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70章 结怨
  这种搏命自残的【逆天邪神】修炼方式可谓残酷到极点,而每次从绝地到重生,带来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躯体和玄脉的【逆天邪神】新生与突破,当他在第九次恢复后,竟能有余力挥出第八剑时,仿佛有一道曙光在他心魂中闪起,让他变得更加痴狂,就连每次的【逆天邪神】痛苦都似乎变得微不可言。

  沉浸在这种残酷而又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修炼之中,云澈已完全感觉不到了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一次次全身重创,玄力透支,又一次次完全恢复,而他每次恢复之后,能挥舞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次数也在悄然增多,从七剑到八剑,到九剑……

  三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快速流过,云澈极大多数的【逆天邪神】时间,都在凝心恢复之中,因而感觉似是【逆天邪神】只过去了短短几天而已。

  三个月间,两百多次的【逆天邪神】绝境修炼,他在“轰天”状态下已经可以将劫天剑全力轰击十五次!而且,这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数量上的【逆天邪神】提升,每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力,也都要远胜先前。

  这个过程中,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玄脉,也都在发生着连云澈自己都感觉不到的【逆天邪神】悄然变化。

  云澈端坐在摘星石上,虽然全身血迹,遍体鳞伤,但神色却无比平静。这样的【逆天邪神】姿态保持了近四个时辰后,他睁开了眼睛,身体与玄力的【逆天邪神】状态,又一次完全恢复。

  而他的【逆天邪神】身下,摘星石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星芒比之三个月前暗淡了许多。

  这枚摘星石若是【逆天邪神】其他玄者使用,就算日夜不休,也能使用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

  但云澈有荒神之力在身,对天地灵气的【逆天邪神】吸纳速度与利用率是【逆天邪神】常人的【逆天邪神】数十倍,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下才短短三个月,它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已消耗了整整七成!但完全沉心于修炼的【逆天邪神】云澈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随着云澈眼睛的【逆天邪神】睁开,一抹吓人的【逆天邪神】冷芒一闪而过,他手臂一伸,千万斤劫天剑被他直接吸到了手中,就在他刚要再次强开轰天之时,他的【逆天邪神】传音玉忽然传来了玄力波动。

  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一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传音都是【逆天邪神】通过冰凰铭玉,而蓝极星的【逆天邪神】人断然不可能传音到吟雪界。他的【逆天邪神】传音印记,就连沐冰云和沐小蓝都不知道。

  而到了吟雪界之后,他只把传音印记给过一个人……

  三个月前,唯一一个敢在沐凤姝面前为他执言,和他一样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风陌!

  风陌那日通过了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最终考核,也就成为了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但他那天怼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总殿主!而沐凤姝的【逆天邪神】言行,绝不像是【逆天邪神】个大度之人,何况当时还在气头之上,之后极有可能会因此而找风陌的【逆天邪神】麻烦……所以,也算是【逆天邪神】出于感激,他当时留给了风陌传音印记,想着哪天或者可以还他这个人情。

  毕竟,自己好歹是【逆天邪神】冰凰宫弟子,还是【逆天邪神】被沐冰云罩着。

  拿出传音玉,响起的【逆天邪神】,果然是【逆天邪神】风陌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师兄……救我……”

  风陌的【逆天邪神】声音格外虚弱,并带着明显的【逆天邪神】痛苦。云澈眉头一紧,迅速回音道:“你在哪里!?”

  问恰灸嫣煨吧瘛垮了风陌的【逆天邪神】位置,云澈迅速收起劫天剑,从摘星石上一跃而下,然后玄气外放,将身上的【逆天邪神】碎衣和血迹全部斥开,并换上了一身完好的【逆天邪神】练功服。就在他抬步准备离开修炼室时,又忽然顿在了那里,然后疑惑的【逆天邪神】抬起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

  这个感觉……

  君玄境……十级!?

  感受着自己此刻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他一时愣在了那里。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服下玉落冰魂丹后,玄力明明是【逆天邪神】突破到了君玄境八级……现在为什么会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十级,我是【逆天邪神】什么时候突破的【逆天邪神】?

  作为凡体九境的【逆天邪神】巅峰境界,君玄境每一次小境界的【逆天邪神】突破,都会伴随着玄气的【逆天邪神】质变。这个过程,玄气会从流转、暴.动,到更加凝实,可以说,到了这个境界,每一次突破都犹如一次新生,会是【逆天邪神】一个艰难、漫长的【逆天邪神】过程,并伴随着很高的【逆天邪神】风险。

  而云澈,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突破……而且是【逆天邪神】两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突破。

  他的【逆天邪神】玄力,竟像是【逆天邪神】在悄然之中,无比平顺自然的【逆天邪神】直接过渡到了下一个境界……安静到了他完全没有察觉的【逆天邪神】地步。

  云澈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依旧百思不得其解。虽然他心神完全集中在修炼之上,“轰天”状态下全力释放,之后必须马上集中精神和意志来恢复,稍有疏忽就有横死的【逆天邪神】危险,但再怎么也不至于完全察觉不到玄力的【逆天邪神】突破。

  这可是【逆天邪神】君玄境!

  难道和我现在所用的【逆天邪神】修炼方式有关?

  而且,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我居然已经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十级!?

  到了神道门槛的【逆天邪神】边缘!!

  惊愕,迷茫,随之是【逆天邪神】狂喜,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玄脉是【逆天邪神】出现了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变化,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却是【逆天邪神】真真实实的【逆天邪神】提升到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最高层面,这是【逆天邪神】远超他预想,简直如奇迹般的【逆天邪神】进境……也意味着,他选择的【逆天邪神】这种残酷修炼方式,真的【逆天邪神】带来了惊异的【逆天邪神】效果!

  君玄境八级到君玄境十级,轩辕问天用了六百多年,而他,只用了三个月!!

  这还是【逆天邪神】完全依仗自身修炼,不依靠任何外力或灵药。如此速度,纵然在神界,都足以震惊四方。

  云澈抬起右手,无声催动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一团黑气在他手心凝聚,顿时,周围空间的【逆天邪神】光线快速暗下,空气也变得阴森冷冽。

  “魔源珠力量的【逆天邪神】增长速度又加快了。”云澈低声自语:“照这样下去,说不定有一天,都会超过玄脉的【逆天邪神】力量……”

  魔源珠和他的【逆天邪神】玄脉完全相融,相当于他玄脉之内潜藏的【逆天邪神】另一个独立的【逆天邪神】力量之源,再加上他有黑暗的【逆天邪神】邪神种子在身,完全不担心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失控。

  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独立存在,完全不受他修炼的【逆天邪神】影响,而是【逆天邪神】一直在自我增长。那么随着它越来越强大,将无疑对云澈造成越来越大的【逆天邪神】诱惑,诱使他想要去动用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而一旦暴露,又会是【逆天邪神】极其严重的【逆天邪神】后果。

  “茉莉说过,北混沌被南混沌同化之后,黑暗玄力在神界是【逆天邪神】如‘异端’一样的【逆天邪神】存在。如今身在神界,千万不可暴露……看来,还是【逆天邪神】尽量遗忘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存在吧。”

  云澈低声自语一番,然后推开修炼室的【逆天邪神】门,玄力全开,直冲离三十六宫最近的【逆天邪神】传送阵。

  寒雪城,寒雪第九殿外,一个不被人注意的【逆天邪神】角落。

  咔嚓!!

  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逆天邪神】脆响,一个有些瘦弱的【逆天邪神】身影远远的【逆天邪神】摔在雪地上,猩红的【逆天邪神】血迹很快染红了身下的【逆天邪神】雪层。他断裂的【逆天邪神】左臂完全垂下,右臂挣扎着撑起身体,目光倔强而凶狠的【逆天邪神】盯着前方的【逆天邪神】两人,虽然脸色痛苦,嘴角满是【逆天邪神】血痕,却愣是【逆天邪神】没有发出半点呻吟声。

  “唷,骨头还真是【逆天邪神】硬啊。”

  一个穿着蓝衣,面带阴气的【逆天邪神】青年人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过来,居高临下的【逆天邪神】看着已几乎无法站起的【逆天邪神】风陌:“啧啧,这些年,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硬骨头见多了,这么硬的【逆天邪神】,倒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

  “呵,再硬的【逆天邪神】骨头,也不过是【逆天邪神】稍微多点力气也就断了。”另一个青年人双手抱胸,站在原地没动,看着风陌的【逆天邪神】眼神满是【逆天邪神】蔑视和怜悯:“不就一颗雪绫子么,乖乖孝敬出来多好,非要自找这么多苦头,你们这些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垃圾不但一个比一个废物,这脑子,也是【逆天邪神】一个比一个蠢啊。”  雪绫子,寒雪殿正式弟子所分发的【逆天邪神】资源中最为贵重的【逆天邪神】灵药,每三个月才只有一颗,风陌身上的【逆天邪神】那颗,也是【逆天邪神】他入寒雪殿后,领到的【逆天邪神】唯一一颗。

  “柳航,狄奎!”左臂被打断,身上的【逆天邪神】伤更是【逆天邪神】多达十几处,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让风陌脸色泛白,额头汗如雨下,他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寒雪殿明令禁止私斗,恶意抢夺资源更是【逆天邪神】重罪……你们有种就把我杀了,否则……我身上的【逆天邪神】每一处伤,都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罪证!”

  “哦?”柳杭和狄奎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放声狂笑起来,狄奎一脚飞起,将风陌狠狠踢飞,大笑着道:“罪证?什么罪证?你身上的【逆天邪神】伤是【逆天邪神】我们打的【逆天邪神】?谁看见了?有人看见吗?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戒律执事我们都认识二十多年了,也孝敬了二十多年,你说他会相信你呢,还是【逆天邪神】相信我们呢?哦对了,柳师兄,我记得在寒雪殿,恶意诽谤也是【逆天邪神】重罪啊。”

  “你……你们!咳……”风陌趴在雪地上,急怒之下,连咳好几口猩血。

  “啧啧,看来这可怜的【逆天邪神】下界爬虫还不了解状况啊。”柳杭眯了眯眼缝:“对于新来的【逆天邪神】师弟,我们一向是【逆天邪神】疼爱有加的【逆天邪神】,就算不听话,也只是【逆天邪神】稍微让他们长长记性而已。唯独你,入寒雪殿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居然就敢得罪总殿主,当着总殿主的【逆天邪神】面帮打伤总殿主侄子的【逆天邪神】人说话,你这等不识抬举的【逆天邪神】蠢货,能活到今天,简直都是【逆天邪神】奇迹啊。”

  “总殿主何等身份,当然不屑于和你这等下届来的【逆天邪神】卑贱蠢货计较,但如果有人替总殿主‘计较’的【逆天邪神】话,相信她的【逆天邪神】心情也一定不坏,别说只是【逆天邪神】伤了你,就是【逆天邪神】打废了,甚至弄死了,总殿主公正严明,责罚是【逆天邪神】一定的【逆天邪神】……但背后嘛,说不定还会奖赏我们,哈哈哈哈哈!”

  狄奎脚步散漫的【逆天邪神】再次走进风陌,右脚直接踩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脑袋前,慢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风陌小师弟,我再提醒你一件事,柳杭师兄的【逆天邪神】堂兄与堂姐,可都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弟子。尤其是【逆天邪神】柳杭师兄的【逆天邪神】堂兄柳一舟……哦不不,是【逆天邪神】沐一舟,那可是【逆天邪神】冰凰第一宫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首席弟子懂么?有一舟师兄罩着,就算没有你得罪总殿主这事,今天把你弄死了也不算什么大事。”

  “……”风陌死死咬牙,却已是【逆天邪神】说不出话来。他从下界,经历重重波折苦难,孤身来到神界,又怎能和本就神界出身的【逆天邪神】人相比相抗。其他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新晋弟子都是【逆天邪神】选择忍气吞声,甚至阿谀奉承。唯有他,天生的【逆天邪神】硬骨头让他根本做不了懦忍之人——即使他知道会遭到什么后果。

  “该说的【逆天邪神】我都和你说了,想想是【逆天邪神】一株小小的【逆天邪神】雪绫子重要,还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前途和性命重要。不要再试图考验我们为数不多的【逆天邪神】耐心,这是【逆天邪神】你最后的【逆天邪神】机会,否则……就轮到你的【逆天邪神】右手了!”向着风陌的【逆天邪神】右臂,狄奎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脚。

  “那你动他的【逆天邪神】右手试一试。”

  狄奎话音刚落,一个冷淡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在他的【逆天邪神】上空响起,让他全身一寒一僵。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