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1章 狠辣
  “什么人!”

  狄奎迅速退后几步,抬头向声音来源看去。他们所做的【逆天邪神】毕竟是【逆天邪神】见不得人的【逆天邪神】事,绝不希望被外人看到。而这个声音近在耳边,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自然心中警觉。

  云澈一身简单的【逆天邪神】素白练功服,从空中缓缓降下,落在了风陌的【逆天邪神】身边。

  寒雪殿新晋弟子中见过云澈的【逆天邪神】不少,但云澈之后直接窝在冰凰三十六宫的【逆天邪神】修炼室三个月,半步都没迈出去,因而除了那天在寒雪正殿的【逆天邪神】人,冰凰神宗上下根本没人见过云澈。

  对狄奎而言,这是【逆天邪神】一张完全陌生的【逆天邪神】面孔,而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君玄境气息让狄奎所有的【逆天邪神】警惕瞬间化作不屑:“原来是【逆天邪神】个找死……”

  他声音忽然顿住,因为他看到了云澈肩膀上,象征着冰凰宫弟子身份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顿时猛然的【逆天邪神】一愣,然后失声叫道:“你……你是【逆天邪神】云澈!!”

  以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成为冰凰宫弟子,整个冰凰神宗,唯有三个月前名声大噪一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再不可能有他人。

  “云澈……师兄……”看着落在自己身侧的【逆天邪神】云澈,风陌嘴唇嗡动,残酷欺凌下都绝不服软的【逆天邪神】他在这一刻竟是【逆天邪神】热雾盈眶,在这弱肉强食,生存之道比下界还要残酷的【逆天邪神】神界,他没想到已入了冰凰宫的【逆天邪神】云澈竟真的【逆天邪神】会因他的【逆天邪神】求助传音而到来。

  “云澈?这名字,很是【逆天邪神】耳熟啊。”后方的【逆天邪神】柳杭眯了眯眼睛。

  “柳师兄,他就是【逆天邪神】三个月前,重伤总殿主侄子的【逆天邪神】那个云澈!”狄奎连忙道。

  “哼,不用你提醒。”柳杭迈动脚步,走向了忽然从天而降的【逆天邪神】云澈,面带微笑:“原来是【逆天邪神】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云澈师兄。云澈师兄三个月前曾大放异彩,以未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连败两个神道玄者,被破例收为冰凰宫弟子,让人敬佩又羡慕。没想到今天竟能有幸亲见,实在是【逆天邪神】万幸啊。”

  狄奎满脸谨慎,虽然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只有君玄境,但他毕竟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还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免考核亲收。身为寒雪殿弟子,在冰凰宫弟子面前从来都会有一种卑微感。

  柳杭也同样客客气气,对云澈也是【逆天邪神】颇为恭敬的【逆天邪神】“师兄”相称,但他的【逆天邪神】神色间虽有恭敬,却绝没有畏惧……甚至眸光深处,还分明带着一抹轻蔑。

  云澈蹲下身,查探了一番风陌的【逆天邪神】伤势,然后抬起头,目光扫过柳杭和狄奎两人,语气平淡的【逆天邪神】问道:“他是【逆天邪神】你们打的【逆天邪神】?”

  “不错。”柳杭微笑着点头。

  “理由。”

  “教训不太懂规矩的【逆天邪神】师弟,是【逆天邪神】我们当师兄的【逆天邪神】分内之事,云澈师兄觉得呢?”柳杭依然在笑。

  “他们……他们是【逆天邪神】想抢我的【逆天邪神】雪绫子,咳……咳咳……”风陌颤声喊道,但话一出口,他又脸色一变,慌声道:“云澈师兄……你能来,我风陌……已经万分感激……但是【逆天邪神】,这两个人……很厉害……比纪寒峰还要厉害,玄力都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七级……尤其那个柳杭,他的【逆天邪神】一个堂兄叫沐一舟,是【逆天邪神】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我们根本……根本惹不起的【逆天邪神】……你快走,这里是【逆天邪神】寒雪殿,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逆天邪神】……”

  风陌向云澈传音求助,是【逆天邪神】想着依靠云澈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将柳杭和狄奎吓退,但……

  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若是【逆天邪神】早知道柳杭的【逆天邪神】堂兄有着那么吓人的【逆天邪神】身份,他绝对不会传音向云澈求助。

  “好了,专心凝气,不要说话。”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手掌按在了风陌的【逆天邪神】后背上,快速凝聚天地灵气,输入风陌的【逆天邪神】身体。

  如有一股清凉的【逆天邪神】细流缓缓流转全身,让痛苦瞬间减轻,精神都一下子变得清明。风陌脸上露出惊愕的【逆天邪神】神情,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身体和精神传来的【逆天邪神】感觉。

  听到风陌对着云澈喊出“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大名,柳杭顿时嘴角一咧,神情变得更加倨傲。有沐一舟这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靠山在,他根本不惧大部分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又岂会畏惧云澈这个来自下界,只是【逆天邪神】凭过人的【逆天邪神】天赋入的【逆天邪神】冰凰宫,玄力连垫底都配不上的【逆天邪神】云澈。

  “你们是【逆天邪神】为了抢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雪绫子?”稳住风陌的【逆天邪神】伤势,云澈将手从他身上移开,缓缓站起,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

  “呵呵呵,”柳杭笑的【逆天邪神】颇为玩味,风陌已经主动帮他把“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名字搬了出来,他连多费唇舌的【逆天邪神】力气都省了:“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话,你准备怎么样呢?难不成,云澈师兄还要为了这么一个区区废物,来为难我们不成?”

  “很简单,”云澈平淡的【逆天邪神】瞳眸中中涌起了危险的【逆天邪神】寒芒:“交出你们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雪绫子,再自断左臂,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

  此言一出,柳杭的【逆天邪神】神色猛的【逆天邪神】一僵,狄奎也是【逆天邪神】脸色猛变,就连准备再次开口劝云澈离开的【逆天邪神】风陌也完全愣在了那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

  “呵,呵呵……哈哈哈哈!”柳杭大笑了起来:“云澈师兄还真是【逆天邪神】有趣的【逆天邪神】人,初次见面,居然就开这么大的【逆天邪神】玩笑。”

  狄奎的【逆天邪神】眼神也变得有些阴狠起来,冷笑着不出声……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话最好是【逆天邪神】玩笑,否则,就是【逆天邪神】个可笑的【逆天邪神】笑话。

  “要我亲自动手也可以,但那样的【逆天邪神】话,断的【逆天邪神】可就不是【逆天邪神】一只手臂了。”云澈也冷笑了起来。

  “云澈!”柳杭脸色一沉,语气也一下子冷了下来:“我刚才称你声师兄,是【逆天邪神】给你脸,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你真以为自己成了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后,就能在我们面前嚣张?呵,在我们寒雪殿,也有很多人是【逆天邪神】你们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惹不起的【逆天邪神】……更何况,你不过也是【逆天邪神】个下界来的【逆天邪神】贱民!你的【逆天邪神】修为,在冰凰宫更是【逆天邪神】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听说当日得罪了总殿主后,躲进了冰凰宫三个月不敢出来,现在居然跑到我们面前来耍威风,”狄奎冷笑道:“要是【逆天邪神】其他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弟子,还真会被你唬到。可惜你找错了对象,我不是【逆天邪神】纪寒峰那种废物,而柳杭师兄,更是【逆天邪神】你十辈子都惹不起的【逆天邪神】!你现在马上滚蛋,我和柳杭师兄还能把你当个屁放了,否则……这里可是【逆天邪神】我们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地盘,后果会很难看啊,到时你不但成了冰凰宫的【逆天邪神】笑话,在寒雪殿都会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云澈不再说话,手臂一伸,劫天剑已抓在手中,脚步不快不慢,直逼狄奎和柳杭。

  “云澈师兄!”风陌连忙伸手,想要阻止云澈。

  劫天剑出,一股远超柳杭和狄奎预料,如山岳倾覆的【逆天邪神】庞大威压笼罩而下,让他们身体都为之一栗。见云澈竟真的【逆天邪神】准备出手,柳杭眼神彻底阴下:“云澈,这是【逆天邪神】你自找的【逆天邪神】!”

  “狄奎,断他一只手!!”

  云澈终究是【逆天邪神】冰凰弟子,还是【逆天邪神】沐冰云亲收,柳杭虽然不惧,甚至有些蔑视云澈,但断然不敢对他下太狠的【逆天邪神】手。

  “嘿,断一个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手,想想都舒爽!”狄奎一声阴笑,有柳杭撑腰,他根本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但他没有忘记云澈曾废了纪寒峰,他比纪寒峰强的【逆天邪神】有限,所以并没有轻敌,而是【逆天邪神】直接唤出武器,脚下一错,一道寒影直刺云澈:“给我跪下!”

  “云澈师兄小心!”风陌惊声嘶喊道,他最初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想依靠云澈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吓退两人,根本没想到事态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没料到柳杭的【逆天邪神】身后有那么大的【逆天邪神】靠山,更想不到云澈竟会主动对两人出手。

  云澈当日虽然胜了纪寒峰,但他也是【逆天邪神】当场力竭,狄奎的【逆天邪神】玄力高达神元境七级,绝不认为云澈会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对手。但,当劫天剑临近之时,那股恐怖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剑威让他脸上的【逆天邪神】阴狠转为错愕,随之完全化作惊恐,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想要遁开,却已根本不及。

  轰!!!

  一声巨响,飞雪漫天,狄奎的【逆天邪神】长剑瞬间断成五截,上一息还发出着嚣张嚎叫的【逆天邪神】狄奎如断线的【逆天邪神】风筝般横飞了出去,在空中喷出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箭。

  这做梦都没想到的【逆天邪神】一幕让柳杭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就连云澈也愕了一下。狄奎和柳杭都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七级,实力还要胜过纪寒峰。所以他虽然自信不会输给他们,但也没有托大,直接亮出了劫天剑……没想到,狄奎却是【逆天邪神】在他的【逆天邪神】剑下一招溃败。

  三个月前,他炼狱状态下不敌神元境六级的【逆天邪神】纪寒峰,强开轰天才将其重伤,自己也完全力竭。

  而今,他在炼狱状态下,竟是【逆天邪神】一剑轰飞神元境七级的【逆天邪神】狄奎!

  短短三个月,玉落冰魂丹加绝境修炼,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已是【逆天邪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与三个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刹那的【逆天邪神】惊讶之后,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已瞬间锁定惊的【逆天邪神】魂飞魄散的【逆天邪神】柳杭身上,劫天剑隔着三十丈之遥,一剑横扫。

  可怕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死亡气息骤然临近,柳杭瞳孔放大,大叫一声,凝聚全身玄力护在身前,但剑威之下,他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只维持了半息,便如脆弱的【逆天邪神】薄冰一般支离破碎,整个人如被山岳砸中,一声惨叫,洒血飞了出去,拖着长长的【逆天邪神】血迹栽落在了狄奎身侧。

  同样是【逆天邪神】一剑重创。

  被劫天剑扬起的【逆天邪神】飞雪漫天弥漫,久久不散,后方的【逆天邪神】风陌嘴巴大张,却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眼睛更是【逆天邪神】瞪到了最大,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忽然变成了一具冰雕,彻底的【逆天邪神】怔在了那里,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

  当初在寒雪正殿,神元境六级的【逆天邪神】纪寒峰让他陷入苦战。而现在,神元境七级的【逆天邪神】强者,在他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中间,只隔了短短三个月!在神道修炼中短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

  云澈收起劫天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向前去,来到了柳杭的【逆天邪神】身前。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隔空一剑,却是【逆天邪神】让柳杭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内脏已全部移位,血流和玄气混乱的【逆天邪神】似乎要冲破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看着来到身前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脸上再也撑不起先前的【逆天邪神】倨傲,而是【逆天邪神】布满了震惊和恐惧:“你……你……”

  云澈向他伸出手:“现在,把你身上的【逆天邪神】雪绫子全部交出来,听清了,是【逆天邪神】全部。别浪费我的【逆天邪神】时间,否则不止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双手,也脚也要一起断。”

  柳杭死死咬牙:“你敢!!云澈,我堂兄是【逆天邪神】寒雪第一殿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沐一舟,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十级的【逆天邪神】绝世天才!他要弄死你,和捏死一只蚂蚁毫无区别,你要是【逆天邪神】敢……”

  砰!!

  “呜啊啊啊啊啊——”

  云澈一脚落下,在柳杭如恶鬼嚎哭般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将他的【逆天邪神】右脚生生踩断。

  “柳杭,看来我需要提醒你一件事。”云澈俯下身来,慢条斯理的【逆天邪神】道:“那个叫厉明成的【逆天邪神】家伙,现在应该还瘫在哪里半死不活吧,估计这辈子都别想痊愈了。听说他的【逆天邪神】姑姑是【逆天邪神】你们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总殿主,那可要比你那什么堂兄大多了,但可惜,废了厉明成的【逆天邪神】那个人,现在还好好的【逆天邪神】站在你面前,一根头发都没少。”

  “你说,我敢不敢呢?”云澈眼睛眯起,眼缝里是【逆天邪神】柳杭这辈子见过的【逆天邪神】最恐怖的【逆天邪神】寒光。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