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7章 质问
  上古神族的【逆天邪神】原始四大创世神中,末厄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力为力量,夕柯为秩序,黎娑为生命,而邪神,则是【逆天邪神】元素!极致的【逆天邪神】元素之力!

  朱雀、凤凰、金乌为远古诸神之三大火系至尊,青龙、冰凰、冰麟为三大水系至尊,但,单纯就法则层面而言,这六大至尊,全部远远不及邪神。

  凤凰不惧凤凰炎,但依然会被金乌炎和朱雀炎所伤,青龙可驾驭诸天之水,但也绝对做不到完全不惧冰凰与冰麟之冰,而云澈,虽然力量相比它们渺小之极,却是【逆天邪神】不惧任意形式的【逆天邪神】火与冰,还有雷电。

  若是【逆天邪神】将来能找到风属性和土属性的【逆天邪神】邪神种子,暴风之力和岩土之力也将全然不惧。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进境缓慢,星神碎影只到五重,但凤凰颂世典、金乌焚世录、冰凰封神典这等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神道玄功却能毫无阻隔顿悟,短时间内直接大成。

  邪神元素之力的【逆天邪神】层面之高,或许已经超脱了认知中的【逆天邪神】法则界限,根本不受法则的【逆天邪神】束缚,达到了诸神都无法理解和捉摸的【逆天邪神】“逆天”之境。

  不过纵然如此,云澈想释放寒冰气息吸引一些冰灵倒是【逆天邪神】比较容易,但想单纯以玄力将这些冰灵一下子全部引来,也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元素力量虽然法则层面高,但玄道层面却着实太低。

  但,这个时机却偏偏巧合到了极点。云澈刚刚完成凡道到神道的【逆天邪神】突破,释放出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刚刚完成蜕变和新生,最原始,最纯净的【逆天邪神】第一股玄气,这股至纯至净,又是【逆天邪神】以邪神之力为源的【逆天邪神】玄气,对这些纯净冰灵而言,就像是【逆天邪神】嗅到了鸿蒙之初,寒气之源的【逆天邪神】味道,完全条件反射般的【逆天邪神】蜂拥而至。

  而这种情境,云澈以目前的【逆天邪神】玄力,想要再现也是【逆天邪神】压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但偏偏,却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时机……

  这些,云澈都是【逆天邪神】无知无觉,只是【逆天邪神】在兴奋中随手释放玄气来感受新生的【逆天邪神】力量,就连冥寒天池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睁开眼睛后发现气氛严重不对,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竟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周围起舞的【逆天邪神】冰灵将他围在中间,如众星捧月,让明明最弱的【逆天邪神】他,直接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唯一焦点。

  “这……这……这……”

  平日里位高威重的【逆天邪神】众长老、宫主哪还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威严肃重,一个个神情扭曲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大白天忽然见了鬼。

  他们就是【逆天邪神】把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岁数、阅历加起来,也理解不了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幕。

  沐寒逸和沐妃雪也都从冥寒天池中起身,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被三千冰灵环绕的【逆天邪神】云澈,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事?”云澈起身,面向沐冰云问道。

  若是【逆天邪神】先前,忽然被这些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老怪物们如此盯视,必定内心极度忐忑。但初入神道的【逆天邪神】他正值心魂振奋,意气风发之时,虽然惊异,却完全没有慌乱之态。

  沐冰云也显然一直处在怔然的【逆天邪神】状态,而她身后的【逆天邪神】沐小蓝则彻底傻了过去,大张的【逆天邪神】嘴巴估计都能把她的【逆天邪神】小拳头塞进去。沐冰云微舒一口气,还算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宗主以三个时辰为限,在三个时辰内吸引最多冰灵至身侧的【逆天邪神】人,便为亲传弟子,而你……”

  她心中还有另外一个惊讶的【逆天邪神】地方……云澈居然只用了短短的【逆天邪神】一个时辰,就完成了从凡道到神道的【逆天邪神】突破!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还是【逆天邪神】在冥寒天池这种“极为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她根本闻所未闻。

  不过其他人显然无心关注这一点,马上要揭晓……或者是【逆天邪神】已经出现结果的【逆天邪神】对决,居然在最后的【逆天邪神】数息,出现了如此堪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变化,直接把所有长老、宫主和弟子都给惊懵了过去。

  本都已经准备好宣告结果的【逆天邪神】沐涣之嘴唇上下动了十几次,才终于出声道:“这……这算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这小子身上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心中都晃过一句话……鬼特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冰灵被短短十息之间全部吸引,不要说神殿弟子,就算是【逆天邪神】众长老、宫主,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但这种事,居然活生生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了他们眼前……发生在了一个才刚刚踏入神道,修为低到他们都懒得多看一眼的【逆天邪神】新晋弟子身上。

  若说云澈是【逆天邪神】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寒冰气息将这些冰灵引来,他们是【逆天邪神】绝对绝对不可能相信的【逆天邪神】。因为就算是【逆天邪神】以宗主之威,都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且云澈刚才忽然释放的【逆天邪神】玄气也只是【逆天邪神】初始状态的【逆天邪神】玄气,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寒冰玄气。

  高空的【逆天邪神】寒冰巨龙之上,吟雪界王始终静默无声……纵然是【逆天邪神】她,也无法理解云澈身上所发生之事。

  这些人中,内心起伏最大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和沐芸止。沐芸止已经看到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胜出,心中无尽狂喜,却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她在震惊之后,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阴,随之恢复正常,大声道:“大长老,该宣读结果了,我的【逆天邪神】徒儿寒逸已经胜出,这一点众目共赌。”

  “可是【逆天邪神】,这……”

  “有什么可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沐芸止目光瞟了云澈一眼:“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小子方才正巧刚刚完成突破,他初入神道,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刚刚新生,最初期的【逆天邪神】神道玄气。而这些冰灵当然会喜好最为原始纯净的【逆天邪神】东西,所以才会全部聚拢向他,没什么好奇怪的【逆天邪神】!好在最后结果已出,没有让他坏了大事。”

  沐芸止的【逆天邪神】话让众人愕然,过了好一会儿,有不少人开始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

  冰灵之所以会被云澈吸引,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因他突破后的【逆天邪神】至纯至净的【逆天邪神】初始玄气,但绝不是【逆天邪神】谁的【逆天邪神】初始寒气都能做到……应该说除了云澈,任何人都不可能到这种程度。

  但,发生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根本无法理解,所以沐芸止这个听上去只是【逆天邪神】勉强有点道理的【逆天邪神】说辞,顿时就让处在完全震惊和迷茫中的【逆天邪神】众人……包括长老和宫主顿时抓住了一个似乎可以解释的【逆天邪神】理由,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开始点头认同……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到任何其他的【逆天邪神】缘由。

  总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云澈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寒气造诣将这些冰灵引来!

  “的【逆天邪神】确有道理。”沐涣之也缓缓点头,当想不到任何其他的【逆天邪神】可能性时,那个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性纵然再勉强,也会被数倍的【逆天邪神】放大。毕竟,踏入神道后的【逆天邪神】第一股元始玄气最为精纯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或许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冰灵最喜欢的【逆天邪神】气息……

  云澈是【逆天邪神】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冥寒天池踏入神道的【逆天邪神】人,此前绝无先例……毕竟,神道之下,也不可能被允许入冥寒天池。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沐夙山沉吟道,刚说完,他又缓缓摇头:“不过,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解释了。”

  在找到一个可能解释的【逆天邪神】理由后,众人的【逆天邪神】惊愕也自然开始消解,冥寒天池之中,沐寒逸的【逆天邪神】脸上重新出现笑意,他侧过目光,看向了沐妃雪,但沐妃雪却依旧沉静如初,如永恒不融的【逆天邪神】冰雪,无声无息,无波无澜。

  随着云澈玄气的【逆天邪神】收敛,飞舞在他周围的【逆天邪神】冰灵也已开始快速离散。到了这时,他已通过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传音,了解了冥寒天池中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内心猛的【逆天邪神】颤荡起来,瞳孔深处闪动起异样的【逆天邪神】光芒……而且格外强烈。

  “咳,”沐涣之转过身来,深深看了沐妃雪一眼,心中暗叹,长声道:“宗主限定的【逆天邪神】三个时辰已到。虽然最后小生波澜,但,最后的【逆天邪神】那只冰灵,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为寒逸所引,在场之人都有目共睹。所以,这场事关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对决,最终的【逆天邪神】胜者当为——沐寒逸!”

  沐涣之声音刚落,众神殿弟子和冰凰宫弟子中都发出了震耳的【逆天邪神】高呼声,这些振奋的【逆天邪神】呼喊声也彰显着沐寒逸在这些弟子中有着何等高的【逆天邪神】威望。

  “哈哈哈哈,”沐芸止放声大笑,五官完全的【逆天邪神】绽开,她向沐寒逸遥遥伸手:“寒逸,做得好,你果然不会让为师失望,为师以你为傲,快上来重新拜过宗主,待拜师仪式完成,你便是【逆天邪神】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听闻再有不到一个月,便是【逆天邪神】寒逸父皇的【逆天邪神】千年寿辰,这定是【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贺礼了。”另一个神殿长老也笑着道。

  “岂止是【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贺礼,怕是【逆天邪神】这场寿辰的【逆天邪神】场面,都要非同凡响了。”第一宫的【逆天邪神】宫主道。

  沐寒逸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不仅沐芸止喜不自胜,对整个宗门而言,都算得上众望所归。

  “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应声,然后飞身而起,白衣飘飘,落在了沐芸止身侧,未带起一滴天池之水。

  “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极为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声音重重的【逆天邪神】传来,在变得热烈起来的【逆天邪神】气氛中,显然格外冷硬扎耳。

  众人目光顿时一侧,气氛也为之一凝。

  沐冰云一动,却欲言又止,并无阻拦。

  云澈走出来:“弟子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大长老。”

  身为冰凰宫弟子,竟对众长老强行出言,已是【逆天邪神】失礼冒犯之极,沐芸止本是【逆天邪神】大为愉悦,云澈这么一句扎过来,极煞风景,让她暗生恼怒,再加上对他方才差点坏事本就不爽,顿时怒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逆天邪神】份,滚下去!”

  沐冰云目光转过,盯向了沐芸止,平淡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他是【逆天邪神】我宫的【逆天邪神】弟子。”

  沐冰云这一眼盯视,竟让沐芸止的【逆天邪神】瞳孔猛的【逆天邪神】一缩,气势顿时弱了数分。

  沐夙山向前,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弟子有疑问恰灸嫣煨吧瘛侩教,这再正常不过。云澈,不知你有何事要请教大长老?”

  “你说吧。”沐涣之微微点头。刚才沐冰云盯视沐芸止那一眼,他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在眼里……很显然,沐冰云对这个新晋弟子极为爱护。

  “弟子想请教的【逆天邪神】第一个问题,”云澈面不改色,不卑不亢的【逆天邪神】道:“宗主为择选亲传弟子而定下冰灵之战,三个时辰内,谁身边的【逆天邪神】冰灵最多,便是【逆天邪神】谁胜出。那么,宗主有没有限定只有神殿弟子才可参与,而冰凰宫弟子没有资格?”

  “这……宗主并未限定。”沐涣之摇头。

  “第二个问题,”云澈继续道:“弟子将所有冰灵引来身边之前,宗主设下的【逆天邪神】天池之水,有没有落尽?”

  “……并没有。”

  沐涣之的【逆天邪神】眼神剧变,他终于意识到了云澈想要“请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而所有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沐芸止脸色一沉,冷笑道:“小子,你想说什么?你难不成还想……”

  “对!我就是【逆天邪神】想问!”云澈声音陡然提高:“在宗主限定的【逆天邪神】三个时辰结束时,弟子身边的【逆天邪神】冰灵是【逆天邪神】三千个,而沐寒逸身边却一个都没有,只要眼睛没瞎的【逆天邪神】人都应该看得清清楚楚!但你们宣布的【逆天邪神】结果,却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胜出……弟子想请教这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道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