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4章 破绽
  云澈离开,但天池之底的【逆天邪神】轻微动荡,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没有平息。

  纵然是【逆天邪神】神灵,也无法把庞大的【逆天邪神】记忆在短时间里完全消化,更不要说完全透彻。寒冰中的【逆天邪神】少女依旧静寂无声,她的【逆天邪神】意识,完全沉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之中。

  邪神……为什么会有黑暗玄力?

  是【逆天邪神】因和劫天魔帝结合有关吗?还是【逆天邪神】……

  劫天诛魔剑?

  劫天?

  诛魔?

  劫天——为劫天魔帝之名。劫天魔帝座下的【逆天邪神】劫天魔族,是【逆天邪神】唯一可以化剑的【逆天邪神】魔族,其所化之剑,名为劫天魔剑,而劫天魔帝自身所化之剑……名为劫天魔神剑,为至暗剑芒。

  诛魔——剑灵神族所化之剑的【逆天邪神】名字,“诛魔剑”为万魔所惧,神族与魔族彻底开战后,剑灵神族也因此最早被魔族所灭。另外,如果没记错的【逆天邪神】话,剑灵神族的【逆天邪神】族主,所化之剑为圣灵诛魔剑,为光明剑芒。

  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一战,对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力的【逆天邪神】克制……分明达到了圣灵诛魔剑的【逆天邪神】程度!

  而对其魔魂那极大程度的【逆天邪神】压制……应该唯有劫天魔帝亲身所化的【逆天邪神】劫天魔神剑才能做到!

  那时,云澈纵然倾尽全力,玄力和魂力也都不及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一半,他可以屠灭弑月魔君,皆因那幅度大到绝不寻常的【逆天邪神】力量压制和灵魂压制。

  分明完全相悖相克,互为极端的【逆天邪神】存在……为什么会共存在同一把剑上?剑芒的【逆天邪神】颜色,还是【逆天邪神】怪异的【逆天邪神】朱红色……那艘玄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属于剑灵一族,但那个叫红儿的【逆天邪神】女孩,她有着“劫天”属性,真的【逆天邪神】会是【逆天邪神】剑灵神族的【逆天邪神】神女吗?

  等等!我记得……那艘玄舟,是【逆天邪神】邪神当年赠予剑灵神族……其可以变幻自我空间,和能穿梭空间的【逆天邪神】能力,是【逆天邪神】邪神以乾坤刺所刻印。

  沧云大陆……绝云崖……黑暗深渊……

  那些远古魔兽……

  还有……那个只有四分灵魂的【逆天邪神】女孩……

  ……………

  龙神说它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封印入了诛天始祖剑……原来,诛天始祖剑最后曾在龙神一族现身的【逆天邪神】传闻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么,龙神一族面对魔族压制,为防止它被魔族所夺而将其投入轮回之井的【逆天邪神】传闻也应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了……只是【逆天邪神】,它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封入诛天始祖剑?那可是【逆天邪神】至圣之剑,极难干涉,要将其女之魂封入其中,就算是【逆天邪神】龙神,也要付出极大极大的【逆天邪神】代价……

  等等!轮回之井!?

  难道……

  …………………

  …………………

  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中,有着太多冰凰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讯息。她将这些讯息与她的【逆天邪神】远古记忆融合,在漫长的【逆天邪神】沉寂中思索着,追寻着……

  ————————

  云澈逆水而上的【逆天邪神】速度比之下潜的【逆天邪神】速度还要快上几分。因为无比意外的【逆天邪神】遇到了残存于世的【逆天邪神】冰凰真身,他在池底多停留了一些时间,这也让他心中微紧,快速的【逆天邪神】想着接下来应对的【逆天邪神】方法。

  池水破开,云澈从冥寒天池中飞身而起,然后就愣了一下。

  冥寒天池安安静静……关键是【逆天邪神】空空荡荡,环顾四周,竟是【逆天邪神】看不到一个人影。

  冰凰宫加冰凰神殿,整整五千多人,全部不见了!

  云澈伸手,按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额头上……他虽然一直下潜到最低,但从进入到出来的【逆天邪神】时间,撑死也不到一刻钟,比沐寒逸也长不了多少。怎么会已经空无一人。

  他忽然想起被冰凰读取记忆时的【逆天邪神】意识空白……难道,那段空白是【逆天邪神】好几个时辰,甚至可能好几天?不对啊!冰凰那么强大的【逆天邪神】魂力,读取记忆再怎么也不应该会用那么久啊……

  “哼,居然这么快就出来了,看来你的【逆天邪神】胆子也没本王想的【逆天邪神】那么大。”

  明明不轻不重的【逆天邪神】声音,还是【逆天邪神】女子声音,却如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深处轰下道道惊雷,云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抬头……高空之上,是【逆天邪神】遍体寒光的【逆天邪神】寒冰巨龙,张开的【逆天邪神】巨大冰翼直遮天际。

  龙首之上,冰雾之后,是【逆天邪神】一个释放着遮天威压,让人触之胆寒的【逆天邪神】可怕身影。

  “宗……主!”

  云澈低喊出声,随之全身便僵硬在了那里,再也说不话来。

  好可怕的【逆天邪神】压力……

  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威压之下,冰凰神宗所有长老、宫主、所有顶尖弟子都噤若寒蝉。而现在,他忽然独自面对吟雪界王,这股可怕的【逆天邪神】压力之强,平生未有……

  那是【逆天邪神】一种身体、骨头、灵魂都随时会被压制成碎末的【逆天邪神】感觉。

  而这种威压,绝非是【逆天邪神】她刻意释放,而仅仅是【逆天邪神】最为自然平常的【逆天邪神】状态……因为,她是【逆天邪神】神主境,在整个神界都是【逆天邪神】至高的【逆天邪神】存在。

  强大到在上位星界都可为一界之王!

  “还真是【逆天邪神】惊人啊,本王也最多不过潜入到两千三百丈的【逆天邪神】深度,而你,居然能潜入到本王都感知不到的【逆天邪神】深度。哼,你不准备向本王解释解释如何做到的【逆天邪神】么?”

  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冰冷而平淡,云澈暗中轻吸一口气,便要说出已经想好的【逆天邪神】说辞……但他还未开口,便已被吟雪界王打断。

  “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想要告诉本王,你自己也不知道,还要着重强调一番先前连冥寒池水都不敢沾染,从而让本王认为你有着你自己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特殊寒冰体质和天赋?”

  云澈张开的【逆天邪神】嘴巴直接卡在那里……因为吟雪界王说的【逆天邪神】话,和他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说辞,完全一模一样!!

  “敢对本王说谎的【逆天邪神】人,通常要么是【逆天邪神】死,要么是【逆天邪神】生不如死。而你……”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沉了下来:“一个身负远古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人,就这么杀了,也太可惜了。”

  云澈如遭雷击,眼前一片轰然——

  她说什么?

  邪……神!?

  不对!不可能……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除了自己和茉莉,以及那些远古神灵,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识得!吟雪界王虽然强的【逆天邪神】可怕,但她终究是【逆天邪神】个人类……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身上有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

  是【逆天邪神】我听错了,还是【逆天邪神】……

  云澈抬头,虽然极力的【逆天邪神】让自己保持平静,但动作依然显得有些僵硬:“宗主,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懂。”

  “没有听懂?”吟雪界王一声嘲讽的【逆天邪神】冷笑:“你身上的【逆天邪神】邪神传承,是【逆天邪神】你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现在却又来告诉你自己听不懂?呵,你当本王是【逆天邪神】和你一样的【逆天邪神】蠢货么!”

  云澈彻底僵住:我……亲口告诉她的【逆天邪神】?!

  这怎么可能!邪神传承和我身上最大的【逆天邪神】秘密,我怎么可能将它告诉任何人!

  “你不必想着如何狡辩,本王现在就一一告诉你!”

  云澈:“……”

  吟雪界王沉声道:“我宗的【逆天邪神】至高玄功《冰凰封神典》,除非传说中可以超越法则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否则必须以冰凰之力为基方能修炼。而你既无冰凰之魂,又无冰凰之血,却将冰凰封神典修炼至了第六重,这绝不寻常。”

  “而你不但修成了冰凰封神典,还身具凤凰炎力与金乌炎力,且能毫不互斥的【逆天邪神】同时施展,这同样绝不寻常。”

  “……”云澈定定的【逆天邪神】听着……看来,沐冰云已经把他的【逆天邪神】所有事,都说给了她。但就凭这些,再怎么也不可能联想到“邪神”身上去,到底是【逆天邪神】哪里出现了问题。

  “你在到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便以未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战胜了神道玄者,这也绝非寻常的【逆天邪神】玄力可以做到。”

  “你先前在这里突破,在全身玄气溃散的【逆天邪神】状态下,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竟完全伤不了你,你反而只用了短短一个时辰就完成了神道突破,并在突破的【逆天邪神】刹那,引来所有冰灵……这些事,若无极致到超出常理的【逆天邪神】元素之力,根本不可能发生。”

  “你潜入冥寒天池数千丈,则更是【逆天邪神】证明了这一点。”

  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话音再度一转,变得更加震心:“若仅仅是【逆天邪神】这些,当然都可以解释做天赋异禀,不可能会有人联想到‘邪神’身上去。毕竟,异人的【逆天邪神】天赋每个时代都会出现,兼具两种或三种神力虽然极少但的【逆天邪神】确存在,兼具多种属性玄力的【逆天邪神】则更为多见……最关键的【逆天邪神】一点,这个世上,从未出现过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传承,谁也不会就这么把你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联想到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邪神身上去。”

  “但你偏偏又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暴露了星神碎影!”

  云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心神剧震……这一瞬间,他已猛的【逆天邪神】意识到了什么。

  “你可知星神碎影为何叫星神碎影?因为那是【逆天邪神】唯有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十二星神才能修炼的【逆天邪神】星神玄技。能教你修炼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也唯有十二星神!”

  “你到来神界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也正是【逆天邪神】寻找天杀星神!”

  “八年前曾有传闻,天杀星神在南神域得到了某种邪神的【逆天邪神】传承,随后身中弑神绝殇毒,已经陨灭……这并不是【逆天邪神】少有人知的【逆天邪神】秘闻,而是【逆天邪神】当年惊动整个神界,人人皆知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嘴巴张开,久久无言。

  “你不惜犯险来此,只为能再见天杀星神,可见你们必然有了很深的【逆天邪神】感情。这样的【逆天邪神】感情绝非一朝一夕,那么天杀星神消失的【逆天邪神】八年,很有可能都是【逆天邪神】和你在一起。那么,结合你身上异常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元素驾驭能力,加上邪神曾经的【逆天邪神】元素创世神之名,加上天杀星神取到了某种邪神传承的【逆天邪神】传闻……”

  “本王能猜到你身负邪神传承,轻而易举!”

  “你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若是【逆天邪神】暴露在他人之眼,极有可能会引来他人追查,若是【逆天邪神】传到星神界那里,他们必定追究是【逆天邪神】哪个星神教的【逆天邪神】你。若是【逆天邪神】被查到你和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联系,再结合你异常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元素驾驭能力——本王能猜到的【逆天邪神】,他们没有理由猜不到!”

  “不仅是【逆天邪神】你身负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力,他们连你身上可能有天毒珠都能猜到!因为天杀星神当年所中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弑神绝殇毒!”

  “到时,你的【逆天邪神】后果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你所出身的【逆天邪神】星球,后果又会是【逆天邪神】什么?”

  “嘶……”云澈的【逆天邪神】额头上的【逆天邪神】冷汗淋淋而下。

  ————————————

  【重大更正:上一章出现了一个超级大BUG!误把“始祖神决”写成了“逆世天书”!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有shi以来最严重的【逆天邪神】BUG!始祖神决是【逆天邪神】远古始祖神留下的【逆天邪神】神诀,分为三个碎片。而逆世天书,是【逆天邪神】萧泠汐从弑月魔君身上掉落的【逆天邪神】黑玉破译出来的【逆天邪神】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东西,至于它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金乌魂灵不知道,冰凰也不知道,云澈更不知道,就连我都不知道!!和始祖神决完全没有任何联系!!绝对没有!!】

  【至于为什么会写混……大概是【逆天邪神】两者的【逆天邪神】拼音……额,大概是【逆天邪神】两者的【逆天邪神】字体很像。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它们有什么关联,绝对没有!绝对没有!!绝对没有啊!!!我都说三遍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坚定的【逆天邪神】相信这一点啊!】

  【o(╥﹏╥)o】(我都干了些啥……)

  【前两天说要出去避寒,结果有不少人嘲讽我买不起空调,你们这些人啊,呵呵呵……知道的【逆天邪神】太多了!!】

  【我去修车了,今天应该就这半章了,我怎么可能因为出现了有shi以来最大的【逆天邪神】BUG而加更!!】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