邪神】东西,没有一件是【逆天邪神】低等的【逆天邪神】凡物!

  毕竟,这是【逆天邪神】统领偌大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冰风皇室宝物库!

  贮藏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冰风帝国八万多年的【逆天邪神】底蕴和积累!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