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10章 冰凰神血

第1010章 冰凰神血

  若说今日之前,沐妃雪被指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双修伴侣,沐涣之心里还会稍有芥蒂。但今日亲眼目睹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表现,他此时唯一的【逆天邪神】感觉就是【逆天邪神】狂喜!

  云澈现在何等身份……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整个吟雪界年轻一辈身份最高贵的【逆天邪神】男子。今日他展露的【逆天邪神】天赋更是【逆天邪神】有目共睹,单就寒冰法则上,极有可能已经超越了当年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只要生命或天赋不夭折,将来成为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下一任界王,简直是【逆天邪神】板上钉钉的【逆天邪神】事。

  他的【逆天邪神】孙女沐妃雪若能嫁于云澈,那当真如恩赐一般。

  若是【逆天邪神】将来云澈成为吟雪界王——还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历史上第一位男性界王,那么沐妃雪,岂不是【逆天邪神】就成为了界王夫人!

  虽然,过早失去元阴,对沐妃雪今后的【逆天邪神】修炼会有无法逆转的【逆天邪神】阻滞——说是【逆天邪神】双修伴侣,但其实说白了却是【逆天邪神】只有男性受益的【逆天邪神】炉鼎而已。但,且不说这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意思,单单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和未来,就万万没有迟疑的【逆天邪神】理由……更不要说拒绝。

  “妃雪,还不赶紧谢过宗主。”沐涣之急声道,言语间难掩喜色。

  而那些有着未婚女性后辈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殿主无不是【逆天邪神】面露艳羡嫉妒之色——靠!这样的【逆天邪神】好事怎么就没轮到我家孙女头上!

  但想到沐妃雪的【逆天邪神】天赋、血脉、容颜,他们也只能无奈的【逆天邪神】嫉妒。

  沐妃雪沐雪而出,在沐涣之身边跪拜而下。

  “妃雪,此事,你可有异议?”沐玄音威严道。

  “一切皆凭宗主做主。”沐妃雪回答。言语冰寒如初,无悲无喜,无波无澜。

  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云澈一眼。

  “很好,那么此事,便如此定下了。”沐玄音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涣之,此事便由你告知妃雪父母,至于日期,择时再议,不过自然是【逆天邪神】越快越好。”

  “是【逆天邪神】,涣之从明日起便开始准备。”沐涣之连连点头。

  云澈木头桩子似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一脸懵逼……我去?我去!什么情况?双修伴侣什么鬼?冰凰神宗还有这等概念?而且……关于我,还是【逆天邪神】这么大的【逆天邪神】事,为什么就没有人问问我的【逆天邪神】意见!?

  我跟沐妃雪根本不熟,连话都没有说过啊!

  云澈一副欲言又止,有话说不出的【逆天邪神】样子,但沐玄音完全没有要过问他意见的【逆天邪神】意思。在这时缓缓站起身来,冰寒的【逆天邪神】眸光扫过全场:“拜师之礼既成,该商定的【逆天邪神】事也已商定,若无他事,全都退下吧。”

  沐玄音一令之下,众人齐拜之后,开始快速而井然有序的【逆天邪神】散开。

  冰凰神殿在最后,不少神殿弟子走到了沐寒逸身侧,似在以言语安慰他……毕竟,沐寒逸痴恋沐妃雪,这是【逆天邪神】全宗皆知的【逆天邪神】事,而且他们也一直都认为两人是【逆天邪神】天造地设的【逆天邪神】金童玉女,就连沐涣之也从未表现出反对的【逆天邪神】意思。

  但,她却被宗主赐给了云澈……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当一个提升血脉与玄力的【逆天邪神】炉鼎。

  昔日,他有着整个宗门最灼目的【逆天邪神】光环。今日,却因云澈,而显得黯然无色。就连先前为他未能成为亲传弟子而忿忿不平的【逆天邪神】人,也再不认为他能比得过云澈。

  在沐玄音亲口之令下,沐寒逸对沐妃雪的【逆天邪神】念想,便彻底沦为了痴人说梦。

  如果,云澈没有到来吟雪界,那么,沐寒逸会在天池之战中顺理成章的【逆天邪神】成为宗主亲传弟子,沐妃雪也自然极有可能被宗主如今日这般赐予沐寒逸,那时,他的【逆天邪神】人生,将达到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完美。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出现,将这一切完全的【逆天邪神】粉碎。本该属于他的【逆天邪神】一切,全部落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而他,仅仅沦为悲哀的【逆天邪神】陪衬。

  沐寒逸此时的【逆天邪神】心境,无人可以感同身受。

  或许,这就是【逆天邪神】命运的【逆天邪神】残酷。他秉着与生俱来的【逆天邪神】极高天赋、尊贵身份以及完美的【逆天邪神】气质外貌,却比普通人还要努力十倍……而他二十多年的【逆天邪神】努力,却比不过才到来三个月,连脚跟都没站稳的【逆天邪神】云澈。

  很快,所有人尽皆散去,偌大的【逆天邪神】圣殿广场,只剩下沐玄音,还有第一天成为宗主弟子的【逆天邪神】云澈。

  和沐玄音独处,云澈定定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一步不敢迈,一句话不敢说……他当然没有忘了自己调戏“大胸师姐”的【逆天邪神】事。

  哎,只希望不会“死”的【逆天邪神】太惨吧。

  世界变得一片静寂,唯有飞雪在寒风中飞舞。沐玄音静立在风雪之中,久久不发一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云澈不时偷偷看她的【逆天邪神】侧影,自然也不会主动说话……在初来吟雪界之时,他断然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自己竟会和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人物独处。

  “不愧是【逆天邪神】上古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元素创世神名不虚传,竟能达到如此程度。”沐玄音忽然出声,声音一如既往的【逆天邪神】冷漠冰心:“那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天赋出乎预料的【逆天邪神】异常,有那么几个瞬间,连我都以为必败无疑。”

  沐玄音既已开口,而且是【逆天邪神】带着夸奖的【逆天邪神】成分,云澈暗松一口气,也终于敢开口说话,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逆天邪神】疑问:“师尊,弟子想问……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故意引诱火如烈提出弟子一决高下?”

  “……”沐玄音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一张仿佛凝聚了整个吟雪界所有冰雪之华的【逆天邪神】极美容颜让云澈瞬间屏息,随之而来,如容颜般极致的【逆天邪神】冰寒威严让他又不自觉的【逆天邪神】低下头,不敢与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对视。

  “你觉得,火如烈此人如何?”沐玄音反问道。

  云澈微微一想,道:“弟子觉得,火宗主似乎有些暴躁易怒,这和他身负金乌血脉应该有一定的【逆天邪神】关系。另外可以看得出,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一言九鼎的【逆天邪神】刚直人物。”

  “暴躁易怒?哼。”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轻哼一声:“火如烈金乌宗宗主的【逆天邪神】身份,在炎神界不啻于一界之王。若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鲁莽愚蠢之人,又岂能成为金乌宗的【逆天邪神】宗主。”

  云澈:“……”

  “火如烈此人看似暴躁莽撞,实则精明的【逆天邪神】很,而且极难动怒。但,他有着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性格弱点,那就是【逆天邪神】一旦动起真怒来,就极易情绪失控,作出冲动之举,纵是【逆天邪神】焱万苍和炎绝海都难以阻止。而别人让他动怒极难,但我想要激怒他,却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

  云澈稍稍抬头:“所以,师尊是【逆天邪神】故意激怒火宗主?”

  沐玄音没有回答,而是【逆天邪神】再次冷声反问:“我再问你,炎神界三宗主亲身前来,虽是【逆天邪神】为了表现诚意,但亦是【逆天邪神】在犯险,既是【逆天邪神】犯险,为何还要带三个年轻一辈同来?”

  “……”云澈张了张口,没有回答。

  “看似是【逆天邪神】焱万苍与炎绝海都带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后辈,火如烈也不好一人前来,所以带了亲传弟子。但实则恰恰相反。”沐玄音一双美眸如天池寒潭,折射着世间最冰冷,又最为纯净的【逆天邪神】冷光:“分明是【逆天邪神】火如烈要执意带亲传弟子同至,焱万苍和炎绝海在无奈之下,都只得带上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后辈,否则,挑衅的【逆天邪神】意味就太显眼了。”

  “挑衅?”云澈已明白了什么。

  “七日前将你纳为亲传弟子之事,虽未外宣,但炎神界在冰凰界有着诸多眼线,他们会知道再正常不过。冰云毒愈之事,他们也必定早已知晓。火如烈对我重伤他儿子的【逆天邪神】事一直积怨在心,在知晓此事后必生十倍的【逆天邪神】怒恨,在得知我得一亲传弟子后,他又岂能按捺的【逆天邪神】住带他天赋异禀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来挫伤我的【逆天邪神】颜面!”

  “……师尊对于火宗主好像格外了解啊。”云澈道。

  “哼,他到来时看我的【逆天邪神】眼神,还有那火破云明显异常的【逆天邪神】血脉气息,我一眼便知他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冷语道:“只可惜,和我玩心机,他还差得远了!”

  “……”云澈心中暗抖,头皮发麻。

  火如烈先是【逆天邪神】被沐玄音轻易激到暴怒,然后再被沐玄音一掌击伤,暴怒加受伤之下,火如烈理智尽失,从金乌宗主变成了失控的【逆天邪神】莽夫,之后的【逆天邪神】一切,简直都可以说的【逆天邪神】上是【逆天邪神】顺理成章,

  堂堂金乌宗主,全程被牵着鼻子走,被耍得像个小耗子一样……他越发觉得,跟在她的【逆天邪神】身边,绝对会是【逆天邪神】一件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事。

  “师尊,弟子想问,你算计……呃不是【逆天邪神】,你引导火宗主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拿到金乌焚世录?”

  沐玄音居然向火如烈索要根本不可能修炼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任何人都为之惊愕,云澈同样如此。

  沐玄音漠然道:“要火如烈交出金乌焚世录,不过是【逆天邪神】我临时改变主意。”

  云澈:???

  沐玄音手掌一翻,一卷释放着赤金光芒的【逆天邪神】玉简现出,被她直接丢向了云澈。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手接在手中……他一眼认出,这分明就是【逆天邪神】火如烈刚才交给沐玄音,刻印着完整金乌焚世录的【逆天邪神】那份玉简!

  “这份金乌焚世录是【逆天邪神】以魂印所刻,只可参阅一次,之后便会直接消失,能修炼领悟到何种程度,就要看你自己了!”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拿着赤金玉简,愣了好一会儿,才发怔的【逆天邪神】道:“你是【逆天邪神】为了给我……”

  “坐下!”沐玄音冷声道。

  云澈收起赤金玉简,神情复杂的【逆天邪神】依言坐下。

  沐玄音移步,带着冰冷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寒风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距他只有一步之遥。

  “闭上眼睛,定魂守心,不许有杂念。”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

  随着云澈双目的【逆天邪神】闭合,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逐渐的【逆天邪神】平稳下来,到了最后,漫天飘雪沾染到他的【逆天邪神】外衣上,许久都没有离散。

  沐玄音伸出手指,一枚闪烁着冰蓝光华的【逆天邪神】血珠在指尖凝起,然后直点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心。

  云澈身躯微震,一股精纯的【逆天邪神】寒气在天地间散开,蓝光闪动间,那枚异色的【逆天邪神】血珠缓缓的【逆天邪神】融入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心,随之,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浮动起一抹梦幻般的【逆天邪神】冰蓝光华。

  冰凰神血!

  而且是【逆天邪神】最为精纯的【逆天邪神】始祖源血!

  沐玄音手指收回,掌心寒光凝聚,便要重新覆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眉间,但刚刚碰触,她的【逆天邪神】手掌和神情便同时滞了一下,随之便又缓缓收回,默然看着直接开始自主炼化,根本不需要她以力量辅助的【逆天邪神】云澈。

  云澈这些天一直在想着拜她为师,究竟是【逆天邪神】对是【逆天邪神】错,是【逆天邪神】福是【逆天邪神】祸。

  而沐玄音对他,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有着相同的【逆天邪神】念想。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