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2章 暗夜獠牙

第1022章 暗夜獠牙

  司徒雄鹰的【逆天邪神】异状让司徒夫人与沐小蓝都是【逆天邪神】吓了一跳,沐小蓝慌忙小声道:“爹,你怎么了?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哪里不舒服?”

  “……”司徒雄鹰嘴唇数次开合,都愣是【逆天邪神】说不出一个字来,直到他的【逆天邪神】喉咙狠狠的【逆天邪神】“咕嘟”了一下,才总算是【逆天邪神】稍稍缓过气,但脸色依旧煞白:“没……没什么,他……他……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

  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夸张的【逆天邪神】反应,沐小蓝“噗”的【逆天邪神】一声轻笑起来:“嘻嘻,原来爹也会这么害怕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其实没关系的【逆天邪神】,云澈虽然是【逆天邪神】宗主亲传弟子,但他就像寒逸师兄说的【逆天邪神】那样,从来不会仗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份欺压人的【逆天邪神】。就像……他在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后,还是【逆天邪神】和以前一样叫我师姐,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样子。以前觉得他有好多地方特别讨厌,现在呢,感觉他有好多地方还是【逆天邪神】很好的【逆天邪神】。”

  “对了爹,在玄舟上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拉着他悄悄说了什么话呢?应该……不会有什么失礼的【逆天邪神】话吧?”沐小蓝问道。

  沐小蓝不提还好,一想到先前对云澈的【逆天邪神】冷眉警告和蔑视,司徒雄鹰全身一晃,一屁股跌了下去,直把座椅碾的【逆天邪神】稀烂。

  没有人怀疑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因为在吟雪界,除了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的【逆天邪神】,还没有人敢冒充界王亲传弟子,何况道出他身份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沐寒逸。

  “界王亲传弟子”所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惊和巨大威慑之下,大殿之中已是【逆天邪神】落针可闻,人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风恢拓、风寒歌站在两侧,身体前躬,怕是【逆天邪神】云澈入席之前,他们都不敢动一步。

  云澈并未就此上前,而是【逆天邪神】拿出一个雪白无暇的【逆天邪神】玉盒,当着众人之面直接打开,现出了一株浮动着朦胧冰蓝光华的【逆天邪神】九叶草,一瞬间,一股纯净之极的【逆天邪神】寒气覆满了整个大殿,让所有人精神一明,目光被牢牢吸引,无法离开。

  “冰风国主,此草名为‘九叶寒璃’,为生长于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奇草之一,可淬体清心。区区薄礼,恭贺国主千年寿辰,还请笑纳。”

  虽然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麒麟角,但既是【逆天邪神】来拜寿,当然不好空手而至。这株九叶寒璃,是【逆天邪神】他在途中临时想好的【逆天邪神】贺礼,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生长在冥寒天池区域的【逆天邪神】奇草之一,想着用来送给国主,大概也可以了。

  这段时间他被沐玄音关在冥寒天池区域,里面的【逆天邪神】奇花异草当然是【逆天邪神】想采多少采多少,但他还是【逆天邪神】远远低估了“冥寒天池”四个字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分量,听闻这竟是【逆天邪神】生长在冥寒天池之物,大殿之中所有人……包括沐寒逸个沐小蓝在内,都是【逆天邪神】嘴巴大张,双目圆瞪。

  风恢拓双手缓慢伸出,却久久不敢向前,口中颤声念道:“如此圣物,小王……何德何能……”

  “既然是【逆天邪神】云澈师兄的【逆天邪神】美意,父皇就收下吧。”沐寒逸微笑道。

  风恢拓这才伸手将九叶寒璃接过,动作小心翼翼到极点,他将之抱在胸前,颤声道:“不曾想,小王竟能在有生之年得到来自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圣物,大界王与贤侄之盛情,小王实在是【逆天邪神】……实在是【逆天邪神】不知何以为报。”

  来自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东西,哪怕只是【逆天邪神】一粒沙石,在世人眼里都堪称圣物。

  “云贤侄,”风恢拓激动中带着郑重:“此番你莅临冰风,一定要多留些时日,让小王有机会稍表谢意……哦,今后云贤侄但有什么要求或吩咐,尽可知会小王一生,小王定倾尽全力,万死不辞。”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一国帝王的【逆天邪神】奉承巴结,云澈的【逆天邪神】表现却是【逆天邪神】出乎所有人预料,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逆天邪神】平淡,只是【逆天邪神】随意的【逆天邪神】一摆手:“冰风国主,你真的【逆天邪神】言重了。晚辈这次是【逆天邪神】奉师尊之名前来祝寿,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普通宾客而已。”

  大殿之中,一个马屁遥遥拍来:“云贤侄不但身份尊崇,天赋旷古绝今,竟还如此谦逊有礼,真是【逆天邪神】让人惊叹拜服啊!”

  第一个马屁声起,大殿中人顿时如梦方醒,奉承之言顿时如涛声迭荡,此起彼伏。

  “此等人杰,平生仅见!”

  “云贤侄可是【逆天邪神】大界王钦选弟子,又岂会不是【逆天邪神】人上之人。”

  “大界王择得如此传人,不但是【逆天邪神】大界王之幸,也是【逆天邪神】我们吟雪界之幸啊。”

  …………

  紫圣太子的【逆天邪神】脸色僵硬许久之后,才总算是【逆天邪神】缓和了几分,他几步向前,躬着身道:“小王此番到来冰风,能亲见云兄弟之风姿,已是【逆天邪神】不枉此行……哦不!已是【逆天邪神】不枉此生……也贺喜冰风国主,竟得大界王和云兄弟如此厚爱。”

  此时再面对风恢拓,紫圣太子的【逆天邪神】姿态和先前已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哪还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盛气和傲然,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惶恐不安。

  “哈哈哈哈,”风恢拓大笑起来,在最初的【逆天邪神】惊恐之后,快速升腾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振奋。界王亲传弟子亲临寿辰……还是【逆天邪神】界王亲令,这在吟雪诸国是【逆天邪神】绝对未曾有过的【逆天邪神】事,更不要说还奉上了来自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重礼。

  这一刻的【逆天邪神】荣光,比他初登帝位时还要强盛百倍。

  “云贤侄,快请上座!各位贵客,今日,是【逆天邪神】朕有生以来最为惊喜之日,纵然命终于此,也已是【逆天邪神】今生无憾。众位,随朕一起在大界王与云贤侄亲赐的【逆天邪神】荣光之下尽情畅饮,不醉不归!哈哈哈哈哈……”

  风恢拓振奋之余,也没忘了“大事”,几乎是【逆天邪神】咆哮着凝玄传音:快!快去把冰仪宫重新布置,把冰华盏、寒灵毯……还有那些秘藏的【逆天邪神】万年灵酒、异果全部备于冰仪宫!让风雪宫速在城中择选十个……不!是【逆天邪神】二十个姿容最上乘的【逆天邪神】处子……速去!!三个时辰未能备好,朕亲手砍了你们——等等!让寒锦好好打扮,提早侯在冰仪宫!

  风恢拓明显失了帝王威仪的【逆天邪神】大吼,引得满堂应和,这场冰风帝王的【逆天邪神】寿宴,就此以一个所有人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氛围开场……

  直至天空暗下,方才结束。

  而这场帝王寿宴的【逆天邪神】主角也毫不疑问的【逆天邪神】从风恢拓变成了云澈,在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毫无架势之后,这些在吟雪界都有着极高地位的【逆天邪神】人物个个争先恐后的【逆天邪神】往上凑,马屁声、巴结声、惊叹声不绝于耳。

  云澈身份公开前后所受待遇的【逆天邪神】天大变化,暴露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赤裸裸的【逆天邪神】人性,这与在天玄大陆还是【逆天邪神】神界无关……和身在哪个位面都毫无关系。

  ————————————

  夜幕沉下。

  沐寒逸孤身站在一株冰树之下,面色平静,手中默默的【逆天邪神】把玩着一枚冰花,双目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眸光毫无动荡,似乎是【逆天邪神】在极力的【逆天邪神】思索着什么。

  “十三弟,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身着华贵的【逆天邪神】身影快步来到了他身侧,正是【逆天邪神】冰风太子风寒歌,他有些责怪的【逆天邪神】道:“父皇不是【逆天邪神】让你陪着云澈么?刚才看你不在,我还以为你和父皇一起送客去了,怎么会在这里一个人发呆?要是【逆天邪神】怠慢了云澈,可就糟了。”

  叮!

  冰花在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手中折断,随着他五指的【逆天邪神】收拢,化作散落的【逆天邪神】冰粉,他微笑道:“皇兄放心,他并不需要我作陪。而我,有一件事正极为不解,刚好皇兄来了,或许可以为我解惑。”

  “什么事?”风寒歌皱了皱眉头。

  沐寒逸转过身来,在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夜幕之下,他的【逆天邪神】双目却透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幽暗:“你说,为什么宗主会让云澈来参加父皇的【逆天邪神】寿宴呢?”

  风寒歌稍愕,随之道:“这……这恩赐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有些大了,父皇也完全始料未及。不过以我之猜测,十三弟前些年一直被盛传为最有可能成为大界王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人,而如此声势之下,大界王却是【逆天邪神】择选了他人,或许是【逆天邪神】觉得这必定对冰风声威造成影响,对你,对我们冰风帝国有所亏欠之下,所以命云澈前来,也算是【逆天邪神】振我冰风国威,作为补偿。”

  “哈哈哈哈。”沐寒逸大笑了起来:“皇兄,你说的【逆天邪神】这些话,你自己相信吗?”

  风寒歌:“……”

  “若是【逆天邪神】其他宗门,或其他帝国,这种情形之下,的【逆天邪神】确会用类似的【逆天邪神】方法来抚慰人心。但,宗主是【逆天邪神】何等人物,在她眼中,我们庞大的【逆天邪神】冰风帝国,不过是【逆天邪神】蝼蚁之地,就算是【逆天邪神】随手将我们的【逆天邪神】国土全部覆灭,也断然不会有半丝亏欠感。”

  “更无人有资格让她补偿什么!”

  “宗主在位万年之中,多少次旧国陨落、王朝变更、新帝登基,她都从未理会过,也不配被她理会。而这次不过是【逆天邪神】父皇恰灸嫣煨吧瘛咖年寿宴,她却亲令刚收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前来,怎么想都极不正常,至少,绝不可能仅仅是【逆天邪神】为了祝寿。”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言语让风寒歌呆愣了一会儿,随之摇头道:“你说的【逆天邪神】虽有道理,但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妄自猜测而已。大界王何等人物,她的【逆天邪神】心思岂是【逆天邪神】我们所能揣测。再者,你方才也说了我们冰风帝国在大界王眼中不过是【逆天邪神】区区蝼蚁之地,既是【逆天邪神】蝼蚁之地,难道还能有什么有资格让大界王刻意图谋之物?不要胡思乱想了,安心招待好贵客。无论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什么其他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到来,对我们冰风帝国只有无尽的【逆天邪神】好处,万万不可有半点怠慢。”

  “图谋之物?”风寒歌话中的【逆天邪神】几个字让沐寒逸眉头一沉,随之眼缝的【逆天邪神】缓慢眯起,眼瞳变得无比之深邃。

  “你说什么?”风寒歌并未听清他的【逆天邪神】低念。

  “没什么。”沐寒逸仰起头来:“能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真是【逆天邪神】好啊,无论是【逆天邪神】王公贵族,还是【逆天邪神】一方霸主,都要乖乖俯首,就连父皇,都恨不能卑躬屈膝。”

  “那是【逆天邪神】自然。”风寒歌道:“身为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谁人敢惹?谁人敢不敬?十三弟,你为什么忽然有此感慨。”

  “我只是【逆天邪神】有些不甘心。”沐寒逸轻叹一口气:“皇兄可能有所不知,先前在争夺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比试中,我本已胜券在握,但,就在最后……就那么短短数息……否则,这些光环……都将是【逆天邪神】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上!”

  对云澈直言自己已经“坦然接受”的【逆天邪神】沐寒逸此时却牙齿紧咬,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指节阵阵发白。

  风寒歌向前,伸手拍了拍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肩膀:“父皇和我在知晓你未能成为亲传弟子后,也同样是【逆天邪神】万分失落。你这些年的【逆天邪神】努力和渴望,父皇和我最为清楚,知道你一定不好过,但天命如此,也只能接受。大界王历来选定亲传弟子都无比严苛,她既然选定云澈,说明他定然有着过人之处……就不要再多想了。”

  “他的【逆天邪神】确有过人之处,我无法不承认。半月前的【逆天邪神】宗主大会,他出尽风头,而我,却只能沦为踏脚石和笑话。”沐寒逸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然后目视上空,音调忽然缓了下来:“皇兄,你说若是【逆天邪神】云澈忽然在世界上消失了,那么,本该属于我的【逆天邪神】东西,会不会就此回来呢?”

  缓慢无比的【逆天邪神】一句话,惊的【逆天邪神】风寒歌瞬间面如土色:“你……你说什么?”

  他慌忙四顾,在确定无人才疾步向前,一把抓紧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手臂,惊恐的【逆天邪神】道:“你疯了吗!难怪你……你想……”

  “呵呵呵,”沐寒逸却是【逆天邪神】一声淡笑:“皇兄不要紧张,我只是【逆天邪神】随口一说。”

  “什么随口一说!”风寒歌双目圆瞪,全身冷汗直下,他咬牙切齿道:“这种话是【逆天邪神】能随便乱说的【逆天邪神】吗!大界王可是【逆天邪神】有着通天彻地之能,你……你……”

  “我当然知道。”沐寒逸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把风寒歌抓在自己身上的【逆天邪神】手臂拿开,无比平淡的【逆天邪神】笑道:“所以我就算是【逆天邪神】有天大的【逆天邪神】胆子,也绝对不敢做皇兄心中所想的【逆天邪神】那件大逆不道的【逆天邪神】事。再说,云澈现在可是【逆天邪神】身在我们冰风,若有人要对他不利,我就算真有那样的【逆天邪神】想法,也只能拼了命挺身保护,否则若是【逆天邪神】在这里出了事,宗主一怒之下,不止你、我、父皇,怕是【逆天邪神】我们整个冰风都要完蛋。”

  风寒歌定定的【逆天邪神】盯着沐寒逸,好一会儿后,心跳和呼吸才总算是【逆天邪神】缓和了下来,他重重的【逆天邪神】道:“我知道你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胆量,但你一定有过这样的【逆天邪神】念想……今后,你连这样的【逆天邪神】念想都不能有,对云澈,要像对父皇一样敬重顺从——无论你有多么不甘!听到没有!”

  “知道了。在这世上,皇兄最为了解我,一定清楚我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做得出那种事的【逆天邪神】人,放心好了。”沐寒逸面色坦然的【逆天邪神】道。

  “……”风寒歌点了点头,这才真正的【逆天邪神】放下心来。

  “方才的【逆天邪神】话,就当全都没有说过。我去招待云澈,你在这里清醒清醒脑子,晚些再去吧。”

  风寒歌用玄力散开全身的【逆天邪神】冷汗,重舒一口气,疾步离开。

  脚步声快速远离,沐寒逸这才转过身来,目视着风寒歌的【逆天邪神】背影在视线中完全消失,双目缓缓眯起,眸光变得如暗夜般阴森,口中发出冰冷的【逆天邪神】嘲弄:

  “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你永远只能是【逆天邪神】个成不了大事的【逆天邪神】废物。”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