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20章 冰风国主

第1020章 冰风国主

  “……蓝蓝!?”在沐小蓝呼喊的【逆天邪神】同时,玄舟上的【逆天邪神】人也正看向他们。为首的【逆天邪神】夫妇二人惊喜交加,同时从玄舟上飞身而起,来到了沐小蓝三人身前,冰舟也随之停下。

  这对夫妇,正是【逆天邪神】沐小蓝的【逆天邪神】父母,冰风帝国东方一个独立域的【逆天邪神】域主,亦是【逆天邪神】在整个吟雪界都赫赫有名的【逆天邪神】司徒家族的【逆天邪神】现任家主——司徒雄鹰,以及司徒夫人。

  “蓝蓝,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司徒夫人激动的【逆天邪神】迎了上来,抓住了沐小蓝的【逆天邪神】一双小手,兀自激动的【逆天邪神】有些不敢相信。

  “蓝蓝,你怎么会来这里?”司徒雄鹰面相沉稳,但依旧可见难掩的【逆天邪神】激动之色。

  “我是【逆天邪神】随寒逸师兄一起过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师尊特意让我来和爹娘团聚。”沐小蓝一边说着,已是【逆天邪神】双目泛红。从小在父母宠爱下长大,入了冰凰神宗后,却已是【逆天邪神】数年未见。

  “寒逸师兄?”这个名字,让司徒雄鹰目光猛地一转,原来还算平和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剧变:“莫非,这位就是【逆天邪神】……”

  “啊!我来给爹娘介绍一下,这位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师兄,爹娘肯定听过他的【逆天邪神】名字。”

  “沐寒逸?”果不其然,沐小蓝话音刚落,司徒雄鹰夫妇的【逆天邪神】视线瞬间落到了沐寒逸身上,目光充满了赞叹,甚至还有激动与惊喜,司徒雄鹰连忙主动快步向前,叹声道:“原来你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沐寒逸殿下。传闻殿下不但俊逸无双,风度翩翩,天资更是【逆天邪神】旷世绝顶,今日一见,更胜闻名,如此年纪,玄力居然已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中期,简直难以相信。”

  “今日能亲见殿下,也是【逆天邪神】三生有幸。”

  身为长者,司徒雄鹰对沐寒逸每个字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赞赏和惊叹,司徒夫人也是【逆天邪神】不断点头,看着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目光异彩连连。因为眼前不但是【逆天邪神】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皇子,更是【逆天邪神】早已闻名天下,公认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第一俊杰。

  “寒逸师兄在宗中对我很关照,帮了我好几次大忙,这次能来冰风帝国与爹娘团聚,也是【逆天邪神】因为寒逸师兄呢。”沐小蓝道。

  司徒夫妇闻听此言,更添数倍的【逆天邪神】感激……还有惊喜,司徒雄鹰拱手道:“寒逸殿下,你对小女的【逆天邪神】关照,我司徒雄鹰感激无尽。小女能与殿下这等人物走得如此之近,实在是【逆天邪神】小女莫大的【逆天邪神】福分。”

  “是【逆天邪神】啊。”司徒夫人微笑颔首:“能得殿下关照,小女真是【逆天邪神】有福气。此次我们一家能团聚,也是【逆天邪神】托了殿下的【逆天邪神】福呢,真不是【逆天邪神】该如何感激才好。”

  沐寒逸谦道:“伯父伯母哪里的【逆天邪神】话,身为师兄,照顾师弟师妹是【逆天邪神】分内之事……何况只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

  司徒雄鹰摇头,再度感叹:“出身、相貌、天赋、成就都无可挑剔,无人可及,还如此谦逊有礼,毫不骄纵,也难怪无人不称道。殿下这等人物,怕是【逆天邪神】今生再难见到第二个。”

  “蓝蓝,你还没有介绍,这位是【逆天邪神】?”司徒夫人用目光示意云澈。

  沐小蓝站到云澈身边,兴高采烈的【逆天邪神】道:“这位呢,是【逆天邪神】云澈师弟……”

  “云?”沐小蓝刚喊出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司徒雄鹰就动了动眉头:“这个姓氏倒是【逆天邪神】颇为少见,似乎只在大苍雪域存在,莫非?”

  云澈向前,彬彬有礼道:“伯父伯母好,晚辈云澈,倒并非出身吟雪界,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

  “下界?”司徒雄鹰微微点头,神色平淡:“原来如此。”

  “云澈师弟虽然是【逆天邪神】出身下界,而且才入宗不到四个月,但他好厉害的【逆天邪神】。他可是【逆天邪神】……”

  沐小蓝还未说完,便已被司徒雄鹰打断:“冰舟上太冷,可别把爹的【逆天邪神】蓝蓝冻坏了,我们还是【逆天邪神】到玄舟上说话吧……寒逸殿下,若不嫌弃玄舟简陋,便一同移步如何?”

  沐寒逸温文而礼:“那寒逸恭敬不如从命。”

  司徒雄鹰对沐寒逸诚挚相邀,却丝毫没有要过问云澈的【逆天邪神】意思,甚至在沐小蓝介绍之后,都没有再去多看他一眼。

  只有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没有被赐“沐”姓,被沐小蓝称为师弟……这些在司徒雄鹰眼里,无不表明他在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低位远远不如沐小蓝,尤其他出身下界,那更是【逆天邪神】低人一等。

  “好啊好啊!我早就怀念家里的【逆天邪神】玄舟啦。”沐小蓝在和父母团聚的【逆天邪神】兴奋之下,对这些根本无知无觉,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来到了玄舟之上。云澈捏了捏鼻尖,默不作声的【逆天邪神】跟在后面。

  玄舟虽小,但装饰颇为华贵,服侍在侧的【逆天邪神】家仆、护卫也都是【逆天邪神】气息浑厚,足见司徒家族拥有着颇为雄厚的【逆天邪神】实力,否则也不会被邀至冰风国主的【逆天邪神】千年寿辰。

  到了自家的【逆天邪神】玄舟,就像是【逆天邪神】回到了家中,沐小蓝变得格外的【逆天邪神】欣喜雀跃,她很自然的【逆天邪神】拉过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袖,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宗门的【逆天邪神】冰舟虽然厉害,但还是【逆天邪神】家里的【逆天邪神】玄舟最舒服了,小的【逆天邪神】时候爹娘都是【逆天邪神】用这个玄舟带我出游。云澈,你在下界有没有乘过这样的【逆天邪神】玄舟?”

  “我那个世界的【逆天邪神】玄舟虽然不至于这么快,但其他的【逆天邪神】都差不多。”云澈随口道。

  正和沐寒逸说话的【逆天邪神】司徒雄鹰目光一瞥,一眼看到沐小蓝竟正拉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袖,而且嬉笑盈盈,他顿时脸色一黑,连忙走了过来,手掌一拍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这位小兄弟,我记得你是【逆天邪神】叫……云澈对吧?来,借一步说话。”

  “唉?爹,你要和他说什么?”沐小蓝面露惊讶。

  “……问询一点小事,你不用在意。”

  随便应付一句,司徒雄鹰已是【逆天邪神】半强迫的【逆天邪神】把云澈拉到一边。

  “伯父有何指教?”看到司徒雄鹰的【逆天邪神】脸色,云澈就大概能猜到他要说什么。

  面对云澈一个人时,司徒雄鹰的【逆天邪神】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刚才说,你到冰凰神宗才不到四个月?却和我家蓝蓝很熟悉的【逆天邪神】样子,看来,你应该受她不少照顾吧?”

  “……嗯,小蓝师姐对我照顾良多。”云澈礼节性的【逆天邪神】点头,礼节性的【逆天邪神】回答。

  “哼!”司徒雄鹰忽然重重一声冷哼,两道粗重的【逆天邪神】眉毛也深深沉下:“蓝蓝心性单纯善良,但她是【逆天邪神】我司徒雄鹰唯一的【逆天邪神】女儿,还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子唯一的【逆天邪神】弟子,她的【逆天邪神】出身不是【逆天邪神】你能比的【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未来更是【逆天邪神】你永远不能企及的【逆天邪神】,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可笑的【逆天邪神】非分之想!”

  “……”云澈悠悠的【逆天邪神】吐了一口气,道:“伯父,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误会了什么?”

  “误会?”司徒雄鹰一声冷笑:“哼,我的【逆天邪神】年龄胜你十倍,你有什么心思,难道还能瞒过我的【逆天邪神】眼睛!?你一个刚刚入宗不久,玄力低微,还出身下界的【逆天邪神】小子,却跟着蓝蓝一起来这里,除了你死缠烂打,还有其他可能?”

  “你最好早早断了不该有的【逆天邪神】念想,蓝蓝是【逆天邪神】你这种人永远不可能配得上的【逆天邪神】。否则……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司徒雄鹰狠狠瞪了云澈一眼,然后甩身离开。

  云澈站在那里,久久无语。

  让司徒雄鹰如此急躁警告云澈的【逆天邪神】,倒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言行,而是【逆天邪神】沐小蓝自然拉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这种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亲昵,分明是【逆天邪神】最危险的【逆天邪神】兆头。

  沐小蓝和司徒夫人母女两人久别相聚,有着太多话要说,司徒雄鹰则近乎巴结的【逆天邪神】凑在沐寒逸前面,云澈被晾在一边,随着玄舟的【逆天邪神】行进,已飞入冰风皇城区域,快速逼近中心皇宫。

  “云澈,我爹爹刚才和你说什么啦?好神秘的【逆天邪神】样子。”沐小蓝向他偷偷传音。

  “噢,你爹说他想把你许配给我。”云澈软绵绵的【逆天邪神】回音道。

  “你……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了还这么胡乱说话,懒得理你,哼!”

  过了一小会儿,沐小蓝又再次传音:“啊?我好像忘记和爹娘介绍你的【逆天邪神】身份了,明明这么重要的【逆天邪神】事……”

  “你最好还是【逆天邪神】不要。”云澈声音更加的【逆天邪神】无力:“我怕你爹心脏不好。”

  沐小蓝:“???”

  风声呼啸间,玄舟已来到了皇宫之上,一眼看到,正门之前,有数百人正候在那里,簇拥着一个身着银衣,头戴金冠之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当今冰风国主——风恢拓!

  司徒雄鹰心中一讶,随之了然,笑着对沐寒逸道:“国主定是【逆天邪神】思子心切,听闻殿下将归,竟是【逆天邪神】亲身相迎。”

  沐寒逸笑而不语,他心知肚明,父皇之所以会亲身出迎,是【逆天邪神】因他传音告知带了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两位贵客同归。

  玄舟落下,司徒夫妇走出玄舟,然后齐齐拜下:“司徒雄鹰拜见冰风国主,恭祝冰风国主万寿无疆,冰风帝国国运昌隆。”

  司徒雄鹰虽是【逆天邪神】独立域主,便毕竟临界冰风帝国,隐隐依附,所以还是【逆天邪神】要行半礼。

  “原来是【逆天邪神】司徒域主,快起快起。”风恢拓亲身向前,将他们扶起。

  “冰风国主,”司徒雄鹰起身,笑道:“你看看谁来了。”

  他侧过身去,沐寒逸、沐小蓝、云澈三人也在这时从玄舟上走下。

  “逸儿!”看到沐寒逸,风恢拓一声惊喜的【逆天邪神】呼唤。

  “皇弟!”风恢拓身后,一个同样一身银衣,全身贵气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也是【逆天邪神】惊呼出声,而此人正是【逆天邪神】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太子,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皇兄——风寒歌。

  沐寒逸快步向前,重重跪地:“孩儿拜见父皇,拜见皇兄!许久未能向父皇、皇兄问安,寒逸愧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风恢拓伸手,将他缓缓搀起,上下打量着他,身为一国之帝,双目却是【逆天邪神】微微湿润。

  沐寒逸却是【逆天邪神】低着头,愧然道:“孩儿这些年久未归宗,一心修炼,只为能有幸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以让父皇与母国荣光。但……孩儿无用,未能如愿,实在愧见父皇。”

  “唉,哪里的【逆天邪神】话。”风恢拓轻轻摇头:“朕的【逆天邪神】孩儿纵然没有福分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依旧胜过吟雪万万男儿。”他的【逆天邪神】目光看向沐寒逸后方,同样穿着冰凰神宗雪衣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与云澈:“这两位……就是【逆天邪神】与你同来的【逆天邪神】冰凰贵客?”

  沐寒逸连忙收敛情绪:“不错,正是【逆天邪神】这二位。”

  不等沐寒逸介绍,云澈已是【逆天邪神】主动向前:“冰凰弟子云澈,见过冰风国主。”

  “啊……”沐小蓝稍迟钝了一下,也连忙道:“冰凰弟子沐小蓝,见过冰风国主。”

  神识扫过两人的【逆天邪神】气息,风恢拓心中深深失望。的【逆天邪神】确来自冰凰神宗不假,但这哪算什么贵客,分明身份、地位都还远远不及沐寒逸,早知如此,他哪还会带着期待和惶恐亲身相迎。

  他面上并未表面出失望,而是【逆天邪神】微笑道:“既是【逆天邪神】来自冰凰神宗,那便是【逆天邪神】我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贵客。司徒域主,若朕没有猜错,这位沐小蓝,便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爱女吧。”

  司徒雄鹰朗声一笑:“正是【逆天邪神】。不愧是【逆天邪神】冰风国主,果然慧眼如炬。”

  “小小年纪,便已得赐‘沐’姓,前途着实不可限量啊。”风恢拓笑道:“司徒域主,你生了个好女儿啊,快请快请。”

  在风恢拓和风寒歌亲自引领下,一行人很快进入主殿。

  由于沐寒逸晚行一日,此时到来,已稍过寿辰开始的【逆天邪神】时辰,主殿之中早已宾客满席。而能应邀入席着,也自然都是【逆天邪神】在吟雪界赫赫有名的【逆天邪神】大人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