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80章 大~~师姐

第980章 大~~师姐

  云澈思绪怔乱间,妖媚女子慵雅的【逆天邪神】从冰椅上起身,裙摆飘落,掩下了那双似是【逆天邪神】苍天用尽毕生精力雕琢的【逆天邪神】脚踝,一双勾魂美眸就这么看着云澈,步履缓慢的【逆天邪神】向他走来。

  离的【逆天邪神】近了,云澈这才注意到,她的【逆天邪神】雪衣上还纹着一只傲然展翼的【逆天邪神】冰凰,但她胸前太过饱满,将图纹完全撑挤变形,不但硕大,而且简直如水一般的【逆天邪神】绵软,脚步明明很是【逆天邪神】缓慢,但稍稍的【逆天邪神】迈步,便颤忽忽的【逆天邪神】晃荡,让云澈目眩神驰,目光像是【逆天邪神】被牢牢吸附在上面,在又一次的【逆天邪神】失魂之中,不舍得有须臾稍离。

  云澈的【逆天邪神】喉结,在这时传来一声“骨碌”的【逆天邪神】滑动。

  声音本是【逆天邪神】很轻,但在这静寂的【逆天邪神】冰凰宫,绝对是【逆天邪神】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响亮。云澈顿时被自己的【逆天邪神】这个声音惊醒,饶是【逆天邪神】他脸皮厚如城墙,也几乎想要马上转身,掩面狂逃。

  “云澈。”妖媚女子却似没有听到,她站到云澈身前,眸光氤氲,粉唇轻启,喊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酥媚入骨,如此简短,且是【逆天邪神】云澈这辈子最熟悉的【逆天邪神】两个字,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全身骨头都随之一软,他暗吸一口气,目光游离间都不敢再看已经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妖女,强行镇定道:“大……”

  一个“大”字出口,云澈一口咬住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舌头,艰难的【逆天邪神】道:“师姐……好。”

  “大~~师姐?”女子的【逆天邪神】月眉轻弯,嘴角稍稍上翘,微小的【逆天邪神】神情变动,却是【逆天邪神】让她本就勾魂摄魄的【逆天邪神】玉颜媚意横生,她螓首靠近,一股比云澈一生所闻过的【逆天邪神】所有花香还要馥郁的【逆天邪神】香气轻轻拂过:“你刚才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想喊……大胸师姐呢?”

  声音慵懒而婉转,云澈嘴巴微张,身体酥软,心神摇拽,灵魂都仿佛要脱体而出,大脑一阵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空白。

  他有龙神之魂在身,经历过幽冥婆罗花摄魂之力的【逆天邪神】残酷磨练,无论多大的【逆天邪神】强大的【逆天邪神】敌人,都从未让他失魂到如此程度。

  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妖女,她的【逆天邪神】身上毫无玄力气息,亦毫无压迫性的【逆天邪神】气势,更没有精神力的【逆天邪神】侵蚀或压制。却在颦笑言语间,让他心魂溃败至如此地步。

  云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次懵了多久,在他终于敛回心神时,只得强行开口来化解尴尬和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失态:“不知……大胸师姐……啊噗!”

  云澈一巴掌扇到自己嘴巴上,然后扭曲着面孔用更大的【逆天邪神】声音快速道:“不知师姐如何称呼?”

  妖女媚目流转,似笑非笑,微动的【逆天邪神】眸光似乎在惊讶着云澈居然这么快回神:“很早就听闻冰凰三十六宫新来的【逆天邪神】男弟子胆子大的【逆天邪神】很,来冰凰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就触怒了沐凤姝,前几日呢,又去招惹了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今天初见真人,却敢出言轻薄,果然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唷。”

  “~!@#¥%……”想起先前的【逆天邪神】反应,云澈无比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再次定神,尽可能让自己的【逆天邪神】神态语态自然一些,厚着脸皮道:“我胆子虽然还算大,但绝对不敢轻薄师姐。主要是【逆天邪神】师姐长得太好看,一时看得发呆,所以有些失口,还请师姐赎罪。而且,我相信师姐一定知道我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

  废话!连我都失态成这个模样……其他男人还指不定什么德性。她肯定见怪不怪了……嘶!世上居然有这么勾人的【逆天邪神】妖女,不知道她有没有男人了……

  “哦?这么说,反倒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错喽?”妖女似无意的【逆天邪神】轻咬了一下唇瓣。

  云澈心中瞬间涟漪迭起,口中匆忙道:“不不,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大胸师姐……嘶!”这次,云澈恨不能掏出把刀捅自己一下:“绝绝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师姐的【逆天邪神】错。咳!师姐这次到访,可是【逆天邪神】为我和小蓝师姐送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吗?”

  妖女伸出两根白莹的【逆天邪神】晃眼的【逆天邪神】玉指,将两枚小巧的【逆天邪神】玉瓶轻轻一推,微风拂过,两个玉瓶已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既是【逆天邪神】来送这寒露,也是【逆天邪神】为了来看一个人。”

  “那个……宫主她这几日不在这里。”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把玉瓶收起。

  “既如此,我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也算是【逆天邪神】达成了。”妖女美眸转过,幽幽软语:“这两滴寒露,你和小蓝还是【逆天邪神】早饮为好。”

  听她语下之意,似是【逆天邪神】要就此离开,云澈心中涌起一种无法严明的【逆天邪神】复杂情绪,连忙出口道:“师姐,虽然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面,但你知道我的【逆天邪神】名字,我却不知道师姐的【逆天邪神】名讳……不知师姐可否告知?”

  眼前女子之美,之媚,或许世间男子无人可抗拒,若谁的【逆天邪神】腰杆能为之缠住,恐怕换得三世沉沦也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忽然生出这样的【逆天邪神】念想,而且格外清晰和强烈。

  妖女没有回绝,软语轻轻:“沐玄音,听过这个名字吗?”

  云澈三个月都窝在冰凰宫,全宗上下叫的【逆天邪神】上名字的【逆天邪神】一个巴掌数得过来,当然不可能听过。但身为情场老油条,他又岂会说不知道,马上面露惊喜:“原来你就是【逆天邪神】玄音师姐!虽然我到来宗中的【逆天邪神】时间尚短,但玄音师姐的【逆天邪神】名字早就已经如雷贯耳,没想到这么快就亲身见到玄音师姐,还有幸劳玄音师姐亲自为我……和小蓝师姐送芙韵寒露。”

  “哦……”沐玄音唇溢芬芳,美眸轻眯,狭长的【逆天邪神】眼缝中流转着潋滟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媚光:“你,真的【逆天邪神】听过这个名字?”

  “……”云澈被她看的【逆天邪神】心中一突一跳……难道这只是【逆天邪神】个假名字?

  云澈迅速脸不红心不跳的【逆天邪神】回道:“当然,因为这是【逆天邪神】玄音师姐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

  娇媚的【逆天邪神】眸光多了几分玩味,由上而下,完整的【逆天邪神】扫过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她没有再说话,就这么移步而去,给了云澈一个在视线中逐渐远去的【逆天邪神】美奂背影。

  “……”那个眼神,让云澈稍稍发懵,他心念急转,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马上出声喊道:“等等!玄音师姐,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还有一个名字叫沐妃雪?”

  沐玄音脚步停住,嫣然回首:“哦?你为何会这么认为?”

  回眸之下,风华再现,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都霎时明亮了许多,云澈定了定神,然后自信满满的【逆天邪神】道:“我前几日和冰凰第一宫首席弟子起冲突的【逆天邪神】事,神殿之中,只有沐寒逸……咳咳,寒逸师兄知道这件事。但寒逸师兄曾让我承诺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那么寒逸师兄也自然不会将其告诉别人,但,如果是【逆天邪神】寒逸师兄所倾慕的【逆天邪神】妃雪师姐的【逆天邪神】话,就另当别论了。”

  沐玄音:“……”

  “我对寒逸师兄虽然知之尚浅,但也确信他那样的【逆天邪神】人物,寻常女子一定不会入眼。但,如果是【逆天邪神】师姐的【逆天邪神】话,别说倾慕,就是【逆天邪神】不惜性命的【逆天邪神】迷恋,都再正常不过。”

  “还有,师姐方才在告知‘沐玄音’之名后,有些奇怪的【逆天邪神】追问我是【逆天邪神】否真的【逆天邪神】听过这个名字……所以我想,这应该是【逆天邪神】师姐比较少于使用的【逆天邪神】……额,另外一个名字吧。而为更多人所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沐妃雪这个名字。”

  云澈目光笃定,言语清晰,嘴角还勾着自信的【逆天邪神】淡笑。沐玄音也笑了,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极美的【逆天邪神】侧颜,但依旧千媚横生。

  “真聪明。”

  玉唇浅语,如梦玄音。随之,她雪影微朦,如飞散的【逆天邪神】雪絮般,消失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最后那似赞许的【逆天邪神】三个字,如梦魂仙音,在云澈耳边、心魂久久缭绕。云澈怔立许久,才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回想之前……他生平第一次如此失态,还是【逆天邪神】在一个绝世美女面前。

  “呼!看来我猜对了,虽然有些丢脸,但好歹没在美女面前丢了智商,最后猜出她就是【逆天邪神】沐妃雪,应该也算是【逆天邪神】挽回了一些她对我的【逆天邪神】印象吧。”

  看了看手中装着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玉瓶,云澈脚步加快,快步来到了沐小蓝的【逆天邪神】修炼室前,然后一拳敲在上面:“小蓝师姐……”

  刚喊出名字,修炼室的【逆天邪神】门便直接打开,随之是【逆天邪神】沐小蓝不耐的【逆天邪神】声音:“闯祸精!不是【逆天邪神】说不许打扰我么!”

  这么快就开门,倒是【逆天邪神】让云澈愣了一下。送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妖女……噢,师姐到来,还刻意释放出了玄气,沐小蓝毫无反应,两人说话的【逆天邪神】声音也不低,沐小蓝同样没有出来,这让他无比确信沐小蓝一定是【逆天邪神】不自觉的【逆天邪神】进入了五感封闭的【逆天邪神】静心状态,会很难叫醒,没想到居然才喊了一声就直接开门。

  “芙韵寒露来了。”云澈抬起手中玉瓶。

  “哇……啊?”沐小蓝一喜一讶,瞪大眼睛道:“唉??什么时候送来的【逆天邪神】,为什么我没有听到声响?该不会是【逆天邪神】师尊帮我们取了然后交给你的【逆天邪神】吧?”

  “就是【逆天邪神】刚刚,一位师姐送来的【逆天邪神】。”云澈满脸无语状:“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睡死了吧?”

  “你才睡死过去了!”沐小蓝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你一定在骗我!我猜想可能是【逆天邪神】今天到,所以都没有怎么在静心,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在留心外面的【逆天邪神】动静,根本就没有听到有什么人来,分明就是【逆天邪神】你在骗我。”

  “……骗你是【逆天邪神】小狗。”云澈哼声道。但沐小蓝这小丫头,并不像是【逆天邪神】在说谎——她压根也不会说谎,嗯?难不成她的【逆天邪神】听觉和灵觉在刚才失灵了?

  “你说是【逆天邪神】一个师姐送来的【逆天邪神】,那你说,是【逆天邪神】哪一个师姐?”沐小蓝一副你分明就是【逆天邪神】在说谎的【逆天邪神】样子。

  “是【逆天邪神】沐妃雪师姐。”云澈如实回答,想到那媚惑人间的【逆天邪神】倾世风华,他的【逆天邪神】心魂又一次剧烈颤荡。谁要是【逆天邪神】娶了那个如妖一般的【逆天邪神】女人,一定会短命的【逆天邪神】。

  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逆天邪神】男人会这么幸运!!!!

  沐小蓝定定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然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逆天邪神】一瓶芙韵寒露。

  “骗子,哼!”

  砰!!

  修炼室的【逆天邪神】石门被重重关上。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