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7章 可怕的【逆天邪神】生物

第977章 可怕的【逆天邪神】生物

  风陌的【逆天邪神】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但看他的【逆天邪神】神色,却已是【逆天邪神】找不到了恼怒,反而满是【逆天邪神】难以平息的【逆天邪神】激动。

  “能见到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寒逸师兄,这一身伤也算值了。”风陌目光热切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云澈师兄,寒逸师兄居然给你留了传音印记,简直太让人羡慕了!哦对了,这些雪绫子……”

  “啊?怎么会这么多?”看着风陌捧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堆雪绫子,沐小蓝惊讶道。

  “你以为呢?那个叫柳杭的【逆天邪神】人仗着有沐一舟撑腰,做这种事早不是【逆天邪神】一天两天的【逆天邪神】了。”云澈向风陌叮嘱道:“沐寒逸的【逆天邪神】给你的【逆天邪神】那颗丹药另说,这些雪绫子是【逆天邪神】柳杭欠你的【逆天邪神】,你自己留着就好,你就算给我,我也用不上。另外,柳杭今天虽然似是【逆天邪神】很诚心的【逆天邪神】认错,但世界上最难改变的【逆天邪神】东西就是【逆天邪神】本性,千万不要以为柳杭真的【逆天邪神】会转性,以后还是【逆天邪神】离他远点为好,若是【逆天邪神】再有类似的【逆天邪神】状况,可以随时向我传音。”

  “嗯,我知道。”风陌郑重点头:“云澈师兄,你我只在三个月前见过一面,而你今日却愿意给我出头,甚至不惜得罪沐一舟这样的【逆天邪神】人……呼,感激的【逆天邪神】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个大恩,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还上,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逆天邪神】地方,只要你一句话……”风陌用力的【逆天邪神】锤了一下胸口:“万死不辞!”

  “万死就算了,再大的【逆天邪神】恩情也没你这条小命重要,何况只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你先回去好好养伤吧,伤好之后好好修炼,争取登顶寒雪殿……让他们再不敢轻视我们下界的【逆天邪神】玄者。”

  “哈哈,好!”风陌用力点头,全身血液一阵沸腾。

  风陌离开,沐小蓝也随之开始了她的【逆天邪神】絮叨:“云澈!!你怎么就是【逆天邪神】死性不改,哪怕收敛一点点也好,差一点点就又闯了大祸,要不是【逆天邪神】刚好遇到寒逸师兄,我看你怎么办……那可是【逆天邪神】沐一舟,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啊!唉!”

  沐小蓝哀叹一声,满心愁绪。云澈到来吟雪界后,除去窝在冰凰宫的【逆天邪神】三个月,一共就在外两天。第一天把寒雪正殿搅的【逆天邪神】鸡飞狗跳,一肘子废了沐凤姝的【逆天邪神】亲侄儿,第二天就直接和沐一舟撕破了脸,得罪个彻彻底底……

  沐小蓝都简直无法想象他接下来还会惹出什么大娄子。

  “知道了,大不了以后我憋在冰凰宫里不出去。”云澈嘟囔道。

  “我好歹是【逆天邪神】你师姐,你就算不肯听我的【逆天邪神】话,至少……至少有什么事先和我商量一下好不好!你在这里谁都不认识,连自己遇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不闯祸。哼,你自己被人教训了不要紧,还会给师尊添好多麻烦的【逆天邪神】。”

  沐小蓝冲着云澈发泄一番,忽然音调一转,小声道:“也不知道寒逸师兄为什么会主动给你留传音印记。”

  言语间满是【逆天邪神】羡慕,一说起沐寒逸,沐小蓝忽然有些兴奋了起来:“云澈,你看到没有,寒逸师兄真的【逆天邪神】超好超好的【逆天邪神】对不对!冰凰神殿的【逆天邪神】师兄师姐,进入神殿时年龄基本都在五十岁左右,而且很大一部分是【逆天邪神】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直系或旁系传承者,而寒逸师兄,没有冰凰血脉,却二十岁多一点就通过了神殿考核,今年才不到三十岁……喔,我记得才二十七八岁的【逆天邪神】样子,修为就已经临近神劫境中期了,真的【逆天邪神】超厉害。”

  “……”云澈攥了攥手掌,神劫境……真特么让人羡慕啊!!

  “但是【逆天邪神】,这么厉害的【逆天邪神】寒逸师兄,却又对谁都那么的【逆天邪神】好。从来从来不会以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份压人,更不会欺凌别人。像今天这样的【逆天邪神】事,其他人见了都会避开,但寒逸师兄一定会亲自出面极力化解。全宗门上下,无论弟子、长辈,对寒逸师兄都赞誉有加,没有人不喜欢他。对其他弟子而言,能入冰凰神宗,是【逆天邪神】很大的【逆天邪神】荣幸。但常有长辈说,冰凰神宗能出现寒逸师兄这样的【逆天邪神】弟子,是【逆天邪神】宗门的【逆天邪神】幸运。”

  “哦,所有人都赞誉有加,没有人不喜欢?”云澈抬手敲了敲鼻尖,低语道:“那这个人,就有点可怕了。”

  “可怕?”云澈声音很低,而且是【逆天邪神】在自语,但沐小蓝依然听得清楚,马上不满道:“你怎么可以用这两个字来说寒逸师兄,他刚刚还救了你!你你你……你这样说他太不对了。”

  云澈对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反应毫无动容,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沐寒逸给人的【逆天邪神】印象的【逆天邪神】确极好,好到了有点不真实。一般人会对熟悉的【逆天邪神】人施于援手,会愿意对强者主动示好,这再正常不过。但对于素未蒙面,对远远弱于自己的【逆天邪神】人都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好,又是【逆天邪神】化解恩怨,又是【逆天邪神】不吝啬的【逆天邪神】给予丹药,且还不是【逆天邪神】偶然为之,而是【逆天邪神】一向如此……那可就不是【逆天邪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逆天邪神】了。”

  “那当然!”沐小蓝很赞同:“所以,寒逸师兄才会那么的【逆天邪神】让人喜欢。”

  云澈自顾自的【逆天邪神】继续说下去:“在我的【逆天邪神】认知里,会这么做的【逆天邪神】人,大概就只有两种。一种呢,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十世善人转生,活佛临世,有着怜悯众生,普度天下之心,无论面对谁,无关尊卑强弱善恶,都会慈心以对,哪怕明知对方是【逆天邪神】穷凶极恶之徒,也断然不会见死不救。这种人,听来极度迂腐,却有资格被尊为圣人。而这样的【逆天邪神】圣人世上太少太少,我这辈子也只见过一个。”

  那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师父云谷。

  “而这样的【逆天邪神】圣人极其排斥阴恶和杀戮,亦不会有太重的【逆天邪神】凡尘欲望,所以对玄道不会有过多的【逆天邪神】追求,纵然修炼,也只是【逆天邪神】为了强健体魄,利于普世救人。而沐寒逸这么年轻,玄道修为却高的【逆天邪神】离谱,显然对玄道有着极重的【逆天邪神】追求,所以……显然不会是【逆天邪神】这类人。”

  “那第二种呢?”沐小蓝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

  “第二种,”云澈声音微顿,眉头也稍稍蹙了一下:“是【逆天邪神】对上位有着极重渴望,城府如深渊的【逆天邪神】阴谋家。所作一切,皆为上位前的【逆天邪神】聚拢人心。因为人心,是【逆天邪神】辅以上位的【逆天邪神】……最有力的【逆天邪神】依仗。”

  沐小蓝双眸圆瞪,然后轻啐一声:“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歪理。寒逸师兄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这种人,你不感谢他就算了,还编出这样的【逆天邪神】歪理来诋毁他……哼,我看你就是【逆天邪神】嫉妒。”

  “……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很嫉妒他。”云澈抽了抽嘴唇。他嫉妒沐寒逸神劫境的【逆天邪神】修为……他现在做梦都想能快点到神劫境!如果能让他在玄神大会之前成就神劫境,哪怕缩短一半寿元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愿意。

  “哼,承认就好。”沐小蓝鼻尖一挺:“不过呢,你嫉妒寒逸师兄也没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毕竟寒逸师兄修为那么高,为人那么好,长得还那么好看,哦对了,他还是【逆天邪神】北方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皇子,他在进入冰凰神宗后,骄人的【逆天邪神】天资让整个冰风帝国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位都提升了好多,如果寒逸师兄想要继承帝位,任何人都不会反对的【逆天邪神】,就连太子本人都一定不会。不过呢,寒逸师兄却说从未想过继承帝位,而是【逆天邪神】要永远留在冰凰神宗。”

  哦?生在帝王家?云澈心中暗忖:也难怪有那样源自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华贵和气场,也难怪……

  “话说,你不会是【逆天邪神】暗恋他吧?”云澈侧目,一本正经的【逆天邪神】道:“刚好他给我留了传音印记,我可以帮忙撮合唷。嗯,小蓝师姐这么一个大美女,稍微努努力,沐寒逸应该不会拒绝吧?就算当不成正妻,这么完美的【逆天邪神】男人,当个小妾也是【逆天邪神】不错的【逆天邪神】嘛。”

  “……”沐小蓝嘴巴大张,然后忽然脸色变得通红,气急道:“你……你又乱说!我怎么可能会……”

  她小脸一撇,哼道:“我可是【逆天邪神】要把一辈子都献给师尊的【逆天邪神】人,才不会要什么男人。”

  说着,沐小蓝双手合十,变得满面憧憬:“若能一辈子陪伴师尊,想想都好幸福呢,只是【逆天邪神】……爹娘一定不会同意的【逆天邪神】,说不定哪天,就会逼我嫁人。”

  提到爹娘,她的【逆天邪神】神色间多了一抹思绪。进入冰凰神宗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父母,心中深为挂念。

  云澈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小会儿,没说话……这小姑娘的【逆天邪神】想法,很危险啊。

  “而且,寒逸师兄早就有喜欢的【逆天邪神】人了,估计现在全宗门上下,就你一个人不知道。”沐小蓝鄙视道。

  “喜欢的【逆天邪神】人?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没追到手?”云澈倒是【逆天邪神】有点好奇了:“这么‘完美’的【逆天邪神】人,难道还会有女子看不上他?总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个瞎子吧?”

  “又乱说。”沐小蓝用自认为很有威慑力的【逆天邪神】眼神瞪他一眼:“那个人,是【逆天邪神】妃雪师姐。寒逸师兄是【逆天邪神】全宗最最优秀的【逆天邪神】男弟子,而妃雪师姐,则是【逆天邪神】最最优秀的【逆天邪神】女弟子,她比寒逸师兄更早进入神殿,年龄比寒逸师兄小好几岁,但修为比他还要高。”

  年龄更小,但修为更高,这分明是【逆天邪神】碾压沐寒逸啊。

  “妃雪师姐还是【逆天邪神】大长老的【逆天邪神】孙女,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直系传承者,而且长得好美好美的【逆天邪神】,就像仙女一样,寒逸师兄会倾慕她,一点都不奇怪。只不过,妃雪师姐应该不可能会喜欢寒逸师兄,也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的【逆天邪神】吧。”

  “为什么?”云澈惊奇道。

  “冰系的【逆天邪神】玄功最需要静心,天赋越高,修为越高,心魂就会越空灵。最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妃雪师姐和师尊一样,一出生就身具冰凰血脉,男人还好,而身具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女子若是【逆天邪神】……若是【逆天邪神】……”沐小蓝脸色一阵不自然,然后一晃头,强行略过道:“总之若是【逆天邪神】嫁人的【逆天邪神】话,修炼进境就会慢好多的【逆天邪神】!所以师尊一辈子都没有嫁人。”

  “……那,宗主,也就是【逆天邪神】大界王……该不会也一直没嫁人吗?”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沐小蓝理所当然的【逆天邪神】道:“吟雪界才没有人能配的【逆天邪神】上大界王。”

  “…………”云澈久久无言。

  他记得沐冰云说过,吟雪界王已在位一万多年。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位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年龄,至少是【逆天邪神】一万多岁……而且一生没嫁人。

  呼!万年老处女……想想都可怕的【逆天邪神】生物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