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2章 天池神女 下

第992章 天池神女 下

  随着他的【逆天邪神】快速临近,那抹反光也变得愈加璨然,绝非错觉。而前方的【逆天邪神】天池之底,开始多了一些碎沙,每一颗都如晶莹剔透的【逆天邪神】珍珠,折射着梦幻般的【逆天邪神】蓝光。云澈随手抄起几枚,其中蕴含的【逆天邪神】寒气,让他毫不怀疑能瞬间冻结万里海域。

  沿着这些玉石般的【逆天邪神】碎沙,那抹异常璀璨的【逆天邪神】蓝光越来越近,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很快便看清,那赫然是【逆天邪神】一块寒冰。

  冰!?

  在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寒气之下都亘古不凝的【逆天邪神】天池水中,怎么会有一块冰?

  远远看去,这块冰呈规则的【逆天邪神】菱状,宽不足三尺,长不及一丈,其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刚好是【逆天邪神】天池寒脉的【逆天邪神】正中。虽是【逆天邪神】浮于水中,但安静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嵌在了这个冰寒世界中。

  目视着这块寒冰,云澈徐徐靠近,但目光,却是【逆天邪神】变得呆滞了起来。

  因为寒冰之中,竟然有一个人影……

  一个梦幻般的【逆天邪神】少女身影。

  少女玉臂环膝,螓首埋于膝间,整具玉体缩成了一团。她全身上下不着一缕,雪腿白莹修长,玉足小巧如莲,裸露在外的【逆天邪神】肌肤纵然隔着寒冰,依然晶莹玉润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凝结了星月之辉。

  长长的【逆天邪神】头发披散而下,发丝如冰一般的【逆天邪神】莹白,透着些微的【逆天邪神】浅蓝……和那日自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妖媚女子很像,每一根,都像是【逆天邪神】覆着冰雪的【逆天邪神】寒光。

  冰玉般的【逆天邪神】发丝遮蔽着她的【逆天邪神】面容,也遮掩了少女最禁忌的【逆天邪神】春光。

  云澈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眼前,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副唯美如梦的【逆天邪神】画卷,虽然无法看到少女的【逆天邪神】面容,但任谁都不会怀疑,唯有让冰雪失色的【逆天邪神】容颜,才能配的【逆天邪神】上这般美若梦幻的【逆天邪神】玉体。

  这个女孩是【逆天邪神】谁?

  为什么竟然会被封在冰中,封在这天池之底?

  她已经被封在了这里多久?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还是【逆天邪神】更久?

  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吗?

  能靠近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也唯有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难道,这个女孩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某一代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人物,封在冰中,沉入天池,是【逆天邪神】为了在她死后永久封存她的【逆天邪神】遗体?

  不对!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气候,以及神道的【逆天邪神】寒冰玄力,要永久封存遗体,根本无须沉入冥寒天池——何况冥寒天池是【逆天邪神】绝不允许被玷染的【逆天邪神】。

  而且,冥寒天池全然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水池,沉入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后果不是【逆天邪神】逐渐沉入池底,而且被极端恐怖的【逆天邪神】寒气毁灭成虚无。

  但这块寒冰,还有寒冰中的【逆天邪神】少女……却是【逆天邪神】完完整整,竟是【逆天邪神】完全不受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影响。

  云澈试着靠近,来到了寒冰前方。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冰肌玉体让他竟不自觉的【逆天邪神】移开视线,不敢用目光去亵渎。手掌缓慢伸出,碰触在了寒冰之上。

  叮……

  手指与寒冰碰触的【逆天邪神】部位,一抹蓝光轻闪,随之消逝。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异样感。

  亦没有感知到任何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或灵魂气息。

  她到底是【逆天邪神】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心里盘踞着强烈的【逆天邪神】好奇与疑问。但,在唯有冰冷和沉寂的【逆天邪神】天池之底,他根本无处寻找答案。

  云澈没有忘记自己此刻的【逆天邪神】处境,他后退几步,终于完全移开目光……他已领教了吟雪界王冷酷霸道到让人不寒而栗的【逆天邪神】性情。想要向她证明自己,潜入到千尺便已足够,但他太想找到极速提升玄力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再加上对天池之底的【逆天邪神】好奇,因而直入池底,已是【逆天邪神】冒了很大的【逆天邪神】风险,若是【逆天邪神】再停留太久,以吟雪界王那可怕的【逆天邪神】性情,后果不堪设想。

  云澈轻一吸气,便要准备离开,忽而,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深处,竟响起了一个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

  “你是【逆天邪神】谁?”

  “为什么……你可以来到这里?”

  这个声音空灵若流过心间的【逆天邪神】清泉,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猛的【逆天邪神】一僵,随之闪电般回身,目光盯在了被封在冰中的【逆天邪神】少女身上:“是【逆天邪神】你……在和我说话?”

  他刚刚才探识过,寒冰中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和灵魂气息……但,这里除了自己,她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存在。而且她声音中提到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这里”。

  少女没有回答,周围的【逆天邪神】天池之水忽然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波动,一股温柔如水的【逆天邪神】神识笼罩向了云澈。

  云澈没有抗拒……因为这股神识毫无敌意,更因为这股神识虽然温和,却庞大如无际沧海,是【逆天邪神】他根本无法反抗的【逆天邪神】。

  天池之底,寒冰之中,她竟然有着意识,还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神识。

  她……究竟是【逆天邪神】谁!?

  须臾,庞大的【逆天邪神】神识便从云澈身上离开,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再度响起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原来……你竟然继承着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难怪你可以到来这里。”

  云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难道……你是【逆天邪神】冰凰神灵?”

  仅仅探知自己的【逆天邪神】气息,就能识别出自己继承着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而能做到这一点的【逆天邪神】,先前唯有凤凰、龙神、金乌这些有着远古真神记忆的【逆天邪神】魂灵!

  少女没有回应他这句话,而是【逆天邪神】久久无声,随后,忽然轻轻的【逆天邪神】问道:“我……可以看看你的【逆天邪神】记忆吗?”

  云澈此前遇到的【逆天邪神】神之魂灵虽性情各异,但全都带着神之高傲,而眼前这个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冰凰魂灵的【逆天邪神】存在,面对他一个失礼闯入的【逆天邪神】人类,却不但声音如水一般轻柔,而且还礼貌真诚的【逆天邪神】征询他的【逆天邪神】意见。

  当初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可是【逆天邪神】粗暴的【逆天邪神】强行读取他的【逆天邪神】记忆。

  而方才那股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神识,证明眼前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冰凰魂灵的【逆天邪神】少女,她的【逆天邪神】魂力要比金乌魂灵强大的【逆天邪神】太多太多,若要强行读取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完全轻而易举,他绝无反抗的【逆天邪神】能力……而她的【逆天邪神】语气,却是【逆天邪神】柔柔的【逆天邪神】询问。

  “好。”被人读取记忆,无疑把自己所有的【逆天邪神】隐秘都赤裸裸的【逆天邪神】暴露,是【逆天邪神】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禁忌,但云澈无法拒绝。

  水波荡漾,浩瀚神识再次笼罩云澈,轻缓的【逆天邪神】进入到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深处。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顿时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云澈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恢复了意识,那股神识,也已消失无踪。

  “蓝极星……凤凰……龙神……金乌……天毒珠……轮回镜……弑月魔君……”少女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念着:“短短的【逆天邪神】人生,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逆天邪神】事。”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冰凰魂灵?”云澈追问道。

  “是【逆天邪神】,亦不是【逆天邪神】。”

  “呃?”少女的【逆天邪神】回答,让云澈愕然。

  “我与你所见过的【逆天邪神】凤凰魂灵、龙神魂灵以及金乌魂灵并不相同。它们是【逆天邪神】遗留于世,以期在自己湮灭后将力量传承下去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我亦曾分离出灵魂碎片,只不过,在很久之前,它在将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与血脉赐予吟雪界之后,便已消散。”

  “那……你是【逆天邪神】?”

  “你眼前所见的【逆天邪神】我,便是【逆天邪神】灵魂碎片的【逆天邪神】主人。”

  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轻柔的【逆天邪神】不可思议,云澈愣了一会儿,随之脸色骤变,惊声道:“你……你是【逆天邪神】冰凰本体!!”

  她不是【逆天邪神】灵魂碎片,而是【逆天邪神】碎片的【逆天邪神】主人……也就是【逆天邪神】神灵真身!是【逆天邪神】冰凰本体!

  未死的【逆天邪神】真神!

  弑月魔君,是【逆天邪神】一个未死的【逆天邪神】真魔……被他屠于劫天剑下。而这里,竟然有着一个未死的【逆天邪神】真神!!

  “你不必惊讶,”少女知晓着云澈心中所想:“我虽依旧存在,但远远无法和你所遇到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相比。他尚有恢复的【逆天邪神】可能,而我,只保留着最微末的【逆天邪神】命源和魂源,不但永不可能恢复,而且永远不能离开这道寒脉。就连本体都已无法恢复,只能就此一直维持着人之形态。”

  “和彻底消亡,已几乎并无区别。”

  “这么说……你已在这里一百多万年了?”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撼依旧强烈无比,难以平息。

  纵然只剩最微末的【逆天邪神】命源魂源,但她毕竟是【逆天邪神】未真正完全消亡的【逆天邪神】真神……真神啊!和他先前遇到的【逆天邪神】神之残灵,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存在!

  “是【逆天邪神】……恍然之间,那场灾难已过百万年。这百万年间,我曾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想要就此消散,结束这卑微的【逆天邪神】苟存和永恒的【逆天邪神】孤寂。但,我却又想亲眼去看那一天是【逆天邪神】否会真的【逆天邪神】到来……”

  “那一天?哪一天?”云澈满脸疑问。

  “百万年岁月,我没有等到那一天,却是【逆天邪神】等到了你,这也算是【逆天邪神】命运的【逆天邪神】安排……不,这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指引。他摒弃了创世神的【逆天邪神】神名,被人称作最邪意,最孤僻的【逆天邪神】神灵……却又有几人知,他才是【逆天邪神】最伟大的【逆天邪神】神灵。”

  少女似在向云澈诉说,又似在自言自语,云澈听的【逆天邪神】云里雾里。

  “云澈,”少女轻唤着他的【逆天邪神】名字:“你身体里承载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力,是【逆天邪神】来自一滴邪神不灭之血。他和你得到的【逆天邪神】其他神力不同,你的【逆天邪神】凤凰、龙神、金乌神力,皆是【逆天邪神】来自少量的【逆天邪神】神血,而邪神不灭之血,却在你身体里生出了完整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亦是【逆天邪神】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力量之源,其意义,和你的【逆天邪神】其他神力全然不可同日而语。”

  云澈点头。这一点,他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始终都是【逆天邪神】以邪神之力为核心,其他的【逆天邪神】神力之所以能共存,且发挥出超越极限的【逆天邪神】威力,都是【逆天邪神】因为邪神玄脉的【逆天邪神】存在。

  “你可知,邪神要留下这滴不灭之血,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不易……他不但要将自己彻底湮灭,还要透支至少六十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也就是【逆天邪神】说,那时的【逆天邪神】邪神虽然身中‘万劫无生’,但以他强大的【逆天邪神】神力,还能至少存活六十万年。”

  “但他放弃了以神力在‘万劫无生’下继续存活六十万年,而是【逆天邪神】将所有神力、生命,都用来凝化那滴邪神不灭之血。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之源留下……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却是【逆天邪神】在担心着那一天的【逆天邪神】到来,并不惜以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为后世留下了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也许,唯有他,才配被称作最伟大的【逆天邪神】神灵。”

  “……你的【逆天邪神】话,我完全听不懂。你说的【逆天邪神】‘那一天’,究竟是【逆天邪神】指什么?邪神又为什么要强行留下完整的【逆天邪神】力量之源?”

  既然是【逆天邪神】在说邪神,那么一定和他有关。但少女的【逆天邪神】话,他的【逆天邪神】确全然无法听懂。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