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15章 玄音妖姬

第1015章 玄音妖姬

  “有问题么?”沐涣之的【逆天邪神】反应,让沐玄音微微沉眉。

  沐涣之连忙道:“涣之已全部记下,会马上着手去办。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木灵族这些年大都隐在威胁较小的【逆天邪神】下位星界,且无论木灵还是【逆天邪神】木灵珠,一向都是【逆天邪神】私下买卖,只能派人去一些下位星界暗中找寻,但能否找到七成灵力以上的【逆天邪神】,便要看气运了。”

  “至于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沐涣之小吐一口气:“涣之只能尽力为之。”

  他没敢问沐玄音为什么会忽然找寻这些东西。

  “越快越好。”沐玄音道:“若有消息,而你不可为之,第一时间告知本王。”

  “是【逆天邪神】。”沐涣之心里一咯噔。她的【逆天邪神】话分明表示,这些东西她要的【逆天邪神】还颇为急切,只是【逆天邪神】这四件东西都绝非凡物,要在短时间内弄到一件都格外艰难,何况四件。

  “宗主,关于麒麟角,涣之倒是【逆天邪神】有些眉目。”

  “哦?”沐玄音目光侧过:“讲!”

  “是【逆天邪神】。”沐涣之稍稍回想,然后恭敬道:“大概是【逆天邪神】在两年前,涣之偶然从芸止那里听闻,沐寒逸所出身的【逆天邪神】冰风皇室,藏有一枚皇室圣物,冰风帝国立国之初便已存在,据说是【逆天邪神】从万丈冰原下偶然掘得,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一枚完整的【逆天邪神】冰麒麟角,因而视为镇国圣物,在冰风皇室已流传了七八万年之久。”

  “……既然是【逆天邪神】镇国圣物,又秘藏了这么久,沐寒逸为什么要主动向沐芸止透露此事。”沐玄音寒声道。沐芸止会知道此事,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告知。

  “这……”沐涣之脸上微现尬色:“据芸止所言,沐寒逸之所以和她说起那枚冰麒麟角,是【逆天邪神】冰风国主在数年前便已决定,若沐寒逸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冰风国主便会将这秘藏数万年的【逆天邪神】镇国圣物献于宗主,以报宗主之恩。”

  “哼,那他可真是【逆天邪神】有心了!”沐玄音冷冷道。

  沐涣之道:“东神域的【逆天邪神】麒麟已灭绝数十万年,寻麒麟角只能去西神域,极为不易。若冰风帝国藏有麒麟角为真,那自然再好不过。再有半月,沐寒逸便会回冰风帝国参加其父千年寿辰,让他带回即可,或者……涣之现在亲身动身去取?”

  沐玄音若是【逆天邪神】发话,冰风帝国就是【逆天邪神】一万个胆子,也唯有乖乖奉上。

  “不必。”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否决:“本王今日和你说的【逆天邪神】话,不要告诉任何人。”

  “下位星界找寻木灵珠,上位星界暗寻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逆天邪神】消息,记得安排足够可靠的【逆天邪神】人。至于麒麟角就不用管了,尤其不要透露给芸止和沐寒逸,你去吧。”

  “是【逆天邪神】。”沐涣之心里疑惑万千,但只得匆匆退下。

  风雪之中,沐玄音缓缓转身,寒星双眸转向了遥远的【逆天邪神】北方,唇间一声低吟:“冰风帝国……”

  ——————————

  不知昏迷了多久,云澈醒了过来,意识刚刚复苏,便感觉到无数道清凉彻骨的【逆天邪神】气息正涌入他的【逆天邪神】躯体,让他瞬间清醒。

  睁开眼睛,视线中是【逆天邪神】一汪静水,再远处,是【逆天邪神】株株泛动着琉璃光华的【逆天邪神】奇花异草,鼻端传来的【逆天邪神】气息透着极致的【逆天邪神】冰寒和极致的【逆天邪神】纯净。

  这里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

  他的【逆天邪神】整个身体,正浸泡在冥寒天池之中,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伤都已消失不见,精神更是【逆天邪神】无比清明。

  脑中快速浮现昏迷前的【逆天邪神】记忆,他释放龙魂,在刹那清醒后用尽全力砸向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头部,然后……

  “哦?这么快就醒了。”

  娇软似绵的【逆天邪神】声音,让迷蒙间的【逆天邪神】云澈顿时全身一麻,骨头微酥,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一转头,离他不远的【逆天邪神】池畔之上,沐玄音正悠然的【逆天邪神】侧躺在那里,一张倾倒万生的【逆天邪神】绝色花容上带着似有似无的【逆天邪神】浅笑。

  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醒来,她缓缓的【逆天邪神】侧坐而起,雪衣下一双比沐妃雪还要修长一分的【逆天邪神】玉腿自然的【逆天邪神】交叠,厮磨间似有一股兰香悄然漫来,让云澈头脑一熏,竟是【逆天邪神】直接懵在了那里。

  “澈儿,你的【逆天邪神】身体,好像在吸收天池之水的【逆天邪神】寒气,这也是【逆天邪神】因为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吗?”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威严绝情,吟雪界无人不知,无人敢触,纵然是【逆天邪神】心高气傲的【逆天邪神】云澈,也绝对不敢在她面前有半点造次。但此时,他面前的【逆天邪神】沐玄音眸光幽幽切切,花颜妖娆满溢,唇瓣如含苞吐蕊,每一字都尽是【逆天邪神】软语柔声。

  一如他初见时,被他失口喊出“大胸师姐”的【逆天邪神】妖女……

  云澈都不知道自己懵了多久,才一下子醒来,连忙从天池中起身:“师……”

  话刚出口,他忽然感觉到身上的【逆天邪神】清凉感有些异样,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一低头,赫然看到自己全身上下竟是【逆天邪神】一丝不挂,他一惊之下,顿时如触电般的【逆天邪神】缩回天池之中,心绪大乱间,都忘记马上从天毒珠中抓一身衣服穿上。

  云澈的【逆天邪神】窘态,让沐玄音一阵咯咯咯的【逆天邪神】娇笑,直笑的【逆天邪神】花枝乱颤,雪衣下的【逆天邪神】丰满酥胸颤跳不休,一抹抹耀眼的【逆天邪神】雪白在颤跳中几乎溢出襟口。

  今时的【逆天邪神】沐玄音换了一身颇为宽松的【逆天邪神】雪衣,其上依然刻印着冰凰图纹,冰凰图纹似是【逆天邪神】以极为特殊的【逆天邪神】冰丝纹成,格外的【逆天邪神】寒光夺目。玉一般的【逆天邪神】冰蓝长发依旧自然而华丽的【逆天邪神】倾洒于香肩玉背,微浮水汽,似是【逆天邪神】刚刚沐浴过。而双臂却只有一层薄如蝉翼的【逆天邪神】雪纱,一双粉藕似的【逆天邪神】腴润玉臂若隐若现。

  “小鬼头,你身染虬龙血气,却连妃雪这样的【逆天邪神】美人都不愿意碰,让为师不得不忧心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身体有恙,所以就细细为你检查了一下。不过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逆天邪神】问题嘛。”

  检查……身体……

  “~!@#¥%……”云澈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逆天邪神】大脑再次一懵,脑中完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出现了一堆堆不该出现的【逆天邪神】画面,他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随便抓了套衣服穿上,这次从池水中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浮起:“弟子……谢师尊……关心……那个,妃雪她……”

  把自己打晕后的【逆天邪神】记忆一片模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最后有没有把沐妃雪给……

  而他纵然能想起,此时也根本无力去想,因为他此时心念一片大乱,全身上下有着一股股邪火在狂烧,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反而愈燃愈烈……简直像是【逆天邪神】又一次中了虬龙之血一样。

  沐玄音美绝天下,但她的【逆天邪神】无上寒威同样足以让八荒颤栗。吟雪界中,没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敢在她身上有超过一息的【逆天邪神】停留,就连先前到来的【逆天邪神】炎神三宗主,都根本不怎么敢和她的【逆天邪神】一双寒眸对视。

  但,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沐玄音,身上却没有了哪怕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威凌,黛眉如雾,美目流盼,美眸中极致的【逆天邪神】威冷完全化作极致的【逆天邪神】勾魂夺魄,纵是【逆天邪神】坐姿,却依旧勾勒着的【逆天邪神】凸凹起伏到让人血脉偾张的【逆天邪神】勾人曲线,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如妖如魔的【逆天邪神】诱惑。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直直的【逆天邪神】落在她媚惑妖娆的【逆天邪神】躯体上,怎么都无法移开,邪火从小腹快速的【逆天邪神】蔓延至全身。

  “哦?你还知道关心妃雪啊。”沐玄音软软的【逆天邪神】道:“你放心好了,她的【逆天邪神】元阴还在,只是【逆天邪神】呢,她被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都算不得白璧无瑕了。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多少该给人家一个交代呢?”

  “……”耳边娇软的【逆天邪神】声音撩荡心魄,但云澈却几乎没有听清她在说着什么,一双眼睛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胸前,随着她的【逆天邪神】坐姿稍稍前倾,前胸雪衣略微滑落,两团过于饱满的【逆天邪神】酥软玉脂涨溢而出,夹起了一道雪莹深邃,仅仅看一眼都蚀骨销魂的【逆天邪神】沟壑,满满的【逆天邪神】落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咕嘟!”

  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中,传来重重的【逆天邪神】吞咽声。

  重到了估计十几里外都能听到。

  云澈全身顿时一个激灵,邪火都被吓得熄灭了不少。这已经不是【逆天邪神】他第一次在沐玄音面前吞咽口水,只是【逆天邪神】先前在冰凰宫初见,他还不知道对方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而以为是【逆天邪神】一个神殿的【逆天邪神】师姐……但现在,眼前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冰凰宗主,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师尊!

  云澈心神大乱间,前方忽然雪影一晃,香风扑至,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雪颜已近在咫尺,美眸似雾,一只玉手轻轻的【逆天邪神】捏在了他的【逆天邪神】领口。

  “……”云澈嘴巴大张,一句话说不上来。

  “先前在冰凰宫,你不识为师,言语轻薄也就罢了,”沐玄音声音幽幽,似软似腻:“现在身为弟子,居然还敢对为师动歪心思,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呢。”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脸儿更近了几分,娇花似的【逆天邪神】唇瓣几乎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脸颊,轻启间泌出着醉心的【逆天邪神】花香:“你不肯要了妃雪,难不成……是【逆天邪神】想要为师陪你双修吗?”

  宛如来自梦境的【逆天邪神】妩媚轻语,让云澈瞬间口干舌燥,体内邪火乱飞,直窜得他血脉躁乱到几近爆裂。

  沐玄音离的【逆天邪神】如此之近,云澈目光稍稍下偏,便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侵入她宽松的【逆天邪神】雪衣之内,月晕似的【逆天邪神】柔光在她香肩上流淌,勾勒着锁骨莹润的【逆天邪神】半弧,再往下,两团高高耸挺的【逆天邪神】雪脂白的【逆天邪神】晃眼,因太过饱满软润,只是【逆天邪神】身体稍稍的【逆天邪神】动作,都会颤颤巍巍。

  “也是【逆天邪神】哦,”沐玄音像是【逆天邪神】根本没有发觉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点在他领口的【逆天邪神】玉指轻勾,媚态万千,如梦软语:“如果让为师来的【逆天邪神】话,不需要两年……只需一夕,就可以让你直入神魂唷。”

  一夕直入神魂境,若是【逆天邪神】“正常”状态下的【逆天邪神】沐玄音说出这句话,定然会让云澈激动震惊的【逆天邪神】跳起来。但此刻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心魂、身体皆是【逆天邪神】邪火乱窜,听着她的【逆天邪神】话语,脑中想却不是【逆天邪神】一夕突破神魂境,而尽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在他身上玉腿盘腰,扭转腰枝……又或是【逆天邪神】在他身下玉体伏翘,婉转轻吟的【逆天邪神】画面……

  一肌一容皆绝色,一颦一笑尽风情……这是【逆天邪神】个真正的【逆天邪神】人间尤物,妖媚到了近乎可怕。

  ——————————

  【哎,写女人真累,好想写单女主或无女主啊……但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同意。这就是【逆天邪神】人生的【逆天邪神】无奈啊……】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