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3章 赌注!
  “在下炎神界金乌宗火破云。”火破云面对云澈,温文有礼:“还未请教尊名。”

  “下界出身,现冰凰神宗弟子云澈。”云澈也回礼道,内心一遍遍的【逆天邪神】琢磨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用意。

  “云澈?”火如烈忽然大笑起来:“原来这小子姓云,而我徒儿名为破云,还真是【逆天邪神】应景啊,哈哈哈哈。”

  “火如烈,你笑这么大声,也不怕闪了舌头。”沐玄音目光一寒:“澈儿,开始吧!”

  “~!@#¥%……”云澈只得硬着头皮错开脚步,摆出一个架势……对手可是【逆天邪神】神劫境!自己就算再强十倍也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沐玄音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用意……总不能,是【逆天邪神】故意让我出丑的【逆天邪神】吧?

  火破云微一拱手,身上已浮现火光:“请赐教!”

  他摆出的【逆天邪神】架势,赫然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先出手。他堂堂神劫境中期的【逆天邪神】强者,又怎么可能对一个才初入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人主动出手。

  箭在弦上,云澈已是【逆天邪神】退无可退。硬上肯定是【逆天邪神】不上。智取的【逆天邪神】话……过大的【逆天邪神】实力差距,众目睽睽之下,还关系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名望……云澈就算再长十个脑袋也想不出能取胜的【逆天邪神】方法。

  “宗主,”云澈心急火燎之时,一个寒中带柔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沐冰云走出,平和的【逆天邪神】道:“这里毕竟是【逆天邪神】圣殿,不宜起战。双方都是【逆天邪神】千挑万选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而冰火相克,极易因出手不慎而致重伤,若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话,对两宗都将是【逆天邪神】无法挽回的【逆天邪神】莫大损失。”

  “怎么?想强行反悔?”火如烈冷笑道。

  “我宗宗主应允的【逆天邪神】事,又岂会反悔。”沐冰云月眉蹙起:“但这是【逆天邪神】我宗圣殿,不是【逆天邪神】比斗之地。你们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弟子一决高下,而不是【逆天邪神】拼个你死我活,既如此,那为何不用更简单的【逆天邪神】方式。”

  “冰云仙子请讲。”焱万苍快速应道。

  沐冰云目视火如烈三人,淡然道:“我宗以冰凰封神典为核心玄功,金乌宗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天下尽知。那便让两弟子比试宗门核心玄功如何?两人相距百丈,互以宗门核心玄功攻击对方三次,被攻击者只可抵御。互攻三次,胜负即分。如此,既无需恶斗,又可在宗门玄功上一决高下。”

  沐冰云声音一落,焱万苍已是【逆天邪神】重重颔首:“冰云仙子此计妙极。既可点到即止,无惧失手,不伤和气,又可切实的【逆天邪神】一较高下。火宗主……若是【逆天邪神】一定要比的【逆天邪神】话,便如此吧。”

  说话的【逆天邪神】同时,他不断以眼神暗示火如烈……这个沐冰云提出的【逆天邪神】规则,他简直不能更赞同。因为这里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盘啊,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性子,两弟子真要打起来,无论输赢都后果严重,这种“温和”的【逆天邪神】多的【逆天邪神】方式显然要好无数倍。

  “好!很好!”火如烈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缓缓点头:“也免得有人败的【逆天邪神】太难看而恼羞成怒……不过!”

  火如烈话音陡转:“既然是【逆天邪神】弟子一决高下,又怎么能没点彩头!沐玄音,若是【逆天邪神】我这位连给你弟子提鞋都不配的【逆天邪神】劣徒侥幸赢了,你待如何?”

  “你想如何?”沐玄音面无表情。

  “哈哈哈哈,很简单!”火如烈大笑道:“若是【逆天邪神】我这位连给你弟子提鞋都不配的【逆天邪神】劣徒侥幸赢了,我要你当众承认你沐玄音不如我火如烈!”

  他一再强调“提鞋都不配”几个字,就是【逆天邪神】要一次次提醒所有人这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自己说的【逆天邪神】!亲口说的【逆天邪神】!

  “火如烈,你……”沐涣之大怒。

  “我怎样?”火如烈反唇怒斥:“你们的【逆天邪神】宗主亲口说我的【逆天邪神】弟子给她的【逆天邪神】弟子提鞋都不配,又怎么会怕输!又怎么会不敢应!”

  “你!”沐涣之身体微晃,额头青筋根根鼓起。

  相比于沐涣之的【逆天邪神】激动,沐玄音却反而看不出丝毫的【逆天邪神】情感波动,冷冷的【逆天邪神】道:“那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要是【逆天邪神】赢了呢?”

  “赢?”火如烈嘴角倾斜,眼角勾起:“那你要我火如烈做什么,我都绝不皱一下眉头。”

  “火如烈!”焱万苍大惊,他刚喊出口,便已被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打断。

  “好!这可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冰眸中闪过寒光。

  “我火如烈说出的【逆天邪神】话一言九鼎,绝不反悔!”火如烈无视焱万苍,低沉无比的【逆天邪神】道:“就怕你不敢应!”

  “就凭你和你的【逆天邪神】弟子,还不配!”沐玄音手掌请挥,弥漫天地的【逆天邪神】暴风雪瞬间停滞,她的【逆天邪神】声音直蔓天际:“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若是【逆天邪神】败于你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弟子,本王便在此亲口承认不如你火如烈!你可满意!”

  “好——”火如烈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一双火目亦是【逆天邪神】瞪到了最大。

  “哎。”纵然一次次阻拦,事情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发展至此,焱万苍重重叹息一声,无奈的【逆天邪神】向火如烈传音道:“沐玄音绝不是【逆天邪神】那种为了一时颜面而冲动妄言的【逆天邪神】人,更不会自己挖坑自己跳。你……唉。”

  狠话已经都说完,他再说这些,也已无用。

  “哼!难道你认为就凭她收的【逆天邪神】那个废物弟子,能和破云相比?”火如烈沉声道。

  “……”焱万苍一时无言。据他所知,冰凰神宗半甲子以下,也有数个玄力达到神劫境的【逆天邪神】天才弟子,但沐玄音却选择了一个出身下界,而且玄力才初入神道的【逆天邪神】人为亲传弟子,可想而知这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人定然有着过人之处。

  可能是【逆天邪神】潜力巨大,可能是【逆天邪神】体质异人,也可能寒冰天赋异禀。

  但无论如何,就凭他现在神元境修为,绝不可能和神劫境中期的【逆天邪神】火破云相比……他无论再怎么想,也想不到哪怕一丁点云澈能胜的【逆天邪神】可能。

  而且两人比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宗门玄功。那更只能用“天壤之别”来形容。无论金乌焚世录,还是【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其威力和驾驭,和其所具血脉强弱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关系。

  火破云是【逆天邪神】金乌血脉直系传承者。

  至于吟雪界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传承……不提也罢。吟雪界综合实力不及炎神界十分之一,受限极大的【逆天邪神】血脉传承是【逆天邪神】重要原因之一。

  “我再提醒你一次,这里是【逆天邪神】吟雪界!”虽然觉得火破云绝无输的【逆天邪神】可能,但想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性情,焱万苍依旧丝毫不觉得放心:“破云赢了又能如何?你真的【逆天邪神】相信沐玄音会当众承认不如你么!”

  “我巴不得她食言!”火如烈低声道:“她若敢食言,除非她有胆子把我们所有人都永远留在这里,否则,我必让整个神界都知晓今天的【逆天邪神】事!让全神界都知道她沐玄音是【逆天邪神】个口出狂言还言而无信之人!也总算是【逆天邪神】……给我儿子出了一口气!”

  “……”焱万苍摇了摇头,又是【逆天邪神】一声暗叹,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而云澈在这时,反而忽然淡定了起来,但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泛起更重的【逆天邪神】冷气。

  好可怕的【逆天邪神】心机!

  火如烈这是【逆天邪神】全程被当猴子耍还不知。

  不过,她故意激怒火如烈,然后步步将情绪失控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引入套中……究竟是【逆天邪神】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但两侧的【逆天邪神】众长老宫主却全都是【逆天邪神】白了脸色。

  一边是【逆天邪神】云澈,一边是【逆天邪神】火破云……

  他们内心的【逆天邪神】想法和云澈先前走出时一模一样……这特么打个屁啊!

  而且云澈今天才完成拜师仪式,还未能得冰凰神血,根本也不可能施展冰凰封神典。

  宗主究竟在做什么!

  难道是【逆天邪神】话已出口,在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步步紧逼下不得不应!?

  应该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火如烈,好好记牢你刚才说的【逆天邪神】话。”沐玄音低沉无比的【逆天邪神】道:“开始吧!”

  “请赐教。”火破云重新摆开架势……而且明显是【逆天邪神】一个防御的【逆天邪神】架势。

  “等等!”

  就在这时,又是【逆天邪神】一个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沐寒逸一个闪身,拉起一道漂亮之极的【逆天邪神】蓝色光影,轻盈飘逸的【逆天邪神】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

  沐寒逸向沐玄音深深一礼,然后向火如烈道:“火宗主,晚辈冰凰神宗弟子沐寒逸,有一冒昧之言,还望火宗主应允。”

  沐玄音稍稍皱眉,但并未说话。  

  “呵!”火如烈冷笑,显然把沐寒逸当成了沐玄音暗中安排,用来扰乱两弟子交手的【逆天邪神】人:“好,那我就听听你要说什么。”

  沐寒逸道:“晚辈先前曾万分奢望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但奈何资质平庸,在竞争中败于云澈师兄,且败的【逆天邪神】心服口服。云澈师兄既为宗主亲传弟子,那自然是【逆天邪神】晚辈万万不能比的【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弟子定然天赋非凡,让晚辈颇为意动手痒,不妨,让晚辈先和这位破云兄弟切磋一番如何?”

  “若是【逆天邪神】连晚辈都能侥幸让贵弟子不胜的【逆天邪神】话……”沐寒逸淡淡一笑,傲然道:“那么,怕是【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弟子,还未够资格与我宗主亲传弟子交手。”

  沐寒逸此言之下,火破云眉头大皱,微露怒色。

  而心脏揪紧的【逆天邪神】冰凰神宗上下则全部目露奇光,那些长辈们都是【逆天邪神】面容舒展,暗中点头赞叹,神色也都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沐寒逸终究是【逆天邪神】沐寒逸……他的【逆天邪神】挺身而出,还有他巧妙的【逆天邪神】话语,将这对冰凰神宗而言堪称绝境的【逆天邪神】局面直接扭转。

  那句“若连晚辈都能侥幸让贵弟子不胜……怕是【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弟子还未够资格与宗主亲传弟子交手”让火如烈是【逆天邪神】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

  然后,若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能战胜火破云,这场事关宗主名望的【逆天邪神】危境也将就此化解。

  “寒逸,做得好!”沐涣之大舒一口气,不吝赞赏道。

  火如烈还未说话,火破云已是【逆天邪神】向前一步,厉声道:“好!那我火破云,就先领教寒逸兄的【逆天邪神】高招!”

  “再好不过!”沐寒逸脸色变得肃重,然后向云澈轻轻颔首:“云澈师兄,他暂还不配让你出手,让我先会会他。”

  “……那你小心。”云澈默默的【逆天邪神】退了下去。

  云澈才刚刚退后几步,沐寒逸和火破云身上已同时玄光爆闪,两股属性相悖,却同样惊人的【逆天邪神】玄气全力释放……强横到让人都不敢相信这竟是【逆天邪神】来自两个都不足三十岁的【逆天邪神】青年人。

  论玄力修为,两人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五级,不分上下——只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要长火破云三岁。

  论血脉,沐寒逸定然不如火破云。

  但沐寒逸幽冷的【逆天邪神】目光中却带着笃定和自信,因为,这里是【逆天邪神】吟雪界,而圣殿区域极为靠近冥寒天池,这里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吟雪界除了冥寒天池区域外,最冷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里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会极大的【逆天邪神】利于他的【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同时会极大的【逆天邪神】弊于火破云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

  所以,他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把握。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