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6章 终入神道

第986章 终入神道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沐冰云月眉大皱。如果说小境界的【逆天邪神】突破是【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量变,大境界突破是【逆天邪神】质变,那么,从凡道至神道的【逆天邪神】突破,是【逆天邪神】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蜕变,和先前的【逆天邪神】任何一次突破都截然不同。而这个过程会极其的【逆天邪神】漫长与艰难,往往要数天才能完成,纵然天赋极其至高,顺利无比,也要数个时辰。

  并且会伴随着相当之高的【逆天邪神】风险,尤其是【逆天邪神】突破过程中不能受到任何的【逆天邪神】干扰,否则极易对玄脉造成难以逆转的【逆天邪神】重创。

  所以,凡道顶峰的【逆天邪神】玄者在感觉到自己即将突破时,都会选择马上闭关。

  而云澈从凡道到神道的【逆天邪神】突破,却来得如此突然。

  踏入神道之时,全身玄气会经历一次彻底的【逆天邪神】蜕变,这个过程中,玄气将完全脱离控制,无法运转和释放,也就根本不可能再驾驭天池寒气。这里的【逆天邪神】天池寒气,将无疑成为他突破的【逆天邪神】极大阻碍,甚至会在很短时间内对他躯体与玄脉造成重创。所以云澈在这里忽然突破,简直危险到极点。

  沐冰云再不敢有任何犹豫,快速出手,寒气释放,便要在云澈周围布下一个封锁结界,同时快速想着如何以最不会干扰他的【逆天邪神】方式带他马上离开冥寒天池。

  但寒气还未释放,她便怔了一下……因为云澈身体周围玄气的【逆天邪神】盘旋速度,快到了难以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

  既是【逆天邪神】“蜕变”,自然缓慢而艰难。但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流转却是【逆天邪神】快如风暴。没有玄气护身,寒气入体下本会躯体瑟缩,痛苦不堪,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面色如常,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因寒气抽搐的【逆天邪神】迹象。

  玄气流转虽然极快,但毫不混乱。

  沐冰云手掌停在了那里,许久未动,目光透着久久未散的【逆天邪神】惊异。她的【逆天邪神】身后,沐小蓝满脸紧张,不敢发出声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异状,唯有距离云澈最近的【逆天邪神】沐冰云察觉。其他人,无论长老宫主还是【逆天邪神】弟子,在最初的【逆天邪神】惊愕后,都很快移开的【逆天邪神】目光。这场突破,对云澈而言是【逆天邪神】一种进入全新境界的【逆天邪神】新生,但……在场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除了他之外,全部都早已在神道领域多年,根本连“见怪不怪”都算不上……有的【逆天邪神】甚至在暗中嗤之以鼻。

  因为这对他们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早就迈过去不知多久的【逆天邪神】起点而已。

  之前被吸引目光,不过是【逆天邪神】云澈突破的【逆天邪神】时机有些煞风景。另一边是【逆天邪神】决定界王下一个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激烈之战,谁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个区区神道起点的【逆天邪神】突破上。

  而且看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是【逆天邪神】在侧护法,有她亲自守护,那么就算在这里突破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世界,星云依然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旋转中缓慢成长,其中闪烁的【逆天邪神】星辰也逐渐的【逆天邪神】更加密集。四色的【逆天邪神】光华在相同频率的【逆天邪神】耀动,整个玄脉的【逆天邪神】内部世界都在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从身体各处传来的【逆天邪神】触觉也在变化,对世界的【逆天邪神】感知也都在清晰的【逆天邪神】变化着。

  意识中不断回放的【逆天邪神】画面,就像是【逆天邪神】和过去的【逆天邪神】告别……昭示着他正在迈向另外一个全新的【逆天邪神】世界,拥有了全新的【逆天邪神】生命与力量。

  唯一不变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魔源珠……依旧一片灰暗的【逆天邪神】死寂。

  冥寒天池寂静无声,唯有池水滴落的【逆天邪神】声音敲打着心魂。所有的【逆天邪神】注意力都集中在沐寒逸和沐妃雪身上,随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推移,两人的【逆天邪神】角逐却愈加胶着,所吸引的【逆天邪神】冰灵数量一模一样,自始至终都没有拉开差距。

  两个半时辰过去,两人所吸引的【逆天邪神】冰灵都是【逆天邪神】二十四只……两刻钟过去,几乎在完全同样的【逆天邪神】时刻,变成了二十六只……又是【逆天邪神】一刻钟过去,又同时变成了二十七只。

  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无论池畔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还是【逆天邪神】天池中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都已无法凝神,而是【逆天邪神】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等待着看最终的【逆天邪神】结果。

  哪怕是【逆天邪神】稍有差距,也不会让气氛如此屏息,但两人不但冰灵数量始终相同,就连差别都微乎其微。

  “没想到,冰系法则之上,两人居然如此势均力敌,快三个时辰了,却完全看不出孰强孰弱。”一个神凰长老感叹道。

  “我宗这一代能同时出现两个如此杰出的【逆天邪神】弟子,实为大幸。”另一个神殿长老道。

  而就在这时,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和神色都是【逆天邪神】猛地一变。

  因为,在这最后的【逆天邪神】时刻,沐寒逸和沐妃雪竟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把力量与精神集中向了同一只冰灵。

  两人也在同时发现了这一点,但谁也没有转移……因为,这是【逆天邪神】离他们两人最近的【逆天邪神】那一只,以他们目前几乎毫无差距的【逆天邪神】状态,若在最后决定命运的【逆天邪神】时刻另择目标,几乎就是【逆天邪神】必败的【逆天邪神】境地。

  这个局面,让本就紧张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氛陡然冷凝了下来。这次,就连众长老和宫主都屏住了呼吸。

  时间,还剩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刻钟,这个时间,只足够他们最多吸引一只冰灵……也就意味着,他们同时选择的【逆天邪神】这只冰灵的【逆天邪神】去向,将直接决定今日的【逆天邪神】结果。

  两股冰寒气息的【逆天邪神】吸引和召唤,这只冰灵的【逆天邪神】意识被触动,只犹豫了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便向两人飞去,而且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要明显快过先前的【逆天邪神】任何一只冰灵,只是【逆天邪神】,它飞行的【逆天邪神】轨迹却并非直线,而且不断的【逆天邪神】浮动着,时而向左,时而向右。

  最终,它停了下来……刚好停在了沐寒逸和沐妃雪两人中间,然后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再移动……显然,在做着纠结的【逆天邪神】选择。

  叮……叮……叮……

  玄阵中的【逆天邪神】池水越来越少,这场对决的【逆天邪神】尾声已近在咫尺。所有的【逆天邪神】视线都牢牢盯在两人中间的【逆天邪神】那只冰灵上,然而它像是【逆天邪神】被定在了那里,任凭时间进入最后的【逆天邪神】倒计时,却始终不肯飞动。

  “到寒逸那边去啊!”沐芸止的【逆天邪神】呼吸也跟着冰灵停止,身负极高修为,却是【逆天邪神】直憋的【逆天邪神】脸色通红。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连青筋都几乎要裂开。

  “妃雪,加油啊。”沐涣之也早已是【逆天邪神】额头冒汗。虽然他对结果看的【逆天邪神】没沐芸止那么重,若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胜出,他也能坦然接受,但整整三个时辰的【逆天邪神】角逐,到了最后一刻都如此激烈,他的【逆天邪神】心无法不狠狠揪紧。

  虽然沐妃雪性格冷淡,言语极少,但身为冰凰弟子,哪一个不是【逆天邪神】梦想成为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叮……叮……叮……

  天池之水依然在有条不紊的【逆天邪神】滴落,玄阵之中,所剩的【逆天邪神】池水终于到了最后的【逆天邪神】百滴。

  九十滴……

  八十滴……

  七十滴……

  ……

  沐寒逸和沐妃雪的【逆天邪神】眼睛一直牢牢紧闭,但身上都是【逆天邪神】冰雾升腾。他们都把毕生对寒冰法则的【逆天邪神】感悟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倾尽……今日之前,两个人本都有着几乎绝对的【逆天邪神】自信,两个人都没想到,对方竟然远比自己预想的【逆天邪神】强大。

  虽然两人是【逆天邪神】这一代冰凰弟子中公认最顶尖的【逆天邪神】两人,但平日里,他们依旧都有着相当的【逆天邪神】保留……直到今日,才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释放。

  五十滴……

  四十滴……

  三十滴……

  每一滴水落的【逆天邪神】声音,都重重敲击着所有的【逆天邪神】心弦。但那只决定着最终结果的【逆天邪神】冰灵却依然执拗的【逆天邪神】停留在原地,不偏不斜。

  整个冥寒天池,唯一没有因此绷紧心弦的【逆天邪神】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逆天邪神】完全处在自己世界里的【逆天邪神】云澈。

  他的【逆天邪神】突破,也在这时……也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后,终于迎来了完美的【逆天邪神】尾声。

  云澈周身的【逆天邪神】玄气已经停止了环绕,而且在无声无息间回归了他的【逆天邪神】躯体。玄脉世界已全然不见曾经的【逆天邪神】浓郁雾气,而是【逆天邪神】宛若无际星空,其中的【逆天邪神】点点星辰闪烁着神秘而强大的【逆天邪神】气息。

  神道的【逆天邪神】气息……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气息!!

  神元境,是【逆天邪神】凡人踏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第一步,是【逆天邪神】“元气化神”的【逆天邪神】一步,会让玄者的【逆天邪神】体质超出人之界限,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增强,寿元亦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增长。

  这种变化,在其他玄者的【逆天邪神】身上是【逆天邪神】极为明显的【逆天邪神】蜕变,但在云澈身上,体质上的【逆天邪神】变化感却并没有那么强烈,因为他的【逆天邪神】体质,早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凡人的【逆天邪神】范畴。

  因而对别人来说是【逆天邪神】蜕变,对他来说,只是【逆天邪神】又一次增强而已。

  而让云澈欣喜若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玄力上的【逆天邪神】暴增!

  玄气的【逆天邪神】感觉完全变了,他先前虽然和神道的【逆天邪神】玄者交过手,但感触并不明显,而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就像是【逆天邪神】另一个领域的【逆天邪神】力量!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次突破,从君玄境十级到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跨越,但他感觉自己何止是【逆天邪神】强大了一两倍,而是【逆天邪神】十倍不止!!

  在邪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增幅之下,他自己都无法估测能释放出何等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

  这种力量层面上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升华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久久激荡,信心和傲气也随之暴增,恍然间甚至有了一种自己已经强大到无所不能的【逆天邪神】感觉。沉浸在这种的【逆天邪神】愉悦中,他都忘记了自己如今身在何处,痛快的【逆天邪神】大吼一声,双臂大张,将已步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气肆意释放,同时意识也直接醒来……

  二十五滴……

  二十滴……

  十五滴……

  天池池水逐渐临近了滴落殆尽的【逆天邪神】边缘,而在这时,静止了许久的【逆天邪神】冰灵在所有人眸光的【逆天邪神】跳动中,终于有了动静。它在犹豫中偏移了一下……偏移去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沐寒逸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然后似乎就此做出了最后的【逆天邪神】决定,向沐寒逸身边飞去。

  十滴……

  “是【逆天邪神】寒逸赢了!!”最后的【逆天邪神】结果,在这一刻清晰的【逆天邪神】呈现,随着冰灵的【逆天邪神】选择,终于尘埃落定。天池之水只剩最后十滴,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再无逆转可能。

  “哈哈哈哈哈!”沐芸止完全松弛了下来,纵然她数千年的【逆天邪神】修为,也无法压下此刻心间的【逆天邪神】狂喜,肆意的【逆天邪神】大笑了起来。

  “哎。”沐涣之长叹一声。激烈到如此程度,最后的【逆天邪神】结果基本已和实力无关,而更多的【逆天邪神】在于冰灵意识的【逆天邪神】一念之间,但,败了就是【逆天邪神】败了。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双目依旧紧闭,但唇角已露出了笑意,身体也明显出现了激动的【逆天邪神】颤抖。

  而就在这时,池畔之上,一股初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气很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释放而出,还伴随着一声极为失礼的【逆天邪神】兴奋吼叫。

  这声吼叫响起的【逆天邪神】刹那,飞往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冰灵忽然静止了下来,然后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发出了一声先前从未有过,空灵之极的【逆天邪神】脆吟,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陡然加快,快到了远超先前任何一只冰灵……

  但飞行的【逆天邪神】轨迹却发生了变化,不再飞向沐寒逸,而是【逆天邪神】忽然飞向了远处的【逆天邪神】池畔……飞向了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平静的【逆天邪神】冥寒天池忽然涟漪四起,远处正在飞舞嬉戏的【逆天邪神】冰灵全部发出了悦耳清脆之极的【逆天邪神】精灵之音,然后飞舞而起,直追先前的【逆天邪神】那只冰灵而去,速度快到了像是【逆天邪神】一枚枚雪白的【逆天邪神】流星……

  也是【逆天邪神】在同一个刹那,飞舞在沐寒逸和沐妃雪周围,他们用了整整三个时辰,倾尽全力吸引来的【逆天邪神】冰灵竟全部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离散,和所有的【逆天邪神】冰灵一起直飞云澈而去。

  它们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全部飞至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边。先前,飞舞在神殿弟子身边的【逆天邪神】冰灵都是【逆天邪神】姿态缓慢中带着小心与犹豫,但,在云澈周围的【逆天邪神】它们却飞舞格外的【逆天邪神】兴奋,声音无比的【逆天邪神】雀跃,在飞舞中争先恐后的【逆天邪神】向他靠近着,仿佛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某种大到致命的【逆天邪神】吸引力。

  冥寒天池之上整整三千冰灵,在短短数息之间,全部聚拢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无一例外!

  叮!

  玄阵中的【逆天邪神】冥寒池水终于落下了最后一滴,云澈也在这时睁开了眼睛,然后直接愣住,错愕的【逆天邪神】看着周围兴奋的【逆天邪神】飞舞的【逆天邪神】冰灵……以及一张张冻结着惊呆的【逆天邪神】面孔。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