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00章 杀机爆裂

第1000章 杀机爆裂

  焱万苍和炎绝海的【逆天邪神】表情瞬间僵硬,他们同时暗吸一口气,心中既有怒气,又有无奈……既然选择了硬闯,他们就有了足够的【逆天邪神】觉悟。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霸道,她的【逆天邪神】怒气又岂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平息下去的【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师尊。”云澈没有多说话,把红色木盒就这么收了起来。心中暗自呻吟……三大宗主送给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礼啊!又岂会是【逆天邪神】寻常的【逆天邪神】东西,难不成……真的【逆天邪神】就这么送了自己?

  额,还是【逆天邪神】在他们走后,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还给师尊吧。

  沐玄音身躯微倾,斜起一个妖娆万千,但依旧威冷到让人不敢直视的【逆天邪神】身姿:“这么看来,三位宗主倒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诚意满满。那好吧,不请自来的【逆天邪神】客也终究是【逆天邪神】客,就这么赶走的【逆天邪神】话岂不是【逆天邪神】显得本王没有气量。”

  “你们强闯冰凰界,扰乱宗门大会的【逆天邪神】事,本王暂且搁置,就听听你们要说什么好了。不过……”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眼眸微微眯起:“本王只给你们一刻钟!”

  焱万苍向前一步,郑重道:“好,我们三人谢过吟雪界王成全。”

  焱卓、炎明轩、火破云三人已回到了三大宗主身后,他们的【逆天邪神】内心无不是【逆天邪神】剧烈起伏,从小到大的【逆天邪神】认知都被彻底的【逆天邪神】颠覆……在炎神界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三大宗主全部在场,居然在吟雪界王面前如此小心翼翼,面对冷嘲热讽,竟是【逆天邪神】毫不动怒。

  “一刻钟”三个字,分明就像是【逆天邪神】居高临下的【逆天邪神】恩赐一般,但看焱万苍的【逆天邪神】神色和语气,却是【逆天邪神】欣然接受……这对他们的【逆天邪神】冲击可想而知。

  该说什么,如何说,焱万苍早已成竹在胸,未有思索便直接道:“我们三人此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相信吟雪界王心中定然已有答案。不错,我们此来,依然是【逆天邪神】为了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之事。不过,这次已以往大不相同。”

  “有何不同?”沐玄音目若寒箭,冷声道。

  “因为马上会有大事发生,而且极有可能波及整个神界!”炎绝海快速接口道,脸色一片慎重:“虽然并不知究竟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大事,但数月前的【逆天邪神】宙天之音,和马上到来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分明就是【逆天邪神】告知众界大事将临!相信吟雪界王定然也心知肚明。”

  “不错。”焱万苍重重颔首:“宙天界既然发出如此的【逆天邪神】信号,而且竟不惜向外界玄者倾尽宙天珠之力,可见此事绝对非同小可,甚至有可能关系到生死存亡!如今,各大星界都深为警戒,各有准备,听闻贵宗前些时日首次对数千弟子同时开放冥寒天池,想来也是【逆天邪神】此因。”

  “那条虬龙至少已经生存数十万年,其周身上下,纵然是【逆天邪神】一片龙鳞,都是【逆天邪神】难得的【逆天邪神】至宝。若能将其猎杀,必将为我们两界带来一笔极其巨大的【逆天邪神】资源。吟雪界王玄力惊世,但神主至境的【逆天邪神】提升,怕是【逆天邪神】千难万难,但数十万年的【逆天邪神】虬龙,定然足以让吟雪界王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

  “且在可能大事降临的【逆天邪神】局面之下,其意义更是【逆天邪神】远远非同以往!”

  “这是【逆天邪神】其一。”

  “其二,”焱万苍毫不间断的【逆天邪神】继续道:“千年前,虽因为偶发意外致使功败垂成,但那虬龙已身负重创,短短千年断然不可能痊愈。我们三人在这千年之中未曾懈怠,都略有进境,吟雪界王想必更是【逆天邪神】远胜千年之前,再加上虬龙有伤在身,此次,正是【逆天邪神】猎杀它的【逆天邪神】最好时机!若错过这一次,千年之后,它的【逆天邪神】伤极有可能痊愈,到时,定会难上许多。”

  “以吟雪界王之神威,加之我们炎神界之薄力,焱某敢在此断言……”焱万苍伸出两根手指:“此番猎杀远古虬龙……足有八成把握!”

  话已至此,焱万苍声音微缓:“千年前,我们承诺事成之后,虬龙之身两界各得一半。此次我们依旧会遵守此诺,虬龙死后,各占五成。毕竟,远古虬龙虽在我炎神界,但若无吟雪界王之力,我们炎神界断然无力屠之。”

  焱万苍言毕,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没有回应,冰寒的【逆天邪神】脸色也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变动。

  “要说的【逆天邪神】已经说完了?”沐玄音冷语道。

  “……”焱万苍心中微紧。

  “既然已经说完了,”沐玄音稍稍直身,厉声道:“涣之,送客。”

  焱万苍和炎绝海同时脸色稍变,焱万苍大声道:“吟雪界王,你……这是【逆天邪神】何意?”

  “何意?”沐玄音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随着她的【逆天邪神】起身,周围空间的【逆天邪神】温度骤降,整个苍穹都仿佛忽然压了下来:“你们三个若今次只是【逆天邪神】来拜贺,本王说不定还会以礼相待。但你们强闯我宗门大会在先,竟还有胆量提及远古虬龙之事!”

  “真当本王忘了你们炎神界千年前做下的【逆天邪神】丑事了吗!!”

  这一声厉喝,震的【逆天邪神】炎神界三名后辈齐齐倒退,面色瞬间苍白如纸,险些吐血。一股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机,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瞳眸中折射而出,直落一直没有说话的【逆天邪神】火如烈。

  “咯……咯……”火如烈全身火光爆闪,口中,传来似是【逆天邪神】牙齿被咬碎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死忍着没有开口,但他的【逆天邪神】指缝间,已是【逆天邪神】溢出血流。

  面对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忽然暴怒与杀机,焱万苍和炎绝海虽然有所预料,但依旧心中骤紧。焱万苍努力保持平静道:“吟雪界王,当年之事,终究是【逆天邪神】你重伤火宗主独子在先……”

  “闭嘴!”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和杀气陡然射向焱万苍,让他声音戛然而止:“那无知后辈微末修为,却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靠近葬神火狱,就算本王不出手,他也会死在虬龙之火下!”

  “他虽因本王之力而重伤,但你们谁都清楚那纯为误伤,本王还不屑于向一个小辈出手!当年因此事,本王原本还心中有愧,欲以月凰玉弥补……但,火如烈这贼子,却暗算本王之妹,甚至不惜动用虬龙之毒!”

  “本王为误伤,火如烈却是【逆天邪神】阴毒暗算!这两者岂能相提并论!”

  炎绝海微微咬牙,沉声道:“吟雪界王,此事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有所理亏。但当年在那之后,你一怒之下,重伤我三宗数千人,又毁我炎神界所控的【逆天邪神】所有星界,我们损失万倍于你们吟雪界!何况,当年被你所伤之人,是【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独子,他本是【逆天邪神】天纵奇才,却因此而废,虽强行续命,勉强存活,但连站立都颇为艰难,可谓生不如死,火宗主也是【逆天邪神】悲极怒极,才会做下不该之事。”

  “呵!”沐玄音冷冷一笑:“他自己贪功冒进,内炎灼体而不能人道,却要把怨气迁移到本王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嘴巴大张。

  到了现在,他已经大致明白了千年的【逆天邪神】那场恩怨。

  千年前,远古虬龙蜕鳞之期,沐玄音前往炎神界,与炎神界一同猎杀远古虬龙,却在即将成功之时,误伤了金乌宗主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儿子……而且是【逆天邪神】独子。

  而火如烈在某个时期修炼时因贪功冒进,导致反噬,伤及自身而不能人道……也就意味着再也不能有其他的【逆天邪神】儿女。

  所以,沐玄音所伤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唯一的【逆天邪神】后人……而且听上去,伤的【逆天邪神】还极其之重,全身尽废,走路都困难。现在还活着,还是【逆天邪神】火如烈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强行为其续命。

  就像这千年间,沐玄音一直在不惜代价强行为沐冰云续命一样。

  也因此,火如烈在极怒之下,找到机会暗算了沐冰云……甚至不惜用上了从远古虬龙身上得来的【逆天邪神】虬龙之毒。

  沐玄音所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而他暗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

  显然,相比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误伤,火如烈泄愤下的【逆天邪神】暗算报复显得格外卑劣阴毒……但身负金乌神炎,性情本就暴烈,再加上他不能人道,沐玄音毁去的【逆天邪神】不但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儿子,还将他们这一脉都彻底断绝,他岂能不怒极失控。

  但……如果没有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卑鄙暗算,沐冰云就不会跌落天玄大陆。天玄大陆也就不会有冰云仙宫。

  他也就不会遇到小仙女,不会成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不会有那么多恩怨纠葛……不会跟着沐冰云来到神界……

  “……”忽然间,云澈竟有那么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感激火如烈。

  “沐玄音!!”

  这一声厉喝,如火山炸裂,平地惊雷。伤疤被狠狠撕裂的【逆天邪神】火如烈终于爆发,身上的【逆天邪神】金乌炎瞬间窜起数十丈,一双眼睛赫然已变成了浓烈的【逆天邪神】赤金色:“你没忘了我暗算沐冰云,而你废我儿子之仇,我火如烈更是【逆天邪神】到死都不会忘!!”

  “我火如烈无能,无法亲手为儿子复仇……但若有一天被我抓到机会,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火如烈暴吼之言,让气氛陡然大变,众长老宫主齐齐大怒,寒气杀气如暴风间瞬间席卷,焱万苍和炎绝海都是【逆天邪神】大惊失色。焱万苍迅速挡在火如烈身前,急声道:“吟雪界王,火宗主性情暴躁,无礼失言……我们马上离开,请吟雪界王恕罪!”

  而炎绝海正向火如烈传音:

  “混账!你疯了吗!这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盘!沐玄音这个女人有多恐怖你还没领教过么!”

  “来这里之前你是【逆天邪神】怎么答应我们的【逆天邪神】?你承诺过绝不提当年之怨……”

  “那是【逆天邪神】因为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儿子!!!!”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不是【逆天邪神】传音,而是【逆天邪神】带着无尽怨恨和不甘的【逆天邪神】暴吼。

  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不甘,无比的【逆天邪神】不甘……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永远的【逆天邪神】废了,而他以虬龙之毒暗算了沐玄音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一直以为她必死无疑,从而心理上有一种扭曲的【逆天邪神】平衡。

  但,前段时间,他竟忽然听闻沐玄音找到了解救之法,短短几个月,让沐冰云几近痊愈。

  而他的【逆天邪神】儿子续命千年,到了今天,已是【逆天邪神】油尽灯枯,奄奄一息,随时可能彻底丧命……这天大的【逆天邪神】落差,让他如何能接受!

  火如烈一把将焱万苍推开,直面沐玄音,在他的【逆天邪神】怒火和烈火之下,脚下冰域层层融化:“沐玄音,老子若有一天到了神主境,要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来杀了你!”

  “就凭你?”沐玄音一声不屑至极的【逆天邪神】嘲讽。

  “哈哈哈哈!”火如烈大声狂笑:“只要我火如烈不死,我终有一天要你死!你要是【逆天邪神】有种,就现在把我杀了!”

  “你以为本王不敢?”沐玄音一步踏前,天地冰寒:“火如烈,你真该好好庆幸本王之妹冰云安然无恙。当年本王立下重誓,若冰云有所差池,本王退位界王之日,便是【逆天邪神】你金乌宗灭宗之时。”

  “现今冰云无恙,那么,金乌宗就留着好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掌伸出,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寒气如毒刺般插入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魂:“死你一个就够了!!”

  ——————————————

  【哎哟我去,竟然一千章了……噢,那今晚的【逆天邪神】泡面加三个蛋吧。如此特殊时刻,总要奢侈一把——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加茶叶蛋!】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