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3章 强怼
  砰!!

  一个人影如陨石般从空中猛然坠落,直震的【逆天邪神】地面剧颤,飞雪漫天。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身长八尺有余,身躯粗壮,眉粗若墨染,他的【逆天邪神】到来,带着一股沉重到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他落在柳杭的【逆天邪神】身侧,却没有看云澈等人一眼,直接俯身看向他的【逆天邪神】伤势。

  “堂兄……”柳杭说话已带上哭腔,他一反之前的【逆天邪神】惊惧颤栗,挣扎着扭身指向云澈:“是【逆天邪神】他!他就是【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他把我伤成这样!”

  “沐……沐……沐一舟!”沐小蓝花容失色,她在认出柳杭时,就意识到了问题的【逆天邪神】严重性,没想到,这个大麻烦居然这么快就来到眼前,让她根本连反应的【逆天邪神】时间都没有。

  “啊!他……他就是【逆天邪神】……”风陌惊呆当场。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这对一个初入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弟子而言,完全就是【逆天邪神】犹如万丈山岳的【逆天邪神】存在。

  云澈:“……”

  这个身材粗壮,气势惊人的【逆天邪神】男子,赫然就是【逆天邪神】柳杭口中的【逆天邪神】堂兄……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沐一舟!

  沐一舟伸出手掌,隔空覆在柳杭的【逆天邪神】腿上,一抹冰蓝光华顿时笼下,缓和着柳杭的【逆天邪神】伤势,他又看了一眼柳杭的【逆天邪神】肩膀,眉头更是【逆天邪神】深深沉下,低声道:“下手居然这么狠,哼。”

  “那个云澈他……他简直就是【逆天邪神】个疯子!”柳杭愤声哭诉道:“他不但把我伤成这样,还……”

  “够了!”沐一舟沉声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嫌不够丢人么!”

  “不,堂兄,你不知道!”柳杭惶声道:“云澈他不但把我伤成这个样子,还……还不把你放在眼里!我告诉了他堂兄的【逆天邪神】名字和身份,但他非但没有放过我,还……还差点要废了我,还说……还说沐一舟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沐一舟的【逆天邪神】脸色陡然阴下。对方伤柳杭之前是【逆天邪神】否知道他的【逆天邪神】身份,这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

  “对,他……他就是【逆天邪神】这么说的【逆天邪神】。”旁边的【逆天邪神】狄奎也连忙附和道:“一舟师兄,我们受此屈辱不要紧,但他不但不把一舟师兄放在眼里,还如此出言相辱,一舟师兄千万不能放过他啊。”

  “你……你真的【逆天邪神】这么说过?”沐小蓝直听的【逆天邪神】心惊胆颤,小声惶惶的【逆天邪神】向云澈问道。

  云澈双手抱胸,哧鼻一声,懒得回答,向身后的【逆天邪神】风陌道:“风陌,你先离开这里。”

  风陌虽然已是【逆天邪神】脸色惨变,心中惊恐至极,但却是【逆天邪神】格外坚决的【逆天邪神】摇头,而沐一舟在这时缓慢起身,平淡的【逆天邪神】目光,却仿佛化作万钧沉重的【逆天邪神】实质,让风陌和沐小蓝心脏骤停,同时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后退了一步。

  这是【逆天邪神】绝对强者对弱者的【逆天邪神】俯视和威慑。沐小蓝虽然同为冰凰宫弟子,但她是【逆天邪神】被特许入冰凰宫,和沐一舟这等首席弟子全然不在一个层次上。

  “云澈?”沐一舟双目微眯,目光危险中带着戏谑:“这名字最近倒是【逆天邪神】经常听到啊。听说来冰凰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就仗着冰云宫主的【逆天邪神】爱护,嚣张到敢得罪凤姝殿主,现在,居然又嚣张到我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头上!”

  沐小蓝急声道:“一舟师兄,不是【逆天邪神】你想的【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柳杭师弟他先……”

  “不用解释!”沐一舟粗暴的【逆天邪神】将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打断,柳杭是【逆天邪神】什么货色,他当然心知肚明。但无论是【逆天邪神】什么原因,一个玄力只有区区君玄,还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玄者,居然敢逆着他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名号把柳杭伤成这个样子——自他入冰凰宫至今,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不把他放在眼中,他岂能善罢甘休。

  “我只看到我堂弟现在遍体鳞伤,你们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该给我什么交代。”

  “你说反了吧?”迎着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可怕目光,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脸平淡:“你堂弟柳杭在寒雪殿恶意抢夺其他弟子资源,还将对方打伤,被我抓了现行。我身为冰凰宫弟子,自然要愤然出手。柳杭现在的【逆天邪神】下场是【逆天邪神】罪有应得,半点不冤。你身为柳杭的【逆天邪神】堂兄,若是【逆天邪神】自愧管教无方,向被柳杭欺凌的【逆天邪神】师弟诚心致歉,并给予补偿,然后将柳杭拎走严加管束,我还能敬你一声师兄。但你现在不但不引以为愧,反而上来就咄咄逼人,找我们要交代?”

  云澈冷笑一声:“呵,也对,若是【逆天邪神】没有你这个堂兄在背后撑腰,这柳杭又怎敢在寒雪殿这么横行无忌。终究是【逆天邪神】一丘之貉的【逆天邪神】货色。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若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这种货色,那还真是【逆天邪神】悲哀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沐一舟猛的【逆天邪神】一愣,而沐小蓝更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心脏差点跳出来,她连忙把云澈向后一拽,站在他身前慌声道:“一舟师兄,云澈他……他他他刚来冰凰界不久,根本什么都不懂,更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身份,而且……而且他脑子还有问题,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今天的【逆天邪神】事,我我我会马上上报师尊,一定会给师兄和柳杭师弟一个交代。”

  “哼,我说的【逆天邪神】还不够清楚么?柳杭是【逆天邪神】咎由自取!我费了这么大力气帮他管教,他不谢我就罢了,凭什么还要给他交代?”云澈冷哼道。

  “你……你还不闭嘴!”沐小蓝恨不能当场一脚把他踹飞。下界的【逆天邪神】玄者到了神界,无不是【逆天邪神】极尽收敛,步步慎微,而云澈……却简直是【逆天邪神】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面可是【逆天邪神】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啊!能在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一个冰凰宫成为首席弟子,绝对足以威凌整个吟雪界,未来更是【逆天邪神】必定声震全界的【逆天邪神】霸者,哪怕是【逆天邪神】吟雪诸域、诸国的【逆天邪神】帝王见到,都要恭恭敬敬。

  他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脑子有问题吧?沐小蓝在内心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道。

  “咯咯咯咯咯……”

  一阵颇为肆意的【逆天邪神】女子笑声从上空传来,一个女子身影,也在笑声中缓缓落下:“一个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小子,居然敢在大哥面前如此嚣张,看来果然是【逆天邪神】脑子有问题呀,咯咯咯。”

  听到这个声音,柳杭再次喜出望外,大声喊道:“堂姐!”

  “落……落秋师姐。”沐小蓝再次眼前一懵。

  女子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沐一舟身侧,她看上去三十来岁,一袭冰凰白衣,身材高挑,相貌明艳,微微斜挑的【逆天邪神】眼角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傲慢和盛气凌人。

  沐一舟斜她一眼:“你来做什么?”

  “我看到大哥急匆匆的【逆天邪神】进了传送阵,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刚好闲来无事,于是【逆天邪神】跟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么有意思的【逆天邪神】场面。”

  沐落秋俯下身来,查看了一眼柳杭的【逆天邪神】伤势,眉头顿时沉了一下:“居然伤的【逆天邪神】这么重,下手还真是【逆天邪神】狠毒啊。小航,你放心好了,谁伤的【逆天邪神】你,他的【逆天邪神】伤,至少会比你重十倍。”

  “堂姐,你们……一定不要放过他。”柳杭一脸痛苦的【逆天邪神】大声道。

  沐落秋起身,目光瞬间化作两道冰冷的【逆天邪神】寒芒,扫向了沐小蓝和云澈:“不但对我们柳家的【逆天邪神】人下毒手,还敢在我大哥面前大放厥词,你们三十六宫,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出息了。”

  “三十六宫?”沐一舟一声冷笑:“从几百年前开始,就只有三十五宫。我们冰凰宫,可不是【逆天邪神】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逆天邪神】,所谓三十六宫……呵,现在看来,不过是【逆天邪神】个让冰凰宫蒙羞的【逆天邪神】笑话!”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番话,不仅是【逆天邪神】针对云澈,而是【逆天邪神】针对了整个三十六宫,甚至还波及到沐冰云,沐小蓝顿时气的【逆天邪神】小脸泛红。

  “我难道说错了吗?”沐一舟笑的【逆天邪神】更加轻蔑:“你们所谓三十六宫原本就只有你一个弟子,也就罢了,现在却又多了一个来自下界,不但修为是【逆天邪神】个笑话,还不识抬举自己找死的【逆天邪神】卑贱蠢货,不是【逆天邪神】我们冰凰宫的【逆天邪神】耻辱是【逆天邪神】什么?”

  “大哥也不能这么说嘛,”沐落秋轻笑一声:“这个云小子的【逆天邪神】确像传闻中的【逆天邪神】一样只有君玄境修为,但却能把小航伤成这样,确是【逆天邪神】有那么点本事。哦?我记得传闻中,他的【逆天邪神】修为是【逆天邪神】君玄境中期……看来传闻有误啊。”

  “哼!”君玄境中期还是【逆天邪神】后期,对他们而言毫无区别。沐一舟目光抬起,缓慢的【逆天邪神】音调带着让人发怵的【逆天邪神】阴森:“沐小蓝,今天这事和你无关,你大可以马上离开。至于云澈……嘿,你放心,他好歹是【逆天邪神】冰云宫主亲收的【逆天邪神】弟子,看在冰云宫主的【逆天邪神】面子上,我会给他留半口气。”

  “不行!”沐小蓝连忙挡在云澈身前,哀求道:“一舟师兄,云澈只是【逆天邪神】个刚来的【逆天邪神】新人,真的【逆天邪神】什么都不懂,你是【逆天邪神】冰凰宫地位高重的【逆天邪神】师兄,就……就大人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我马上让他向你和柳杭师弟赔罪。”

  “呵,晚了!”沐一舟冷笑,手掌也已缓缓抓起:“就凭他对我说的【逆天邪神】那几句话,今天也别想完整的【逆天邪神】离开这里!”

  “等……等等!”风陌捂着手臂,踉跄着冲到前面:“两位师兄、师姐,这件事都是【逆天邪神】因为我而起,云澈师兄也都是【逆天邪神】因为我才不小心伤了柳杭师兄,你们要出气,就尽管冲着我来好了,和云澈师兄……”

  “你算什么东西?”沐落秋目光一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逆天邪神】份。”

  风陌顿时懵住,呐呐说不出话来。

  “闪开。”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掌把沐小蓝拨开,直面沐一舟和沐落秋:“想留我半口气?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云澈!你这个大白痴!”沐小蓝都快被急哭了:“一舟师兄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十级,落秋师姐神魂境八级,他们要对付你,根本……根本……怎么办怎么办!”

  “呵,果然是【逆天邪神】个十足的【逆天邪神】蠢货。”沐一舟已是【逆天邪神】笑都懒得笑,歪头道:“落秋,把他交给你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下界蠢货……只会脏了我的【逆天邪神】手。”

  “大哥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沐落秋却是【逆天邪神】别过脸去,慢悠悠道:“我们女孩子,可是【逆天邪神】更怕脏手的【逆天邪神】,你就不能体贴一下。”

  “啧,我就没有你们这么多纠结,我的【逆天邪神】手一点都不怕脏。”云澈却在这时发出了一声怪异的【逆天邪神】冷笑,全身玄气在一瞬间忽然炸裂,释放出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玄芒,整个人化作一道迅猛绝伦的【逆天邪神】流光,主动冲向了沐一舟和沐落秋。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