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5章 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火破云

第1005章 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火破云

  云澈眉头缓缓收紧,目光一瞬不瞬的【逆天邪神】看着火破云。

  这种感觉……

  血脉压制!?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足足有着九滴金乌神血,还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亲自所赋予的【逆天邪神】源血,除此之外,还有些许金乌神魂。

  但火破云刚才释放黄泉灰烬时,却让他分明有一种血脉压制感……而且颇为明显。

  这种情形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就是【逆天邪神】这个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不可能只是【逆天邪神】来自传承,而必定有着源血!而且比他的【逆天邪神】还要浓郁!

  甚至还极可能有着金乌神魂!

  他的【逆天邪神】凤凰、金乌血脉都是【逆天邪神】来自源血,而非传承。今日之前,能在血脉上压制他的【逆天邪神】,唯有凤雪児。

  而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是【逆天邪神】来自凤凰魂灵完整的【逆天邪神】赋予。

  而和蓝极星截然不同,神界近百万年历史,各种神之传承基本早已被发掘殆尽,上古诸神灭亡前留下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也早在几十万年前就该被寻到,不可能像蓝极星一样还留存到现在。

  但火破云……

  难道……

  沐寒逸十几次喘息,脸色才终于稍稍好了一些,然后淡笑一声,右脚后错:“破云兄弟,出招吧!”

  作为三大神炎中最具焚灭之力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其威力自然远胜冰凰之力,但若论防御能力,火自然远远不及冰。

  火破云没有说话,目中炎光一闪,手指轻弹,一个拳头大小的【逆天邪神】火球闪电般的【逆天邪神】飞出,并快速膨胀,到沐寒逸身前时,火焰已有数人之高。

  沐寒逸眉头一皱,一巴掌甩出,蓝光闪过,火球已被远远扫飞出去,在空中溃散消失。

  “这算是【逆天邪神】还了你刚才的【逆天邪神】‘打招呼’。”

  火破云冷冷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将他骨子里高傲的【逆天邪神】性子展露无遗。

  “客气了。”沐寒逸有些生硬的【逆天邪神】回应。

  而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右手,在这时缓缓抬起,手臂燃起熊熊烈焰,这蓬金乌炎极速膨胀,转眼间已直窜百丈之高,然后又忽然间快速收缩,火焰的【逆天邪神】颜色,也随着其收缩而从赤金色转为越来越深邃的【逆天邪神】纯金色。

  随着火焰颜色的【逆天邪神】变化,那股焚灭气息已呈数倍的【逆天邪神】暴涨。

  到了最后,冲天而起的【逆天邪神】金乌烈焰,赫然已在火破云的【逆天邪神】手中化作极为细长的【逆天邪神】一道金芒。

  便如一把百丈之长的【逆天邪神】金色炎剑!

  “黄金断灭!”云澈低念出声:“看来沐寒逸要直接栽了。”

  金乌炎作为最强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既能大范围焚灭,亦能将力量极度压缩,进行集中焚杀。当初,云澈在王玄境时,便以黄金断灭硬是【逆天邪神】重创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淮王。后来在轩辕问天闯入幻妖界时,面对连凤雪児与小妖后联手都完全不敌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也是【逆天邪神】以黄金断灭对其造成了不轻的【逆天邪神】创伤。

  所以云澈无比清楚,同级之间,黄金断灭是【逆天邪神】几乎不可能硬抗的【逆天邪神】。由于黄金断灭焚杀范围很小,又需要一定时间的【逆天邪神】炎力压缩,所以也相对很容易避开……但眼下的【逆天邪神】规则,沐寒逸只能硬抗,不可躲避。

  先前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三次攻击全部被火破云当下,已证明他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远逊于火破云,想要正面抗下这道金乌炎……

  云澈可以直接断言……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而在这时,火破云低喝一声,黄金炎剑当空斩落,在空中划下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金色圆弧,向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头顶直劈而去。

  “糟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师尊沐芸止失声道。

  沐寒逸先前并没有和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交过手,也并没有见过这招以炎化剑,但当空而至的【逆天邪神】可怕气息,让他全身汗毛一瞬间竖了起来,这种可怕的【逆天邪神】感觉让他全身紧绷,再不敢有丝毫的【逆天邪神】保留,全身玄力疯狂释放,一瞬间在身前结起十道厚重的【逆天邪神】冰层。

  再一瞬间,又是【逆天邪神】十几道冰层。

  而黄金炎剑,也已在这时劈斩在第一道冰层之上。

  嗡——

  冰与炎相撞,第一道冰层瞬间分裂,发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崩碎的【逆天邪神】声音,而且是【逆天邪神】直接焚断的【逆天邪神】沉闷响声。

  被焚断的【逆天邪神】冰层之下,黄金炎剑的【逆天邪神】去势和气息竟几乎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衰弱,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

  第九层……第十层!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沐寒逸,冰凰神宗这一代最顶尖弟子全力之下的【逆天邪神】寒冰防御,在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炎剑之下,竟如薄纸一般被层层熔断。

  一瞬间焚断十道冰层,黄金炎剑的【逆天邪神】力量之芒才堪堪衰弱了不到两成。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玄力已运转到极致,他放大着瞳孔,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倾注着他极限力量的【逆天邪神】冰盾被摧枯拉朽的【逆天邪神】焚断,那道浓烈到耀眼的【逆天邪神】黄金炎光几乎完全无视着他身前冰层的【逆天邪神】存在,在瞳孔中骤然临近……

  砰!!

  沐寒逸身前的【逆天邪神】最后一道冰盾也已熔断,黄金炎剑直落而下,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撕裂他身体表面的【逆天邪神】蓝光……又在他的【逆天邪神】左肩部位忽然停了下来。

  呼!

  沐寒逸左肩的【逆天邪神】雪衣被瞬间焚化,而停滞的【逆天邪神】炎剑只要再稍落几分,便可以将他的【逆天邪神】左臂直接从身体上熔断。

  沐寒逸没有趁机后退,而是【逆天邪神】愣愣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回神。

  若他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玄力远胜于他的【逆天邪神】人,如此落败,他可以坦然接受。但对面,却是【逆天邪神】一个和他玄力相当,年龄还小于他的【逆天邪神】人。对于天赋极高,在同级中几乎从无敌手的【逆天邪神】他来说,这是【逆天邪神】前所未有,根本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巨大打击。

  “你败了。”火破云淡淡的【逆天邪神】道,随之他手掌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收,黄金炎剑顿时飞向高空,化作漫天飞洒的【逆天邪神】碎炎。

  “……”沐寒逸在这时终于坐倒在地,面色惨淡。

  “啊……怎么会……寒逸师兄竟然……竟然……”这个结果,岂止是【逆天邪神】沐寒逸,所有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都不敢相信,无法接受。

  冰凰众长老、宫主的【逆天邪神】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在了火破云身上,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都晃动着极深的【逆天邪神】震惊。

  “寒逸,退下吧。”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沐寒逸起身,深深的【逆天邪神】长吸一口气,向火破云拱手道:“我沐寒逸,甘拜下风,先前为了士气而多有失言,绝无任何恶意,还望海涵。”

  火破云一愣,然后点头,深深的【逆天邪神】还了一礼。

  沐寒逸转身,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冲着他微微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歉意和劝告的【逆天邪神】眼神,然后脚步沉重的【逆天邪神】回到了沐芸止身边。

  啪!啪!啪!

  火如烈重重拍手,然后发出他每次都震耳欲聋的【逆天邪神】大笑:“哈哈哈哈,早就听闻贵宗这一代出了一个名为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弟子,天赋实力都惊人绝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场交手真是【逆天邪神】精彩之极,惊险万分,我这劣徒虽然胜了,但也是【逆天邪神】胜的【逆天邪神】勉强,胜之有愧啊!”

  “那想必这位吟雪界王新收的【逆天邪神】高徒定然更是【逆天邪神】厉害,破云,你可要全力应对,至少别输的【逆天邪神】太难看啊,哈哈哈哈。”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每一字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得意和肆意的【逆天邪神】嘲讽,冰凰神宗上下都是【逆天邪神】面露怒色,却是【逆天邪神】无言以对。

  “宗主?”沐涣之只能把目光转向沐玄音。

  “澈儿,你上吧。”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出声,然后低低的【逆天邪神】加了一句:“好歹远来是【逆天邪神】客,就遂火宗主的【逆天邪神】意,别让他输得太难看。”

  这句话,瞬间让火如烈差点笑岔气,冰宗上下也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步履缓慢的【逆天邪神】站到了火破云前方,与他隔着百丈相对。

  “刚才是【逆天邪神】我们这边先出手,这次,就由你先出手吧。”云澈语气中带着无奈,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想明白沐玄音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用意。

  火破云刚要拒绝,火如烈已经大笑着道:“既然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高徒,那就没必要谦让了。破云,你就好好领教一番这位吟雪界王高徒的【逆天邪神】实力,可千万别给为师丢脸啊,哈哈哈哈。”

  “……是【逆天邪神】。”虽然实在难以接受主动向一个才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人出手,但师命难违。

  他的【逆天邪神】耳边,也在这时传来焱万苍的【逆天邪神】传音:“破云,注意控制好玄力,万一失手将他重伤,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性子,必定会马上借之发难。这种局面下,这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她最想看到的【逆天邪神】结果。”

  “但,也不要过于轻敌。能成为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必定非同寻常。”

  火破云微微点头,目视云澈:“小心了。”

  火破云脚步一顿,一掌抓出,一团赤金火焰忽然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凝聚,绽放出灼目的【逆天邪神】火光。随着他五指的【逆天邪神】轻收,这团刚刚出现的【逆天邪神】金色火焰便当空炸开,向云澈吞没而去。

  “小心!”沐涣之急喊出声。

  这是【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第三重境下的【逆天邪神】炎阳爆裂,也是【逆天邪神】最基础的【逆天邪神】金乌焚灭技,从其力量气息上看,火破云只用了根本不到一成的【逆天邪神】力量。但也绝非云澈所能抵御。

  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众人内心全部瞬间揪紧,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却是【逆天邪神】动也不动,唯有手掌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伸出,迎向了扑来的【逆天邪神】金乌烈焰……手掌之上,浮动着明亮的【逆天邪神】蓝光。

  呼!!

  热浪奔腾,带着强大焚灭之力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在靠近云澈身前时,忽然如被切开的【逆天邪神】水流,散成两股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左右两侧窜过,冲向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

  轰!!

  火焰炸裂,云澈身后的【逆天邪神】冰层冲天而起,他手臂放下,身上的【逆天邪神】蓝光也随之消失。

  除了他的【逆天邪神】头发被热浪带的【逆天邪神】飞舞,全身上下毫发无伤……甚至压根没被金乌炎碰触到哪怕一根头发。

  “第一招。”云澈语气平淡。

  而他对面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却是【逆天邪神】呆愕在了那里。就连他旁边等着看好戏的【逆天邪神】火如烈,笑意也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火破云极怕对云澈造成过重的【逆天邪神】炎伤,所以第一次的【逆天邪神】出手只用了很是【逆天邪神】微弱的【逆天邪神】力量,微弱到云澈可以直接将其反控。至于蓝光和寒冰玄力……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幌子,用来造成他是【逆天邪神】以寒冰玄力将火焰斥开的【逆天邪神】假象。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