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7章 炎阳落世

第1007章 炎阳落世

  火破云全身已被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覆盖,只剩下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身影。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所有的【逆天邪神】视线,都死死的【逆天邪神】停驻在上空那轮金色的【逆天邪神】日曜上。

  任谁看到它的【逆天邪神】第一眼,想到的【逆天邪神】都会是【逆天邪神】烈日临空!

  “九阳天怒”这四个字给冰凰长者们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绝不是【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所能理解的【逆天邪神】。但他们看着众长老、宫主那骇然到彻底失色的【逆天邪神】面孔,可想而知那是【逆天邪神】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概念。

  “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

  火破云在持续的【逆天邪神】嘶吼,声音一次比一次沙哑凄厉,其中不断穿插着金乌的【逆天邪神】长鸣。光线在浓烈中愈来愈趋近于纯粹的【逆天邪神】金色,空中的【逆天邪神】“烈日”安静的【逆天邪神】存在着,看上去毫无变化,但恐怖的【逆天邪神】气息,每一息都在极速增长着,仿佛永无尽头。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也一直在盯着上空的【逆天邪神】日曜,无法移开。心中震惊之时,耳边忽然传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传音:

  “这是【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第十重的【逆天邪神】力量,其名为九阳天怒。”

  第十重!?云澈心中暗惊。

  “九阳天怒修炼至大圆满,可召唤九阳灭世。火破云看来只到了最初级的【逆天邪神】‘一阳’境界,但……炎神界数十万年历史上,能修成九阳天怒者仅有四人!当今金乌宗最强者火如烈,也至今未能修成金乌焚世录的【逆天邪神】第十重。”

  云澈:“……”

  “那四个金乌先辈,修成金乌焚世录第十重时,最年短的【逆天邪神】也在六千多岁。而火破云……才不到三十岁而已!这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与生俱来的【逆天邪神】天赋。”

  云澈心中震荡……火破云此时释放的【逆天邪神】九阳天怒,只是【逆天邪神】最最初级的【逆天邪神】“一阳”形态,但其气息之恐怖,要胜过黄泉灰烬不知多少倍。

  完整的【逆天邪神】“九阳天怒”,又该恐怖到何种境界!

  “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你可能接下?若不能,便直接认输,后果我自会承担,无需勉强。”

  沐玄音声音冰冷,毫无感情。云澈没有犹豫,轻轻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

  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依然在盯着空中的【逆天邪神】日曜,瞳眸之中,晃动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渴望。

  自己从金乌魂灵那里,得来的【逆天邪神】只有金乌焚世录前七重境界,那之后,金乌炎的【逆天邪神】极端强大,让它取代了凤凰炎,成为了他最常用的【逆天邪神】力量。没想到,更高境界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竟能强大到如此程度。

  若我能得到更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神诀,以我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力,应该可以没有太大阻滞的【逆天邪神】在短时间内修成,那时,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必能更上一个层面,只是【逆天邪神】……那毕竟是【逆天邪神】金乌宗的【逆天邪神】核心神诀,又岂会让其落入外人之手。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但也只是【逆天邪神】一扫而过。

  片片的【逆天邪神】汗珠如暴雨般从火破云身上淋落,然后又瞬间被焚灭。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嘶吼声逐渐的【逆天邪神】缓了下来,遥远的【逆天邪神】苍穹之上,那轮日曜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在这时终于不再变动。

  视线之中,原本苍白的【逆天邪神】天空已被耀的【逆天邪神】金黄一片,直至苍穹的【逆天邪神】边际。烈日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中心,释放着和真正的【逆天邪神】日曜一样灼目到无法直视的【逆天邪神】炎光。

  若非亲眼所见,无人会相信,这一切,竟是【逆天邪神】来自一个只有神劫境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

  这样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已根本无法称之为绝世奇才……而分明是【逆天邪神】一个打破常理和认知的【逆天邪神】怪胎!一个将冰凰神宗所有高层都全部惊掉下巴的【逆天邪神】怪胎。

  远古传说中,金乌的【逆天邪神】火焰之源,便是【逆天邪神】太阳之火。九阳天怒,燃烧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太阳之炎。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头缓缓转回,瞳孔中的【逆天邪神】激动火芒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灭,因为这是【逆天邪神】连他都梦寐以求,但始终未能达到的【逆天邪神】至高境界。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沐寒逸忽然跳出来“搅局”时,他连半点不满和犹豫都没有。

  因为别说同为神劫境五级的【逆天邪神】沐寒逸,就是【逆天邪神】今日同来,玄力高至神劫境八级的【逆天邪神】焱卓,都根本不是【逆天邪神】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对手。沐寒逸强行跳出来,在他眼里根本就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送菜,不会有那怕一丁点的【逆天邪神】阻挠。

  “沐玄音,你新收的【逆天邪神】这个弟子的【逆天邪神】确不一般,让我着实大吃一惊,但和破云相比……差得远了!”

  火如烈站在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身侧,无比自豪和傲然的【逆天邪神】道:“破云要比我这个不成器的【逆天邪神】师父强上百倍!将来,必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历史上……第一个成就神主境的【逆天邪神】人!”

  成就神主!

  在神界,这完全就是【逆天邪神】带着神话气息的【逆天邪神】四个字,因为“神主”,便是【逆天邪神】世人眼中的【逆天邪神】人中之神。但火如烈此言之下,冰凰神宗上下无一人出言嘲笑……

  二十四岁……金乌焚世录第十重境界……

  成就神主这四个字在这样的【逆天邪神】怪胎身上,完全不显得夸张荒谬。

  吟雪界出现了一个神主境,在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位置陡然提升。

  而若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出一个神主境……

  那么将极有可能直接位列至上位星界!

  “宗主!”沐冰云看了云澈好一会儿,终究忍不住向沐玄音出言。她和沐玄音是【逆天邪神】仅有的【逆天邪神】两个知道云澈身负邪神之力的【逆天邪神】人。但,她们不是【逆天邪神】云澈,也自然不会真正清楚邪神之力的【逆天邪神】极限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面对这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沐冰云无法不担心。

  沐玄音没有回应。

  “火如烈,你虽然老不济,但倒是【逆天邪神】收了个好弟子啊!”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嗄……嗄……”火破云火焰燃体,单手擎天,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喘息着,面孔,还有喘息声都带着很深的【逆天邪神】痛苦。

  毕竟,虽然只是【逆天邪神】最初级的【逆天邪神】“一阳”,但对于只有神劫境的【逆天邪神】他而言,依旧太过勉强,虽然勉强释放,但已是【逆天邪神】彻底掏空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

  “嘿……”火如烈低笑:“让你的【逆天邪神】弟子赶紧认输吧。你该知道,这九阳天怒绝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驾驭的【逆天邪神】,一旦落下,你这新收的【逆天邪神】弟子必死无疑!”

  “认输?”沐玄音面露不屑:“就凭一个连边缘都算不上的【逆天邪神】所谓九阳天怒?”

  火如烈眼睛一瞪,声音沉了下来:“不愧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还真是【逆天邪神】‘硬气’啊!居然连自己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死活都可以不顾,我火如烈今天真是【逆天邪神】大开眼界!”

  “死活?哼,你又凭什么认为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挡不住这区区九阳天怒!”沐玄音冷声道。

  “好……好!”火如烈顿时全身发抖,她蔑视自己,他可以承受,但她竟在蔑视九阳天怒:“那若是【逆天邪神】这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弟子死在九阳天怒之下……你待如何!!”

  “死?”沐玄音眉角倾斜,冷淡无比的【逆天邪神】道:“好,那本王就给你个痛快!”

  “若是【逆天邪神】云澈在这九阳天怒下重伤或者横死,本王绝不追究,如违此言,天诛地灭!火如烈,这样你可满意!”

  这番重言,惊的【逆天邪神】所有人目瞪口呆,火如烈更是【逆天邪神】直接愣住,随之伸指咬牙道:“沐玄音,这可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

  “宗主!那可是【逆天邪神】……”

  “闭嘴!”一个神殿长老刚刚发声,便会沐玄音冷眼斥回:“两弟子相争,你们哪来这么多废话!他们交手期间,你们谁敢出手干预……别怪本王无情!”

  冰凰众长老宫主尽皆失色,再不敢多言,焱万苍和炎绝海更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

  若云澈因此而死,她绝不追究……不仅如此,还不许任何人出手阻挡或相救!

  但那可是【逆天邪神】九阳天怒!怎么可能接的【逆天邪神】下!

  “破云!”火如烈一声豁出去的【逆天邪神】大吼。

  火破云艰难的【逆天邪神】抬头:“师尊……可是【逆天邪神】……”

  “吟雪界王都这么说了,难道还能收回去!”火如烈吼道:“出手!”

  火破云也已到了无法支撑下去的【逆天邪神】边缘,他用力一咬牙,一声大吼,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瞬间炸裂,空间中炎光晃动,苍穹之上,那一轮“烈日”在巨大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中坠落而下。

  “哇啊啊啊啊!!”

  先前的【逆天邪神】灼热,冰凰弟子还堪承受,但炎阳坠落,整个世界仿佛忽然堕入了炼狱火海,那些修为较低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顿时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叫声。

  七十二长老和三十六宫主也在这时全部飞身而起,冰晶屏障大面积结起,将灼热隔绝。但如此做的【逆天邪神】后果,自然是【逆天邪神】炎力不会逸散……位于中心的【逆天邪神】云澈,将集中的【逆天邪神】承受九阳天怒的【逆天邪神】全部力量。

  炎阳拖着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火焰之影快速坠下,纵然隔着寒冰屏障,所有冰凰弟子依然能感受到一股极端恐怖的【逆天邪神】气息。

  云澈头部仰起,全身已被耀的【逆天邪神】金黄一片。炎阳坠落的【逆天邪神】很慢,也没有对云澈进行气息锁定,似乎是【逆天邪神】火破云刻意留给云澈可以逃开的【逆天邪神】时间。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目光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坠向自己的【逆天邪神】炎阳烈火,似乎在探究着什么。

  “啊————”

  无数交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惊叫声中,所有人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炎阳终于坠落而下,将云澈吞没其中……

  轰~~~~~~~~~~~~

  沉闷的【逆天邪神】爆裂声,金芒炸裂,万丈炎光直耀苍穹,人们就仿佛看到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太阳在眼前炸开。

  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已彻底变成一个金色的【逆天邪神】世界,只有焚世金炎在狂暴的【逆天邪神】燃烧、肆虐着。道道冰层将这些金炎隔绝,无法逸散,但维持这些冰晶屏障的【逆天邪神】冰凰长老、宫主们无不是【逆天邪神】心中震骇。

  因为,冲击在冰晶屏障上的【逆天邪神】力量之强横……几乎已是【逆天邪神】达到了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层次!

  神劫境五级……释放出堪比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力量!

  九阳天怒的【逆天邪神】雏形便已可怕如斯,若是【逆天邪神】九阳齐落,那或许当真会如“天怒”一般毁天灭地。

  只是【逆天邪神】,云澈……

  “哎!”焱万苍目光灿然,眼前炎阳落世的【逆天邪神】奇景,连他也是【逆天邪神】心潮动荡。他重叹一口气,心中却怎么都无法理解沐玄音为什么要宁肯不顾弟子性命也不让云澈认输,而且还主动立下重誓。

  他的【逆天邪神】叹息声刚刚落下,脸色忽然一变。

  穿过层层的【逆天邪神】金乌烈焰……他竟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

  这股气息不但存在,而是【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清晰……竟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衰弱!

  这忽然的【逆天邪神】发现,让这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第一人直接呆立当场,目光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灵觉。

  “好……好可怕……炎神界竟然……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人。”一个冰凰弟子哆嗦着道。相比之下,他们先前极为崇拜的【逆天邪神】沐寒逸简直无比失色。

  “云澈……他……他……嘶!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一瞬间就死了吧……宗主她……”

  “不要乱说话!”

  ………………

  冰凰弟子在骇然和惊恐,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他们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根本无人能与之相比。而云澈……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葬身其中。或许第一个瞬间,就已化成灰烬。

  但,他们没有发现,那些长老、宫主的【逆天邪神】脸色在这时忽然都发生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目光全部定定的【逆天邪神】集中在云澈先前站立的【逆天邪神】位置……怔然的【逆天邪神】表情和完全定格的【逆天邪神】视线,像是【逆天邪神】同时失了魂一般。

  炎阳烈火在长久的【逆天邪神】爆燃后,终于开始缓了下来,然后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熄灭。

  随着金色火焰逐渐变得淡薄,一个被火焰吞噬的【逆天邪神】人影缓缓的【逆天邪神】显现了出来。

  云澈依然停留在原地,但他脚下的【逆天邪神】冰层早已消失,下方被熔出了一个不知多深的【逆天邪神】空洞。他面色沉静,身体周围,一个蓝色的【逆天邪神】冰晶屏障在火焰中折射着蓝金相间的【逆天邪神】光芒。

  金色火焰依然在燃烧,但全部被隔绝在冰晶之外,任其如何狂暴都无法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他全身上下可以说毫发无伤,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冰凰雪衣,没有哪怕一丝肉眼可见的【逆天邪神】灼烧痕迹。

  云澈身影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整个世界除了火焰灼烧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变得死寂一片。

  ——————————

  【PS:火破云可不是【逆天邪神】酱油,而是【逆天邪神】个BOSS!】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