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9章 妖女
  “我这七天哪里都不去,一定调整到最好的【逆天邪神】状态。”沐小蓝难抑兴奋。

  “……”云澈眉头微锁,脑中浮现出了金乌雷炎谷中的【逆天邪神】死亡之海。死亡之海是【逆天邪神】因金乌神力而生,冥寒天池,是【逆天邪神】由冰凰所留下的【逆天邪神】神脉而生,两者应该是【逆天邪神】同等性质的【逆天邪神】东西。而且由于是【逆天邪神】在神界,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层面定然远胜死亡之海。

  自己能吸收死亡之海的【逆天邪神】力量,那么……

  “云澈,莫非你有别的【逆天邪神】打算?”见云澈默然不语,沐冰云问道。

  “哦,没有。”云澈快速回神:“我会和小蓝师姐一起做好准备。”

  “谁要和你这个惹祸精一起。”沐小蓝小声轻哼,然后又不放心的【逆天邪神】警告道:“这七天你不许来打扰我,在修炼室里哪里都不准去!要是【逆天邪神】再惹什么祸,我可不管你了。”

  “知道了。”云澈无力的【逆天邪神】应声,心里嘀咕一句:哪次需要你管了,都是【逆天邪神】你自己跑来多管闲事。

  “师尊,你说寒逸师兄和妃雪师姐,宗主更有可能会选择哪一个呢?”沐小蓝忍不住好奇的【逆天邪神】问道,这也是【逆天邪神】近些年来,宗中所有人最为关心的【逆天邪神】事。

  沐寒逸和沐妃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也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这两人之一,其他再无弟子能有资格与他们相较……这也是【逆天邪神】全宗门的【逆天邪神】共识。

  “七日之后,自然知晓。”沐冰云道:“但论倾向的【逆天邪神】话,则有六成可能为寒逸。四成为妃雪。大多数人皆如此认为。”

  “为什么?”云澈不解道:“我方才听小蓝师姐说,沐妃雪的【逆天邪神】年龄要比沐寒逸小,但修为要比沐寒逸高,这样一来,沐妃雪在天赋上应该稳稳胜过沐寒逸,为什么反而是【逆天邪神】沐寒逸更有可能被选为亲传弟子?”

  “因为妃雪生来就继承着冰凰血脉,”沐冰云解释道:“她的【逆天邪神】修为胜过沐寒逸,皆因血脉优势。若无血脉优势,寒逸应该并不会弱于妃雪。成为界王亲传弟子后,将会得到一滴完整的【逆天邪神】冰凰源血,所以是【逆天邪神】否原本就有冰凰血脉并不重要,天赋,和对冰系法则的【逆天邪神】领悟能力,才是【逆天邪神】大界王最看重之处。”

  “在这一点上,寒逸和妃雪应该相差无几。不过,寒逸却有另外两个优势。其一,沐寒逸是【逆天邪神】男儿身,对传承冰凰血脉更有优势,而且能以男儿身如此亲和冰系法则本就极为难得,其二……”

  “其二,应该是【逆天邪神】希望他成为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人更多吧?”云澈插口道。

  沐小蓝以师姐的【逆天邪神】姿态狠狠瞪了云澈一眼,严重警告他打断师尊的【逆天邪神】不礼貌行为。

  “不错。”沐冰云轻轻颔首:“寒逸性情温和淡雅,对长辈尊重有加,对同门从不倨傲,若遇不平,都会倾力倾心相助,因而在宗中有着极好的【逆天邪神】口碑和名望,宗外也是【逆天邪神】名声远扬。相对而言,妃雪生性冷傲,一心潜修,极少走出神殿,纵然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见过她的【逆天邪神】都寥寥无几。因而,寒逸无疑成为了众望所归。”

  “哦。”云澈点了点头,还顺带稍稍撇了下嘴唇。

  云澈“多余”的【逆天邪神】动作并没有逃过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眸光,她轻语道:“在修炼室时,记得留一分意念注意外面的【逆天邪神】动静。为了配合七日后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开放,今年的【逆天邪神】‘芙韵寒露’会提早发放,三日内便会由一名神殿弟子亲自送至,我这几日也需短暂闭关,不在宫中,你们切勿错过。”

  “是【逆天邪神】,师尊。我会好好注意外面动静的【逆天邪神】。”听到芙韵寒露,沐小蓝又兴奋了起来。

  “芙韵寒露?”云澈不懂就问。

  “就知道你要问。”沐小蓝神气的【逆天邪神】道:“芙韵寒露是【逆天邪神】一种超珍贵的【逆天邪神】灵液,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芙韵草上所结,在多强的【逆天邪神】寒气下都不会凝结的【逆天邪神】露珠,哪怕玄力再低,都可以直接饮下,对玄脉和身体不会有任何伤害,饮下后会在接下来三天之中洗髓伐经,虽不会增加玄力,但可以永久增强身体和玄脉对冰玄力的【逆天邪神】亲和力,所以无比的【逆天邪神】珍贵。我们冰凰宫弟子一年才可以得到一滴,你才来三个月就可以领到一滴,简直赚死了。”

  “噢。”云澈缓缓点头。增强冰系的【逆天邪神】亲和力……我需要这种东西!?

  沐小蓝没注意到云澈毫无兴趣的【逆天邪神】反应,继续道:“由于芙韵寒露太过珍贵,而且在饮下前必须以很强的【逆天邪神】玄力封锁防止灵气外泄,所以每次都是【逆天邪神】由冰凰神殿的【逆天邪神】弟子亲自运送到各个冰凰宫,这也是【逆天邪神】难得可以见到神殿师兄师姐的【逆天邪神】机会唷!”

  “七天之后不就都可以见到了么?”云澈无趣的【逆天邪神】道。

  一句话,顿时堵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不想再和他说话。

  “拿到芙韵寒露后,记得第一时间饮下,否则封锁一解,灵气会快速消散。”这句话,主要是【逆天邪神】说给云澈听,随之道:“你们去吧。”

  “是【逆天邪神】,师尊。”

  沐小蓝拉着云澈向沐冰云深深一礼,然后一起进入了冰凰宫中。

  沐冰云静立许久,才徐徐转身,看向了云澈身影消失的【逆天邪神】方向,雪眸之中闪动着复杂的【逆天邪神】眸光。

  当初在云澈强服玉落冰魂丹,让玄力大幅度提升后,她便劝诫云澈,接下来切不可再强行修炼,而是【逆天邪神】全力稳固玄力,否则会有极大后患,但如今,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却已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十级。也就是【逆天邪神】说,那之后,他非但没有听她劝诫稳固玄力,反而在如痴如狂的【逆天邪神】强行修炼,否则不可能又有如此之大的【逆天邪神】进境。

  但……

  短短三个月时间,横跨君玄境半个大境界,她方才试探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却是【逆天邪神】固若金汤,没有哪怕半点虚躁的【逆天邪神】迹象。

  先前他在面对沐一舟和沐落秋时,那瞬间爆发的【逆天邪神】玄气和速度,她亦完整的【逆天邪神】看在眼中——明明是【逆天邪神】君玄境的【逆天邪神】提升,但他那时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比之三个月前,却像是【逆天邪神】在神元境界跨越了半个大境界。

  生于下界,但他身上所发生的【逆天邪神】异象,纵然在神界,纵然以她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hé píng生阅历,都从未听闻过。

  云澈,这个被天毒珠认主的【逆天邪神】人,他究竟是【逆天邪神】……

  “看来,我有必要把他的【逆天邪神】事,更多的【逆天邪神】说给姐姐。”沐冰云轻然自语,随之仙影微晃,雪衣飘扬,消失在了茫茫飞雪之中。

  ———————

  沐冰云对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描述,以及沐小蓝异常的【逆天邪神】兴奋,都足见进入冥寒天池对修为必定有极大的【逆天邪神】好处,一心追求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当然绝不会允许自己错过。

  因而进入修炼室后,云澈也没有再继续如先前那般玩命修炼,而是【逆天邪神】遵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教诲,全力的【逆天邪神】精心敛气。

  时间在静寂中流过,整个冰凰城也比平日里安静了许多,各冰凰宫内被选中的【逆天邪神】弟子全部都进入了凝心状态,为了七日后千载难逢,或许今生都不会有第二次的【逆天邪神】机遇。

  第三天的【逆天邪神】下午,冰凰三十六宫中,一道冰寒气息从正殿方向流转而至,虽然一晃而过,却是【逆天邪神】让修炼室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睁开了眼睛。

  这个气息……前来送“芙韵寒露”的【逆天邪神】神殿弟子到了?

  他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逆天邪神】又闭上了眼睛,但过了好一小会儿,他却没有听到沐小蓝离开修炼室的【逆天邪神】动静,很可能在静心中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沉寂了五感,只好起身,无奈的【逆天邪神】嘀咕道:“那小丫头果然不靠谱,算了,我去接吧。”

  推开修炼室大门,走向正殿,目光刚要转过冰柱,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被忽然冰封,怔在了那里。

  冰凰宫的【逆天邪神】正殿,入眼的【逆天邪神】尽是【逆天邪神】各种华丽的【逆天邪神】冰晶,丝丝缕缕的【逆天邪神】柔光自两扇冰窗倾洒进来。冰窗之下,雕琢着华丽冰凰的【逆天邪神】冰椅上,正斜坐着一抹迷蒙如幻的【逆天邪神】身影,她的【逆天邪神】坐姿随意中带着慵懒,如在自己的【逆天邪神】闺房香榻,一身纯白雪衣,裙摆因她的【逆天邪神】坐姿而稍敛,露出了一小截脚踝,酥腻莹润,浑然无骨,娇腴的【逆天邪神】如覆了一层雪脂。

  一袭长发直坠腰间,发丝,是【逆天邪神】云澈前所未见的【逆天邪神】冰色,不是【逆天邪神】纯白,而是【逆天邪神】莹白中带着冰晶一样的【逆天邪神】奇异冰色,并透着微微的【逆天邪神】浅蓝,在光线映照下,绮丽的【逆天邪神】让人目眩。

  在云澈看到她时,她的【逆天邪神】眸光,也已投向了云澈。

  这个世上,能让云澈短暂失魂的【逆天邪神】女子极少极少,他自己则是【逆天邪神】自认为已经根本不可能存在。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女子,却是【逆天邪神】让他怔了许久许久。

  论容颜,沐冰云已是【逆天邪神】美奂绝伦,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女子,竟要比沐冰云还要美上三分。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性情清冷淡薄到极致,美若画中仙,但无论谁面对她,都生不出半点亵渎之心。而她,却是【逆天邪神】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极致。

  呈现在云澈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一张足以倾倒天下的【逆天邪神】绝色姿容。微倾的【逆天邪神】月眉之下,那双正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子水雾朦朦,似溢着烟波,蕴着让人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魔力。她的【逆天邪神】玉唇轻翘,似在浅笑,淡粉的【逆天邪神】唇瓣比娇花还要柔美,却有着万千花海都勾勒不出的【逆天邪神】娇媚。

  她雪肤如脂,似蒙着一层圣洁的【逆天邪神】光华,不染纤尘。而偏偏她的【逆天邪神】脸颊透着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酥粉,点缀着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媚惑。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容颜,她的【逆天邪神】身段,更是【逆天邪神】妖娆到了极致,他今生所见的【逆天邪神】所有女子,根本无一人可与她相比。一条雪束,系着弱柳般的【逆天邪神】纤细腰肢,但胸前的【逆天邪神】雪衣却高高撑起,几乎到了随时崩裂的【逆天邪神】边缘。纤腰之下,臀部更是【逆天邪神】浑圆耸恰灸嫣煨吧瘛刻,明明是【逆天邪神】坐姿,但倾侧的【逆天邪神】曲线却如魔鬼勾勒,浮凸到惊心动魄。

  她的【逆天邪神】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勾魂蚀骨的【逆天邪神】妖娆和媚惑,就像是【逆天邪神】魔界派来媚惑人间的【逆天邪神】女妖。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这么远远的【逆天邪神】看着她,竟是【逆天邪神】完全忘记了迈动脚步,一股汹涌的【逆天邪神】热流在他身体内部失控的【逆天邪神】窜动着……但好在,他非同常人的【逆天邪神】意志力让他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清醒了下来,竭力压下体内爆窜的【逆天邪神】灼气。

  这个妖精……不对,她就是【逆天邪神】来送芙韵寒露弟子?

  居然是【逆天邪神】个女弟子,而且……而且……

  神殿之中,居然有这等足以祸国殃民的【逆天邪神】女弟子!

  应该说……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勾人摄魄的【逆天邪神】妖精!

  冰凰神宗都是【逆天邪神】修炼的【逆天邪神】冰系玄功,因而大都冰心冷傲才对……她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冰凰神殿的【逆天邪神】人?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