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9章 弥天大祸

第989章 弥天大祸

  “哦?”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冷硬拒绝,沐涣之眉头稍动,但却似早已料到,一点惊讶的【逆天邪神】神情都没有:“这是【逆天邪神】为何?沐寒逸已让你八成,难道你觉得依然不够?”

  “与此无关。”云澈沉眉道:“我想问,先前的【逆天邪神】冰灵之战,沐寒逸和沐妃雪的【逆天邪神】差距微乎其微,事关最后结果的【逆天邪神】更多是【逆天邪神】运气,但你们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加试。而我的【逆天邪神】冰灵数量完胜沐寒逸,你们却强行宣布沐寒逸获胜在先,现在又提出所谓的【逆天邪神】加试……这是【逆天邪神】凭什么!”

  “这……”沐涣之被逼问的【逆天邪神】一时有些无言。

  一道道色彩各异的【逆天邪神】目光集中在云澈身上,更多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嘲笑……还有怜悯。

  “嘿嘿嘿,就知道他肯定不敢。”一个冰凰宫弟子低笑道。

  “那还用问?他之前连天池没敢下去,也配和寒逸师兄相比?他肯定是【逆天邪神】不肯,然后死咬着之前的【逆天邪神】结果不放……哎,才刚刚入神道,居然梦想着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就算是【逆天邪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太可笑了吧。”

  “没办法,毕竟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诱惑实在太大了,换谁都抗拒不了啊。”

  ………………

  众弟子都在嘲讽,沐寒逸也是【逆天邪神】摇了摇头,暗叹一声。

  “让我八成?呵,好大的【逆天邪神】魄力,好大的【逆天邪神】面子啊!”云澈全然无视周围的【逆天邪神】声音,他憋了一肚子的【逆天邪神】火气毫不压抑的【逆天邪神】释放出来:“为了给我公平?但这场加试本就是【逆天邪神】对我的【逆天邪神】不公,所谓让我八成的【逆天邪神】公平……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个笑话!我为什么要接受!”

  “言辞凿凿说要公平公正,口口声声喊着宗门大事,却强行无视我在冰灵之战已经完胜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事实来多一个加试,这就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所谓的【逆天邪神】公平!!?”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到了后来已分明是【逆天邪神】怒吼……针对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所有的【逆天邪神】长老与宫主。众长老和宫主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骤变,沐冰云也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色,急声道:“云澈住口!”

  “放肆!!”

  一声怒斥,冥寒天池瞬间冷寂,池面上的【逆天邪神】所有冰灵如被冰封,全部静止在了那里。短短两个字,让那些正暗中低笑的【逆天邪神】弟子瞬间骇的【逆天邪神】面如土色,刚要发声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也都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垂首,全部噤若寒蝉。

  因为这声怒斥,赫然是【逆天邪神】来自吟雪界王。

  “云澈,加试一事,是【逆天邪神】本王应允,岂容你拒绝!你一个小小弟子,不但抗命,还胆敢口出有辱宗门的【逆天邪神】狂言,是【逆天邪神】谁给你的【逆天邪神】胆子!”

  温度骤降,静止的【逆天邪神】空气却冰寒刺骨。吟雪界很久之前就有着一句话——界王一怒,万里无生。

  吟雪界王极少动怒,但她每次动怒,后果都恐怖之极——恐怖到让人都不敢回想的【逆天邪神】程度。纵然是【逆天邪神】这些久居冰凰界的【逆天邪神】高层,数千年也难得见吟雪界王动怒几次。

  而今日,因为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她居然……动了怒气!

  他们的【逆天邪神】心脏全部狠狠的【逆天邪神】提到了嗓子眼,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完全崩紧……他们刚才也因云澈的【逆天邪神】狂言而有所动怒,但现在,他们在惊惧中,对云澈只有同情。

  完了,这小子已经完了……只求千万不要殃及池鱼啊。

  来自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怒斥,让云澈如被万岳轰顶,全身骨头都几近崩断。但他却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缓慢而坚决的【逆天邪神】道:“你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当一言九鼎!我赢了就是【逆天邪神】我赢了……凭什么要加试!”

  “……”所有人集体目瞪口呆。

  面对已经动怒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他居然回嘴……他居然还敢回嘴!

  这次是【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完了,死的【逆天邪神】透透的【逆天邪神】了。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冰颜彻底失色,她慌忙来到云澈身侧:“宗主,云澈他个性如此,绝无冒犯之意,请宗主……”

  “个性?”吟雪界王一声不屑之极的【逆天邪神】冷笑:“一个才初入神道,弱若蝼蚁的【逆天邪神】无知小辈,居然在本王面前个性,居然敢和本王讨价还价!冰云,你难得从下界带回来一个人,竟是【逆天邪神】这等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蠢货!”

  “要本王一言九鼎?哼,你哪来的【逆天邪神】能耐?本王可以上一言保你全家,下一息便屠你满门,你能将本王如何?在本王眼中,你还不如一只小小爬虫,别说杀你,本王就是【逆天邪神】要毁灭你出身的【逆天邪神】星球,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一念之间。你不好好珍惜你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机缘,竟胆敢在本王面前‘个性’,这等蠢货,成为冰凰宫弟子都是【逆天邪神】对冰凰三十六宫的【逆天邪神】玷污,居然还幻想着成为本王的【逆天邪神】弟子!”

  “砰!”

  沐冰云重重单膝跪地,哀求道:“宗主,云澈是【逆天邪神】我从下界带来,他性情刚硬不屈,我先前并未觉得是【逆天邪神】坏事,所以从未加以管束。一切皆是【逆天邪神】我管教无方,恳请宗主降罚于我,轻处云澈……至少留他性命。”

  云澈先前数次“闯祸”,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确从未阻止,而且还一直暗中袒护,因为她确实有些欣赏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情。不过在进入冥寒天池之前,她已严重警告过云澈,千万不能有任何不规言行……没想到,云澈依旧闯祸,还创下了如此弥天大祸。

  居然引得界王动怒!

  也怪云澈初来吟雪界,根本不清楚界王动怒的【逆天邪神】概念……而且居然还在动怒后强行顶嘴!

  如无数盆冷水浇淋而下,云澈从身体到灵魂冰冷一片,什么自尊、傲气、硬气、怨气全部消散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唯有冰冷下的【逆天邪神】骤然清醒,以及一股真正的【逆天邪神】恐惧。

  他的【逆天邪神】脑中,晃过了当年拜茉莉为师时的【逆天邪神】画面,那时他自恃尊严,坚决不跪,却被茉莉脚踩他的【逆天邪神】脑袋完成了拜师仪式,那时的【逆天邪神】嘲讽之言,也清晰在耳:

  “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觉得自己骨头很硬,很了不起?没有实力,你连拒绝向我磕头的【逆天邪神】能力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傲气。没有实力,在绝对的【逆天邪神】强者面对,你自以为的【逆天邪神】尊严和骄傲,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笑话!”

  …………

  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进入胸腔,寒彻全身……在蓝极星,自己立于当世之巅,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傲然无度,可以随意挥洒自己的【逆天邪神】性情——因为有绝对的【逆天邪神】实力。

  而在这里,在强大到可以主宰天地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面前,自己又算个什么?

  不要说如天穹般存在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就是【逆天邪神】这些长老、宫主和在场弟子,又有几个真正看得起自己?

  为什么要无视他的【逆天邪神】冰灵数量,宣布沐寒逸获胜?因为自己弱小!因为在所有人眼里,自己根本不配和沐寒逸相比。

  为什么要强行加试?因为自己太弱,因为没有人觉得自己配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如果自己有着足够高的【逆天邪神】实力,又怎么会有所谓的【逆天邪神】加试?

  自己自认为的【逆天邪神】硬气、傲气和尊严,在他们眼里,真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笑话而已,他的【逆天邪神】抗争哪怕完全占理,引来的【逆天邪神】也不会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认同,唯有嘲笑和不屑。

  又哪来的【逆天邪神】资格与底气和界王讨价还价……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找死而已。最终,还要连累沐冰云为自己跪地求情。

  吟雪界王说他愚蠢之极……的【逆天邪神】确没错……

  “云澈,快……快认错求饶……快啊……”沐小蓝早已吓的【逆天邪神】小脸煞白,她顶着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愤怒,依然很义气的【逆天邪神】鼓着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胆量向云澈传音。

  周围人的【逆天邪神】反应,已让云澈足够意识到自己已闯下了何等弥天大祸,虽然他救了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性命……但,吟雪界王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要杀他,哪怕杀他万次,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不能死……还没有见到茉莉,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云澈也已在沐冰云身侧重重跪地,深深俯首:“弟子……狂妄失言,请宗主恕罪。”

  弟子跪大界王,全然是【逆天邪神】理所应当之事,但无人知道,云澈这一生除了父母亲人,就只跪过茉莉一人。

  冥寒天池安静的【逆天邪神】吓人,甚至听不到一丝喘息或心跳的【逆天邪神】声音。众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想:恕罪个屁!敢让宗主动怒,你今天能留全尸,我特么跟你姓!

  “你本罪该万死,但,冰云是【逆天邪神】本王之妹,看在她为你求情的【逆天邪神】份上,本王便赐你一个活命的【逆天邪神】机会。”吟雪界王字字天威:“你和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天池比试,你若能胜,本王不但饶你性命,既往不咎,还将收你为本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但,你若是【逆天邪神】败了……吟雪界将再无你的【逆天邪神】存在!”

  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话最初让众人惊愕,随之又全部了然……果然,宗主根本不可能饶恕触怒她的【逆天邪神】人。她极护沐冰云,这一点全宗尽知,所谓的【逆天邪神】给活命机会,显然只是【逆天邪神】照顾她的【逆天邪神】情绪,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要云澈死无葬身之地。

  毕竟,云澈怎么可能胜得过沐寒逸。

  众长老、宫主在这时都暗松了一口气,纷纷抬手擦拭着布满额头的【逆天邪神】冷汗……云澈虽然已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但总算没有祸及到他们,在宗主的【逆天邪神】动怒之下,这已是【逆天邪神】万幸了。

  沐冰云大急:“宗主,这件事……”

  “不必说了!”吟雪界王厉声阻断沐冰云之言:“云澈,这是【逆天邪神】你唯一的【逆天邪神】活命机会。你要么接受,要么,本王也可以现在便让你灰飞烟灭!”

  云澈这次学乖了,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谨遵宗主之命。”

  “哼,涣之,安排他们比试。”吟雪界王命令道。

  “是【逆天邪神】,宗主。”沐涣之的【逆天邪神】声音比之先前起码谨慎了八度,他动作小心的【逆天邪神】挺直了腰,半点不敢耽搁,抬手道:“寒逸,云澈,随我至天池之上。”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