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4章 冰灵之战

第984章 冰灵之战

  寒冰巨龙上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全身毫无气息,亦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威压降下,但云澈却分明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心魂如被万千座山岳死死压住,就连意志、信仰都在卑微的【逆天邪神】颤栗。

  这种感觉,云澈前所未有。

  这就是【逆天邪神】神道的【逆天邪神】至高境界——神主境的【逆天邪神】强大!到了这样的【逆天邪神】境界,她已根本不需要刻意释放气场,仅仅是【逆天邪神】存在于那里,便会让万生在惊惧敬畏中屈膝臣服。

  云澈随着众人起身,内心起伏不休……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渺小。上方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是【逆天邪神】位于神道顶尖的【逆天邪神】存在,而自己,连神道的【逆天邪神】门槛都未能踏入,同为人类,差距之大,万千个云泥之别都不足以形容。若一生留于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那么一生都只会在坐井观天。

  只是【逆天邪神】……完全看不到长什么样子,有些遗憾了。

  大长老沐涣之向前一步,昂首肃然道:“禀宗主,神殿七十二长老,神凰三十六宫主,寒雪殿总殿主总执事,神殿两千弟子,冰凰宫三千五百……零二弟子,已全部在此,恭听宗主圣令!”

  “很好。”

  如神谕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无上天威再度传下:“冥寒天池为我吟雪界神脉所在,至圣之地,每隔三年方才特许一人进入,绝不逾越。然,三月前的【逆天邪神】宙天之音,昭告诸界必将有大事发生,且极有可能近在咫尺。”

  吟雪界王之语沉重到威凌到极致,每一字都像在狠狠的【逆天邪神】钉入了灵魂深处。这威凌到足以让天地都颤栗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云澈脑中描绘出一张冰冷绝情到极致,目光骇人到足以让人触之胆裂的【逆天邪神】女子面孔。

  “为之,宙天界不惜为外界玄者倾尽宙天珠之力,宙天界此举,千古未有。那我吟雪界,也自不该再吝惜冥寒天池之神力。”

  “今日,你们皆可入冥寒天池,收益多寡,皆看你们自己的【逆天邪神】造化!涣之,安排他们入池吧。”

  “是【逆天邪神】!”被喊到名字,沐涣之全身一震,重重应声,然后转过身来,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道:“众位,都是【逆天邪神】我们冰凰神宗未来的【逆天邪神】基石,今日宗主降下天恩,许你们入冥寒天池,这是【逆天邪神】千古未有的【逆天邪神】大造化!天池神力会助你们脱胎换骨,对今后修炼寒冰玄力有着极大好处。”

  “两年后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其预选将在宙天珠之内,但入其中,其独有的【逆天邪神】力量法则必将让人受益匪浅。而今日的【逆天邪神】天池盛会,会让你们之中有更多人在两年后获得进入宙天珠的【逆天邪神】资格。每个人的【逆天邪神】体质、天赋、领悟能力各有不同,今天能收获多少,就要看你们自己了。你们只需记得,今日之后,或许再也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机会!”

  口气沉重的【逆天邪神】叮嘱一番,沐涣之手掌一挥。

  神殿在先,冰凰宫在后,分别在众长老和宫主的【逆天邪神】引领下整齐划一的【逆天邪神】飞至了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上空。

  越是【逆天邪神】临近冥寒天池,纯净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寒冰气息便越是【逆天邪神】浓郁。沐小蓝修为只有神元境中期,除去云澈玄力最弱,对寒气的【逆天邪神】抵御能力自然也是【逆天邪神】最差,她已不得不运转全部玄力去抵御寒气,但同时,她也无比激动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在这里,寒冰玄气的【逆天邪神】运转与恢复速度都比平时提升了好几倍。

  沐冰云带着云澈和沐小蓝处在最后方,但她并没有带着两人进入冥寒天池上空,而是【逆天邪神】在池畔就停了下来。

  “小蓝,云澈,”沐冰云转过身来,看着沐小蓝和云澈——两人一个全身玄气缭绕,但依然冻的【逆天邪神】身体瑟缩,一个却是【逆天邪神】若无其事:“你们两人修为太低,强行入冥寒天池反而有害无益。你们两人便留在此处,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也都是【逆天邪神】生自冥寒天池,浸于其中,以寒气淬身,便足以极大提升你们对冰玄力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对今后的【逆天邪神】修炼有着莫大的【逆天邪神】好处。”

  “是【逆天邪神】,师尊。”

  沐小蓝毫无异议,她自知自己的【逆天邪神】能力,根本不足以沾染天池之水,能沾染这里蕴含着极高冰系法则的【逆天邪神】寒气,已是【逆天邪神】以往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造化。

  她安静的【逆天邪神】坐了下来,很快轻轻吸气,闭上眼睛,不敢浪费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每一息。

  天池之水近在眼前,云澈一阵踌躇后,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开口道:“宫主,我想试……”

  “记得你先前答应过我的【逆天邪神】话,”沐冰云似是【逆天邪神】早就预料到他要说什么,直接将他的【逆天邪神】话打断,满脸肃然:“我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要你做什么,就不许做什么。”

  云澈张了张口,只好顺从的【逆天邪神】点头:“是【逆天邪神】。”

  他在沐小蓝身边坐下身来,而这时,他耳边忽然响起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传音:

  “你体质有异,能脱离冰凰血脉强行修炼冰凰封神典,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也对你并无影响,所以虽然你玄力低微,但天池之水应该也伤不到你。但,你如今已是【逆天邪神】名声在外,若再以君玄之躯成功浸入天池之水,必定会再起波澜,这对你绝无好处。”

  “我与宗主对你有愧,或许会另择一日,许你独身来此。”

  “……”云澈抬头,看了一会儿沐冰云始终没有转过的【逆天邪神】背影,心中一暖,很快静下心来,闭上眼睛,开始凝心感受这里的【逆天邪神】纯净寒气,感悟其中的【逆天邪神】寒冰法则,再不管周围之事。

  这里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又有沐冰云在侧,云澈不需要有任何设防。很快,他的【逆天邪神】意识便已在不知不觉中沉下,就连声音,也被他隔绝在外。

  沐冰云并未走入冥寒天池,而是【逆天邪神】就这么守在了两人身前。这时,沐夙山从后方走过,目光晃过云澈,脚步在震惊中一顿,然后感叹一声:“短短三个月,居然已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巅峰,且玄气如此稳固……冰云宫主,我实在想不出,你是【逆天邪神】以何法将他调教至此。”

  沐冰云微微摇头:“与我无关。”

  “呵呵,那只能说,这小子是【逆天邪神】个违背常理的【逆天邪神】怪胎啊。”沐夙山道。

  沐冰云无比淡然的【逆天邪神】一笑,未置可否。

  其他三十五冰凰宫都已到来冥寒天池上空。第一宫所在,沐一舟瞥了一眼坐于池畔的【逆天邪神】云澈,鄙夷的【逆天邪神】讽笑一闪而过,然后再也懒得看他一眼,然后跟随着宫主的【逆天邪神】指引缓缓沉下,将身体一点点落入冥寒天池之中。

  脚尖碰触到冥寒池水的【逆天邪神】刹那,一股寒气瞬间爆窜而起,直蔓全身,整个人如同一下子被封入了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冰寒地狱。周身玄气也像是【逆天邪神】忽然沸腾的【逆天邪神】火焰,极速的【逆天邪神】流动起来。

  冥寒天池涟漪迭起,飞舞的【逆天邪神】冰灵被远远惊散。所有神殿弟子和第三十六宫之外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都已进入天池之中。恐怖的【逆天邪神】寒气让他们进入的【逆天邪神】刹那都如坠冰狱,痛苦不堪,但内心却是【逆天邪神】兴奋到近乎炸裂,每一人都是【逆天邪神】马上调动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念和玄力,去控制和引导寒气。

  虽然才是【逆天邪神】刚刚进入,但,在来自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至纯寒气之下,他们都能感觉到身体和玄脉都在发生着大到足以清晰感知的【逆天邪神】变化。

  虽然早就听闻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神奇,如今亲身进入冥寒天池,依旧惊喜的【逆天邪神】如在梦中。欣喜若狂之下,极致冰寒带来的【逆天邪神】痛苦都让他们甘之如饴。

  相比于冰凰宫弟子,神殿弟子的【逆天邪神】神情则要相对平缓的【逆天邪神】多。最受瞩目的【逆天邪神】沐寒逸与沐妃雪浸入天池之时都是【逆天邪神】面不改色,目无波澜。

  除了沐冰云、云澈、沐小蓝三人,所有人都已入天池之中。但众长老、宫主却并没有如弟子一般马上开始以池水淬身,在许久等待后,目光都投向了大长老沐涣之。

  尤其三十九长老沐芸止,呼吸都有些微乱。

  大长老沐涣之自己也是【逆天邪神】心急如焚,终于,他心一横,抬起头道:“宗主,关于亲传弟子之事……”

  这句话一出,大量神殿弟子都瞬间睁开了眼睛,目光投向了沐寒逸和沐妃雪。

  “本王自然没忘。”

  寒冰巨龙之上,传来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声音:“既已到了冥寒天池,那么本王亲传弟子之事,便无需诸多繁琐试炼!”

  一道蓝光忽然从上空耀下,形成了一个奇形玄阵,随之,一波天池之水忽然翻起,落入了空中的【逆天邪神】玄阵之内。

  玄阵的【逆天邪神】末端,被兜住的【逆天邪神】天池之水缓缓滴下,落入天池,发出“叮”的【逆天邪神】脆响,完全不似水滴滴落,清脆如冰晶碰撞。

  “宗主,这是【逆天邪神】何意?”沐涣之大惑不解道。

  沐寒逸抬起头来,平日里淡若秋水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释放着强烈的【逆天邪神】灼热。

  “三个时辰之后,阵中的【逆天邪神】天池之水便会落尽。落尽之时,谁身边吸引的【逆天邪神】天池冰灵最多,便是【逆天邪神】本王下一个亲传弟子!!”

  短暂的【逆天邪神】愕然,随之所有人都马上反应了过来,沐涣之心悦诚服的【逆天邪神】喊一声“宗主英明”,然后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转身,一声雷霆般的【逆天邪神】大吼:“妃雪!”

  另一边,沐芸止也已冲到了沐寒逸上空,一掌挥出,将沐寒逸百丈之内的【逆天邪神】其他弟子全部排开:“寒逸,马上开始!”

  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冰灵绝非普通的【逆天邪神】冰灵,它们每一个都是【逆天邪神】由天池寒气所化,有着高等的【逆天邪神】意识和近乎完整的【逆天邪神】灵魂。这样的【逆天邪神】冰灵,纵然是【逆天邪神】纯修冰系玄功的【逆天邪神】玄者,不被它们排斥已是【逆天邪神】极难,更不要说与它们交流。

  因而,这场来自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试炼”,虽然看似格外简单,却是【逆天邪神】对一个人体质、天赋、法则领悟以及掌控能力的【逆天邪神】全面考验。

  身体越是【逆天邪神】亲和冰系力量,对冰系法则的【逆天邪神】领悟越是【逆天邪神】透彻,对冰系力量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越是【逆天邪神】强大,那么自然就越不受天池冰灵的【逆天邪神】排斥,继而可试着与之交流,再将它们逐步吸引……若冰系力量掌控力足够强大,甚至可以驾驭这些冰灵为自己所用。

  相比之下,与之对应的【逆天邪神】玄道修为反而并不太过重要。

  而历来,界王选定亲传弟子时都并不看重当时的【逆天邪神】修为。因为一时的【逆天邪神】修为仅仅是【逆天邪神】一时的【逆天邪神】修为,法则领悟和驾驭能力,决定是【逆天邪神】修炼速度和将来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上限!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沐寒逸和沐妃雪在神殿众弟子中的【逆天邪神】实力只居中游,却是【逆天邪神】公认最有资格成为界王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两人。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天赋高的【逆天邪神】人,在同年龄层的【逆天邪神】人中修为也自然不会低。同样是【逆天邪神】沐寒逸和沐妃雪,两人的【逆天邪神】修为在整个吟雪界同龄人中,都无人可及。毕竟天赋与实力,本就是【逆天邪神】并行的【逆天邪神】。

  不需要沐芸止的【逆天邪神】提醒,沐寒逸身上已是【逆天邪神】蓝光浮动,数息之间,便已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寒冰之力运转到了极限,浓郁而纯净的【逆天邪神】寒气带着他的【逆天邪神】魂力向周围扩散而去。

  另一边,沐妃雪美眸闭合,神情安静中带着雪莲般的【逆天邪神】圣洁,就在她前方三十丈之距,一只本要飞离的【逆天邪神】冰灵忽然缓了下来,然后逐渐停止,久久的【逆天邪神】静默之后,似是【逆天邪神】带着犹豫,轻灵而缓慢的【逆天邪神】飞向了沐妃雪。

  吸引冰灵的【逆天邪神】当然绝不只有沐寒逸和沐妃雪。近乎所有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都已全力释放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和魂力……虽然自知希望渺茫,但若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将无疑是【逆天邪神】一步登天。哪怕希望再微小,他们也要全力一试。

  玄阵之中的【逆天邪神】天池池水在一滴滴的【逆天邪神】落下,带动着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冥寒天池之上,一场争夺天池冰灵的【逆天邪神】恶战开始上演,无比安静,无比激烈。

  天池池畔,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已完全沉下,感知不到了外界的【逆天邪神】任何存在,全然不知道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激战,就连吟雪界王先前的【逆天邪神】言语都毫无所知。

  在他五感空灵之下,天池寒气涌入他身体的【逆天邪神】速度,是【逆天邪神】他身边沐小蓝的【逆天邪神】数十倍。至纯至净,又蕴着极高力量法则的【逆天邪神】寒气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体内的【逆天邪神】玄气带动寒气快速运转,又在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运转中发生着悄然的【逆天邪神】变化。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