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11章 断月拂影

第1011章 断月拂影

  冰凰血脉入体,云澈感觉到仿佛有一枚至纯至圣的【逆天邪神】冰晶在体内绽放出冰寒而纯净的【逆天邪神】光华。

  相比于带着极强焚灭能力的【逆天邪神】凤凰血与金乌血,冰凰血要安静温和的【逆天邪神】多,它近乎是【逆天邪神】顺从的【逆天邪神】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之下,缓慢的【逆天邪神】游走于云澈的【逆天邪神】周身,如融化的【逆天邪神】冰晶,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融合在他的【逆天邪神】血脉之中。

  云澈睁开了眼睛,双目顿时闪过一抹异样的【逆天邪神】蓝光。虽然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滴冰凰源血,但他清晰感觉到了自己寒冰玄力的【逆天邪神】变化。

  他抬起手掌,一枚小小的【逆天邪神】冰珠在掌心凝结。虽然同样是【逆天邪神】冰,但和先前相比,手中的【逆天邪神】冰珠仿佛拥有着生命,它的【逆天邪神】气息,还有它的【逆天邪神】光芒,都发生了的【逆天邪神】质变,如他的【逆天邪神】火焰一般,充斥着浓烈的【逆天邪神】神道气息。

  毫无疑问,拥有了冰凰血脉,他施展冰夷神功——亦冰凰封神典,必将拥有先前数倍的【逆天邪神】威力。

  “半刻钟。”

  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沐玄音冰冷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起身,恭敬的【逆天邪神】道:“谢师尊恩赐。”

  “……跟我来。”

  沐玄音看他一眼,转过身去,雪影缥缈间,已在百丈之外,云澈连忙跟上。

  世界安静无声,唯有无尽的【逆天邪神】飞雪和寒冰,没有人的【逆天邪神】气息,更没有其他任何生灵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在恍然间忽然有了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感觉……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和师尊两人。

  云澈跟着沐玄音,来到了圣殿之中。

  没有太过意外,眼前虽是【逆天邪神】一个“大殿”,却一眼望不到边际,就连殿顶都完全看不到。其中的【逆天邪神】寒气极重,几乎不下于冥寒天池池畔。整个世界苍白一片,无比安静。

  很显然,这里和冰凰宫的【逆天邪神】修炼室一样,有着特殊的【逆天邪神】空间法则……只是【逆天邪神】要比修炼室极致的【逆天邪神】多。

  “这里,以及冥寒天池,就是【逆天邪神】你以后修炼的【逆天邪神】地方。”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酷寒中带着无情:“你既已成为为师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就要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觉悟,以后的【逆天邪神】修行,要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残酷!不要奢望能有一天的【逆天邪神】懈怠。你现在纵然后悔……也由不得你了!”

  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眉头紧起,毫无惧色。他冒着极大风险拜沐玄音为师,要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最极致的【逆天邪神】修炼。

  “你现已融合冰凰神血,为师本该先教导你重新修炼冰凰封神典。但,你以重剑为武器,对身法有着极重的【逆天邪神】依赖。加之你能脱离冰凰血脉强行修成冰凰封神典,怕是【逆天邪神】也根本无需为师教导。”

  沐玄音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右手,玉白的【逆天邪神】掌心朝向云澈:“为师便先教你【断月拂影】!”

  “集中精神,看好了!”

  沐玄音声音落下,云澈刚要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点头,忽然感觉到一股锥魂的【逆天邪神】寒气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从自己的【逆天邪神】颈后袭来,他如触电般的【逆天邪神】回身,赫然看到身后竟出现了另外一个沐玄音,同样的【逆天邪神】那只玉白色的【逆天邪神】右手……微曲的【逆天邪神】五指距离他的【逆天邪神】脖颈只有半寸之距,稍一吐力,便会瞬间摧断他的【逆天邪神】喉骨。

  云澈心中一凛,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竟又忽然感觉到右侧、上侧分别有一道更加恐怖的【逆天邪神】寒气骤然刺来……在他察觉之时,已冰冷的【逆天邪神】触在他的【逆天邪神】天灵和侧颈之上。

  “……”云澈有些艰涩的【逆天邪神】回头,目光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右侧和上空,竟又发现了两个“沐玄音”。

  随之,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沐玄音依旧站在原来的【逆天邪神】位置,保持着最初的【逆天邪神】动作,似是【逆天邪神】根本就没有移动过。

  “……这就是【逆天邪神】……断月拂影?”云澈惊声道。

  沐玄音手臂放下,漠然道:“断月拂影与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都属瞬身玄技,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强大之处不仅在于瞬身,还能在瞬身的【逆天邪神】同时碎开数个残影,且这些残影会在消散前的【逆天邪神】刹那释放出和真身几乎完全相同的【逆天邪神】气息,从而让对手无从追寻。”  云澈点头……很显然,沐玄音对星神碎影相当了解。

  “天杀星神之所以会传授你星神碎影,应该是【逆天邪神】不想让你死的【逆天邪神】太早吧。”

  云澈目光微动,然后再次点头。他和茉莉初识之时,弱不堪言。而他若死,茉莉也会跟着魂散……的【逆天邪神】确,那时候她传授自己星神碎影,就是【逆天邪神】为了保命用。

  之后到了新月城,他选择了重剑为武器,他对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依赖也顿时倍增。

  “虽然我吟雪界远不能和身为王界的【逆天邪神】星神界相比,但断月拂影断然不会弱于星神碎影!在瞬身距离和碎影能力上,断月拂影虽不如星神碎影,但亦有其巨大优势,那就是【逆天邪神】——匿息!”

  “匿……息?”云澈低念一声:“隐匿气息?”

  “断月拂影,是【逆天邪神】以寒冰玄气催动,在瞬身的【逆天邪神】刹那,残影和气息并不会随之消散,而是【逆天邪神】在寒冰气息下短暂驻留。虽方式不同,但在扰乱对手感知上,绝不会弱于星神碎影。”

  云澈嘴巴张开,目露讶光。瞬身后的【逆天邪神】那一个刹那,身影和气息还能驻留原地,让对方不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已经瞬身,还会继续攻击或防备残影……虽然只有一个刹那,但足以让对手破绽大露。

  如果真的【逆天邪神】可以这样,那效果,的【逆天邪神】确不会下于星神碎影在“碎影”之后给对手造成的【逆天邪神】刹那迷惑。

  “不过,要想达到这等‘驻影’的【逆天邪神】境界,需要把断月拂影修至大成方能做到。而,若能修炼至大圆满境界……”沐玄音冰眸稍凝:“那将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匿息’,还可以做到‘匿影’!”

  匿影!?

  “难道,是【逆天邪神】让身影完全隐匿消失?”云澈有些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道。“匿影”听上去如天方夜谭,但绝非不存在。他就知道一种可以达成“匿影”状态的【逆天邪神】奇物——星隐草!

  不但知道,他还用过!

  “不错。”在云澈的【逆天邪神】震惊之中,沐玄音给了肯定的【逆天邪神】回答:“虽然‘匿影’之境包括为师在内,从未有人修成,更未有人见过,但断月拂影并非是【逆天邪神】宗主先祖所创,而是【逆天邪神】和冰凰封神典一样,是【逆天邪神】来自冰凰神灵所遗,断然不会是【逆天邪神】虚言。”

  “但这并非是【逆天邪神】你现在需要考虑的【逆天邪神】事,”沐玄音声音隐隐又冷了几分:“断月拂影是【逆天邪神】冰凰神灵留下的【逆天邪神】上古神技,它的【逆天邪神】修炼无需身具冰凰血脉,但想要修成,却比冰凰封神典要难上百倍!目前整个宗门,修成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也唯有为师一人。”

  “只有师尊一个人练成?”云澈更加惊讶。

  “哼,若是【逆天邪神】冰云能修成断月拂影,又岂会被火如烈那被逼老贼轻易暗算。”

  “高等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都要远比高等玄功难以修炼,你既能修成星神碎影,那么,就没理由无法修成断月拂影!”

  沐玄音双手伸出,左手手指点在他的【逆天邪神】眉心,右手三指分别点在他胸口的【逆天邪神】三个主玄关上:“为师现将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总诀和玄气运转方式赋予你,集中精神。”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闭上眼睛。

  四点蓝光同时闪现,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总诀已瞬间印入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与此同时,他的【逆天邪神】玄气在沐玄音气息的【逆天邪神】牵引下极速而复杂的【逆天邪神】运转。

  数息过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双手从云澈身上移开,云澈也在这时张开了眼睛。

  “记住了多少?”沐玄音问道。

  “全部记下了。”云澈回答。

  “……全部?”沐玄音月眉微蹙,眉宇间分明带着不相信。

  云澈点头:“嗯,全部记下了。”

  “既然全部记下了,”沐玄音保持着眉头轻蹙的【逆天邪神】状态:“那你运转一次给为师看看!”

  “好。”

  云澈闭上眼睛,先是【逆天邪神】小心的【逆天邪神】运转起寒冰玄气,身上蓝光浮动,在静止了整整数息之后,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忽然睁开。

  嗖~!

  一阵冷风晃过,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顿时掠起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蓝影,瞬间后移了十丈之距,但移位之后,他身上蓝光一阵飘忽,身体也晃荡了一下,险些摔倒。

  沐玄音:“……!!”

  云澈慌忙站稳身体,轻吁一口气,有些惭愧的【逆天邪神】道:“果然好难,和师尊的【逆天邪神】根本没法比。”

  “……”沐玄音久久无言。

  最基础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也要同时动用三十七个玄关,每个玄关的【逆天邪神】玄气运转方式、强弱各不相同,而且严苛无比,稍有不慎,哪怕只是【逆天邪神】某个玄关的【逆天邪神】玄气稍稍弱了,或偏了少许,都会导致玄气大乱,严重的【逆天邪神】话还会伤及玄脉。

  仅仅是【逆天邪神】玄关控制,便已如此复杂,更不要说之后还要引导玄气在经脉中的【逆天邪神】运转。

  她方才牵引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完成了一次运转……仅仅一次而已,他竟真的【逆天邪神】全部记下,丝毫未错。他刚才的【逆天邪神】瞬身,虽然用了数息之久,虽然速度缓慢,收势狼狈,还留下了一个很深的【逆天邪神】冰影……但那分明已经是【逆天邪神】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雏形!

  这是【逆天邪神】全宗所有长老、宫主用了数千年甚至万年都无一练成的【逆天邪神】上古神技,他居然……只靠着自己赋予他的【逆天邪神】总诀和演示的【逆天邪神】玄气运转方式,便完成了一次蹩脚,但极为完整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

  默然间,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最深处是【逆天邪神】深隐的【逆天邪神】震惊,心中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评价和认知也发生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变化。先前,云澈给她的【逆天邪神】印象,基本只有“天毒珠”和“邪神传承”,此刻,她在震惊中发觉,抛开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云澈自身的【逆天邪神】悟性,以及他的【逆天邪神】玄气控制能力,简直高到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程度。

  历史在不经意间重演。当年茉莉教导云澈时,便暗自惊诧于他惊人到简直不可理解的【逆天邪神】领悟能力,而今,茉莉之后的【逆天邪神】云澈第二个师父,心中涌现了和茉莉当初一样的【逆天邪神】震惊。

  见沐玄音久久不言,冰颜寒气逼人,云澈以为她在失望,小声道:“师尊,刚才……额,只是【逆天邪神】匆忙之下小有失误,给弟子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弟子一定让师尊满意,否则愿受责罚。”

  “……”沐玄音转过身去,冷冷的【逆天邪神】道:“知道就好,你还差得远了!今日,你便依照为师方才所教,全力修炼断月拂影,不得懈怠。四个时辰后,若还有冰影残留……你接下来三天就别休息了!”

  “是【逆天邪神】。”云澈微微苦脸。

  严令下达,沐玄音不再说话,便要离开。

  “师尊!”云澈却忽然出言喊住她,然后快速拿出焱万苍三人送来的【逆天邪神】“贺礼”:“这是【逆天邪神】焱宗主……”

  “为师不是【逆天邪神】说赏给你了么!”沐玄音冷冷道:“哼,那里面放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块朱雀玉,倒是【逆天邪神】价值连城,你留着玩吧!”

  朱雀玉?不知道和九阳玉会不会是【逆天邪神】一类东西,如果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话……

  “是【逆天邪神】,师尊。”云澈不再多说什么,这才放心的【逆天邪神】收起:“哦对了,还有一事。弟子在宗门大会前偶遇寒逸师兄,寒逸师兄的【逆天邪神】父皇再有半月便是【逆天邪神】千年寿辰,他托弟子邀请师尊前去。”

  “哼!”沐玄音头也不回,无比冰冷的【逆天邪神】一声轻哼:“小小一个国主,也配让本王到场?还有……澈儿,你记着,沐寒逸没有资格让你以师兄相称,不得再犯。”

  说完,沐玄音身影一晃,如融化的【逆天邪神】飘雪般消失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

  “呼!”

  没有沐玄音在侧,云澈身体和精神上的【逆天邪神】压力陡降,他长舒一口气,便快速凝聚精神,全力修炼断月拂影。

  ——————————

  【恭喜人民币玩家云澈获得官方外挂——断月拂影。】

  【打了麻醉,依然点有晕,完全不得记写些了啥……】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