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5章 绝情灭口

第995章 绝情灭口

  “在下界,极少有关于上古诸神的【逆天邪神】记载,你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但,这里是【逆天邪神】神界!是【逆天邪神】上古诸神所居之地!这里有些无数神之遗迹,神之传承,神之记载,神之传说甚至神之记忆!”

  “你到来神界,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就敢不知收敛,为了一时硬气而破绽大露而不自知,无论在和厉明成、纪寒峰交手,还是【逆天邪神】在面对沐一舟,都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施展了星神碎影!”

  “还好识出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绝不会害你的【逆天邪神】沐冰云,若是【逆天邪神】其他有心之人,再引发那个最坏的【逆天邪神】后果……会有无数的【逆天邪神】人会想方设法从你身上夺取邪神之力——那可是【逆天邪神】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创世神传承!到时,你死无葬身之地都是【逆天邪神】轻的【逆天邪神】,还要连累你出身的【逆天邪神】星球!”

  云澈和厉明成、纪寒峰交手时,的【逆天邪神】确用了数次星神碎影。那时沐冰云一直在暗中观望,虽然觉得有所熟悉,但并未认出是【逆天邪神】星神碎影……而之后云澈面对沐一舟和沐落秋,从两人手中瞬间将柳杭劫走的【逆天邪神】身法,让她完全确定那定是【逆天邪神】星神碎影无疑。

  吟雪界王早知云澈想要见到天杀星神,所以就算没有星神碎影,她也能根据两人的【逆天邪神】关系以及云澈异常的【逆天邪神】元素之力猜到什么。但……这仅仅对于知晓云澈和天杀星神关系的【逆天邪神】她而言。星神碎影若是【逆天邪神】被别人识出,就算不会想到邪神传承,后果也会极为严重。

  所以,她必须给予云澈最冰冷严厉的【逆天邪神】警醒。

  而云澈,也的【逆天邪神】确已是【逆天邪神】一身冷汗。

  他在蓝极星所向无敌,做什么都不需要有顾忌。而他到来吟雪界虽已三个多月,但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室,真正在外与神界接触的【逆天邪神】时间就那么几天,身上无疑会有着蓝极星世界带来的【逆天邪神】惯性……而且是【逆天邪神】相当重的【逆天邪神】惯性。

  对神界的【逆天邪神】认知,更是【逆天邪神】浅薄到可以说完全没有。

  导致他差点将自己置于极大的【逆天邪神】危险中而不自知。

  这一盆冷水,浇的【逆天邪神】云澈透心凉。

  以往敢于这么斥责云澈的【逆天邪神】,就只有茉莉和小妖后,而现在,吟雪界王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呵斥,却让云澈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怒气,就连之前对她深埋的【逆天邪神】怨气都直接消散,心中,反而有了一分感激和敬重。

  因为,她不但狠狠警醒了他……而且,她既知他身负邪神传承,但全然没有要就此夺取,否则,也不会浪费唇舌告诉他这些。

  她的【逆天邪神】气势无比可怕,压得他几乎喘不动气。传闻,她亦无比绝情,视生命如草芥……但,却似乎一点都不险恶。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创世神传承,这在神界,无疑会是【逆天邪神】一个谁都抗拒不了的【逆天邪神】诱惑,她发现了,还是【逆天邪神】第一个,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发现……却完全没有觊觎的【逆天邪神】意思。

  云澈心悦诚服的【逆天邪神】深深拜到:“谢宗主警醒……弟子知错。”

  “知错?哼!”吟雪界王重重冷哼:“你最好真的【逆天邪神】知错!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元素能力,你尽可施展,无需遮掩。但……你今后绝不可在神界在动用星神碎影!”

  “是【逆天邪神】。”云澈点头,在被狠狠敲响警钟后,就算让他用,他也不敢了。

  只是【逆天邪神】,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强大瞬身能力,会将让他施展重剑时的【逆天邪神】劣势压制到最低。如果没有星神碎影配合,他以劫天剑战斗时的【逆天邪神】劣势远大于以前。

  那双刺魂之目似乎一瞬看穿了云澈心中所想,不屑道:“你也不必觉得可惜。我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独步神界,区区星神碎影算得了什么。虽然本宗除了本王,没有几个能够修成,但你既然有能力修成星神碎影,就没理由修不成断月拂影!”

  “……”云澈徐徐道:“这么说……宗主愿意收弟子为徒?”

  “若非如此,你觉得自己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么?”吟雪界王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不过你现在不用拜我,因为你还未够资格!七日后,才是【逆天邪神】拜师之礼。这七日,你留在冰凰宫,哪里都不许去,好好想明白你在神界的【逆天邪神】立场、身份,还有你来这里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想明白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人才有资格硬气和论公平!更要想明白怎么做才能活的【逆天邪神】久一点!”

  “本王难得才收一个弟子,若是【逆天邪神】太过愚蠢短命,岂不是【逆天邪神】丢我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颜面!”

  云澈再次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道:“是【逆天邪神】……谢宗主教诲。”

  “你去吧。沐凤姝和沐夙山两人还候在外面,你离开之前,喊他们进来。”

  沐凤姝和沐夙山?

  云澈没有多问,平复心境,步履缓慢的【逆天邪神】离开。

  在他走到结界边缘时,结界自动打开了一道半丈长的【逆天邪神】缝隙。

  云澈走出结界,一眼看到了正等在外面的【逆天邪神】沐凤姝和沐夙山。

  看到云澈,沐凤姝瞬间将脸别过,眼神一片复杂,而沐夙山连忙走了过来:“云澈,真是【逆天邪神】恭喜了。老朽见你的【逆天邪神】第一日便知你定非池中之物,没想到,竟连寒逸,都远远不及你。直落天池千丈之下……直到现在,老朽都无法相信。”

  沐夙山虽然依旧是【逆天邪神】长者之姿,但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已和先前全然不同,就连说话,甚至都带上了些微的【逆天邪神】……恭谨?

  只因,他已被吟雪界王亲口选定为亲传弟子!

  冰凰宫弟子和界王亲传弟子,这可是【逆天邪神】两个全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前者只是【逆天邪神】弟子,而后者……其地位可是【逆天邪神】几乎不下于众长老和宫主!若能得界王恩宠,更是【逆天邪神】要隐隐在众长老和宫主在上。

  毕竟,亲传弟子可是【逆天邪神】离界王最近之人!

  对于沐夙山,云澈始终有着一分敬重,连忙道:“弟子也只是【逆天邪神】侥幸罢了。宗主正在里面等待夙山前辈和凤姝殿主,请两位入内吧。”

  “宗主她……”沐夙山极力的【逆天邪神】压低了声音:“有没有提到是【逆天邪神】什么事情?”

  云澈摇头:“并没有。不过既然是【逆天邪神】同时宣召你们两位,应该是【逆天邪神】关于寒雪殿的【逆天邪神】什么大事吧。”

  “应当如此了。”沐夙山点了点头,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似乎并不像是【逆天邪神】关于寒雪殿,但除此之外他又想不到什么。

  沐夙山和沐凤姝并行走进,刚入结界,结界便直接完全闭合,隔绝了内外的【逆天邪神】一切。

  ————————

  再入冥寒天池,沐凤姝和沐夙山的【逆天邪神】脚步都明显慢了下来,变得小心翼翼。他们低着头,来到池畔,同时跪拜而下:

  “夙山拜见宗主。”

  “凤姝拜见宗主。”

  “不知宗主宣召,有何吩咐。”沐凤姝俯首道。

  “倒是【逆天邪神】没什么大事,”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出乎意料的【逆天邪神】平淡:“只是【逆天邪神】有件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小事想要问询你们。”

  吟雪界王专程将他们留下,又怎么可能会是【逆天邪神】为了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小事。沐夙山心中一直绷紧:“宗主但请吩咐,总殿主和夙山定然知无不言。”

  “很好。”吟雪界王徐徐点头,言语中连威压感都颇为轻微:“本王想问你们,数月之前,云澈初到寒雪殿时,曾与两个叫厉明成和纪寒峰的【逆天邪神】弟子交过手,这件事,你们可还记得?”

  沐夙山愕然,而沐凤姝全身一颤,惶声道:“厉明成是【逆天邪神】凤姝的【逆天邪神】侄儿,纪寒峰为寒雪弟子,那日对云澈莽撞无礼,都是【逆天邪神】凤姝管教无方之罪……”

  显然,沐凤姝以为吟雪界王想要追究当日之事,毕竟,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已经不是【逆天邪神】那日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现在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哦,凤姝你不必紧张,”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平淡:“那日发生的【逆天邪神】事,本王也稍有耳闻,说到莽撞无礼,反而是【逆天邪神】云澈更甚,厉明成和纪寒峰都是【逆天邪神】重伤在身,你却并未追究,此等胸怀让人赞赏,又何错之有呢。”

  “……”沐凤姝不敢说话。

  “本王是【逆天邪神】想问另一件事……”

  吟雪界王一动未动,但沐凤姝和沐夙山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却似近在耳际:“云澈和厉明成与纪寒峰交手时所用的【逆天邪神】身法,你们可还有印象?”

  沐夙山快速抬头,虽然不明白吟雪界王为什么会专门问这个,但若说印象,他不但有,而且很深,他连忙答道:“回宗主,虽事已隔三月,但夙山却是【逆天邪神】印象颇深,因为云澈那日所用的【逆天邪神】身法端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精妙诡异无比,夙山当时距他不足百丈,竟是【逆天邪神】没有看清他如何移位。”

  沐凤姝也连忙道:“凤姝虽未能亲眼见云澈与明成交手,但他和纪寒峰交手时用的【逆天邪神】几次身法,的【逆天邪神】确如夙山所言,精妙诡异非常,明明所持之剑沉重无比,却可以瞬间移位,数次让纪寒峰措手不及……就连凤姝,都难以捕捉。”

  两人的【逆天邪神】心神在这时都安定了好多。原来宗主只是【逆天邪神】询问云澈的【逆天邪神】事……的【逆天邪神】确,既然决定收为亲传弟子,当然要知根知底。他们两人都认真回答,同时也多少夹带了些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褒奖之言。

  “当时的【逆天邪神】云澈玄力还未入神道,身法却可以让你们二人都难以捉摸,这可就奇了。想来,那定然是【逆天邪神】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身法。”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隐约在耳边又近了一分:“那你们可有想过,他用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身法?”

  “这个,夙山的【逆天邪神】确曾经多次思虑过。”面对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询问,沐夙山很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回答:“云澈所用身法,倒是【逆天邪神】和宗主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有些类似,但他既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下界身法,当然不可能与宗主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相比。”

  “那,若不是【逆天邪神】下界,而是【逆天邪神】神界,且是【逆天邪神】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那个神界呢?有没有什么身法,和云澈所用的【逆天邪神】相似呢?”吟雪界王淡淡问道。

  高层次的【逆天邪神】神界?

  沐夙山没有思索多久,忽然目光一闪,脱口道:“星神碎影!!”

  这四个字,也让沐凤姝如醍醐灌顶,紧随其音道:“不错!云澈所用身法,和当年在玄神大会所见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极其相似……甚至可说是【逆天邪神】一模一样!”

  “啪!”

  “啪!”

  “啪!”

  吟雪界王缓缓的【逆天邪神】拍了三下手,赞许的【逆天邪神】道:“很好。不愧是【逆天邪神】见多识广的【逆天邪神】凤姝与夙山,本王只是【逆天邪神】稍做提示,你们便准确无误的【逆天邪神】猜到。看来,就算没有本王的【逆天邪神】提示,你们很快也能自己想到。”

  “冰凰弟子竟然会十二星神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这要是【逆天邪神】泄露出去,星神界追查下来,本王这个刚收入座下的【逆天邪神】弟子,很可能是【逆天邪神】要短命的【逆天邪神】。”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结,一股锥魂的【逆天邪神】冷意如最可怕的【逆天邪神】瘟疫,瞬间浸透了沐夙山和沐凤姝的【逆天邪神】全身,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猛的【逆天邪神】跪伏了下去,身体在恐惧中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了起来。

  “宗主,夙山……夙山发誓,绝不会泄露半个字……如有违背,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凤姝……从来不知星神碎影……从……从来不知……”

  “凤姝,夙山,”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冰冷而淡漠:“你们活了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一个道理,只有死人,才会真正的【逆天邪神】保守秘密。”

  “宗主!”沐凤姝胆颤的【逆天邪神】道:“凤姝……和夙山这些年一直对宗主忠心耿耿,对宗门立下了汗马功劳……”

  “你们的【逆天邪神】确一直很忠心,你们的【逆天邪神】命,对宗门来说,也一直很重要,死了着实可惜。”吟雪界王幽缓绝情:“但云澈既然成为了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那他的【逆天邪神】命,可就要比你们的【逆天邪神】命重要多了。”

  冰雾之后的【逆天邪神】身影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了一只手掌:“你们两个是【逆天邪神】选择自行了断,还是【逆天邪神】要本王亲自动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