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2章 大阵仗
  云澈愣神间,空中寒风拂过,又一个身影从天而落。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男子,肩带象征神殿弟子身份的【逆天邪神】尊贵铭玉,白衣飘飘,丰神俊逸,并带着超然的【逆天邪神】贵气与优雅。

  “是【逆天邪神】寒逸师兄!”沐小蓝失声喊道。

  神殿……哦不,是【逆天邪神】全宗,乃至整个吟雪界最优异,唯二可能成为界王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巧的【逆天邪神】最先到来。未入冥寒天池,便先遇到这两个人,简直是【逆天邪神】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幸运。

  沐寒逸飘然而落,向沐冰云恭敬躬身:“弟子沐寒逸,向冰云宫主问安,听闻冰云宫主仙躯日渐康复,寒逸无限欢喜。”

  沐冰云微微颔首:“今日之果,将决定你一生所向,万勿轻怠。”

  “是【逆天邪神】。”沐寒逸郑重应声,然后直起身来,面向静谧如幽谭的【逆天邪神】沐妃雪,微笑和煦中带着欣喜:“妃雪师妹,你来的【逆天邪神】这么早,没有和大长老他们一起么?”

  “寒逸师兄不也来的【逆天邪神】很早么。”沐妃雪音若寒冰,冷的【逆天邪神】冰心,虽在回答沐寒逸,眸光却没有因他的【逆天邪神】临近而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偏移。

  “想到今日之事,心魂彻夜难静,所以早早的【逆天邪神】来了,希望这里的【逆天邪神】寒风能让我多少心静一些。看来,我的【逆天邪神】修行终究还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够。今日,若能有幸成为宗主亲传弟子,自是【逆天邪神】了却毕生之愿,若是【逆天邪神】负于妃雪师妹,我亦不会有丝毫的【逆天邪神】不甘与遗憾,或许会如己一般欢喜。”沐寒逸轻叹一声,言语坦然真诚,双目一直都在看着沐妃雪,没有须臾的【逆天邪神】游移。

  虽然冰冷彻心,但释放这种冷意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太过绝美的【逆天邪神】风景。若能得她顾盼一笑,哪怕被永恒冰封此地,或许都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

  回答他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沐妃雪的【逆天邪神】沉寂。她冰眸轻闭,幽然无声,竟不再理会他,也似根本没有在听他刚才的【逆天邪神】话……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沐寒逸微笑依旧,但眉宇间多了几分感伤……虽然他早已习惯被沐妃雪如此对待。

  冰凰神宗之中,倾慕他的【逆天邪神】女子不计其数,只要他愿意,哪怕只是【逆天邪神】为妾为婢,都会万般甘愿。但唯独他内心所系之人,对他始终视若无物。

  她对待任何人,都是【逆天邪神】如此。天生身负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女子,她们的【逆天邪神】心魂仿佛一出生,就被冰凰之力所封结,永不消融。反之,男性却并不会如此,或许,是【逆天邪神】和男女的【逆天邪神】阴阳之别有关。

  另一边,云澈和沐寒逸一样,目光一直都牢牢的【逆天邪神】落在沐妃雪身上,逐渐的【逆天邪神】,竟看的【逆天邪神】彻底痴了过去。

  沐妃雪虽然极美,绝不下于沐冰云,但还不至于像先前自称“沐玄音”,美若仙幻,又媚若魔鬼的【逆天邪神】女子一样让他彻底失魂失态。他无法移开目光,甚至变得痴朦,是【逆天邪神】因为她很像一个人。

  区别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清”与“淡”,沐妃雪是【逆天邪神】极限的【逆天邪神】“冰”与“冷”……就像是【逆天邪神】当年初见之时的【逆天邪神】楚月婵,一样的【逆天邪神】仅凭气息便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样的【逆天邪神】让人心魂冻结的【逆天邪神】眸光,一样如天宫寒月般的【逆天邪神】出尘仙姿……

  注意到他盯着沐妃雪,痴痴呆呆的【逆天邪神】样子,沐小蓝慌不跌伸手在他面前连晃:“喂喂!快回魂,你这样看太失礼了!”

  “哈哈哈,”沐寒逸走了过来,洒然而笑:“妃雪师妹天仙化人,但凡第一次见到妃雪师妹的【逆天邪神】男子无不是【逆天邪神】心为之夺,魂为之失,再正常不过了。”

  “寒逸师兄。”沐小蓝马上紧张的【逆天邪神】见礼,然后偷偷用小指头狠狠戳了几下云澈的【逆天邪神】腰部。虽然沐寒逸这么说,但他倾慕沐妃雪,这是【逆天邪神】全宗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事,云澈居然当着他的【逆天邪神】面看呆了眼,实在是【逆天邪神】……好丢人啊啊啊!

  “……”云澈眼神逐渐恢复焦距,随之目光垂下,一声失神的【逆天邪神】低语:“她终究不是【逆天邪神】小仙女。”

  “哎?你说什么?小仙女?什么小仙女?”沐小蓝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

  “小仙女就是【逆天邪神】小仙女,世上独一无二的【逆天邪神】小仙女,这样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懂了么?”云澈一脸无奈的【逆天邪神】哼道。

  沐小蓝有些懵的【逆天邪神】看着忽然发神经的【逆天邪神】云澈……她能懂才怪。

  “寒逸师兄,”云澈主动向沐寒逸道:“前些日被情绪左右,又走的【逆天邪神】格外匆忙,都没有好好向你道谢,今日,便正式感谢寒逸师兄当日的【逆天邪神】出手相助。”

  沐寒逸轻轻摆手:“都是【逆天邪神】同门,举手之劳,无需如此客套。”

  “呵呵,说起来,偌大宗门,才不过相隔七日,便又再次见面,看来我们的【逆天邪神】确颇有缘分。”沐寒逸微笑起来,然后伸手轻轻拍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道:“云澈师弟,虽然你出身下界,玄力尚低,但你天赋异人,多加努力的【逆天邪神】话,将来成就必定非凡,在宗中大放异彩。我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力。今日,无论我是【逆天邪神】否能有幸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那日之言都不会失效。以后若有难解之事,我定会在能力范围内给予你帮助,你自己也一定要多加努力,不要枉费了你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天赋。”

  “我会记得寒逸师兄的【逆天邪神】教诲。”云澈点了点头。

  “嗯,”沐寒逸点头,教导道:“今日能进入冥寒天池,而你而言是【逆天邪神】千载难逢的【逆天邪神】机遇,千万要好好把握住。”

  因为靠近冥寒天池,这里冷的【逆天邪神】可怕,沐小蓝几乎运转了一大半的【逆天邪神】玄力在抵御。没过太久,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寒风拂动,一队人脚踏冰舟,转瞬而至。

  “哈哈哈哈!”

  一阵极为爽朗的【逆天邪神】笑声从上空传来,将这里的【逆天邪神】酷寒都大为驱散。大笑声中,一个身材粗壮的【逆天邪神】男子从天而落。

  男子看上去已是【逆天邪神】迟暮之龄,胡须花白,但头发却是【逆天邪神】漆黑,脸上布满褶皱,双目却炯似猛虎,豪放的【逆天邪神】大笑与迫人的【逆天邪神】气势都与冰凰神宗所修的【逆天邪神】冰系玄功颇有些相悖。

  他落下的【逆天邪神】同时,与他随同而来的【逆天邪神】三十个人也都齐齐整整的【逆天邪神】落在他身后,这些人的【逆天邪神】肩上,赫然都带着象征神殿弟子的【逆天邪神】铭玉!

  “大长老。”这次,却是【逆天邪神】沐冰云主动行礼。

  “大……长老!”沐小蓝也连忙拉着云澈向前,沐寒逸也深深躬下……唯有沐妃雪,依旧静谧如雪,目不斜视。

  大长老?云澈目光快速打量了这个气势非凡的【逆天邪神】男子一眼……他就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首席长老,居然是【逆天邪神】个男的【逆天邪神】!

  在冰凰神宗,论地位,神殿七十二长老和冰凰三十六宫主基本平齐,但论实力,长老要稍胜宫主,但这种实力差并非因天赋,而是【逆天邪神】年龄。因为万岁以上方可为长老,而宫主年龄大都才几千岁。

  神殿七十二长老的【逆天邪神】最主要职责,就是【逆天邪神】培育神殿的【逆天邪神】两千弟子。冰凰宫一个宫主座下是【逆天邪神】三千弟子,而在神殿,一个长老平均只带不到三十个弟子,冰凰神宗对顶层弟子的【逆天邪神】待遇可见一斑……而在任何宗门,也都大致如此。

  毕竟,当代势力已是【逆天邪神】成型,难有改变。决定宗门未来的【逆天邪神】,永远是【逆天邪神】年轻一辈。年轻一辈若是【逆天邪神】不济,宗门将来唯有衰落。

  大长老沐涣之大步向前,大着嗓门道:“冰云,来的【逆天邪神】还真是【逆天邪神】早啊。”

  “刚到不久。”沐冰云回道。

  “哦?”沐涣之目光落在了云澈身上:“这个后辈,应该就是【逆天邪神】你从下界带回来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吧。我记得是【逆天邪神】叫云澈,哈哈哈哈,听说这小子能以君玄之力战胜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弟子,不得了啊。”

  冰凰宫虽然弟子不多,但一宫也有三千个,要叫上名字着实不容易……唯独冰凰第三十六宫,除了沐小蓝,当然就剩下个云澈。

  云澈马上道:“大长老居然知道弟子之名,实在是【逆天邪神】受宠若惊。”

  沐涣之大手一挥:“你这娃娃最近名气可不小,毕竟冰云这么多年,可就带回过来你一个人,君玄境战胜神元境,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了不起啊,值得好好栽培,冰云的【逆天邪神】眼光嘛,怎么会差。”

  在喊到“云澈”这个名字时,后方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也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可见,他这段时间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颇为有名。

  “……谢大长老称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因为修炼冰系玄功,大都性子清冷,这沐涣之,却是【逆天邪神】个少见的【逆天邪神】异类。

  “不过,冰云啊,这两个小娃娃虽然资质都不错,但修为着实低了些,怕是【逆天邪神】受不得天池的【逆天邪神】池水。”沐涣之动了动眉头。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沐冰云微微颔首:“我并未打算让他们沾染天池之水,否则非但无益,反而极易受创。单单冰雾寒息,就足以让他们受益匪浅。”

  “哈哈哈哈,”沐涣之一声了然的【逆天邪神】大笑:“你看我这脑子,老了就是【逆天邪神】不灵光了,有你在,我这不是【逆天邪神】瞎担心么。”

  “寒逸,今天对你来说,可是【逆天邪神】极为重要的【逆天邪神】日子啊。”沐涣之又转向沐寒逸,脸色肃然了几分:“虽然妃雪是【逆天邪神】我孙女,但若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话……我也能不难受的【逆天邪神】认了,总之,努力吧。我们宗门的【逆天邪神】未来,很有可能会担负在你们两个身上啊。”

  沐寒逸深深一礼:“弟子定会全力以赴。”

  “咳咳,妃雪啊,爷爷肯定是【逆天邪神】更希望你能成为宗主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所以你更要……唉唉唉,妃雪……”

  沐妃雪莲足踏雪,给了沐涣之一个越来越远的【逆天邪神】背影。

  沐涣之讪讪收回伸出一半的【逆天邪神】老手,颇为尴尬的【逆天邪神】揉了揉鼻头,郁闷道:“这娃娃,性子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严重了。要是【逆天邪神】真变得像冰云那丫头一样一辈子不嫁人……唉,愁死人啊。”

  沐冰云:“……”

  沐涣之比沐冰云大六千多岁,当年还是【逆天邪神】她半个师父,绝对有资格喊她“丫头”。

  距离冥寒天池开放的【逆天邪神】时间越来越近,众神殿长老、弟子,以及各冰凰宫也都陆续到来。

  两千神殿弟子由七十二长老引领,居于最前,三十六宫由各宫主引领,居于后方。虽然都提前静心了七天,但众冰凰宫弟子依旧是【逆天邪神】满面无法完全抑下的【逆天邪神】激动。而今日之阵仗,所有长老、宫主、神殿弟子皆在,纵然是【逆天邪神】其中资历最老的【逆天邪神】弟子,也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逆天邪神】场面。

  包括众神殿弟子也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同为弟子,神殿与冰凰宫虽是【逆天邪神】一个阶层之差,却有着云泥之别。居于所有神殿弟子之后,众冰凰宫弟子无不是【逆天邪神】紧张忐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他们排成三十五个整整齐齐的【逆天邪神】队伍,脚步就像是【逆天邪神】钉死在地面上,一动都不敢动。

  而居于角落,只有两个人的【逆天邪神】第三十六个“队伍”,就显得格外扎眼,云澈眼神炯炯,不断的【逆天邪神】看着周围,感受着磅礴如梦幻的【逆天邪神】气息,心中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惊叹感叹,而沐小蓝却是【逆天邪神】分外局促不安,一只小手一直牢牢拽着云澈衣袖。

  冰凰三十六宫全部到来,寒雪殿,沐凤姝和沐夙山也一起到来。

  冥寒天池开放的【逆天邪神】前一刻,最后一个神殿长老破空而至,落在了众弟子的【逆天邪神】前方……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落在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前方。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身材颇为高大,面带沉重岁月沧桑,还有些雄壮的【逆天邪神】女子,一双寒目不怒而威。她的【逆天邪神】到来,让周围的【逆天邪神】气息都为之一凝。

  神殿第三十九长老——沐芸止!

  而相比于三十九长老,她还有一个更为全宗所知的【逆天邪神】身份。

  沐寒逸的【逆天邪神】亲传师尊!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