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4章 冰夷封天、黄泉灰烬

第1004章 冰夷封天、黄泉灰烬

  云澈退到了沐玄音身侧,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但他的【逆天邪神】视线并不是【逆天邪神】落在沐寒逸身上,而是【逆天邪神】盯视着对面的【逆天邪神】火破云。

  在焱卓、炎明轩、火破云三人中,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玄力最低,也因此相对最不起眼,大多数人都把震惊的【逆天邪神】目光集中在玄力最高的【逆天邪神】焱卓身上,而云澈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火破云。

  云澈对火焰力量极为敏感,火破云虽然玄力最低,但云澈分明感觉到,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要比焱卓和炎明轩纯粹……而且,还不是【逆天邪神】一点半点。

  “你先出手吧。”火破云道。

  和面对云澈时的【逆天邪神】平淡不同,面对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声音带着冷硬和些微的【逆天邪神】霸道,眼神也分明折射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赤光,显然,他多少被沐寒逸先前的【逆天邪神】话激怒……这果然也是【逆天邪神】个有着极强尊严的【逆天邪神】人。

  “不,你远来是【逆天邪神】客,当然应该由你先出手。”

  先前已经说过圣殿之前不可拼斗,沐寒逸虽然是【逆天邪神】横插一杠,但也要遵循先前定下的【逆天邪神】规则。

  两人互攻三次……被攻击者只可抵御,不可反击和闪避!

  这样的【逆天邪神】规则之下,先出手的【逆天邪神】人,自然占据着相当的【逆天邪神】优势。但这两个都有着绝顶天赋和绝顶骄傲的【逆天邪神】人,谁都不愿占这个便宜。

  “寒逸,直接出手,不必和他废话。”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沐寒逸身体微凛,恭敬应声:“是【逆天邪神】!”

  叮!

  一声冰晶破裂般的【逆天邪神】轻响,沐寒逸一掌抓出,寒气四射,火破云脚下的【逆天邪神】冰层忽然炸开,三棵冰晶大树在一瞬间拔地而起,呈三角之状将火破云困于中心,随着冰晶大树的【逆天邪神】快速成长,可怕的【逆天邪神】寒气与夺命的【逆天邪神】寒冰无情罩下。

  “冰夷之树。”云澈低念一声。看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样子,只是【逆天邪神】随手为之,但他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其寒气之浓烈,要胜他何止几十倍。

  毕竟,沐寒逸有着稀薄的【逆天邪神】冰凰之血,玄力亦是【逆天邪神】云澈目前根本无法企及的【逆天邪神】神劫境。

  火破云却是【逆天邪神】动也不动,连手都没有抬起,只有眉头皱了皱。

  轰!!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一道火光猛烈炸开,随之又瞬间散灭,与此同时,三棵冰夷之树也直接炸裂成漫天冰晶,还未落地,便已全部焚成虚无。

  “打招呼就不必了。”火破云沉眉道:“你还是【逆天邪神】老老实实用全力,让我好好见识一下你狂妄的【逆天邪神】资本。”

  “哈哈哈,狂妄不但当。”沐寒逸却是【逆天邪神】长笑一声,笑声落下之时,他的【逆天邪神】表情也已瞬间转冷:“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第二招!”

  浓郁的【逆天邪神】寒气化作实质的【逆天邪神】蓝光,在沐寒逸身上快速的【逆天邪神】膨胀,空气完全停止了流动,漫天飘雪也全部化作了静止状态,惊人的【逆天邪神】寒气,以同样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向周围蔓延而去,几乎在转眼之间,覆盖了整个圣殿区域。

  “寒逸终于开始认真了。”一个冰凰宫主低声道。

  “看那火破云要如何接。”另一个冰凰宫主信心满满的【逆天邪神】道。在这圣殿区域,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寒冰玄力威力会有相当程度的【逆天邪神】加成。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双手在这时猛然交错,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寒气随着他的【逆天邪神】动作疯狂聚拢而下,直扑火破云。

  这一击,无色无形。

  唯有足以冻结天地的【逆天邪神】极致寒气。

  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神情多了几分慎重,感应着寒气的【逆天邪神】压缩和逼近,他身形一矮,然后旋空而起,随着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旋转,金乌烈焰在寒气中剧烈燃起,便化作一道道龙状火焰,环绕着他肆意飞舞。

  寒气扑至,几乎冻结虚空。龙状火焰上升腾起无比浓烈的【逆天邪神】水雾,但却没有丝毫熄灭的【逆天邪神】迹象,就连飞舞的【逆天邪神】速度,和惊人的【逆天邪神】金乌气息都完全不减。

  “喝!”

  数息的【逆天邪神】僵持之后,寒气被层层逼开,竟是【逆天邪神】无法存进。火破云在这时一声低吼,飞舞中的【逆天邪神】火光在一瞬间全部炸裂,火光冲天,白色的【逆天邪神】苍穹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赤红,来自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寒气顿时如被暴风席卷的【逆天邪神】浓雾,在转眼间纷纷溃散。

  空气,由极致的【逆天邪神】冰寒,快速变为灼热。

  “你还有最后一招。”火破云缓缓的【逆天邪神】落地,落点,和先前站立的【逆天邪神】位置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便宜。

  “不愧是【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高徒,果然非同凡响。”沐寒逸一声由衷的【逆天邪神】赞叹。

  “寒逸,不必留手,让他好好见识何为冰凰封神典!”沐芸止沉声道。

  沐寒逸缓缓点头,脸上所有的【逆天邪神】表情收敛,双手也缓缓攥起。

  若说刚才还有三分保留的【逆天邪神】话,最后一击,他当然要不遗余力。

  而反观火破云,竟是【逆天邪神】直直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身上只有一层微弱的【逆天邪神】火光,全身破绽大露,全然没有运转金乌玄力抵御的【逆天邪神】架势。

  沐寒逸皱了皱眉,手势也随之一缓。看着他的【逆天邪神】举动,火破云却是【逆天邪神】平淡无比的【逆天邪神】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尽管出手!”

  他的【逆天邪神】架势,还有他的【逆天邪神】言语,让沐寒逸眉头大皱,冰凰神宗半数惊讶,半数面露怒色。

  “这小子什么意思,难道是【逆天邪神】看不起寒逸师兄!?”

  “切!就凭他也配?我看他是【逆天邪神】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了!寒逸师兄,你刚才两招太客气了,不要再留手了,直接把他打趴下。”

  而相比于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怒色和嘲讽,面对火破云这个明显托大,还带着蔑视的【逆天邪神】举动,火如烈却非但没有呵斥,反而还露出了一丝低笑。

  沐寒逸微吸一口气,不再说话,但他眼神之中已隐含怒气。无声之中,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寒光快速变得深邃。

  微变的【逆天邪神】气氛,让冰凰弟子的【逆天邪神】不忿之音全部消失,如被冻结。当寒气重到一个临界点时,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眼瞳忽然间变成了冰蓝之色,随之他的【逆天邪神】头发在寒风中飞起,又在蓝光之中,快速变成了晶莹的【逆天邪神】白蓝色。

  这一幕,让所有弟子,乃至宫主长老都屏住了呼吸。

  这是【逆天邪神】冰寒玄力运转到最极限的【逆天邪神】状态!这一击,沐寒逸将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毫无保留!

  巨大的【逆天邪神】蓝色光环,以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身体为中心,无声的【逆天邪神】浮现在高空之中,这道光环起初为湛蓝色,随之竟缓缓变浅,再变浅,最终已几乎是【逆天邪神】无色无形。

  但蓝色光环之中,寒气却在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疯狂增幅着。

  “这是【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第七重的【逆天邪神】冰夷封天阵……神殿之中,似乎只有寒逸师兄和妃雪师姐修成……”

  “嘶!寒逸师兄这是【逆天邪神】动怒了……那个叫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人……不会死吧?”

  “死了也活该!以前只见宫主用过一次,没想到,寒逸师兄没有血脉传承,只靠着长老精血竟然也真的【逆天邪神】修成了第七重……太可怕了。”

  冰凰众弟子无不是【逆天邪神】瞪大眼睛,屏住呼吸,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激动和振奋中唯恐错过哪怕一个瞬间的【逆天邪神】画面。

  而火破云却依旧笔直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全身一动不动,唯有视线出现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偏移。

  “冰——夷——封——天——阵!!”

  在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低念声中,一道虚幻的【逆天邪神】冰凰之影在他身上闪现。

  刹那之间,天地无声,浮空的【逆天邪神】蓝色光环骤然聚拢,光环之内的【逆天邪神】空间瞬间化作冰寒地狱,无数的【逆天邪神】冰层、冰锥如从虚空中闪现,一场末日来临般的【逆天邪神】恐怖冰风暴,无情的【逆天邪神】席卷向位于寒冰地狱中心的【逆天邪神】火破云。

  “啊啊啊——”冰凰弟子发出一片连绵的【逆天邪神】惊叫声。

  火破云微微抬头,目视着寒冰灾难的【逆天邪神】临近。然后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一声震天般的【逆天邪神】大吼。

  “喝啊啊啊啊啊!!”

  轰!!!

  上一瞬还是【逆天邪神】全身静止,身上只有很淡薄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但仅仅一声吼叫,身上竟瞬间炸开直窜百丈的【逆天邪神】火光,而这道火光,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开始。

  轰!

  轰!!

  轰!!!

  轰轰轰轰轰轰轰……

  金乌炎炸裂的【逆天邪神】轰鸣声无比密集的【逆天邪神】响起。在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冰夷封天阵下,极重的【逆天邪神】寒气会让玄力稍弱的【逆天邪神】火系玄者连一瞬的【逆天邪神】火焰都无法燃起,但处在冰夷封天阵的【逆天邪神】中心,这些金乌炎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猛烈的【逆天邪神】瞬间引燃,再无比猛烈的【逆天邪神】爆裂,在冰风暴中依然炸开漫天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

  空气、空间、微小的【逆天邪神】粒子,甚至冰雪、寒气,都成为了金乌炎燃烧与爆裂的【逆天邪神】媒介,冰寒地狱与冰风暴的【逆天邪神】中心,赤金烈焰在层层燃烧,层层爆裂……并且在以相当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层层蔓延。

  “什……么!”沐芸止一声惊吼,身为神殿长老的【逆天邪神】她,此时的【逆天邪神】眼球竟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外凸。

  “这是【逆天邪神】……”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脸色也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她看向沐玄音,清楚的【逆天邪神】从她眼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诧异。

  “黄泉灰烬!”云澈一声低念,目光穿过层层寒气和炎光,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在火破云身上。

  他释放黄泉灰烬的【逆天邪神】速度,竟然比之自己都慢不了多少!

  不仅释放速度极快,而且,在被沐寒逸先手压制的【逆天邪神】状态下,黄泉灰烬释放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瞬间,便将达到完全状态的【逆天邪神】冰夷封天阵抵住,随之,便硬扛着冰夷封天阵最核心的【逆天邪神】力量,将其步步压制……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霸道,无比猛烈的【逆天邪神】压制!

  短短五息,冰夷封天阵的【逆天邪神】核心区域,已尽是【逆天邪神】金乌炎,寒气无法侵入半分。

  十息之后,赤金色的【逆天邪神】火光,反将近半的【逆天邪神】寒冰领域侵蚀!

  这个叫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人……

  “哈!!!!”

  又是【逆天邪神】一声让人血液为之翻腾的【逆天邪神】大吼,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浮现出一道金乌炎影,这道金乌炎影带着遍体赤金火焰,在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爆吼声中冲天而起,一声金乌长鸣撕破天际,直入心魂。

  “啾!!”

  轰————

  沉闷的【逆天邪神】爆裂声,冰夷封天阵在一道冲天的【逆天邪神】火光直接完全崩溃,倾尽了沐寒逸极限力量的【逆天邪神】寒气快速被火焰吞噬殆尽,就连灌注着冰凰之力的【逆天邪神】冰层、冰锥,也被金乌炎所覆,转瞬消融。

  领域被破,沐寒逸如遭重击,巨大的【逆天邪神】反噬让他全身骤僵,一股逆血直涌而上,灌了满口,但马上又被他硬生生的【逆天邪神】吞回,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浮上了一层病态的【逆天邪神】苍白。

  火光散尽,寒气更是【逆天邪神】早已消弭,火破云依旧定定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脚下的【逆天邪神】位置,没有半步的【逆天邪神】偏移。相比于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惨白,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可以说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变化。

  “看来,这应该就是【逆天邪神】你极限的【逆天邪神】实力了。”火破云很是【逆天邪神】平淡的【逆天邪神】道,话中之意,分明是【逆天邪神】“不过如此”。

  “现在,到我攻击了。”火破云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了一只手掌。

  “……”沐寒逸面色平静如初,却是【逆天邪神】久久说不出话来。

  冰凰神宗上下全部惊了、呆了……沐寒逸以十息凝聚冰凰之力,筑起冰夷封天阵,被罩入领域正中心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却是【逆天邪神】在被完全压制、锁定的【逆天邪神】状态下,不到二十息之间反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冰夷封天阵击溃。

  两人玄力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五级。

  但孰强孰弱,就算是【逆天邪神】瞎子也能感知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寒冰造诣,在吟雪界这一代弟子中公认的【逆天邪神】数一数二,也只有沐妃雪能与之相较。也就意味着,不要说同等级别,纵然是【逆天邪神】玄力修为胜他一两个小境界,都不一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

  却在刚才的【逆天邪神】领域之战中,面对和他同等玄力的【逆天邪神】对手,处在了劣势。

  还是【逆天邪神】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劣势!

  相比于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震惊,焱万苍等人却是【逆天邪神】一脸平静……分明早就料到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情形。

  道道冰寒的【逆天邪神】目光集中到了火破云身上……极速释放,威力却高到绝不该属于神劫境五级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这个火如烈新收,并专门带来炫耀的【逆天邪神】火破云……

  能将金乌炎驾驭到如此程度,纵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火如烈,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炎神界金乌宗这一代,竟然出现了此等人物!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