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3章 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第993章 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你的【逆天邪神】记忆里,有着些许远古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传闻。其中,包括着当年诛天神帝末厄以诛天始祖剑将一个魔帝及其座下九百魔神放逐至混沌之外的【逆天邪神】秘辛。”

  云澈点头。这些,是【逆天邪神】当初金乌魂灵向他所说,末厄以逆世天书碎片为引,以共同参悟逆世天书为由将那个魔帝引至,随后以诛天始祖剑轰开混沌之壁,将那名魔帝和带来的【逆天邪神】所有魔神都轰到了混沌之外。

  【印象模糊的【逆天邪神】请回翻921-922章,很重要!】

  而混沌之外,是【逆天邪神】永恒的【逆天邪神】虚无。落入其中,永远不可能回来,或许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在虚无中化作虚无。

  “那你可知,诛天神帝末厄,为何要强行将那名魔帝抹杀?”

  少女声音柔柔弱弱,如月下软语。

  云澈微微一想,道:“当初金乌魂灵告诉我,诛天神帝末厄无比的【逆天邪神】刚正和嫉恶,认为使用负面玄力的【逆天邪神】魔是【逆天邪神】罪恶的【逆天邪神】存在,而逆世天书的【逆天邪神】碎片是【逆天邪神】混沌之初的【逆天邪神】始祖神所留下,绝对不能落入魔族的【逆天邪神】手中,于是【逆天邪神】他用这个方法强行夺了过来。”

  “唉,”少女轻轻叹息,透着远古的【逆天邪神】无奈:“当年,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覆满神族与魔族的【逆天邪神】传闻,是【逆天邪神】那时的【逆天邪神】诸神与诸魔尽知的【逆天邪神】‘真相’。但……诛天神帝末厄是【逆天邪神】性情极端刚正嫉恶之神,也自然极端不屑卑劣行径,也正因如此,那名魔帝才会没有太大防备的【逆天邪神】坦然赴约。而末厄,却就此以逆世天书为诱饵,暗算了那名魔帝。”

  云澈张了张口,心中微震。

  “诛天神帝末厄并不能完全驾驭诛天始祖剑,每一次动用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力量,都会折损大量的【逆天邪神】寿元。他虽可战胜那名魔帝,但绝无可能不依仗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力量战胜魔帝加九百魔神。而他拼着折损大量的【逆天邪神】寿元,依然动用了诛天始祖剑。”

  云澈:“……”

  “被末厄暗算的【逆天邪神】魔帝,名为劫天魔帝,是【逆天邪神】四大魔帝之一,在魔族等同于神族创世神的【逆天邪神】存在。神魔两界虽一直互不相容,但也从未真正的【逆天邪神】彻底交恶,而暗算抹杀一个魔帝,无疑会引发整个魔界的【逆天邪神】震怒,后果,很可能会导致神魔两界彻底仇视,引发恶战……那会是【逆天邪神】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灾难。这一点,诛天神帝末厄也不可能想不到。”

  云澈:“……”

  “宁肯卑鄙暗算,宁肯大损寿元,宁肯不顾神魔彻底决裂互仇的【逆天邪神】后果,也要将劫天魔帝抹杀……其原因,又怎么可能只是【逆天邪神】因为本就属于魔族的【逆天邪神】逆世天书碎片。”

  “那……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原因?”云澈眉头重重沉下,心跳加速……少女在讲述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甚至远古诸神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隐秘。

  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女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但他已隐隐感觉到,自己接下来将听到的【逆天邪神】,会是【逆天邪神】一个惊破天的【逆天邪神】远古之秘。

  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在他心魂中响起,字字都深深印入了他灵魂最深处:“那名被放逐的【逆天邪神】劫天魔帝,是【逆天邪神】魔族四大魔帝中唯一的【逆天邪神】女性魔帝,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邪神的【逆天邪神】妻子。”

  五个字,字字石破惊天。

  ……

  …………

  “什……什么!?!?”云澈愣了足足十息,才发出一声失控的【逆天邪神】嘶吼。

  邪神……神,那时还是【逆天邪神】创世神。

  劫天魔帝……诸魔之帝,魔族最强大的【逆天邪神】魔!

  神族与魔族,居于相悖世界,互不相容的【逆天邪神】两族……

  而这两个神族与魔族最顶尖的【逆天邪神】神与魔,居然……是【逆天邪神】夫妻!?

  这怎么可能!?

  这……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不仅如此,他们,还有了一个后代……一个神与魔结合,禁忌的【逆天邪神】后代!”

  “……”云澈的【逆天邪神】嘴巴更大的【逆天邪神】张开,许久,才在懵然中道:“这才是【逆天邪神】……诛天神帝末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也一定要杀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原因……那个魔帝居然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嘶,怪不得那之后,邪神会和末厄恶战一场。”

  刚正、嫉恶,对魔族绝不相容的【逆天邪神】诛天神帝末厄,又怎么能容许一个神……还是【逆天邪神】创世神竟恋上一个魔帝,还有了后代!在他眼里,这必定是【逆天邪神】神族最大的【逆天邪神】耻辱,这个耻辱,唯有让劫天魔帝永远消失……才能真正洗刷。

  “这个禁忌的【逆天邪神】秘密,神族之中,唯有创世神知晓。而我那些年,有幸服侍于生命创世神黎娑的【逆天邪神】座下,在一个极其偶然的【逆天邪神】场合下知晓了此事。生命创世神黎娑要我立下重誓,绝不可将其泄露半个字……我也就此,成为了创世神之外,唯一知晓这个禁忌秘密的【逆天邪神】神灵。”

  “最终,却也成了我纵然以这种形式卑微苟存,也始终不甘消散的【逆天邪神】原因。”

  的【逆天邪神】确,以远古时代神与魔的【逆天邪神】立场,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个禁忌的【逆天邪神】秘密,一个绝不能为诸神知道的【逆天邪神】秘密。因而,那时流传的【逆天邪神】所谓“真相”,就成为了诛天神帝末厄是【逆天邪神】为了逆世天书碎片才暗算劫天魔帝,诛天神帝末厄也不可能会去澄清。

  对了,也是【逆天邪神】在那之后,邪神摒弃了创世神之名,自封为邪神……原来这背后,竟然有着如此禁忌的【逆天邪神】原因。

  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继续在他心中响起:“那之后,邪神与末厄恶战一场的【逆天邪神】事,你也已经知晓。只不过,邪神清楚末厄的【逆天邪神】性格,他就是【逆天邪神】太过刚直,太过嫉恶,太过神魔不相容,他强杀劫天魔帝,也是【逆天邪神】为了神族的【逆天邪神】尊严名望,以及防止败露后的【逆天邪神】神族动荡,若末厄是【逆天邪神】罪恶卑劣之人,绝不可能得到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承认。”

  “因此,他自知永远无法向末厄复仇……那场恶战,亦不完全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发泄,我隐隐约约的【逆天邪神】从生命创世神黎娑那里听闻,那场决战,将决定邪神与劫天魔帝所生后代的【逆天邪神】命运。”

  “后代的【逆天邪神】命运?那他们究竟是【逆天邪神】谁赢了?那个后代又怎么样了?”云澈有些急切的【逆天邪神】追问道。

  创世神与魔帝的【逆天邪神】后代……一个彻底的【逆天邪神】禁忌存在啊。

  “不知道。”少女轻缓的【逆天邪神】回答:“那时神界最多的【逆天邪神】传闻,是【逆天邪神】邪神胜了。但,除了末厄和邪神,应该没有人真正的【逆天邪神】知道最终结果。只知道,那之后,邪神便摒弃元素创世神之名,以邪神自封,从此变得格外孤僻自闭,极少现身,再不插足任何神族之事,而他和劫天魔帝的【逆天邪神】禁忌后代……从未出现过,亦从未有半点相关的【逆天邪神】传闻,就连知道其存在的【逆天邪神】,应该也唯有创世神与我。”

  “……”云澈在脑中慢慢的【逆天邪神】消化着这些在远古时代都是【逆天邪神】天大秘密的【逆天邪神】信息,随之,他疑问道:“既然,这些都是【逆天邪神】禁忌,你也向生命创世神发重誓绝不告诉任何人……为什么你会主动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必须知道。”

  “我……必须知道?”云澈指着自己,满脸错愕。

  “诛天神帝末厄至死都不知道,他当年为了神族尊严而做下的【逆天邪神】决定,引来了何等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后果。而这个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都没有真正结束……百万年前,是【逆天邪神】神魔两族的【逆天邪神】灭亡。而后……就连人族,都有可能因之而覆灭。”

  “而若那一天真正来临,背负着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你……将会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娇软的【逆天邪神】少女之音,却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云澈目瞪口呆,如闻虚幻天音。

  “你说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你说的【逆天邪神】‘那一天’,究竟是【逆天邪神】哪一天?”云澈的【逆天邪神】语气很急切,也重了很多。/p>  他能识出自己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力,就算不是【逆天邪神】冰凰本体,也必定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神灵……那么她的【逆天邪神】话,至少不会是【逆天邪神】虚假之言。

  “我现在无法告诉你,因为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太弱小,还无法承受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真相。你现在最需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成长,太早背负,只会严重影响你的【逆天邪神】成长。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两件事……一件,是【逆天邪神】尽快的【逆天邪神】成长,让你的【逆天邪神】邪神力量足够的【逆天邪神】强大,第二件,是【逆天邪神】要爱惜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一定要好好的【逆天邪神】活着,若你死了,那么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就会彻底熄灭。”

  我?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

  怎么有一种……被上天选中做救世主的【逆天邪神】奇怪感觉?真的【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

  除了惊讶茫然,云澈并没有觉得激动之类,反而有点莫名其妙。

  云澈想了一想,终是【逆天邪神】没有再追问,而是【逆天邪神】点头道:“我知道了。虽然完全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至少,我一直都很惜命。”

  “……”少女沉默半晌,幽幽道:“你是【逆天邪神】我所见过的【逆天邪神】,最不惜命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

  “你的【逆天邪神】人生太短,阅历太浅,力量和灵魂都太弱太弱。而若有一天,你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已经足够强大,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和觉悟已经可以承担的【逆天邪神】起足够的【逆天邪神】波澜和重任,你再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所有的【逆天邪神】真相……”

  “并把我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赋予你。”

  “你……把所有力量都给我?那你……”看着寒冰中的【逆天邪神】少女,云澈满脸惊色。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赋予力量的【逆天邪神】问题……其伴随的【逆天邪神】后果,无疑是【逆天邪神】她将就此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消亡。

  少女如诉般轻念:“我无法做到邪神那般伟大,但这是【逆天邪神】我最后能做的【逆天邪神】事,也是【逆天邪神】我……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归宿。”

  虽然,真相是【逆天邪神】什么,他全然不知道,但他心中,已对寒冰中的【逆天邪神】少女生了无法言语的【逆天邪神】敬慕,他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好!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会再来找你的【逆天邪神】。”

  “我会在这里安静的【逆天邪神】等待那一天,我也相信着,命运不会残酷到在毁灭诸神诸魔后,还要将人族葬灭……邪神的【逆天邪神】传人,能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存在,我已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安心,你去吧,上面,有人在等待着你。”

  云澈点头,不过他不知道,天池之外,其他人都已离开,等待的【逆天邪神】只有吟雪界王一人而已。

  “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离开之前,云澈犹犹豫豫的【逆天邪神】问道。

  “你是【逆天邪神】否想问,如何在玄神大会之前,达到你认知中的【逆天邪神】神劫境?”少女一语说穿了他的【逆天邪神】心思。

  云澈点头。

  “我无法助你,这毕竟,已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世界,我的【逆天邪神】时代。不过,以如今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为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你最好的【逆天邪神】选择。她有着强大的【逆天邪神】实力和极高的【逆天邪神】智慧,她比你的【逆天邪神】上一任师父,更适合做一个玄道师父。只不过……”

  “只不过?”云澈瞪了瞪眼睛。

  “她常入冥寒天池修炼,我的【逆天邪神】神识可以感知到她的【逆天邪神】一切。她的【逆天邪神】性情颇为怪异,有着两个不同的【逆天邪神】极端……我的【逆天邪神】语言难以言明,你今后与她相处,便会知晓。”

  性情……两个极端?

  什么鬼??

  极端,便是【逆天邪神】极度的【逆天邪神】趋于一个方向,两个极端本就是【逆天邪神】悖论……何况是【逆天邪神】在性情之上。

  云澈缓缓点头:“我知道了。虽然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我也从不认为自己能伟大到背负什么……额,奇怪的【逆天邪神】使命之类,但,还是【逆天邪神】希望到时候不会让你失望。”

  说完,云澈不再停留,玄气释放,向上方逆水而去。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