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6章 旷古绝今

第1006章 旷古绝今

  “怎……怎么回事?”

  冰凰神宗上下全部惊呆,已经做出准备出手将云澈救下的【逆天邪神】沐涣之愣在了那里,眼睛持续处在瞪大的【逆天邪神】状态。

  火破云只是【逆天邪神】用了很弱的【逆天邪神】一部分力量,谁都看的【逆天邪神】出来,但也绝非是【逆天邪神】神元境的【逆天邪神】玄者所能抵御。而云澈却没有抵御,而是【逆天邪神】直接将金乌炎斥散。

  这毫无疑问要比毫发无伤的【逆天邪神】正面抵御要难的【逆天邪神】多。

  而且,火破云是【逆天邪神】压低力量,云澈的【逆天邪神】姿态,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随手为之。

  “这小子……什么情况?”火如烈一时间再也笑不出来。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却能以寒冰玄力无比轻松的【逆天邪神】将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直接排开……难道他的【逆天邪神】寒冰造诣,竟然高到如此程度?

  那可是【逆天邪神】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

  火破云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金乌炎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愧是【逆天邪神】击败沐寒逸,直入天池千丈的【逆天邪神】寒冰造诣……竟能做到如此地步!”沐涣之低喃道。

  “你在等什么?还不继续出手!”沐玄音忽然出声,口气极为不耐。

  发愣中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全身一颤,迅速回神,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顿时有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变化。

  “破云,既然吟雪界王都如此出口了,你没必要再和他客气!”火如烈道,然后稍稍压低声音:“用黄金断灭!”

  火破云没有出声,右臂高高抬起,金乌炎冲天而起,直燃苍穹,然后又快速收缩,化作一束耀金色的【逆天邪神】炎剑。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刚才的【逆天邪神】炎剑!!”冰凰弟子惊声道。

  就是【逆天邪神】这道炎剑,在转眼之间让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寒冰防御完全溃败,惨败当场。而现在面对云澈,他居然再一次燃起了这束恐怖的【逆天邪神】炎剑。

  而且其气息、炎光,丝毫不比刚才的【逆天邪神】弱!

  显然,是【逆天邪神】在第一招被云澈意外的【逆天邪神】轻松接下后,再不准备给云澈任何的【逆天邪神】机会。

  “使出你的【逆天邪神】全力吧。”火破云微锁眉头:“不过你放心,接不下的【逆天邪神】吧,也不会伤到你。”

  他对金乌炎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极其之高,刚才击溃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所有防御,甚至撕裂了他的【逆天邪神】护身玄气,却也没有伤到他……这次,也自然不会在云澈接不下的【逆天邪神】时候伤了他。

  云澈没有说话,目视着那道黄金炎剑,但却没有像沐寒逸那样快速结起冰盾,而是【逆天邪神】再次伸出右手,手掌之上蓝光凝聚,并快速变得浓郁,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动作。

  火破云目光微动,身上炎光闪动,黄金炎剑在无数惊恐的【逆天邪神】视线中骤然劈下。

  黄金炎光划过苍穹,似要将整个世界切裂。云澈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都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变动,唯有他的【逆天邪神】右手,在凝聚着越来越深邃的【逆天邪神】蓝光。

  “这小子,见识过破云的【逆天邪神】黄金断灭,果然连抵抗都懒得抵抗了。”火如烈大笑一声。

  虽然知道火破云应该不会伤了云澈,但随着黄金炎剑的【逆天邪神】落下,众人的【逆天邪神】心弦还是【逆天邪神】瞬间紧绷。但随着黄金炎剑的【逆天邪神】快速逼近,云澈依旧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毫无动作。

  火破云染火的【逆天邪神】双目一直在盯视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却发觉他似已被吓呆,毫无反应。而此时,黄金炎剑距离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顶只有不到一丈之距,他眉头一敛,在黄金炎剑即将碰触到云澈时骤然停止。

  而几乎就在同一个瞬间,云澈忽然伸手,向黄金炎剑直直抓去。

  云澈这个忽然的【逆天邪神】举动,让冰凰神宗以及炎神界诸人都大惊失色……连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全力防御都全部焚灭的【逆天邪神】可怕炎剑,可想而知蕴藏着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若是【逆天邪神】碰触上去……岂不会瞬间被焚的【逆天邪神】渣都不剩。

  “云澈住手!!”沐涣之一声大吼几乎撕破喉咙。

  “啊!!”沐小蓝一声惊叫。

  “这小子疯了吗!”火如烈吼道。

  火破云也是【逆天邪神】大吃一惊,但他纵然要将黄金炎剑撤开也已根本来不及,只能放大着瞳孔,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罩着蓝光的【逆天邪神】手掌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抓在了黄金炎剑之上。

  哧!!

  苍白的【逆天邪神】雾气冲天而起,伴随着寒冰玄力被瞬间焚灭的【逆天邪神】声音。而白雾之中,释放着灼目金芒的【逆天邪神】炎剑以云澈手掌碰触的【逆天邪神】位置为节点……忽然崩断。

  蓬!!

  “什……什么!!??”这一幕,惊的【逆天邪神】火如烈脚下一个趔趄。

  炎剑崩断之下,金乌炎力瞬间失控,疯狂溃散,百丈长的【逆天邪神】炎剑在转眼之间化作散碎的【逆天邪神】炎光,又在寒风中快速的【逆天邪神】熄灭。

  “……”火破云的【逆天邪神】手臂还保持着驾驭黄金炎剑的【逆天邪神】姿态,但整个人如被冰封,许久一动不动,一张脸上,久久停驻着这一生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极度震惊。

  “这……发生了什么?”堂堂凤凰宗主炎绝海竟是【逆天邪神】被惊的【逆天邪神】当场失声。

  焱万苍缓缓摇头,脸上的【逆天邪神】惊然,丝毫不亚于炎绝海和火如烈。

  至于冰凰神宗上下,则全部都彻底懵了过去。

  他们刚才,可是【逆天邪神】亲眼看着沐寒逸被这道炎剑轻松击溃,其威力之可怕不言而喻。

  而云澈……竟反让炎剑溃散!?

  而刚刚在黄金断灭下落败,亲身感受过其恐怖的【逆天邪神】沐寒逸则当场石化,就连眼瞳中的【逆天邪神】色彩都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定格在那里,许久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动荡。

  云澈手臂放下,平静的【逆天邪神】看着火破云:“你还有最后一招。”

  黄金断灭虽然可怕,但终究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力。

  而只要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火焰,哪怕再强百倍,都不可能真正伤了他。

  “哈哈哈哈!”呆愣半晌的【逆天邪神】沐涣之在这时忽然大笑了起来:“不愧是【逆天邪神】直潜天池千丈之下的【逆天邪神】寒冰天赋,神元境下的【逆天邪神】寒冰玄力,便可化解神劫境的【逆天邪神】金乌炎,这简直可谓旷古绝今……”

  马上意识到自己在激动之下有所失言,沐涣之瞬间收口。

  “什么?潜入天池千丈?”沐涣之的【逆天邪神】这句话,让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三人同时大吃一惊。

  天池就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他们三人自然不会不知。而以神元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潜入天池千丈之下……这需要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寒冰天赋!

  炎神三宗主对视一眼,无不是【逆天邪神】脸上变色。这样的【逆天邪神】天赋,何止是【逆天邪神】旷古绝今!

  难怪,沐玄音竟然舍弃沐寒逸这种难见的【逆天邪神】天才,而选择一个出身下界,玄力才初入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云澈!

  三人也在这时瞬间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提出这样的【逆天邪神】比试方式。

  若正面交手,神元境一级再怎么也不可能和神劫境相比。

  但,只拼玄功,以玄功释放纯粹的【逆天邪神】元素之力,那么,若寒冰造诣高到足够程度,就可以在低境界下释放高层次的【逆天邪神】寒冰玄力,从而有可能抵御高境界下的【逆天邪神】火焰玄力。

  只是【逆天邪神】,两人相差足足两个大境界,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火焰造诣已是【逆天邪神】极高,若要做到这一点……除非寒冰造诣高到逆天才有可能。

  但以神元境潜入天池千丈以下……这已经是【逆天邪神】逆天了!

  云澈刚才切切实实的【逆天邪神】挡下了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黄金炎剑,这分明证明,在元素法则上,他要远胜火破云!!

  “云澈竟然……这么厉害?”冰凰弟子们全部瞠目结舌。

  “他才神元境……可是【逆天邪神】……要比寒逸师兄还厉害?这……”

  “难怪,宗主竟然会选择他……”

  大部分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只是【逆天邪神】多少听说过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事,对于沐玄音最终竟选择了云澈,而舍弃沐寒逸与沐妃雪,几乎所有弟子震惊之余,都是【逆天邪神】无法理解,甚至愤愤不平。

  而此刻,沐寒逸和云澈两人面对火破云同样的【逆天邪神】黄金炎剑,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结果,彻底的【逆天邪神】颠覆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

  “恭喜吟雪界王……收了个好弟子啊!”火如烈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

  到了此刻,他终于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被阴了。

  云澈击溃黄金断灭的【逆天邪神】一幕,让他脑中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回放,让他内心无论如何都无法平静下来。

  “但可惜,和我的【逆天邪神】劣徒相比……还是【逆天邪神】差得远了!!”

  “破云!”火如烈已彻底不淡定了:“最后一招,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逆天邪神】留手……让吟雪界王好好见识见识我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万古第一奇才!”

  火破云一惊,转首道:“师尊,难道……”

  “对!”火如烈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他变得凶恶的【逆天邪神】眼神,已说明了一切。

  想到刚才的【逆天邪神】赌注,再想要被云澈单手击溃的【逆天邪神】黄金断灭,火破云攥紧双手,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

  焱万苍想说什么,但他迈出一步,便停顿在那里,之后又将脚步收了回去,微微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会彻底的【逆天邪神】暴露底牌,但,这一场较量的【逆天邪神】赌注已下,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不能输,也输不起。

  “万古第一奇才?”沐玄音冷哼一声:“好大的【逆天邪神】口气,好!那本王就好好看看你哪来的【逆天邪神】底气!”

  “你可别吓破了胆!”面对神主境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火如烈却说出了一句夸张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话:“破云!”

  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神色已变得无比肃重,他的【逆天邪神】身上金乌神炎重新燃起,但这一次,却燃烧的【逆天邪神】格外稀薄,格外缓慢。

  “喝!”火破云低吼一声,随之,是【逆天邪神】猛烈到近乎痛苦的【逆天邪神】嘶叫。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乌魂影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浮现……但先前的【逆天邪神】不同,这次的【逆天邪神】金乌魂影竟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虚幻感,宛若实质,就像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灵忽然降临。

  飞雪停止,周围的【逆天邪神】万年玄冰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无声下陷,一股灼热吞噬着寒气,向周围无声的【逆天邪神】辐射而去。

  伴随着灼热的【逆天邪神】加剧,光线,竟也在发生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竟忽然染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赤红,随之这种赤红色越来越浓郁,慢慢的【逆天邪神】,又变成了赤金色。

  “这……这是【逆天邪神】?”空气的【逆天邪神】灼热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骇人的【逆天邪神】程度,却依然在近乎疯狂的【逆天邪神】增幅着。而这时,沐涣之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了一下头,随之猛的【逆天邪神】怔了一下。

  原本和雪一样苍白的【逆天邪神】上空,此时已是【逆天邪神】通红一片。

  通红的【逆天邪神】苍穹之上,竟印着一轮不知何时出现的【逆天邪神】金色耀日!

  看着这轮金色的【逆天邪神】耀日,沐涣之先是【逆天邪神】惊讶,随之短暂迷茫,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双瞳孔一下子收缩到了极致……但他的【逆天邪神】喉咙里,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喊出那个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名字。

  “九——阳——天——怒!”

  沐玄音目视上空,轻雪般的【逆天邪神】唇瓣间,溢出着冰冷的【逆天邪神】字音。

  这短短的【逆天邪神】四个字,冰凰弟子无人知晓,但所有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全部如遭雷击,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如见鬼神般的【逆天邪神】骇然……

  那是【逆天邪神】比亲眼看到云澈挡下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金色炎剑还要强烈数倍的【逆天邪神】惊骇与难以置信。

  九阳天怒……金乌焚世录第十重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

  是【逆天邪神】火如烈至今都未能修成的【逆天邪神】极致神炎!

  ——————————

  【汐灵:???】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