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1章 无暇妃雪

第981章 无暇妃雪

  冥寒天池开放之日,整个冰凰神宗如被冻结,气氛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凝重。m.。

  因为,今日是【逆天邪神】大界王选定亲传弟子之日……千年才有一个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一旦能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不但地位陡升,修为也将一日万里,还将得到一滴纯正的【逆天邪神】冰凰源血,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最无上的【逆天邪神】荣耀。

  冰凰界极北的【逆天邪神】高空,一叶冰舟刺穿寒风,极速而行。云澈和沐小蓝规规矩矩的【逆天邪神】立于冰舟两翼,前方,是【逆天邪神】雪衣飘飘的【逆天邪神】沐冰云。到了这里,距离冥寒天池已然不远。

  “真没想到,我居然也可以进入冥寒天池,这几天,每天都像在做梦一样,在修炼室的【逆天邪神】时候,好怕梦忽然就醒了。”

  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天,但沐小蓝显然依旧沉浸在强烈的【逆天邪神】激动与兴奋中……估计其他冰凰弟子也都差不多。毕竟,能入冥寒天池,以往从来都只有神殿弟子,且是【逆天邪神】最优异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才有的【逆天邪神】殊荣。

  “而且,不仅能见到神殿的【逆天邪神】众师兄师姐以及众宫主长老,还能……还能……”沐小蓝轻轻咽了一小口口水,三分期待之下却有七分紧张:“还能再见到大界王,呜!好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逆天邪神】,她又不会选你当亲传弟子……噢,估计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云澈嘴贱的【逆天邪神】打击道。

  “哼!”沐小蓝生气道:“你骗我的【逆天邪神】事我都没找你算账,居然还敢笑话我。”

  “我哪骗你了?”云澈翻了翻白眼。

  “还厚着脸皮不承认,”沐小蓝一脸鄙视:“师尊,他那天居然骗我说,是【逆天邪神】妃雪师姐为我们送的【逆天邪神】芙韵寒露。哼,说谎都不会,每年发放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从来都是【逆天邪神】新晋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妃雪师姐这么厉害的【逆天邪神】人物,还有她的【逆天邪神】性格,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天天就知道闯祸和骗我。”

  “你爱信不信。”云澈把双手枕到脑后,懒得解释。

  “妃雪?”沐冰云侧目:“云澈,你应该并未见过妃雪,为何会知道是【逆天邪神】她?”

  “她自己告诉我的【逆天邪神】啊。”面对沐冰云,云澈一脸的【逆天邪神】诚实:“传说中全宗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弟子会亲自来送芙韵寒露,我也很意外。”

  “她……亲口告诉你她叫沐妃雪?”沐冰云目若幽云,眸光深处透着一抹难解的【逆天邪神】怪异。

  “这倒不是【逆天邪神】,她最初可能是【逆天邪神】为了逗我玩,告诉了我另外一个名字,但她居然知道我和沐一舟的【逆天邪神】事,再加上……咳,一些其他的【逆天邪神】原因,我猜出她很可能就是【逆天邪神】沐寒逸所倾慕的【逆天邪神】沐妃雪,我说出来之后,她也承认了。”诚实的【逆天邪神】云澈一五一十的【逆天邪神】道。

  沐冰云:“……”

  “妃雪师姐……逗你玩?”沐小蓝“噗”的【逆天邪神】笑出声,然后又一脸生气:“你骗我就算了,居然连师尊都敢骗,太过分了!!”

  云澈扯了下肩膀,懒得理她,接着道:“对了宫主,她之所以会亲自来送芙韵寒露,应该只是【逆天邪神】顺便,主要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来见你,我告诉她你那几日不在宫中,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找到你。”

  “见我?”沐冰云再次侧目:“这也是【逆天邪神】她亲口所言?”

  云澈想了想,道:“她说她送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是【逆天邪神】来见一个人,总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小蓝师姐,更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我,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宫主……”

  看到沐冰云有些异样的【逆天邪神】神色,他迟疑了一下,弱弱的【逆天邪神】道:“她该不会……真是【逆天邪神】来找小蓝师姐的【逆天邪神】吧?可我记得小蓝师姐和她并不熟悉啊?”

  “……”沐冰云转回目光,雪眸中泛起几波不规则的【逆天邪神】涟漪,随之轻声道:“再有百息,便到冥寒天池了。注意运转玄气抵御冰寒。”

  沐冰云话音刚落,本就寒冷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间温度骤降,越是【逆天邪神】向前,便越是【逆天邪神】寒冷刺骨,整个世界也愈加沉寂,似乎连声音都已被冰封。

  冥寒天池所在的【逆天邪神】区域,是【逆天邪神】整个吟雪界最寒冷的【逆天邪神】地方。

  “冥寒天池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开放,在吟雪界历史上属于首次。”

  “不仅大界王亲临,神殿七十二长老,冰凰三十六宫主,寒雪总殿主与总执事,冰凰神宗最高层会全部到场。”

  “年轻一辈,则为神殿两千弟子皆至,冰凰宫每宫择百名最优异弟子,共三千五百弟子,合计五千五百弟子,数量之多,亘古未有。而这次准入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五千五百弟子,他们主宰着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未来。”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毫不夸张。因为冰凰神宗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主宰,而在冰凰神宗最优秀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毫无疑问便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未来的【逆天邪神】主宰。

  要不是【逆天邪神】冰凰第三十六宫尴尬的【逆天邪神】只有两个弟子,数量显然能达到五千六百人。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才初来吟雪界没多久的【逆天邪神】云澈,今天,可以一次见遍冰凰神宗所有的【逆天邪神】高层,以及所有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弟子!

  单就这一点上,云澈都足以称得上是【逆天邪神】前无来者了。

  “今日之事,非常小可,其意义之重更是【逆天邪神】不可估量。因而,进入冥寒天池后,不得有任何越轨之言行。”

  沐冰云这番话,显然是【逆天邪神】说给云澈一个人听。对于云澈先前连番闯祸,她从不怪责,但这次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盛会不能有任何差池,她必须给予云澈最重的【逆天邪神】告诫。

  “小蓝,云澈,进入冥寒天池后,你们两人需紧随我侧,若无我的【逆天邪神】同意,不得有任何言语,不得有任何异动,一切皆要遵从我的【逆天邪神】命令。”

  沐冰云难得的【逆天邪神】露出极为肃重的【逆天邪神】神情,似乎对云澈惹祸的【逆天邪神】能力依旧不放心,她直面云澈,更重的【逆天邪神】叮嘱道:“云澈,你性情过于随性,这虽并非坏事,但今日非同寻常,切不可有任何越界之举。尤其……宗主性情极端,如此盛事,若被触怒,后果不堪设想,不要说我,纵然集七十二长老、三十六宫主之力,也绝不可能阻拦,你定要慎之。”

  “是【逆天邪神】,我一定牢牢跟在宫主后面,宫主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让我做什么绝对不做什么。”云澈乖巧的【逆天邪神】保证道,同时心里暗摹灸嫣煨吧瘛款:这我能惹出什么事来,今天能进入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各种大BOSS,所有人中我的【逆天邪神】实力倒数第二,除了倒数第一那个,压根谁也惹不起。私下里仗着你在旁边怼怼沐一舟也就算了,冥寒天池这种全是【逆天邪神】BOSS,连大界王都亲临的【逆天邪神】地方……我又不是【逆天邪神】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了。

  倒数第一那个是【逆天邪神】沐小蓝。

  所以说,大界王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姐妹情深。冰凰第三十六宫早已是【逆天邪神】名存实亡,但这千年之中,三十六宫不但一直保留,而且从不会有任何区别于其他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待遇。这次还愣是【逆天邪神】让三十六宫仅有的【逆天邪神】云澈和沐小蓝这两个拖油瓶也一起准入冥寒天池。

  空气越来越冷,沐小蓝已张开玄气抵御,身子也稍稍缩紧了一点,第一次听到沐冰云如此严肃的【逆天邪神】对云澈说话,她心里总算是【逆天邪神】平衡了一点点,偷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时候,却发现他在寒风之下竟是【逆天邪神】面色如常,而且完全没有释放玄气抵御,脱口问道:“喂!小师弟,你不冷吗?”

  “冷?”云澈看了一眼沐小蓝的【逆天邪神】样子,马上一本正经的【逆天邪神】点头:“是【逆天邪神】有点冷。”

  “哼,就喜欢硬撑,看你撑到什么时候。”沐小蓝念叨一声,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又加厚了一层:“过会儿见到大界王的【逆天邪神】时候,你最好低着头,千万不可以乱看。大界王极喜欢独处,除了师尊,从来不愿意见任何人的【逆天邪神】,就算是【逆天邪神】长老、宫主,除非有特别重要的【逆天邪神】事,否则通常上百年都见不到她一次。你这次是【逆天邪神】跟随师尊,走了天大的【逆天邪神】好运呢,可千万不许……阿嚏!”

  骤临的【逆天邪神】寒风之下,沐小蓝被冷不丁冻的【逆天邪神】打了个喷嚏,她瞬间从脸颊红到脖颈,转过脸去,不肯再看云澈。

  “哦!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居然也会打喷嚏。”云澈还极不知趣的【逆天邪神】跟了一句,配上足够惊奇的【逆天邪神】表情。

  “谁……谁说我们不可以打喷嚏了!”沐小蓝愤慨的【逆天邪神】还口,但脸儿更红了几分。

  在冰寒世界里出生,一生下来就修炼冰系玄功,再加上天赋极高,一般的【逆天邪神】严寒当然影响不到沐小蓝……但冥寒天池区域,却实在太过寒冷。

  不仅限于吟雪界,说它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最冷的【逆天邪神】地方,都毫不为过。

  “到了。”冰舟的【逆天邪神】速度在这时缓了下来,但寒气之重已到了残酷的【逆天邪神】程度。神道之下的【逆天邪神】玄者,哪怕是【逆天邪神】个帝君到了这里都会如坠地狱,纵然倾尽全力,都会寸步难移。

  沐冰云虽未回眸,却感觉到云澈气息平稳如常,周身毫无玄气缭绕,心中顿时晃过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她并未言语,控制冰舟倾下而落。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牢牢的【逆天邪神】盯着前方,视线的【逆天邪神】远处,赫然是【逆天邪神】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蔚蓝结界,结界之上冰芒流转,如有无数的【逆天邪神】星辰在闪烁。

  “结界之中,便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所在”沐冰云轻语道:“看来,我们来的【逆天邪神】稍早了一些。”

  冰舟速度极快,本是【逆天邪神】遥远的【逆天邪神】蔚蓝结界数息间便已近在眼前,结界前方却是【逆天邪神】一片空旷,神殿和其他冰凰宫的【逆天邪神】人都并未到来。

  “哦!我们居然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到的【逆天邪神】!”云澈喊道。倒也难怪,他们第三十六宫就他和沐小蓝两个弟子,都根本不需要有什么整备。

  “倒也并不是【逆天邪神】第一个。”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忽然道。

  而在沐冰云说话的【逆天邪神】同时,云澈也已经看到,在结界前方的【逆天邪神】冰雪世界中,赫然静立着一个雪白的【逆天邪神】身影,那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子的【逆天邪神】身影,一身纯色,无声无息,无论她的【逆天邪神】气息,还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身影,都似与周围的【逆天邪神】冰雪世界完全融到了一起,云澈在看到她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眼前竟是【逆天邪神】刹那恍惚,竟似看到了一株在冰雪世界中傲然孤放的【逆天邪神】净世冰莲。

  这个人……好纯净的【逆天邪神】冰雪气息!她是【逆天邪神】人?抑或是【逆天邪神】这里的【逆天邪神】极致冰寒所孕出的【逆天邪神】冰雪精灵!?

  在云澈心中惊叹间,冰舟已无声落下,静立冰雪中的【逆天邪神】女子也在这时转过身来……那是【逆天邪神】一张如至纯至莹的【逆天邪神】冰雪所凝化的【逆天邪神】绝美容颜,美的【逆天邪神】让人屏息,又冷的【逆天邪神】让人魂寒,其实她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睛,像是【逆天邪神】一汪极致清澈,却又冰心彻骨的【逆天邪神】寒潭,映射着足以将人灵魂冻结的【逆天邪神】冰寒。

  “弟子沐妃雪,见过冰云宫主。”

  她盈盈而礼,只是【逆天邪神】,她没有一丝纤尘和微瑕的【逆天邪神】冰颜上却找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情感,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如冰落寒湖,每一字,每一语,也都冷漠的【逆天邪神】没有丝毫温度,丝毫感情。

  她的【逆天邪神】左肩上,那枚闪烁着绮丽蓝光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证明着她神殿弟子的【逆天邪神】超然身份。

  “啊……妃……妃雪师姐。”没有想到到来后第一个见到的【逆天邪神】人,居然会是【逆天邪神】在全宗弟子中有着最高天赋,最尊贵身份,将来之成就极有可能不下于她师尊的【逆天邪神】沐妃雪,沐小蓝紧张心怯间,都不敢向前问语,唯有站在原地一声激动惶惶的【逆天邪神】低吟。

  而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瞬间呆住。

  沐妃雪……

  沐妃雪?

  她叫沐妃雪!?!?

  等等等等!!

  她是【逆天邪神】沐妃雪……那那那四天前去送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大胸……啊呸!那位简直像女妖一样勾魂的【逆天邪神】师姐又是【逆天邪神】谁!?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