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2章 狂言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话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屈辱之下强行找心理平衡,冰凰神宗上下怒气横生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无不是【逆天邪神】暗自惭愧和郁闷。

  因为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话,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击中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痛处。

  吟雪界这万年以来能在中位星界中如此强势,只因沐玄音一人。、

  若是【逆天邪神】没有了沐玄音,便会从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上层直接跌落下层,和炎神界,将全然没有任何抗衡之力。

  这货还不闭嘴……焱万苍秉着万年的【逆天邪神】修养,都恨不能上去一脚踹在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脑袋上。沐玄音本来就已杀气凛然,刚喊着认栽认怂,忽然又开始当着她的【逆天邪神】面嘲讽她,还要加上整个吟雪界。

  但,让他惊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面对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嘲讽之言,沐玄音却并没有暴怒,那张美的【逆天邪神】梦幻,又冷的【逆天邪神】彻心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是【逆天邪神】斜起一抹冰冷的【逆天邪神】蔑视:“火如烈,本王忽然发现你还真是【逆天邪神】可怜啊,可怜到本王都忽然不屑于出手杀你。”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缓缓的【逆天邪神】从火如烈身边的【逆天邪神】火破云身边扫过,那一刹那的【逆天邪神】眸光,让火破云身体瞬间僵住,许久都不敢动弹半分:“焱宗主和炎宗主带自己儿孙来初识我吟雪界,这是【逆天邪神】人之常情。你火如烈却带个弟子,本王还以为你是【逆天邪神】为了凑数,原来是【逆天邪神】为了你心里那点可怜的【逆天邪神】平衡感,在听闻本王新收亲传弟子之后,专门带着自己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耀武扬威来了。”

  “堂堂金乌宗宗主,居然要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弟子来强行给自己挣那么点可悲的【逆天邪神】尊严,真是【逆天邪神】让本王甚为怜悯。”

  看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背影,云澈又一次惊了……居然连嘴巴都这么毒!

  自己的【逆天邪神】新师父面对三大炎神宗主……简直像是【逆天邪神】在戏弄三只小耗子。

  云澈越来越感觉到压力巨大……自己以沐玄音为师,到底会是【逆天邪神】大福还是【逆天邪神】大祸?当初与茉莉为师,虽然和茉莉的【逆天邪神】差距极大,但茉莉需依附他的【逆天邪神】生命和天毒珠,两人形影不离,几为一体,从来不会有“距离感”这种东西,而且也永远不需要担心她会杀自己或害自己。

  但沐玄音……以她可怕的【逆天邪神】性情和实力,要杀自己,说不定就是【逆天邪神】一个心情不爽的【逆天邪神】事儿,而且简单到连举手抬足都不用,随便吹口气都能把自己灭个几百次。

  火如烈脸色赤红,不知是【逆天邪神】因受伤之下的【逆天邪神】逆血上涌,还是【逆天邪神】强憋怒气,但他依然在狂笑:“没错!我火如烈或许这辈子都不及你沐玄音,从当年你废我儿子,而我却不能报仇开始,我在你面前早就没有了半点尊严!但……想到你的【逆天邪神】传人永远都不可能比得上我的【逆天邪神】传人,这一代之后,你的【逆天邪神】传人世世代代都要在我的【逆天邪神】传人面前屈膝……我心里就爽得很,爽的【逆天邪神】很啊!哈哈哈哈哈……”

  冰凰神宗上下个个都脸色发青,气怒交加。但看着火如烈带来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再看一眼定定站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云澈,无不是【逆天邪神】暗中叹息摇头。

  沐玄音在这万年之间,曾有过八个亲传弟子,虽然都天赋极高,最终也成就斐然,一大半都做了冰凰神宗各地域的【逆天邪神】分宗宗主,但和炎神界各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们相比,都是【逆天邪神】差了一截。

  毕竟,沐玄音虽然强破天际,但她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数十万年历史中最大的【逆天邪神】异端,而因受神血传承以及环境所限,吟雪界顶层、中层甚至底层的【逆天邪神】玄者资质都远不及炎神玄者,这是【逆天邪神】人人尽知的【逆天邪神】事实。

  沐玄音这次新收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还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修为也才初入神元境。也难怪火如烈在听到消息后,会强行把自己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带过来。

  云澈暗叹一口气……这火如烈,特么的【逆天邪神】神经病啊!老子招你惹你了!?

  沐玄音依旧不怒,声音反而更加缓了下来:“所以说,你真是【逆天邪神】可怜可悲。火如烈,你是【逆天邪神】哪来的【逆天邪神】自信认为你的【逆天邪神】传人能胜过本王的【逆天邪神】传人?你就不怕你最后这点可怜的【逆天邪神】脸面都在本王脚下丢得一干二净么!”

  这句话,让焱万苍和炎绝海都顿时无语,目光也都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扫过云澈。

  这两道目光,让云澈瞬间感觉如有两个太阳从自己身上耀过。

  好恐怖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心中暗惊。

  但这么恐怖的【逆天邪神】人在沐玄音手下却几乎不堪一击……云澈目视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背影,愈发的【逆天邪神】心惊肉跳。

  火如烈摇晃着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边的【逆天邪神】火破云连忙上前扶住,但他一把推开火破云,刚硬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冷笑道:“怎么?你难道想说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还不如你的【逆天邪神】弟子?”

  “哼……”沐玄音一声不屑之极的【逆天邪神】冷哼,蔑然道:“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如何暂且不论,但就凭你新收的【逆天邪神】这个弟子,连给本王新收的【逆天邪神】弟子提鞋都不配!”

  这句话一出,不止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六人,冰凰神宗上下都惊掉了一地下巴。

  “宗……宗主……”站得离开沐玄音最近的【逆天邪神】沐涣之伸出手来,小声的【逆天邪神】出声,头皮一阵发麻。那火破云在炎神界带来的【逆天邪神】三个年轻人中虽然玄力最低,但也已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五级,而且生命气息格外年轻,绝对在二十五岁之下。

  而能被火如烈收为亲传弟子,还特意带来炫耀的【逆天邪神】人,其火系法则造诣定然极高,再加上必定身负金乌血脉直系或旁系的【逆天邪神】传承……再怎么也不是【逆天邪神】才初入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云澈可以相比的【逆天邪神】。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眼睛瞪的【逆天邪神】浑圆,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开始抽搐,随之发出了暴雷般的【逆天邪神】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提鞋都不配……”火如烈伸手直指云澈,如听到了这辈子最荒谬的【逆天邪神】笑话:“就凭他?就凭他?!哈哈哈哈哈哈……”

  沐冰云眉头紧拧,快速向沐玄音传音道:“姐姐,你在做什么!你这样说,岂不是【逆天邪神】给火如烈落下话柄。”

  她刚刚传音过去,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便在她心魂间想起,让她顿时沉默在那里。

  “对,就凭本王身后新收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沐玄音非但没有收口,反而沉声再次重复了一遍:“你这个弟子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云澈:“……”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马上应验,正憋着一肚子愤怒和怨恨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又岂会不牢牢抓住沐玄音刚才脱口而出的【逆天邪神】话柄,发出震天般的【逆天邪神】爆吼道:“好!好!说得好!!既然你说提鞋都不配……那你可敢让他和我的【逆天邪神】弟子比试一番!!”

  “火如烈!”沐涣之再也无法淡定,重吼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火宗主,还不适可而止。”焱万苍也沉声道。

  火如烈却是【逆天邪神】一步踏前,声震四野:“得寸进尺?是【逆天邪神】谁在得寸进尺!沐玄音,你敢吗?敢吗!?哈哈哈哈哈!”

  他知道沐玄音一定不敢,所以他笑的【逆天邪神】无比痛快——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平生第一次,他在面对沐玄音时占到了上风,还是【逆天邪神】沐玄音自己奉上。

  “火宗主,够了。”焱万苍一把抓住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手臂,然后向沐玄音道:“吟雪界王,我们便不再叨扰,这就离去。远古虬龙之事惠及两宗,还望吟雪界王慎加思虑,告辞……”

  “等等!!”

  火如烈一把将焱万苍的【逆天邪神】手甩开,喷火的【逆天邪神】双目死死盯着沐玄音:“沐玄音!没想到你堂堂吟雪界王,竟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一点颜面和折辱他人,强行说出如此狂妄可笑的【逆天邪神】话。嘿……你沐玄音,也有被我火如烈如此轻看的【逆天邪神】一天!你还不如就此大方的【逆天邪神】承认,那我还能多少看得起你!”

  不止是【逆天邪神】今天,这一万多年,火如烈在沐玄音面前,从来都是【逆天邪神】被压制的【逆天邪神】状态。今日,面对着万载难逢可以打脸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机会,他岂能放过。

  沐玄音凤眸稍眯,冷冷的【逆天邪神】道:“真是【逆天邪神】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本王就成全你。”

  沐玄音雪影一晃,侧过身来:“澈儿,你就和这位火宗主的【逆天邪神】所谓高徒切磋一番。虽然是【逆天邪神】客,但……不必手下留情!”

  冰凰上下全部大惊,数个长老同时向前:“宗主……”

  “闭嘴!!”沐玄音一声冷斥,那些刚踏出半步的【逆天邪神】长老瞬间全部缩了回去,再不敢多言。

  “……是【逆天邪神】,师尊。”

  云澈强行淡定的【逆天邪神】走出,但脚步在发飘,头皮在发麻。

  火如烈带来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年纪和他应该相近,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全然不亚于沐寒逸!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至少也在神劫境中期。

  神劫境啊!这特么打个屁啊!

  依靠星神碎影,或许还能勉强周旋一小会儿……也仅仅是【逆天邪神】周旋。但连星神碎影都万万不能用,和火破云交手的【逆天邪神】唯一结果,就是【逆天邪神】直接被秒!

  冰凰神宗上下的【逆天邪神】惊恐,还有云澈眼瞳中的【逆天邪神】忐忑,火如烈尽收眼底,他大手一招:“破云,上去领教领教这位吟雪界王口中你连提鞋都不配的【逆天邪神】高徒!哈哈哈哈……”

  “是【逆天邪神】,师尊。”火破云恭敬应声,然后走向前方。

  火破云远远面对云澈站定,但感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才神元境一级,分明才刚入神道不久,一时间神色有些复杂。

  他十四岁入神道,十七岁突破至神魂境……然后到今年二十四岁,整整七年都再也没和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人交手过,更不要说只是【逆天邪神】初入神元境。

  面对才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云澈,虽然他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刚收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但他实在是【逆天邪神】有一些下不去手的【逆天邪神】感觉。

  ——————————

  【这章教育我们,没事不要瞎立FLAG!所以我这个月要更一万章!】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