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9章 不请自来

第999章 不请自来

  前方三人并行,脚步毫无声息,但每一次迈步,却如狠狠踩在每个人的【逆天邪神】心脏之上,让他们五脏六腑都跟着剧颤。气势之沉重,让实力仅在界王之下的【逆天邪神】众长老、宫主都内心骤紧,精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绷起。

  他们的【逆天邪神】到来,让圣殿广场的【逆天邪神】气氛陡变。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他们来自本就极不友好,还有着宿仇的【逆天邪神】炎神界——为首的【逆天邪神】三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威凌炎神界,在吟雪界都无人不知的【逆天邪神】三大宗主!

  他们刚一到来,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就锁定在三人身上……因为,他们其中的【逆天邪神】两人,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极为熟悉的【逆天邪神】气息。

  中间的【逆天邪神】男子身材最为高大,面孔白净无须,看上去格外年轻,给人的【逆天邪神】感觉也最为沉稳平和。他居于三人中间,可见他的【逆天邪神】地位,要隐隐高于其他两人。

  炎神界朱雀宗宗主——焱万苍!!

  右侧那人面容沉静,貌不惊人,毫不起眼。而他身上,释放着云澈再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

  凤凰炎的【逆天邪神】气息!

  炎神界凤凰宗宗主——炎绝海!

  而左侧之人……和焱万苍与炎绝海的【逆天邪神】沉静截然不同,他长发如火,根根倒竖,身体周围赫然有火光缭绕,所到之处,空气,乃至空间都在扭曲,一双眼睛透着炎阳般的【逆天邪神】火光,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一座行走,并处在爆发边缘的【逆天邪神】火山,每个目光扫过他的【逆天邪神】人,心魂之中都会瞬间生出一股恐怖的【逆天邪神】灼烧感。

  而他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灼热气息,云澈同样无比熟悉。

  炎神界金乌宗宗主——火如烈!

  炎神界没有大界王,而这三人,既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当代的【逆天邪神】最强者,亦引领着炎神界最强的【逆天邪神】三大宗门。

  因而,他们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身份地位,完全等于同三大界王!

  而现在,他们竟不请自来,亲身来到了吟雪界,还是【逆天邪神】三大宗主皆至!就算是【逆天邪神】在场地位修为最低的【逆天邪神】弟子,都嗅到了极不寻常的【逆天邪神】味道。

  三大宗主的【逆天邪神】身后,各跟着一个年轻人,从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看来,朱雀宗、凤凰宗、金乌宗各为其一。他们紧随于三宗主身后,目不斜视,脸色平静中带着傲然。

  但这种傲然随着他们步步临近沐玄音而逐渐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虽然依旧保持着炎神界顶级弟子该有的【逆天邪神】气势,但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威压之下,无不已是【逆天邪神】全身紧绷。

  来到沐玄音座前站定,焱万苍向前一步,拱手肃声道:“炎神界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见过吟雪界王。能再次目睹吟雪界王之风采,实为万幸。此次到访,万分冒昧,还请恕罪。”

  炎绝海和火如烈也都拱手行礼……这个过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了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身上。焱万苍和炎绝海都是【逆天邪神】神色肃重,非但没有表露任何敌意,反而是【逆天邪神】似有所求的【逆天邪神】样子,唯有火如烈,他虽然也在行礼,但双瞳之中,却分明释放着煞气。

  而火如烈,也正是【逆天邪神】千年之前,暗算沐冰云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堂堂炎神界三大宗主亲至,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端坐不动,绝美的【逆天邪神】冰颜却覆着让人如坠冰狱的【逆天邪神】冰冷威凌:“冒昧?哼,你们还知道冒昧!?不但不请自来,还敢直入圣殿,就连这眼线,也比以前高明的【逆天邪神】多了……你们炎神界,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出息了!”

  三宗主身后的【逆天邪神】三个年轻人全部如被冰封,全身一动不动。他们都是【逆天邪神】初次到来吟雪界,更是【逆天邪神】初次见到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他们既能伴随三宗主左右,自然绝非寻常之人,却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想不到,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威压竟恐怖至此。

  他们不是【逆天邪神】站在那里……而分明感觉是【逆天邪神】被一股恐怖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冰寒从身体到灵魂钉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三大宗主的【逆天邪神】威压纵然加起来,也远远不及。

  他们三人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明白,为什么吟雪界实力明明远不如炎神界,三大宗主却对吟雪界王如此忌惮……

  堂堂炎神三宗主,在炎神界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人物,身为“来客”,却被上来一通讽刺加怒斥,这在炎神界,无疑是【逆天邪神】触犯天威。但焱万苍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着怒,反而呵呵一笑,拱手道:“我们三人自知此番的【逆天邪神】确冒昧,但也是【逆天邪神】出于无奈。自数月前焱某为吟雪界王所拒后,焱某不甘放弃之下,只得尽力找寻能与吟雪界王相见的【逆天邪神】机会,终在几日前获知贵宗宗门大会之事,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我们今日三人亲至,且也只带三名小辈,只为告知吟雪界王我们的【逆天邪神】诚意,还请吟雪界王念在此番诚意和苦心,倾听焱某之言。”

  “卓儿,明轩,破云,还不上前见过吟雪界王。”凤凰宗主炎绝海呵道。

  焱万苍的【逆天邪神】一番话,让云澈顿时明白了他们的【逆天邪神】来意。

  在他到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离开寒雪正殿之后,曾响起一个震动整个冰凰界的【逆天邪神】传音。当时沐冰云说过,那个传音,便是【逆天邪神】来自朱雀宗主焱万苍。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想亲见吟雪界王,想请她帮忙猎杀葬神火狱中远古虬龙。

  从焱万苍刚才的【逆天邪神】话看来……当时沐玄音压根就没鸟他。

  而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蜕鳞期千年一次,一旦错过就要再等千年。随着远古虬龙蜕鳞期的【逆天邪神】临近,炎神界三大宗主也自然越来越急……因为没有沐玄音之力,他们断然不可能对付的【逆天邪神】了远古虬龙。

  于是【逆天邪神】,在得知今日冰凰神宗有全宗大会之后,他们便“强闯”而入。因为既是【逆天邪神】全宗大会,沐玄音定会出现。

  他们之所以只有六个人,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表达诚意,以平息吟雪界王对他们“强闯”的【逆天邪神】愤怒。

  沐玄音怒起来多可怕,他们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领教。

  “朱雀宗弟子焱卓,拜见吟雪界王。”

  “凤凰宗弟子炎明轩,拜见吟雪界王。”

  “金乌宗弟子火破云,拜见吟雪界王。”

  三个年轻弟子都是【逆天邪神】单膝跪地,当两侧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将注意力转到三个年轻人身上时,无不是【逆天邪神】脸色微变。

  跟随三宗主左右之人,果然不会是【逆天邪神】寻常后辈。这三个人,冰凰神宗上下无一识得,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生命气息上看,全都不超过三十岁。但他们的【逆天邪神】修为,还有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却是【逆天邪神】强的【逆天邪神】惊人。

  尤其是【逆天邪神】那个名为焱卓,身上释放朱雀炎息的【逆天邪神】人,绝对不到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但他的【逆天邪神】修为,赫然已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后期!

  炎神界终究是【逆天邪神】炎神界……众长老宫主都是【逆天邪神】心中暗叹。

  炎神界和吟雪界虽都属中位星界,但在综合实力上,却是【逆天邪神】差的【逆天邪神】极远。

  抛开吟雪界王、冰凰宗主沐玄音,朱雀宗、凤凰宗、金乌宗任何一个,在弟子、中层、高层的【逆天邪神】实力上,都要远胜冰凰神宗。

  而和吟雪界唯有冰凰神宗一枝独秀不同,炎神界宗门林立,除了这三个为首的【逆天邪神】宗门,还有火璃宗、阳煞岛、九尾狐族……等等近十个宗门综合实力都绝不在冰凰神宗之下。

  在历史之上,炎神界一直都属于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上游存在,而吟雪界则属下游,而将这个历史彻底改变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当今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沐玄音。

  神主境这等至尊强者的【逆天邪神】出现,让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位瞬间飞升,一跃成为中位星界中的【逆天邪神】上层星界,甚至还隐隐在炎神界之上。以往,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到了其他中位星界,基本只会被平淡以对,而现在,一闻吟雪界之名,都会敬畏有加。

  沐玄音在吟雪界为众生所惧,但敬重之深也同样前所未有。因为她一个人,彻底改变了整个吟雪界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地位。在吟雪界,是【逆天邪神】真正如神灵般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存在。

  若不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存在,这堂堂炎神界三大宗主,又岂会一同亲身而至,面对冷脸还要客客气气,绝不敢发作。

  沐玄音目光扫了三个炎神界年轻弟子一眼,淡漠的【逆天邪神】道:“哼,焱万苍,炎绝海,这边的【逆天邪神】两个小辈,应该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儿孙吧。”

  见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话音中的【逆天邪神】怒气似乎敛了几分,焱万苍心中稍定,微笑道:“正是【逆天邪神】。卓儿正是【逆天邪神】焱某二十三年前方得的【逆天邪神】幼子,明轩为炎宗主之孙,破云则是【逆天邪神】火宗主刚收不久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此番带他们拜访吟雪界,也是【逆天邪神】为了让他们多长些见识。”

  二十三年前……冰凰众长老都是【逆天邪神】重吸一口冷气。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个叫焱卓,修为神劫境八级的【逆天邪神】后辈……

  才二十三岁!!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也一下子落在了那个叫焱卓的【逆天邪神】人身上,心中颇为震惊……还有羡慕。但马上,他似有所觉,看向了火如烈。

  沐玄音刚才问及的【逆天邪神】只有焱卓和炎明轩,却唯独没有带上火如烈带来的【逆天邪神】火破云,似是【逆天邪神】很确定那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儿孙……而事实也是【逆天邪神】如此,焱卓和炎明轩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焱万苍与炎绝海的【逆天邪神】儿孙,火破云,却是【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此时,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双手不但死死攥紧,而且分明在颤抖。

  云澈皱了皱眉头,想起了当初沐冰云说的【逆天邪神】一些话,似有所思。

  “哼,不愧是【逆天邪神】你焱万苍的【逆天邪神】儿子,这等资质,怕是【逆天邪神】整个炎神界都无出其右。看来,你们朱雀宗的【逆天邪神】少宗主,怕是【逆天邪神】要易人了。”沐玄音毫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

  “哈哈哈,多谢吟雪界王对犬子的【逆天邪神】称赞。”焱万苍大笑一声,道:“卓儿,还不赶紧上前把贺礼呈上。”

  “是【逆天邪神】,父亲。”焱卓应声向前,捧起来了一个似是【逆天邪神】木制,却通体赤红,还隐约释放着火焰气息的【逆天邪神】盒子。

  焱万苍道:“此次我们三人到访虽是【逆天邪神】出于无奈,但毕竟冒昧在先,加之听闻吟雪界王数日前终得一亲传弟子……”他侧目看了云澈一眼:“区区薄礼,既为表我三人歉意,亦为恭贺吟雪界王喜获亲传弟子,还请笑纳。”

  “哦?”斜倾的【逆天邪神】月眉微展,沐玄音淡淡道:“澈儿,接过。”

  “……是【逆天邪神】。”

  云澈向前,从焱卓的【逆天邪神】手中将红色的【逆天邪神】盒子接过,捧到了沐玄音身前。

  沐玄音没有去接,甚至没有去看里面是【逆天邪神】什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赏给你了。”

  ——————————

  【今日无更】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