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5章 神道边缘

第985章 神道边缘

  叮……叮……叮……

  天池之水滴落的【逆天邪神】声音让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变得可以捉摸。依旧平静的【逆天邪神】池面上,原本被惊离的【逆天邪神】冰灵逐渐的【逆天邪神】安静了下来,然后一只接一只,在一股股努力传来的【逆天邪神】温和力量下,在犹疑、好奇中,缓缓慢慢的【逆天邪神】靠近着不同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

  吸引和驾驭低等的【逆天邪神】冰灵对神殿弟子而言轻而易举,但天池冰灵太过纯净,意识太过高等,单单是【逆天邪神】不被它们排斥都无比艰难,与之交流,将其吸引至身边,哪怕只是【逆天邪神】一只,都艰难的【逆天邪神】远超他们的【逆天邪神】预想。

  一刻钟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一个神劫境中期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终于又将一只冰灵吸引至身边,至此,已经有两只冰灵在他身边飞舞盘旋,但盘旋的【逆天邪神】很慢,而且轨迹不断的【逆天邪神】浮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游离。

  他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精神稍稍放松,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离他最近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身边有一只冰灵在飞舞,旁边的【逆天邪神】人则和他一样有两只,目光扫过,他看到有人的【逆天邪神】头顶赫然有着三只冰灵。

  心中一突之下,他目光看到了远处的【逆天邪神】沐寒逸和沐妃雪……

  两人的【逆天邪神】身边,竟分别有五只冰灵在飞舞,而且飞舞的【逆天邪神】要明显比他身边的【逆天邪神】冰灵更加灵动,让他都能隐约感受到它们的【逆天邪神】愉悦。

  差距太大了……沐寒逸和沐妃雪两人在冰凰神殿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顶尖弟子,而且顶尖的【逆天邪神】太过突出。宗中之人提到冰凰神殿,会瞬间想到沐寒逸和沐妃雪,却不会想到第三个人。

  这次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之争,人们想到的【逆天邪神】也同样只有沐寒逸和沐妃雪,神殿中天赋排名第三的【逆天邪神】弟子……从未被纳入争论之列。

  他心中暗叹一声,终于死心的【逆天邪神】放弃,两只毫不容易吸引来的【逆天邪神】冰灵被他驱散,再不理会冰灵,而是【逆天邪神】凝气守心,开始以天池池水的【逆天邪神】寒气淬炼身体和玄脉。

  近乎一大半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也都在半个时辰左右彻底放弃。为追求渺茫不堪的【逆天邪神】希望而浪费半个时辰在天池中的【逆天邪神】时间,他们已是【逆天邪神】后悔不迭。

  一个时辰过去,八成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黯然死心,但依然有数百个神殿弟子在竭力争取着。

  众长老和众宫主也都在凝心吸纳天池寒气,但他们和众弟子全心神投入不同,全都留了五分意念在外,随时关注着座下弟子的【逆天邪神】动静,尤其是【逆天邪神】各冰凰宫主,冰凰宫弟子相对较弱,随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在天池之中会逐渐支撑不住。

  同时,他们也全都留意着这场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冰灵之战,而留意的【逆天邪神】重点,毫无疑问只在沐寒逸和沐妃雪两人身上。

  结果也并不让人意外,他们两人所吸引的【逆天邪神】冰灵最多,一个时辰过去,已分别有十只冰灵在侧,不相上下,其他弟子虽都是【逆天邪神】倾尽全力,但最多的【逆天邪神】一个,也只有七只冰灵,再往下,连五只都少之又少,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七十二长老中,有两人并未在天池之中,而是【逆天邪神】在高空之上——沐涣之和沐芸止。沐妃雪和沐寒逸一个是【逆天邪神】其孙女,一个是【逆天邪神】其弟子,当然关切至深,就连天池寒气都无心享受。沐涣之还算平静,沐芸止的【逆天邪神】眸光一直在闪烁,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更是【逆天邪神】没有片刻安静过,双手也时而攥紧,时而松开,只有嘴巴一直牢牢闭合,不敢发出任何打扰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声音。

  “目前看来,撇开冰凰血脉,寒逸在天赋之上,的【逆天邪神】确不弱于妃雪。能以男子之身到如此地步,怕是【逆天邪神】千年难遇。”沐涣之一声自语,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感叹。目前看来,两人势均力敌,但他很清楚,三个时辰后,若两人依然是【逆天邪神】相同数量的【逆天邪神】冰灵,那么结果必定是【逆天邪神】沐寒逸胜出……一因他是【逆天邪神】男性,二因他极好的【逆天邪神】口碑和过人的【逆天邪神】威望。

  一声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从下方传来,天池边缘,一个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体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抽搐,脸上也全无血色,涌入他体内的【逆天邪神】寒气开始脱离他的【逆天邪神】驾驭,濒临失控的【逆天邪神】边缘。

  其所在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宫主瞬间睁开眼睛,从天池中飞身而起,将他一把抓出,丢到了天池之畔,那名冰凰弟子脸色顿时缓和,他愧然的【逆天邪神】起身,没有多加言语,在池畔重新坐好。

  每个人的【逆天邪神】玄力、天赋、体质、对寒气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都各不相同,超过自己身体和能力的【逆天邪神】界限,就只能离开,若强行再入天池,只会反被其伤。不过,池畔上要“温柔”的【逆天邪神】多的【逆天邪神】寒气,对其而言依旧宝贵无比,不敢有半息浪费。

  在第一个冰凰宫弟子之后,随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推移,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弟子开始承受不住天池的【逆天邪神】寒气,只能离开天池,来到池畔,静心炼化和稳固今日的【逆天邪神】成果。

  而哪怕是【逆天邪神】在天池中时间最短,仅有一个时辰的【逆天邪神】那个冰凰宫弟子,都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脱胎换骨。

  冥寒天池至纯寒气的【逆天邪神】淬炼,万千灵丹都无法相比。

  逐渐的【逆天邪神】,两个时辰过去,冰凰宫三千五百弟子已全部被迫脱离天池,转到了池畔之上。天池之中只剩众神殿弟子,

  在沐寒逸和沐妃雪过大的【逆天邪神】优势之下,竭尽全力吸引冰灵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也已越来越少,从几百人到几十人,再到寥寥几个人……最后一名神殿弟子睁开眼睛时,沐寒逸和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身边已各有二十只冰灵在飞舞,他仰头看了一眼自己周围的【逆天邪神】十四只冰灵,终于心灰意冷,轻叹一声,手臂挥洒,认命的【逆天邪神】将所有的【逆天邪神】冰灵一瞬驱散。

  世上从来不缺少天才,但缺少绝顶天才。在绝顶天才面前,天才也只能无奈的【逆天邪神】沦为配角。

  在这场冰灵之战进行到三分之二时,就这么彻底成为了沐寒逸和沐妃雪两人之争……这个结果,丝毫不让人意外。

  这一切,云澈毫无所知。此时的【逆天邪神】他,已进入了一个无比奇妙……或者说奇异的【逆天邪神】世界。

  大道浮屠诀运转,天池寒气以超出常人认知的【逆天邪神】速度从云澈全身每一个毛孔涌入,其他冰凰弟子都是【逆天邪神】以玄气带动寒气流转全身,以淬炼身体和玄脉也主,而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直接引入玄脉。涌入的【逆天邪神】寒气越来越多,他玄脉和身体里的【逆天邪神】玄气流动的【逆天邪神】速度也越来越快,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完全沉下,凝心引导着外来寒气与自身玄气的【逆天邪神】融合。

  在这种状态下,他的【逆天邪神】意识沉入的【逆天邪神】越来越深,已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逆天邪神】流动。就这样过去了不知多久,玄气的【逆天邪神】流动进行了上千个循环,忽然完全停了下来,所有的【逆天邪神】玄气都停止了流动,安静的【逆天邪神】如时间忽然停止。

  云澈意识怔住,但随之,周身所有玄气忽然暴动,如一道道奔泻的【逆天邪神】洪流,疯狂的【逆天邪神】回拢,全部流回了玄脉之中,他的【逆天邪神】意识也随之进入玄脉,尚未看清有什么异状,一声轰响便传遍了他意识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玄脉中心,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玄脉的【逆天邪神】内部世界变得混沌一片,充斥着苍白的【逆天邪神】雾气,这些雾气混乱的【逆天邪神】窜动,不断的【逆天邪神】分散、聚拢,时而闪动蓝光,时而窜起火焰,时而闪过紫色雷光,时而又变得漆黑一片。

  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小世界忽然在灾难中分崩离析……

  最终完全崩溃,玄脉中的【逆天邪神】所有根源玄气就此溃散,奔泻而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根源玄气溃散……意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己所有的【逆天邪神】修为将就此付诸东流。这对任何玄者而言,都无疑是【逆天邪神】噩梦般的【逆天邪神】一幕。云澈惊骇之中,忽然发现,快速变得空荡的【逆天邪神】玄脉中心,有点点奇异的【逆天邪神】星光在闪烁。

  就如无尽夜空中的【逆天邪神】一片星云,闪烁着微弱,但无比神秘的【逆天邪神】光芒。

  一种无比玄妙的【逆天邪神】感觉,也在这时从身体、还有意识中传来,这种感觉之微妙,无法言喻。那似是【逆天邪神】一种……所有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在升华的【逆天邪神】感觉,像是【逆天邪神】整个人从身到魂忽然置身到了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世界,感受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气息,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声音……

  玄脉之中,蓝、赤、紫、黑四种光芒重新亮了起来,中心的【逆天邪神】奇异星云在缓慢的【逆天邪神】旋转,每一次旋转都会成长一分,星芒也变得更加闪耀,与此同时,来自身体的【逆天邪神】奇异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经脉、骨骼、血液、毛发,乃至每一个细胞,都在强烈的【逆天邪神】悸动着……就连他的【逆天邪神】意识,也不断的【逆天邪神】铺开着一副又一副的【逆天邪神】画面。

  这些画面,始于他十六那年,从他重铸玄脉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开始,回放着他在玄道上的【逆天邪神】每一步……

  每一次修炼,每一次突破,每一次奇遇,每一次险境,每一次绝境,每一次生死之间……

  这些画面之中,他仿佛又走了一遍先前的【逆天邪神】人生。八年……对玄道一途而言,八年不过是【逆天邪神】很短很短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但他所经历的【逆天邪神】际遇,所遭遇的【逆天邪神】生死,却胜过别人千世……

  冥寒天池,高空的【逆天邪神】冰寒巨龙之上,迷雾后的【逆天邪神】一道眸光忽然射下,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沐冰云也在这时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转身看向了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无数道玄气在疯狂的【逆天邪神】释放,却并没有离散,而是【逆天邪神】呈环状围绕着他周身快速旋转,带动着周围气流都变得紊乱。

  与此同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开始了猛烈的【逆天邪神】颤抖,身体表面的【逆天邪神】纹理出现了水纹一般的【逆天邪神】波动。

  云澈和沐小蓝离的【逆天邪神】很近,气息的【逆天邪神】剧烈变化让沐小蓝从入定中惊醒,她一眼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状态,刚要失口出声,心魂中便传来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不要出声……他要突破了!”

  沐小蓝猛的【逆天邪神】伸手,重重的【逆天邪神】压在嘴唇上,然后小心的【逆天邪神】后退,一双瞪大的【逆天邪神】眼睛牢牢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

  云澈的【逆天邪神】变化一时间吸引了所有池畔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注意力。

  这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突破。

  是【逆天邪神】一个玄者从凡躯境界,向神道境界的【逆天邪神】跨越!

  是【逆天邪神】一种真正的【逆天邪神】升华和脱胎换骨!

  到来吟雪界三个月的【逆天邪神】云澈,终于在这一刻,在他自己都没料到的【逆天邪神】情境之下,真正踏出了迈进神道的【逆天邪神】第一步。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