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4章 飞雪寒逸

第974章 飞雪寒逸

  云澈身上爆发的【逆天邪神】玄气之强横,无限的【逆天邪神】超越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界限,着实让沐一舟和沐落秋大吃一惊。m.。但,这样的【逆天邪神】强度,在两个神魂境后期的【逆天邪神】强者眼中,依旧根本不值一提。

  “找死!”

  面对“主动找死”的【逆天邪神】云澈,沐一舟连动都懒得动,右手倒背身后,左手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抓出,一股寒气瞬间将云澈所至的【逆天邪神】所有方位全部笼罩。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沐一舟随手挥出,但这可是【逆天邪神】属于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寒气,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神元境十级的【逆天邪神】玄者碰触,也会被瞬间封锁。

  寒气之下,周围空间的【逆天邪神】气流完全陷于静止。但,前方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穿过寒气直冲而至,不要说被寒气封锁,竟连哪怕刹那的【逆天邪神】阻滞都没有。

  什……什么?

  这一幕,无论沐一舟、沐落秋,还是【逆天邪神】沐小蓝都始料未及。而对于云澈这等逊于他们好几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弱者,沐一舟和沐落秋又岂会凝神以对,瞳孔中的【逆天邪神】云澈骤然临近,沐一舟在刹那震惊后仓促出手,向云澈直抓而去,沐落秋也近乎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手掌推出,一股冰冷的【逆天邪神】气浪轰向前方。

  本就速度极快的【逆天邪神】云澈,在靠近两人仅剩四丈之距时,速度竟又陡然提升数倍,同时沐一舟和沐落秋眼前一花,云澈瞬间碎成五道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真影。

  轰轰!!

  两声巨响,积雪被扬起百丈之高,惊人的【逆天邪神】气浪将远处的【逆天邪神】沐小蓝和风陌都远远推开。气浪之中,五道云澈的【逆天邪神】残影全部碎裂,消散无踪。

  沐一舟站在原地愣了半息,猛的【逆天邪神】回身……身后不到二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云澈正完好无损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面带嘲讽的【逆天邪神】淡笑,手中正抓着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脑袋.

  而被他抓着手中的【逆天邪神】那个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刚才一直被他们护在身后的【逆天邪神】柳杭!

  沐落秋也在这时闪电般回身,两个人同时怔在了那里,脸色变得无比之难看。

  沐小蓝和风陌也是【逆天邪神】彻底瞠目结舌。

  两个冰凰宫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弟子,神魂境后期的【逆天邪神】绝对强者,竟然被云澈从他们眼皮底下劫走了柳杭……还是【逆天邪神】从直对他们的【逆天邪神】正面劫走!

  “啊……啊……啊……”柳杭被云澈捏着脑壳提在手中,瞳孔放大,似乎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刚才说我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的【逆天邪神】笑话和耻辱,那么,被我这个笑话和耻辱只用一瞬间就把人劫走的【逆天邪神】你们又算什么?”云澈嘴角咧起,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讥辱道:“臭不可闻的【逆天邪神】狗屎么?”

  “云澈,你这是【逆天邪神】在瓦解我对你最后的【逆天邪神】仁慈!”沐一舟心惊之余,也是【逆天邪神】彻底恼羞成怒,他抬步向前,双目死死盯着云澈,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你劫走他又如何?你要是【逆天邪神】敢再动他一下……”

  咔!!

  “啊啊啊啊啊啊!!”

  骨头碎裂的【逆天邪神】声音,紧接而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柳杭极其惊恐的【逆天邪神】惨叫,他的【逆天邪神】头骨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五指下清脆的【逆天邪神】崩裂,十几道血流从他的【逆天邪神】天灵处涌流而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头骨被捏裂,那是【逆天邪神】一种不啻于一下子堕入地狱的【逆天邪神】恐惧。柳杭如同一只被瞬间吓破胆的【逆天邪神】恶鬼,拼命的【逆天邪神】嘶叫着,身体更是【逆天邪神】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恐惧下痉挛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没有了骨头。

  “小航!!”沐落秋大惊失色,沐一舟的【逆天邪神】脚步也一下子停在了那里。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云澈竟会真的【逆天邪神】下手……而且还是【逆天邪神】无比恶毒的【逆天邪神】捏裂头骨,对方还是【逆天邪神】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更是【逆天邪神】当着他们的【逆天邪神】面。

  “我动他,你准备把我怎样?”云澈的【逆天邪神】指缝间鲜血流溢,头骨已裂,只要他再一稍稍用力,就足以把柳杭的【逆天邪神】整个脑袋捏碎。

  如此恶毒的【逆天邪神】手段,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在笑。那森然的【逆天邪神】笑意,让沐一舟和沐落秋都心底发寒。

  “云澈……你……你敢!!”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发抖,就连身体也在微微发颤。他在冰凰宫这么多年,应该说他这辈子活到今天,都从未遇到过如此狠绝,如此不留余地的【逆天邪神】人物。

  “我有什么不敢?”云澈依然在笑:“反正我已经把你彻底得罪了,你自己也说不会放过我,既然如此,那我大不了就弄死他,还能多赚点本回来。”

  “堂兄……不……不要……不要过来……”柳杭已是【逆天邪神】魂飞天外:“他……他做的【逆天邪神】出来的【逆天邪神】……他是【逆天邪神】个疯子……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云澈……不不,云师兄……你放过我……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保证堂兄堂姐他们一定不找你麻烦……我保证啊!!堂兄堂姐,救我……救我啊……”

  “大哥,怎么办?他……他……”沐落秋也是【逆天邪神】彻底手足无措。

  沐一舟咬牙切齿,却是【逆天邪神】进退不得。云澈那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神,绝不留余地的【逆天邪神】手段,两人都感觉的【逆天邪神】出,若是【逆天邪神】稍有妄动,他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做出杀了柳杭的【逆天邪神】事来。

  “沐一舟,”云澈抓着柳杭的【逆天邪神】脑袋,竟主动一步步走向沐一舟和沐落秋:“本来我替你管教这个欺凌同门的【逆天邪神】垃圾,你向我道个谢,我喊你声师兄,多和谐多美好,你却非要自以为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耍威风。你说我找死?呵,沐一舟,我绝对有胆量杀了柳杭,而你……有胆量杀了我吗?”

  “你……”沐一舟几乎一下子把牙齿咬碎,一时竟被这个他先前完全不放在眼中的【逆天邪神】“下界垃圾”逼的【逆天邪神】无言以对。

  因为,他的【逆天邪神】确没有胆量杀了云澈——即使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杀了柳杭。

  云澈虽然玄力低微,而且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但全宗门都已知道,他是【逆天邪神】由沐冰云亲自从下界带回来,而且沐冰云至今为止,也只从下界带回过云澈一人,三个月前在寒雪正殿,她更是【逆天邪神】亲身出面袒护云澈,为之不惜怒斥沐凤姝,可见对他的【逆天邪神】重视。

  而沐冰云又是【逆天邪神】何等人物?她是【逆天邪神】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妹,千年前便是【逆天邪神】神君境中期的【逆天邪神】绝世强者,三十六宫主中的【逆天邪神】第一人,无论威望、身份、实力,无出其右,堪称整个吟雪界仅在大界王之下的【逆天邪神】第二人。

  先前千年消沉,沐冰云也极少露面,随时可能毒发陨落。但如今,全宗上下尽知她已如奇迹般复原,再过不久便可恢复千年前威凌吟雪的【逆天邪神】冰云宫主,而她座下弟子,就只有沐小蓝和云澈两人……在她庇护下的【逆天邪神】云澈,沐一舟敢教训,但就算再有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真的【逆天邪神】下毒手。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如铁钩一般紧紧的【逆天邪神】箍在柳杭的【逆天邪神】头骨上,嘴角的【逆天邪神】冷笑在任何人看来,都像是【逆天邪神】恶魔的【逆天邪神】狞笑。

  在所有敌人的【逆天邪神】眼中,他都从来是【逆天邪神】个狠人。而今天,无论柳杭也好,沐一舟也好,都和他绝无什么深仇大恨,他却是【逆天邪神】态度蛮横强横,下手毒辣无情……因为他“有恃无恐”,同时也带着一些发泄的【逆天邪神】成分。

  他跟随沐冰云来到吟雪界,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能在三十月后跟随吟雪界王进入宙天界,从而有了能够见到茉莉的【逆天邪神】机会。但一个宙天之音,无情的【逆天邪神】打破了这个念想,而“神劫境”三个字,对他而言更是【逆天邪神】一个无比残酷的【逆天邪神】玩笑。他这三个月强行吃下玉落冰魂丹,又不顾命的【逆天邪神】修炼之余,心中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憋着极重的【逆天邪神】怨气。

  而柳杭,很不幸的【逆天邪神】成为了他的【逆天邪神】发泄对象。

  而对他被迫食言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界王!

  他救了吟雪界王亲妹妹的【逆天邪神】性命,而她却已不能像先前承诺的【逆天邪神】那样带他去宙天界,他无比憋闷之下,也没有理由不有恃无恐!

  “这个平日里安静的【逆天邪神】连落雪都格外小心的【逆天邪神】角落,今天却这么热闹,不过能在这里偶遇,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一种奇妙的【逆天邪神】惊喜。”

  就在场面彻底失控之时,一个温和到不可思议,宛如春风融雪的【逆天邪神】声音轻轻飘至,一时间,连飞雪的【逆天邪神】飘落都不由得缓了下来,原本紧张到让人心窒的【逆天邪神】气氛,也似被一股看不见的【逆天邪神】和风轻拂而过,无声缓和。

  “这个声音……啊!”沐小蓝一声轻喃,然后惊喊一声,惊喜的【逆天邪神】捂住的【逆天邪神】嘴唇。

  一个颀长的【逆天邪神】身影,从漫天飘雪中缓步走来。一身白衣胜雪,面容更似莹玉,俊美无暇,他步履轻缓,如踏云端,所到之处,飘雪全部悄然飞离,似是【逆天邪神】不愿惊扰到他。

  他似是【逆天邪神】从画中走出,唇角微笑轻盈,却绘出了一抹让漫天飞雪尽皆失色的【逆天邪神】美感,同为男子,都会为之失神。

  纵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目光也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在这个身影之上短暂停滞——完美到足以让任何男人嫉妒的【逆天邪神】外貌,飞花落雪般的【逆天邪神】优雅,那种无形的【逆天邪神】气质气场,更是【逆天邪神】完全超越了凡夫俗子的【逆天邪神】范畴,像是【逆天邪神】天生便立于云端,为万生所仰视。

  “啊!寒逸……师兄……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寒逸师兄!啊!!”

  方才紧张恼恨中的【逆天邪神】沐落秋一声夸张之极的【逆天邪神】惊叫,双手一下子激动的【逆天邪神】捂在脸上,溢满惊喜的【逆天邪神】眼瞳亮灿的【逆天邪神】几乎要放出光来……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忽然见到了梦中王子的【逆天邪神】凡间少女。连眼前的【逆天邪神】处境,连柳杭的【逆天邪神】小命还捏在云澈手里都完全抛之脑后。

  寒逸师兄?

  沐寒逸!?

  那个沐小蓝极度崇拜,她口中冰凰神殿,乃至整个冰凰神宗最杰出的【逆天邪神】弟子,最有可能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之一的【逆天邪神】沐寒逸!?

  ——————————————

  吟雪界是【逆天邪神】冰凰界所在的【逆天邪神】大界,冰凰界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所在的【逆天邪神】独立地域,是【逆天邪神】整个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核心。少年们不要错乱了。

  奇怪的【逆天邪神】设定:↓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