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91章 天池神女 中

第991章 天池神女 中

  十尺……

  二十尺……

  三十尺……

  云澈在匀速下潜,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瞪口呆中,就这么直接潜入到了三十尺之深。

  天池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眼睛闭合,重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寒气,对他而言却只有让他从身到魂都舒爽之极的【逆天邪神】清凉。他张开手臂,贪婪的【逆天邪神】感受着无数缕清凉的【逆天邪神】气流涌进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任由身体在天池中自由的【逆天邪神】下沉,舒服的【逆天邪神】几乎想要就此睡去。

  果然,这种感觉,和当年沉浸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死亡之海一样,只不过要更加强烈。

  毕竟,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力量层面远胜死亡之海。

  而且随着他的【逆天邪神】逐渐下潜,寒气也逐渐加重。

  天池寒气对他人来说是【逆天邪神】噩梦,但,这种极致的【逆天邪神】元素环境,配合大道浮屠诀,对云澈而言却是【逆天邪神】如同天堂般的【逆天邪神】存在。

  在这种环境下,他纵然什么都不做,玄力也会快速增长!

  在他享受之中,已是【逆天邪神】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沉到了五十尺之深,折射在光幕之上,让一张张嘴巴在震惊之下张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大。

  周围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氛与响动,让正在驱散寒气的【逆天邪神】沐寒逸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光幕之上所折射的【逆天邪神】云澈潜入深度,已达到了五十尺之深。

  虽然速度很是【逆天邪神】缓慢,在深度上和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千尺有着天壤之别,但已彻底撕裂了他们的【逆天邪神】想象。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这不可能啊!”众弟子都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

  在他们惊讶间,云澈依然在匀速下潜……

  六十尺……

  八十尺……

  一百尺!

  “这……”众长老和宫主也已开始面面相觑。

  沐冰云一直在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光幕,若没有先前的【逆天邪神】传音,她同样会震惊,此刻,虽已心中有底,但依旧心潮难定。

  一百二十尺……

  一百四十尺……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眼神终于出现了动荡,刚刚定下去的【逆天邪神】气息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紊乱,无论是【逆天邪神】他,还是【逆天邪神】他身边的【逆天邪神】沐芸止,都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惊中开始感觉到了不安。

  一百五十尺……在这时,云澈终于停了下来。

  光幕的【逆天邪神】停滞,让沐寒逸猛的【逆天邪神】大吸一口气,但全身已是【逆天邪神】布满冷汗。

  他们谁都无法想象,才初入神道,先前连天池之水都不敢踏入的【逆天邪神】云澈,竟然能达到如此的【逆天邪神】深度……这一幕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和难以置信,完全不下于沐寒逸先前的【逆天邪神】深入千尺。

  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力,竟能潜入如此深度。难道他的【逆天邪神】天赋、体质和法则造诣……竟然如此之强?

  天池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停了下来,但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无法再下潜,他甚至都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居于什么深度,而是【逆天邪神】在犹豫着什么。

  越是【逆天邪神】向下,寒气越重。而自己身负水灵邪体,再重的【逆天邪神】寒气也绝对伤不了自己,反而可以让他更大程度的【逆天邪神】吸收……那么,如果到了最深处,也就是【逆天邪神】寒气最重的【逆天邪神】地方……

  有没有可能让他可以无需修炼,仅靠这极端寒气便在玄神大会之前达到神劫境!?

  只是【逆天邪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犹豫持续了数息,终于猛是【逆天邪神】一咬牙,一往无前的【逆天邪神】骤然沉下。

  铮!!

  光幕之上,停滞了数息的【逆天邪神】蓝光陡然间暴涨,如一道射线般飞窜而上,一瞬之间,从一百五十尺窜到了三百尺……下一瞬间,便已直至五百尺!

  “什……什么!?!?”

  站在光幕前的【逆天邪神】沐涣之如同被人当面抡了一重锤,在惊骇之下身体剧晃,头发都瞬间竖了起来。

  池畔之上更是【逆天邪神】炸开一片撕破喉咙的【逆天邪神】声浪,无数个下巴狠狠砸在地上,每个人的【逆天邪神】眼珠子差点随着暴涨的【逆天邪神】光柱飞出眼眶。

  坐在地上的【逆天邪神】沐寒逸已如触电般站了起来,面色僵硬,眼神呆痴……像是【逆天邪神】忽然坠入无比荒谬的【逆天邪神】梦中。

  云澈依然在继续下潜,速度非但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七百尺!

  一千尺!!

  众人还未从光柱暴涨的【逆天邪神】震惊中回过神来,光柱便已涨至千尺,然后长驱直上,直接秒了沐寒逸原本惊艳绝伦的【逆天邪神】成绩。

  两千尺……

  四千尺……

  七千尺……

  一千丈!!!

  寒冰巨龙之上,一道蓝光忽然射下,撞击在光幕之上,整个光幕瞬间溃散成蓝色的【逆天邪神】碎片,只剩两枚魂晶依然漂浮空中,释放着淡淡的【逆天邪神】蓝光。

  冥寒天池再度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似忽坠梦中。沐涣之转过身来,瞳孔赫然呈现着持续收缩的【逆天邪神】状态,声音也带着极度震惊下的【逆天邪神】微颤:“宗主,这……这这……”

  “胜负已分,后面的【逆天邪神】不必再看了。”吟雪界王冷冷发声,直入心魂的【逆天邪神】威凌,告诉着所有人方才的【逆天邪神】一切皆为真实,而不是【逆天邪神】做梦。

  沐寒逸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久久失神。若他一开始败给沐妃雪,绝不会太过失心,甚至还能表现出足够的【逆天邪神】坦然……但此刻,他就如从天堂骤然跌落九幽地狱,落差大到了残酷。

  他身侧的【逆天邪神】沐芸止整个人都如同石化,嘴唇也同沐寒逸一样在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着,久久没有停止,亦说不出任何的【逆天邪神】话来。

  “可……可是【逆天邪神】……”沐涣之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

  “有何可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加重,惊的【逆天邪神】众人一个哆嗦:“这场加试结果已明,云澈既胜沐寒逸,先前冒犯之罪免除,并准为本王亲传弟子,七日后在圣殿召开全宗大会,行拜师之礼!”

  “涣之,你负责率人安排此事,不得有误!”

  先前发生的【逆天邪神】事,所有人都还未能真正反应和接受过来,吟雪界王竟已直接宣布决定。沐涣之硬是【逆天邪神】愣了数息,才慌忙俯首:“是【逆天邪神】。”

  “冰云,这几日,云澈依然留在冰凰三十六宫。”

  “是【逆天邪神】。”沐冰云轻然应声。她身后,沐小蓝早已呆傻的【逆天邪神】像个木头桩子。

  沐冰云刚刚应声,她的【逆天邪神】耳边,便传来一个带着怒气……还有深深无奈的【逆天邪神】声音:“这小子,刚刚得到教训,居然又如此不知收敛,我倒是【逆天邪神】真想一掌拍死他!”

  沐冰云轻轻莞尔,回音道:“天性这种东西,若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改变,也就不是【逆天邪神】天性了。‘邪神’意为邪异之神,若他身上真的【逆天邪神】有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传承,那么他的【逆天邪神】性格或许也与此有关。”

  “罢了,缘已至此,我便顺从天意,收他为徒,也不知……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还有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对我吟雪界而言是【逆天邪神】福是【逆天邪神】祸。”

  整个冥寒天池都透着一股懵逼的【逆天邪神】气氛,而造就这一切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还在天池之中。这时,沐芸止忽然站出,她战战兢兢的【逆天邪神】道:“宗主,芸止有话要说……云澈他胜寒逸这件事,实在太……太蹊跷了。而且……”

  从来没有人敢忤逆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决定,沐芸止说这些话,简直是【逆天邪神】透支了她这辈子所有的【逆天邪神】胆量:“而且再有两年,便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若寒逸为亲传弟子,竟宗主调教,必能在玄神大会上为我吟雪界绽放荣光,而云澈……他……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实在低微,不但到时候无资格参加玄神大会,恐怕……恐怕还会引来……外人的【逆天邪神】非议……”

  沐芸止说完这些话,已是【逆天邪神】满身大汗,几近虚脱。为了最后的【逆天邪神】机会,她也几乎是【逆天邪神】豁出去拼命了。

  “哦?这么说来,你是【逆天邪神】觉得本王的【逆天邪神】决定愚昧?”

  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很淡,不带丝毫怒气,却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沐芸止猛然跪下,全身颤抖:“不……芸止不敢……芸止多嘴,请宗主恕罪。”

  “那就好,”吟雪界王淡淡出声,她每次说话,下方众人都是【逆天邪神】呼吸紧屏,大气不敢喘一口:“我还以为,你是【逆天邪神】活得不耐烦了!”

  沐芸止身体摇晃,几乎要软倒在地。周围众人全部深深低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既然已经有了结果,那么今日的【逆天邪神】天池盛会,也该结束了。”

  天威般的【逆天邪神】命令遮天而下:“凤姝,夙山,你们二人在天池之外等候,没有本王的【逆天邪神】命令,不得离开。其他人,全部远离,不得停留。”

  “另外,本王今收弟子之事,在七日后的【逆天邪神】拜师之礼前,不得外宣!”

  沐凤姝和沐夙山都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色。他们平时几百年都难得被吟雪界王宣召一次,这次,竟忽然留下他们两人……

  难道是【逆天邪神】为了寒雪殿的【逆天邪神】什么大事。

  两人自然不敢出言询问,在惶恐中同时俯首应声。

  静寂之中,这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逆天邪神】天池盛会在诡异的【逆天邪神】气氛中结束。神殿和冰凰宫弟子在长老和各宫主的【逆天邪神】引领下井然有序的【逆天邪神】离开冥寒天池。

  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结界缓缓关闭,唯有沐凤姝和沐夙山忐忑不安的【逆天邪神】留在了结界之外。

  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上空,吟雪界王并没离开,她静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平静的【逆天邪神】天池池面,无人知道这个威凌绝情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在想着什么。

  冥寒天池之下……

  一千五百丈……

  两千丈……

  三千丈……

  四千丈……

  五千丈!!

  本已全无明光的【逆天邪神】水下世界,忽然泛起了粼粼蓝光。云澈的【逆天邪神】精神一震,迅速定神向下看去……脚下不足百丈之遥,赫然印着一道奇形的【逆天邪神】蓝色光弧。

  那是【逆天邪神】……

  寒脉!!

  沐冰云所说的【逆天邪神】,天池之底的【逆天邪神】寒脉!!

  自己已经到了天池之底!!

  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一下子缓了下来。

  冥寒天池五千丈之下,却神奇的【逆天邪神】感觉不到水压。而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已恐怖到了都不能用“重”而形容。毕竟,这道看上去才不到三百丈长的【逆天邪神】寒脉,造就了整个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严寒。

  寒冰灵气如暴风一般向他体内涌进着。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加荒神之力,对灵气的【逆天邪神】吸收程度也自然有着上限,在五百丈之时,他的【逆天邪神】吸收速度便已达界限,之后一路下潜,吸收速度便一直保持在界限速度,丝毫未变。

  池水清澈,借着寒脉蓝光,周围的【逆天邪神】一切一览无遗。除了蓝光粼粼的【逆天邪神】寒脉,视线中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异物,无比的【逆天邪神】纯粹。

  “在这里,就算什么都不做,一年也比得上别人十年的【逆天邪神】苦修。只是【逆天邪神】……”云澈暗叹一声:“这种程度想要在两年后达到神劫境,依旧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

  如今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可能……就只有实力恐怖至神主境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

  一念至此,云澈不再停留,便要飞窜而上。而就在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眼角忽然闪过一抹异样的【逆天邪神】反光。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顿时停止,视线转向了反光的【逆天邪神】来源。

  ————————

  【明天要出门避寒,估计没空码字,所以今天强行两更……吧。】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