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8章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要求

第1008章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要求

  金乌火焰缓缓沉下,众冰凰长老结起的【逆天邪神】冰晶结界之内,冰层足足下沉了近千丈之深……而这些消失的【逆天邪神】冰层绝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寒冰,而是【逆天邪神】承受了不知多少年寒气,坚韧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玄冰。

  不过,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些消失的【逆天邪神】玄冰,所有人视线,都牢牢的【逆天邪神】定格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金乌炎终于全部熄灭,云澈张开的【逆天邪神】双臂垂下,身体周围的【逆天邪神】冰晶屏障也随之消失,他右手一挥,蓝光闪过,一道冰层顿时凝结在下方被熔出的【逆天邪神】空洞之上,他的【逆天邪神】双脚,也无声的【逆天邪神】踩在了冰层之上。

  “啊……呃……”

  火破云身体佝偻,全身上下从面部到四肢都是【逆天邪神】通红一片,乍看之下像是【逆天邪神】被烧熟了一样,汗珠从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所有部位浇淋而下,他呈现着一个扭曲的【逆天邪神】姿势勉强站在那里,全身气息孱弱不堪,一双眼睛瞪到了最大,眼珠外凸,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完好无损站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云澈,释放着混乱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色彩。

  砰!

  一声轻响,火破云身体摇晃之下,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上,但一双剧烈颤荡的【逆天邪神】眼珠依然在盯着云澈,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

  就站在他身边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并没有去扶起他,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中了定身魔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瞳颤荡的【逆天邪神】比火破云还要剧烈……剧烈到几乎随时可能炸裂。

  “这……这……竟然……我……”

  焱万苍嘴巴数次张合,竟是【逆天邪神】语无伦次,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惊之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出什么。

  不止是【逆天邪神】他们,冰凰神宗那边,连一丝的【逆天邪神】欢呼声都没有。每个人都像是【逆天邪神】被抽走了灵魂,明明云澈就完好无损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沐涣之看着云澈,又看向沐玄音,嘴巴数次张开,却愣是【逆天邪神】吐不出半个字来。

  这个结果,谁都不可能想到,也谁都无法相信。就连沐玄音,也在这之前特意向他传音确认。唯独对于云澈而言,这是【逆天邪神】必然的【逆天邪神】结果。不要说火破云,这个“九阳天怒”纵然是【逆天邪神】由火如烈来施展,也绝对伤不到他一根头发。

  他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三招已过。现在,到我攻击了。”

  先前,他还在想着,虽然纯粹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不可能伤了自己,但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绝对不可能伤的【逆天邪神】了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火破云。但,火破云强行释放“九阳天怒”之下,全身玄力消耗殆尽,现在恐怕连少许的【逆天邪神】防身之力都难以撑起,要将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击倒……并不是【逆天邪神】太难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的【逆天邪神】言语,让火破云收缩中的【逆天邪神】瞳孔总算恢复了些许焦距,他瘫跪在地,没有站起……也似乎已经无法站起,缓缓的【逆天邪神】垂下头,重重的【逆天邪神】喘了几口气,艰涩的【逆天邪神】道:“不用了……我认输……”

  “……”火如烈没有说话,他仰起头,慢慢的【逆天邪神】闭上眼睛,然后长长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许久,才艰难的【逆天邪神】吐出。

  “云澈……胜了!”沐涣之终于低吼出声。

  这一声喊叫带着略微失控的【逆天邪神】玄力,将在场所有如坠幻境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震得耳膜嗡响。看着傲然站立的【逆天邪神】云澈和跪倒在地的【逆天邪神】火破云,他们如梦方醒,爆发出阵阵兴奋激动的【逆天邪神】吼叫声。

  “赢了!云澈师兄赢了……宗主赢了!”

  “原来云澈师兄竟然这么厉害……怪不得宗主会选择云澈师兄为亲传弟子。”

  “废话,那可是【逆天邪神】宗主,宗主的【逆天邪神】眼光怎么可能会错。云澈师兄岂止是【逆天邪神】比寒逸师兄厉害……简直厉害十倍不止啊。”

  “云澈师兄真的【逆天邪神】才神元境?呼……好可怕啊!神元境竟然打败了神劫境!”

  “不是【逆天邪神】打败,真要打起来,云澈师兄肯定不是【逆天邪神】对手,云澈师兄胜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元素法则……云澈师兄潜入天池一千丈的【逆天邪神】传闻果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神元境就这么可怕,以后,简直不敢想象,说不定,将来有可能会和宗主一样厉害。”

  “……那岂不是【逆天邪神】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下一个大界王?”

  “太有可能了!”

  ………………

  ………………

  欢呼声铺天盖地,经久不息。这场宗门大会开始之时,云澈承受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各种羡慕嫉妒、不解不服的【逆天邪神】视线,唯独没有敬畏。而现在,一道道目光都热切的【逆天邪神】仿佛要燃烧起来。

  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云澈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胜利,在沐玄音和火如烈的【逆天邪神】交锋与赌注之下,这早已成为了关系到两界尊严的【逆天邪神】比拼。

  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天赋高的【逆天邪神】极端可怕,当沐寒逸惨败在他手上时,冰凰弟子无不是【逆天邪神】惊恐中带着绝望……但转眼之间,他竟折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下。

  而且直接瘫地认输。

  在震耳的【逆天邪神】欢呼声中,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抬步走向了火破云。

  火破云深深垂首,身体一直在轻颤,全身环绕着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低沉与黯然。

  毫无疑问,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天之骄子,他的【逆天邪神】天赋之高,不要说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当代,整个炎神界历史上都可以说无人可及——三大宗主都亲口承认了这一点。

  他高傲,但不骄狂。而他比任何人都有高傲的【逆天邪神】资本。

  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人,用尽自己最极致的【逆天邪神】力量……居然败给了一个修为远远不如自己的【逆天邪神】人。

  这是【逆天邪神】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打击……甚至有可能就此成为他的【逆天邪神】阴影,成为他玄道之路上的【逆天邪神】梦魇,从而对他今后的【逆天邪神】突破造成障碍……还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极大的【逆天邪神】障碍。

  云澈不想因为自己,让一个真正天才的【逆天邪神】光芒就此暗淡。

  “破云兄弟,”云澈走到火破云身前,向他伸出了手:“在法则上,是【逆天邪神】我胜了,但论玄力,我远远不及你。这场比试,对你而言本就不公平,我胜之有愧。”

  “我和你年龄相同,但你玄道修为却胜过我这么多,我心中无比羡慕和钦佩,今后,也定会以你为目标,你可要多加努力,别在玄道上让我超越了。而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在元素法则上胜过我!”

  火破云抬起头,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须臾,他的【逆天邪神】目光逐渐平和,然后伸出手,握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上,缓缓的【逆天邪神】站起。

  “我火破云,可从来没有认过输。”颓废和黯然如晨雾般消散,他唇角绽开,自信的【逆天邪神】笑意中带着感激:“今天我虽然败了……但总有一天,我会赢回来。云澈兄弟,你可要小心了。”

  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话中,他听到不是【逆天邪神】胜者对败者的【逆天邪神】怜悯,而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杂质的【逆天邪神】真诚。

  “你也一样。”云澈也微笑起来。

  两个人的【逆天邪神】手掌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握紧,彼此之间惺惺相惜。

  焱万苍和炎绝海对视一眼,炎绝海深深叹道:“吟雪界这一代,出了一个极不得了的【逆天邪神】人物啊。”

  “元素法则的【逆天邪神】强弱,决定着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上限。这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年轻人……怕是【逆天邪神】将来有可能超越沐玄音,真是【逆天邪神】让人又害怕,又期待啊。”

  焱万苍说出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是【逆天邪神】他这一辈子给出过的【逆天邪神】最高评价,然后炎绝海却并没有为之讶然,而是【逆天邪神】毫无迟疑的【逆天邪神】缓缓点头。

  “不骄不傲,好一个大家风范!”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让沐涣之两眼放光,大为赞赏。

  众长老和宫主也都是【逆天邪神】深深点头,面露赞许……当着炎神界三大宗主的【逆天邪神】面,真特么给我们冰凰神宗长脸啊!

  先前,不仅是【逆天邪神】弟子,这些长老宫主也一直对沐玄音放弃沐寒逸,而选择云澈都心怀异念,而此刻,他们才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选择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正确英明,对自己先前的【逆天邪神】质疑惭愧不已。

  “澈儿,回来。”沐玄音命令道。

  云澈依言回到了沐玄音身侧,而沐玄音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已落在了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身上:“火如烈,现在胜负已分,你没忘记你先前说过什么吧。”

  火如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他微微咬牙,喘着粗气道:“败了就是【逆天邪神】败了!沐玄音,你放一万个心,我火如烈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就是【逆天邪神】天崩地裂也不会反悔!现在你就算要我的【逆天邪神】命,我也会干净利落的【逆天邪神】死在你面前……还会发誓绝不让金乌宗追究!你可满意!?”

  “师尊!”火破云惊喊一声。

  “你的【逆天邪神】命?”沐玄音冷哼一声:“冰云深受炎毒折磨的【逆天邪神】这些年,本王的【逆天邪神】确做梦都想要了你的【逆天邪神】命!但现今冰云已愈,本王也还没自私到因个人之怨让两界生灵涂炭。你的【逆天邪神】命,对本王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就是【逆天邪神】你把命送过来,本王都懒得去取。”

  火如烈微微一愣,然后沉声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本王要你一件东西!”沐玄音说话间,一场风雪忽然降临,在一瞬之间,便将“九阳天怒”带来的【逆天邪神】灼气完全吞没,让世界重归冰寒:

  “本王要你金乌宗完整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

  “……”云澈眼神一动。

  “你说什么?”火如烈一惊,全然没有料到沐玄音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要求。

  “这……吟雪界王,且容焱某一言。”焱万苍正色道:“金乌焚世录为金乌宗核心玄功,不可外传。而且……唯有身具金乌血脉或金乌神魂,才可修炼金乌焚世录,金乌宗之外的【逆天邪神】人纵然得到,也根本无法修炼,与贵宗的【逆天邪神】寒冰玄力在属性上更是【逆天邪神】相悖相斥。焱某实在不知吟雪界王为何会想要参阅金乌焚世录?”

  “本王有何目的【逆天邪神】,没义务向你们言明。”沐玄音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道:“火如烈,你给还是【逆天邪神】不给!”

  不要说焱万苍等人,冰凰神宗也都是【逆天邪神】深深诧异,无人理解宗主面对“绝不食言”、“可以提出任何要求”的【逆天邪神】火如烈,为什么会提出索要金乌焚世录。

  作为上古神诀,作为玄者自然会想要参阅一番……但也只是【逆天邪神】参阅而已。没有金乌血脉或神魂,根本不可能修炼。而冰凰神宗修炼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冰系玄功,更无修炼的【逆天邪神】可能。

  炎绝海沉下眉头,同时向焱万苍和火如烈传音道:“如沐玄音这般到了神主境,想再进一小步都极为艰难。她想得到金乌焚世录,应该是【逆天邪神】想要从中参悟些什么。虽然她无法修炼,但那毕竟是【逆天邪神】上古神诀,包含真神法则和真神之理。”

  焱万苍默默思索,微微点头,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了。

  火如烈额头青筋颤动,一阵粗喘后,低沉的【逆天邪神】道:“我火如烈……一言九鼎!”

  声音落下,他手中忽然窜起一股火焰,在他手掌翻转间,飞向了沐玄音。

  沐玄音一手抓过,火焰顿时熄灭,手中已多了一卷闪动着赤金光芒的【逆天邪神】玉简。她并没有打开查看,而是【逆天邪神】直接收起,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火宗主果然守信,本王就姑且高看你一眼。”

  “哼!”火如烈重重冷哼,全身上下的【逆天邪神】每一个毛孔都几乎要窜出火来。

  ————————————

  【奉劝大家一定要按时吃早饭啊。我现在就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承受着当年在大学时一觉到中午和前些年码字到后半夜的【逆天邪神】恶果……发作起来简直想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