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2章 沐一舟
  “云……云……云澈师兄……”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竟真的【逆天邪神】把柳杭的【逆天邪神】脚给踩断,风陌刚要站起的【逆天邪神】身体一下子又跪了回去,惊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珠子差点爆出眼眶,连话都一时说不利索。/p>

  /p>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柳杭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瞬间收缩至针眼般大小,眼前如恶魔般的【逆天邪神】冷笑、脚上的【逆天邪神】剧痛和被生生踩断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在一刹那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想到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可是【逆天邪神】废了总殿主亲侄儿,又当着总殿主之面废了纪寒峰的【逆天邪神】狠人。/p>

  /p>

  不是【逆天邪神】击败,不是【逆天邪神】重伤……无论厉明成还是【逆天邪神】纪寒峰,都是【逆天邪神】直接被废,而且传闻几乎没有复原的【逆天邪神】可能。下手之狠毒,简直让人指。/p>

  /p>

  而那个下手极其狠毒之人,现在就踩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p>

  /p>

  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一件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事……连总殿主侄儿都敢废了的【逆天邪神】人,又怎么会不敢真的【逆天邪神】废了他!!/p>

  /p>

  真正的【逆天邪神】恐惧在他心魂之中疯狂滋生,身体剧痛下的【逆天邪神】颤抖变成了恐惧之下的【逆天邪神】战栗,他伸手捂住了肩上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在惊恐下嘶声道:“堂兄……救我……有人要杀我……救我……救我啊!!啊!”/p>

  /p>

  云澈一脚将他的【逆天邪神】手掌踩到了雪地上,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现在再说一次,乖乖把你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雪绫子都交出来,不然的【逆天邪神】话……”/p>

  /p>

  “我交……我交……”/p>

  /p>

  柳杭怕了,真正的【逆天邪神】怕了,他忍着脚上的【逆天邪神】剧痛,甚至都不敢运转玄气去压制伤势,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伸手摸向冰凰铭玉,取出了四颗雪绫子,带着满脸惊惧托到云澈眼前。/p>

  /p>

  云澈却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逆天邪神】冷笑一声:“柳杭,看来你的【逆天邪神】耳朵不太好使,我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身上全部的【逆天邪神】雪绫子,你就拿出这么点来打我,你这么不听话,后果可是【逆天邪神】很严重的【逆天邪神】啊。”/p>

  /p>

  “不……不,”柳杭连忙惊恐的【逆天邪神】摇头:“雪绫子本就很少,我身上,真的【逆天邪神】就这么多……”/p>

  /p>

  “云澈师兄,”风陌也连忙道:“我们寒雪殿弟子,三个月才能领到一枚雪绫子,一般入手后都会马上使用,四颗是【逆天邪神】足足一年的【逆天邪神】量,已经是【逆天邪神】很多……”/p>

  /p>

  “啊!!!!!”/p>

  /p>

  风陌话音未落,一声尖锐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便陡然响起,云澈的【逆天邪神】脚这次狠狠的【逆天邪神】踩在了柳杭的【逆天邪神】小腿上,将他的【逆天邪神】腿骨也无情踩断。/p>

  /p>

  “现在可以乖乖把全部雪绫子都交出来了么?”云澈俯下身,盯着柳杭在痛苦下扭曲的【逆天邪神】面孔,缓缓的【逆天邪神】道。/p>

  /p>

  “我……我身上……真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么多……你就算杀了我……也不可能……有其他的【逆天邪神】雪绫子……”柳杭全身痉挛,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p>

  /p>

  “呵,”云澈嘴角微咧:“看来,你是【逆天邪神】不见棺材不掉泪啊。”/p>

  /p>

  云澈一伸手,一截断剑从雪地里飞出,被他捏在了指间,锋利的【逆天邪神】断刃缓缓沉下,在柳杭瞬间放大的【逆天邪神】瞳孔下,点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小腹上方:“我最后再帮你好好回忆下,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逆天邪神】雪绫子。回忆好了当然是【逆天邪神】好,要是【逆天邪神】万一回忆的【逆天邪神】不好,你这辈子,可就要一直当个废人了。”/p>

  /p>

  看着距离自己小腹只有不到半寸之距的【逆天邪神】断刃,柳杭的【逆天邪神】脸色一下子苍白的【逆天邪神】看不到半点血色。他人的【逆天邪神】威胁,他可以凌然不惧,因为这里是【逆天邪神】寒雪殿,还没有人有胆子敢废一个正式的【逆天邪神】寒雪殿弟子。但眼前的【逆天邪神】人……他可是【逆天邪神】有胆子当众废了总殿主亲侄儿的【逆天邪神】人!/p>

  /p>

  是【逆天邪神】个他报出了“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大名,却依然毫不犹豫踩断他脚骨和腿骨的【逆天邪神】疯子!/p>

  /p>

  “不……不不……不要……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柳杭彻底的【逆天邪神】亡魂皆冒,他手掌摸向冰凰铭玉,一下子又取出了二十九颗雪绫子,两只手已是【逆天邪神】哆嗦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雪绫子刚取出,便已洒了满地。/p>

  /p>

  加上之前的【逆天邪神】四颗,整整三十三颗雪绫子。/p>

  /p>

  风陌嘴巴大张,完全说不出话来。/p>

  /p>

  “这些……是【逆天邪神】全部……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全部了……”交出这些雪绫子,柳杭也如被抽空了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力气,彻底的【逆天邪神】瘫在那里,唯有口中出颤抖的【逆天邪神】乞饶声。/p>

  /p>

  这些雪绫子,他只有一小半是【逆天邪神】自用,其他要拿去巴结副殿主、戒律执事等人……每年都是【逆天邪神】如此。/p>

  /p>

  “呵,看来,这种见不得人的【逆天邪神】事没少干啊。”云澈手掌一抄,把所有雪绫子都攫于手中,捏着断刃的【逆天邪神】那只手指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撇,一道寒光闪过,断刃已狠狠的【逆天邪神】刺入柳杭的【逆天邪神】左臂,将他的【逆天邪神】臂骨完全洞穿。/p>

  /p>

  一声杀猪般的【逆天邪神】惨叫响起,而云澈已转过身去,懒得再看柳杭一眼,迈步走向了狄奎。/p>

  /p>

  云澈的【逆天邪神】狠毒和柳杭的【逆天邪神】惨状早已把狄奎吓得肝胆欲裂,忽然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自己,狄奎几乎瞬间魂飞天外,整个人一下子扑在地上,以最快的【逆天邪神】度把冰凰铭玉中的【逆天邪神】所有雪绫子都拿了出来,嘶叫道:“这是【逆天邪神】我所有的【逆天邪神】雪绫子……我真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么多,求你放过我……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p>

  /p>

  连柳杭都是【逆天邪神】那般惨状,狄奎又哪敢再有半点侥幸。/p>

  /p>

  云澈将狄奎交出的【逆天邪神】六枚雪绫子拿过,然后一脚踩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左臂上。/p>

  /p>

  “呜哇哇哇————”/p>

  /p>

  狄奎捂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在雪地上痛苦的【逆天邪神】翻滚着。云澈侧过身来,斜眼道:“柳杭,你该多学学你的【逆天邪神】跟班,早点听话,就能少吃点苦头。”/p>

  /p>

  柳杭趴在地上,全身抽搐,根本连句狠话都不敢说出,只盼望这场噩梦能早点结束。/p>

  /p>

  云澈走回愣中的【逆天邪神】风陌身前,将三十九颗雪绫子全部塞到他手上:“这是【逆天邪神】他们给你的【逆天邪神】补偿,你要是【逆天邪神】觉得还不够,就上去随便断他们几条胳膊几条腿。”/p>

  /p>

  整整三十九颗雪绫子,对寒雪殿弟子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一笔极其巨大的【逆天邪神】资源。/p>

  /p>

  柳杭和狄奎如此后果,他当然是【逆天邪神】无比快意,但快意之余,很多的【逆天邪神】反而是【逆天邪神】惊惧,因为云澈下手实在是【逆天邪神】太过胆大狠辣,他到了现在,甚至都开始有些怜悯柳杭和狄奎。/p>

  /p>

  “不,不行……”抱着一大堆的【逆天邪神】雪绫子,风陌有些手足无措。/p>

  /p>

  “我说了,这是【逆天邪神】他们给你的【逆天邪神】补偿,是【逆天邪神】你应得的【逆天邪神】,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我应该也用不到它们。”云澈笑着道。/p>

  /p>

  风陌摇头,急声道:“雪绫子是【逆天邪神】小事,但是【逆天邪神】……云澈师兄,你不但救了我,还为我出气,这么多雪绫子更是【逆天邪神】……但,但柳杭的【逆天邪神】堂兄是【逆天邪神】冰凰宫席弟子的【逆天邪神】事如果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就……就大事不妙了!你快先离开这里,刚才柳杭,很有可能已经给他的【逆天邪神】那个堂兄传音了。”/p>

  /p>

  “你不用担心我。”云澈毫不在意的【逆天邪神】道:“我好歹也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而且宫主对我格外关照,同为冰凰宫弟子,不可能把我怎么样的【逆天邪神】。更何况,是【逆天邪神】他们有错在先,罪有应得。”/p>

  /p>

  “可是【逆天邪神】……”/p>

  /p>

  “小师弟,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p>

  /p>

  风陌刚要说什么,一个稍显急促的【逆天邪神】少女声音从后方传来。/p>

  /p>

  沐小蓝从天而落,忽然看到了雪地中一个满身是【逆天邪神】血,一个正翻滚惨叫的【逆天邪神】两人,猛的【逆天邪神】愣了一下。/p>

  /p>

  “师姐。”风陌连忙行礼。/p>

  /p>

  “这不是【逆天邪神】小蓝……咳,师姐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应该不是【逆天邪神】正巧路过吧?”云澈一脸疑惑道。/p>

  /p>

  沐小蓝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你还好意思问!你入冰凰宫后,连续三个月的【逆天邪神】月俸都没去领,师尊命令我去帮你领了,还让我给你送过去,结果却现你没在修炼室,只好跟着你身上冰凰铭玉的【逆天邪神】气息找到这里来。这里到底生什么事了?那两个人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p>

  /p>

  跟着冰凰铭玉的【逆天邪神】气息找来?冰凰铭玉还有这功能?/p>

  /p>

  “小蓝师姐,”风陌记得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名字,连忙为云澈解释道:“这两个人和我在同一殿,想抢夺我身上刚领到的【逆天邪神】雪绫子,我不给,他们还把我打的【逆天邪神】满身是【逆天邪神】伤,手臂都打断了,幸好云澈师兄赶来,帮我教训了他们。”/p>

  /p>

  一边说着,风陌还向沐小蓝展示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势。/p>

  /p>

  “哦,原来是【逆天邪神】这样,那这两个人太可恶了。不过,云澈小师弟,你下手也太狠了,你把他们赶走,然后报告给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戒律执事就好了,你下手这么重,很有可能会惹来麻烦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习惯性的【逆天邪神】把云澈教训一顿。/p>

  /p>

  “……”云澈撇了撇嘴,懒得回应。风陌脖子微缩,欲言又止。/p>

  /p>

  “你!”云澈那无所谓的【逆天邪神】态度把沐小蓝气的【逆天邪神】腮帮一鼓,她别过脸,看向满身是【逆天邪神】血的【逆天邪神】柳杭,担心的【逆天邪神】道:“你该不会又像三个月前那样,把人给废了……啊!?”/p>

  /p>

  沐小蓝声音忽然顿住,美眸也一下子瞪大:“柳……柳杭!?”/p>

  /p>

  “哦?你认识这个人?”云澈侧目道。/p>

  /p>

  “他……他……他……”沐小蓝小脸彻底变了颜色,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他是【逆天邪神】柳杭……他的【逆天邪神】一个堂兄,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沐一舟,他的【逆天邪神】堂姐,是【逆天邪神】冰凰第十三宫的【逆天邪神】沐落秋。他……你……”/p>

  /p>

  “哦,那又怎么样?”云澈轻哼一声。/p>

  /p>

  “你你你……你这大傻子!!”沐小蓝一下子急的【逆天邪神】心中麻乱,她狠一跺脚,恨不能把云澈大骂一顿:“你知不知道,他的【逆天邪神】堂兄沐一舟是【逆天邪神】第一宫的【逆天邪神】席弟子!就是【逆天邪神】第一宫最厉害的【逆天邪神】弟子!现在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十级!一根手指都能把你捏死的【逆天邪神】那种人!三年后,说不定都能有资格参加玄神大会。他的【逆天邪神】堂姐沐落秋在第三宫也是【逆天邪神】可以排的【逆天邪神】上前百的【逆天邪神】人物。他们同属一个大家族,在吟雪界西方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势力,在冰凰界也都是【逆天邪神】互相关照袒护,你居然……你居然……”/p>

  /p>

  沐小蓝匆忙的【逆天邪神】抓起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袖:“总之,我们快点先离开这里去找师尊!不然,若是【逆天邪神】被沐一舟和沐落秋知道的【逆天邪神】话,就……”/p>

  /p>

  “呵,现在走,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点晚了。”/p>

  /p>

  一个带着沉重戾气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从上方传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正急的【逆天邪神】团团转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一下子定在那里,小脸煞白。/p>

  /p>

  而瘫在那里的【逆天邪神】柳杭却如闻仙音,挣扎着嘶吼道:“堂兄,我在这里……堂兄!”/p>

  /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