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19章 直赴冰风

第1019章 直赴冰风

  冰凰城域,飞雪飘然。

  云澈刚出圣殿区域,便看到一个人影远远的【逆天邪神】等在那里。他气息尽敛,安静无息,身上落了厚厚的【逆天邪神】一层飘雪,显然已经等待了许久。

  看到云澈,他很快沐雪而近,面带微笑,向云澈规矩的【逆天邪神】行礼:“云澈师兄,这么快又见面了。”

  “寒逸师兄,劳你久候了。”云澈还礼道。

  沐寒逸摇头,苦笑道:“这声师兄着实折煞寒逸了。还请云澈师兄勿要如此,否则寒逸唯有万千惶恐。”

  “哈哈哈,”云澈洒然一笑:“那好吧。此去冰风帝国,就要劳寒逸师弟多加劳心了。”

  沐寒逸连忙摇头道:“云澈师兄这是【逆天邪神】哪里的【逆天邪神】话,你能亲临寒逸父皇恰灸嫣煨吧瘛咖年寿辰,这是【逆天邪神】寒逸与父皇,乃至整个冰风帝国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莫大惊喜与荣光。宗主此恩,寒逸惶恐之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无以为报。”

  “前所未有?”云澈微微动眉:“以前没有过此类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师兄到来吟雪界时间尚短,否则,定然不会有此一问。”沐寒逸叹道:“寒逸虽一直以出身冰风皇室为傲,但……一国国主之寿辰,又何来资格让宗主亲传弟子亲临。”

  “此事,寒逸还未能来得及传音父皇,怕是【逆天邪神】父皇听得,定会激动欢喜的【逆天邪神】不敢相信吧。”沐寒逸由衷的【逆天邪神】道:“而若被吟雪诸国诸宗得知,怕是【逆天邪神】要羡慕欲死啊,哈哈。”

  “……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头。界王亲传弟子这个身份果然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不得了,他从一个初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小人物,短短几个月身份竟遥遥凌驾于各国国主之上,这怕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有史以来最夸张的【逆天邪神】身份跨越了。

  “你方才说尚未来得及传音父皇,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此事,你也是【逆天邪神】刚刚得知?”云澈忽然问道。

  “不错。”沐寒逸颔首:“寒逸本该昨日便已出发,但出发之际忽然收到宗主亲令,于是【逆天邪神】候至此时,不曾想,竟是【逆天邪神】如此天大之惊喜。”

  云澈笑道:“坦白说,我也是【逆天邪神】方才才得到师尊命令。看来,师尊对于寒逸师弟,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有所挂怀。”

  沐寒逸抬头,看不出是【逆天邪神】什么表情,但言语中明显带着激动的【逆天邪神】颤音:“所以说,寒逸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云澈师兄或许有所不知,宗主此恩,不仅是【逆天邪神】对寒逸之赐,还将大大改变冰风帝国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位。”

  云澈:“……”

  “哦!你看我,光顾着激动,险些忘了大事。”沐寒逸拿出了一块光芒夺目的【逆天邪神】传音玉:“须马上将此事告知父皇,让父皇早做准备。”

  “等等,”云澈伸手:“此事,还是【逆天邪神】不要提前告知令父皇为好。毕竟,我是【逆天邪神】奉师尊之名前去拜贺,若是【逆天邪神】过于准备,导致喧宾夺主,反而不好。”

  沐寒逸微微一愕,然后把传音玉放下,真诚道:“云澈师兄不但天赋惊世,胸襟之广博亦让人钦佩,既如此,寒逸恭敬不如从命,便待给父皇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惊喜吧。”

  云澈笑着道:“若论胸襟,我比起你来差得远了。”

  沐寒逸笑意微僵,微叹一口气:“云澈师兄,寒逸并非是【逆天邪神】心纳百川之人。坦白说,我很羡慕……不,应该说嫉妒你,甚至,还曾有过持续数日的【逆天邪神】怨意。”

  云澈:“……”

  沐寒逸苦笑着摇头:“云澈师兄或许有所听闻,寒逸在宗门中的【逆天邪神】这些年,最渴望的【逆天邪神】两件事,一为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二为得到妃雪师妹的【逆天邪神】倾心。但结果,却是【逆天邪神】……”

  “当日在冥寒天池输给云澈师兄,寒逸自知输的【逆天邪神】一败涂地,毫不冤枉,但依旧心怀芥蒂,沉闷数日,而半月前,宗主将妃雪师弟许给云澈师兄……”沐寒逸闭上了眼睛,他虽然颇为平静,但他的【逆天邪神】音调和眼神都彰显着他并未完全释怀。

  沐寒逸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逆天邪神】苦笑道:“这些话,定然让云澈师兄笑话了。”

  “不,”云澈道:“人生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两件事都为他人所夺,就算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真圣人,怕是【逆天邪神】也不可能轻易的【逆天邪神】释怀。你肯坦然告之,我唯有感激钦佩。”

  沐寒逸依旧摇头:“云澈师兄虽玄力尚低,但天赋之高,胜过寒逸不知多少。宗主择选云澈师兄为亲传弟子理所应当。妃雪师妹天仙化人,在吟雪界,也唯有云澈师兄配得上她,我对她的【逆天邪神】念想,自始至终都不过是【逆天邪神】自我痴妄。这些,寒逸其实早就心知肚明……只是【逆天邪神】这段时间依旧心神抑郁,难以安然,如今当着云澈师兄的【逆天邪神】面说出这些,总算是【逆天邪神】心中舒适了很多。”

  “云澈师兄,”沐寒逸面对云澈,目光无比真诚:“寒逸有一事厚颜恳求。”

  “……你说。”

  “冰凰女子在失去元阴之后,修炼进境将会缓慢许多,再加之云澈师兄本就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天赋,”沐寒逸轻喘一口气:“修为终有一日会凌驾于妃雪师妹之上,只望……云澈师兄能一直善待妃雪师妹。”

  沐妃雪被云澈所拒的【逆天邪神】事并未公开,加之这段时间沐妃雪已极少出现在圣殿,所以除了有限的【逆天邪神】几人,宗门上下都已认定沐妃雪已在圣殿侍奉云澈……毕竟,那是【逆天邪神】宗主在宗门大会上的【逆天邪神】亲令。

  “……”云澈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从不会让我的【逆天邪神】女人受委屈。”

  云澈说完,转过身去,看向白茫茫的【逆天邪神】远方,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芒。

  这个人……

  “如此,寒逸便也安心无憾了。”沐寒逸叹道。

  “对了,师尊说还会有一人同行,”云澈道:“寒逸师弟可知是【逆天邪神】哪位。”

  沐寒逸摇头:“并不知晓,不过……”

  他转身侧目,看向了后方。很快,白茫茫的【逆天邪神】天际,一叶冰舟穿雪而至,冰舟上立着两个冰蓝色的【逆天邪神】女子身影。

  赫然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和沐小蓝。

  寒光一闪,冰舟已停在他们身前。

  多日不见,沐冰云一如往昔,如仙子临尘,绝美中带着让人完全无法生出亵渎之心的【逆天邪神】清冷无暇。她身后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一身蓝衣,娇俏的【逆天邪神】小脸上明显带着的【逆天邪神】兴奋。

  “宫主,和我们同去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人,难道就是【逆天邪神】……”云澈一脸惊讶的【逆天邪神】道。

  “对啊,就是【逆天邪神】我。”沐小蓝向前,笑吟吟中带着得意,转向沐寒逸时,顿时又变得恭敬了许多:“寒逸师兄,劳你多多关照。”

  “云澈,寒逸,”沐冰云道:“冰风国主的【逆天邪神】千年寿辰,小蓝的【逆天邪神】父母也定会到场,适逢此会,便让小蓝同去与父母团聚一番。一路上,你们要好好护她周全。”

  “是【逆天邪神】,寒逸以性命担保小蓝师妹定会安然而至,安然而归,请冰云宫主放心。”沐寒逸恭敬而肃重的【逆天邪神】道。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心中暗自呻吟:我去冰风帝国可是【逆天邪神】要做大事的【逆天邪神】!现在对于怎么搞到那枚镇国圣物都还毫无头绪,居然又送上来一个大拖油瓶……

  “寒逸,你本该昨日出发,今时已是【逆天邪神】稍晚,便乘此冰舟吧,应该勉强赶得上。”沐冰云离开冰舟,目含深意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

  冰舟浮空而上,快若流光,直赴北方。

  “云澈,当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感觉如何呢?”沐小蓝满脸好奇:“宗主她……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会很严厉?”

  “当然严厉。”云澈悠悠叹息一声:“还是【逆天邪神】冰云宫主最温柔了。”

  嘴上如是【逆天邪神】说,心中却一直荡动着波澜……沐玄音为他从火如烈那里得来了金乌焚世录,她要完整的【逆天邪神】虬龙之心,也是【逆天邪神】为了他,此时想来,为了让他快速增长玄力,不惜牺牲大量冰凰女子的【逆天邪神】元阴,这应该是【逆天邪神】宗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巨大代价。乾坤五琼丹这等逆天之物,纵然真的【逆天邪神】能找齐材料,也必定耗费天大的【逆天邪神】代价……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

  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因为我成为了她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以及救了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性命?

  “噫!不可以这样说!”沐小蓝小小的【逆天邪神】吓了一跳:“被宗主听到的【逆天邪神】话,你就惨了。”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谨遵小蓝师姐教诲。”云澈无力道,心中一直在想着到了冰风帝国后,如何引出麒麟角之事。

  “哼,就算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也还是【逆天邪神】应该要听师姐的【逆天邪神】话的【逆天邪神】。”沐小蓝唇瓣微翘:“你要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还记得师尊的【逆天邪神】好,就常回冰凰宫看看,不要只是【逆天邪神】嘴上会说。”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机械的【逆天邪神】点头。

  沐寒逸满脸讶异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显然吃惊于他们对彼此的【逆天邪神】称谓,然后感慨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师兄真是【逆天邪神】个有魅力的【逆天邪神】人。”

  “切,”沐小蓝小呿一声,反驳道:“那是【逆天邪神】因为寒逸师兄不知道他坏人的【逆天邪神】一面……哼,总之就是【逆天邪神】个坏人,还好寒逸师兄是【逆天邪神】个男人,如果是【逆天邪神】女孩子的【逆天邪神】话,可要多加小心。”

  “哈哈哈哈,”沐寒逸大笑一声,随之目光变得幽远:“男人本该风流,否则岂不枉度一生。只不过,云澈师兄有了妃雪师妹,怕是【逆天邪神】再难有女子入眼了。”

  “哼,他一定得意死了。”沐小蓝不自觉的【逆天邪神】垂首,很小声的【逆天邪神】念道。

  冰舟迎风而行,迅若流光。一路上听沐寒逸讲述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历史和风土人情,时间倒也过得很快。

  不到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冰舟终于飞入了冰风国境,然后快速靠近中心皇城。

  沐寒逸在这时拿出传音玉,直接传音冰风国主:“父皇,孩儿已近皇城,再有片刻便可到达,另有宗门两位贵客同行。”

  国主千年寿辰,今日的【逆天邪神】冰风皇城分外热闹,无数宾客万里而来,整个皇城的【逆天邪神】气息都变得格外不同。

  沐寒逸刚放下传音玉,侧方一艘小型玄舟极速飞至,越来越近,方向也是【逆天邪神】直指皇城中心。

  沐小蓝抬头,看清站在那艘小玄舟上最前方的【逆天邪神】两个身影时,她美眸一下子瞪大,发出惊喜激动的【逆天邪神】颤声:“爹——娘!!”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