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9章 绝命苦修

第969章 绝命苦修

  依靠玉落冰魂丹,玄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但体内玄气却一直在有些焦躁的【逆天邪神】动荡,这也是【逆天邪神】必然的【逆天邪神】副作用。

  云澈唤出劫天剑,双手抓紧剑柄,但剑身却猛然垂落,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地上。

  虽然玄力增长,但常态之下,依旧难以驾驭足有千万斤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

  云澈眼神一凝,“炼狱”开启,身上玄气暴涨,劫天剑猛烈轰出,恐怖剑威之下,前方大片空间的【逆天邪神】气流被一瞬间排空,云澈大吼一声,全身燃起金乌神炎,劫天剑全力挥舞,剑身所指,轰出一片片灾难火海。

  轰轰轰轰轰轰……

  修炼室的【逆天邪神】温度急剧升高,冰雾消散,冰灵在惊慌中快速湮灭,随着最后一声火焰轰鸣,云澈一下子跪倒在地,劫天剑也重重砸在地上,险些脱手飞出。

  六十七剑!

  玄力提升三个小境界,让他已经能在“炼狱”状态和金乌炎加持之下,全力挥舞劫天剑六十七次。这已是【逆天邪神】极大的【逆天邪神】进步,如果此刻面对纪寒峰,他就算不强开轰天,也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把握战胜他。

  但,这样的【逆天邪神】进步相比于遥远到目不可及的【逆天邪神】目标,依旧太小太小。

  “如果……能在常态之下自由驾驭劫天剑……”云澈喘着粗气,低声自言自语着。

  常态……

  他抬起头,忽然想到了当年太古玄舟之下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以及空间风暴之中自己躯体和玄力强度近乎质变的【逆天邪神】飞跃。

  他后来知道,最初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是【逆天邪神】来自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而之后不断加剧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则是【逆天邪神】来自茉莉的【逆天邪神】刻意干涉……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要一次次撕裂他的【逆天邪神】极限。

  每一次撕裂极限后的【逆天邪神】“重生”,都是【逆天邪神】一次突破。

  撕裂……极限……

  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深处,猛的【逆天邪神】闪过一抹异芒。

  他直起身来,从天毒珠中取出了一枚闪烁着星辰之芒的【逆天邪神】方形奇石——来自沐夙山的【逆天邪神】摘星石。

  云澈轻轻一跃,跃到了摘星石之上,然后缓缓坐下,顿时,一股清凉的【逆天邪神】气流从摘星石涌上,缓缓笼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让他精神一明,全身的【逆天邪神】疲惫感都隐隐消却了一些。

  这种气流对其他人而言会比较陌生和神奇,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熟悉之极……因为这分明是【逆天邪神】天地灵气!

  它的【逆天邪神】作用,居然是【逆天邪神】聚拢天地之气!

  先前的【逆天邪神】一些零星关于摘星石的【逆天邪神】讲述,让云澈以为它的【逆天邪神】作用是【逆天邪神】可以加快玄气的【逆天邪神】流转,没想到竟是【逆天邪神】聚拢天地之气……不愧是【逆天邪神】沐浴星辰之芒而形成的【逆天邪神】奇石!

  这个发现,让云澈惊喜不已。他马上凝聚精神,开始运转大道浮屠诀。

  神界的【逆天邪神】天地灵气本就比之下界精纯浓郁数倍,再加上摘星石神奇的【逆天邪神】聚拢能力,涌入云澈体内的【逆天邪神】天地灵气顿时如洪流一般,快速的【逆天邪神】恢复着他亏空的【逆天邪神】玄力。

  两刻钟后,云澈睁开了眼睛。

  短短两刻钟,他亏空的【逆天邪神】玄力便已完全恢复!

  这样的【逆天邪神】速度,简直堪称惊天动地,足以让沐夙山这样的【逆天邪神】强者都目瞪口呆。

  跃下摘星石,云澈重新抓起劫天剑,眼神忽然变得凶狠决绝。/p>  “轰天!!”

  嘭!!

  玄气炸开的【逆天邪神】声音剧烈如山岳崩塌,暴走的【逆天邪神】力量搅的【逆天邪神】整个修炼室气流一片混乱,云澈如化作了一只暴怒的【逆天邪神】野兽,劫天剑疯狂轰出,带起噩梦般的【逆天邪神】灾厄风暴。

  一声震天巨响,修炼室地面猛然炸裂,碎石纷飞,第二剑之下,地面直接掀起,第三剑,刚刚飞散起的【逆天邪神】碎石全部被毁成微小的【逆天邪神】碎粉。

  虽然仅仅三剑,云澈的【逆天邪神】双臂便已出现崩裂,渗出道道血丝,但云澈却没有丝毫要停止的【逆天邪神】意思,眼神依旧如喋狼般凶狠,第四剑,劫天剑上已蔓起赤红火焰,轰出的【逆天邪神】刹那,前方十几里瞬间化作一片死亡火海。

  轰!轰!!轰——

  每一剑,都是【逆天邪神】他力量的【逆天邪神】极致,每一剑,都仿佛在面对生死之敌。

  整整七剑之后,云澈终于一声闷哼,暴走的【逆天邪神】玄气完全泄尽,劫天剑甩手飞出,他整个人也重重跪倒在地,全身疯狂颤栗,数百道血流从他身体的【逆天邪神】各个部位流泻,快速染遍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轰天”状态绝非现在的【逆天邪神】他所能驾驭,在“轰天”状态下全力轰出七剑,所承受的【逆天邪神】负荷可想而至。云澈如今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逆天邪神】痛彻心扉,所有骨头都仿佛已经碎裂,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抽搐着,经脉,更是【逆天邪神】断裂了近三成。

  “咳……咳咳……”云澈手撑地面,连吐数口血块。

  这样的【逆天邪神】伤,落在别人身上,已是【逆天邪神】半个死人。

  对玄脉,更是【逆天邪神】不可逆的【逆天邪神】重创。

  云澈瘫在那里,缓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逆天邪神】挪动身体,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靠近摘星石,随着他的【逆天邪神】挪动,身后拖起了一条越来越长的【逆天邪神】血痕。

  虽然身体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痛苦中抽搐,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却透着近乎扭曲的【逆天邪神】兴奋。他的【逆天邪神】手碰触在了摘星石上,便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半分,就连喘息,都变得格外虚弱。

  就是【逆天邪神】这样……

  就是【逆天邪神】这种……撕裂极限……濒临死亡的【逆天邪神】感觉!

  云澈居然笑了起来,他瘫在那里好一会儿后,忽然牙齿一咬,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低吼,身体一下子翻上了摘星石,然后以一个扭曲的【逆天邪神】姿态艰难坐定,开始运转大道浮屠诀。在摘星石神奇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天地灵气快速聚拢,涌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恢复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玄脉。

  这一次和方才全然不同。先前只是【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耗尽,而这一次,是【逆天邪神】身体无比严重的【逆天邪神】创伤,以及玄力的【逆天邪神】严重透支。

  当初在弑月魔窟面对弑月魔君时第一次强开轰天,后果是【逆天邪神】他用了整整七天才完全恢复。

  而且普天之下,也唯有他能从那样的【逆天邪神】状态下完全恢复,且不留任何后遗症。换做他人,别说摹灸嫣煨吧瘛寇完全恢复,能够不死都是【逆天邪神】奇迹。就算能保住命,也会是【逆天邪神】身体与玄脉全部残废的【逆天邪神】结局。

  而这一次……

  一个时辰之后,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已散去苍白,趋于红润。

  两个时辰之后,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便已格外平稳。

  四个时辰后……云澈缓缓睁开了眼睛,两抹没有任何虚态的【逆天邪神】寒芒一闪而过。

  短短四个时辰,他的【逆天邪神】伤,还有玄力,已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恢复!

  “好!”

  云澈从摘星石上一跃而下,落下之时,劫天剑已重新抓在手中,同时身上也再次炸开狂暴的【逆天邪神】气浪。

  才刚从“轰天”带来的【逆天邪神】噩梦后果中恢复,他便再次强开“轰天”。

  力量一瞬间变得无比庞大,千万斤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在手中都变得格外轻灵,但与此同时,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细胞都在重压下颤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云澈眼神凶狠,劫天剑凝聚着他全部的【逆天邪神】意志和最极限的【逆天邪神】力量轰向前方……每次开启“轰天”,都几乎是【逆天邪神】将自己置于绝地。每一次全力轰击,都会让自己向死亡深渊更近一步。

  他在搏命,强行服下玉落冰魂丹是【逆天邪神】搏命,现在依旧是【逆天邪神】搏命。而他如此拼命,只是【逆天邪神】为了能有机会再见茉莉一面。

  因为那是【逆天邪神】茉莉,所以,值得他不惜一切。哪怕只是【逆天邪神】一个见面的【逆天邪神】机会。

  当!!!

  劫天剑远远飞出,云澈再一次瘫倒在地,身体在颤抖中瑟缩,身下很快蔓起一大滩鲜血。

  这次,依然是【逆天邪神】七剑,最后一剑,更是【逆天邪神】火焰加持之下,消耗最为巨大的【逆天邪神】“灭天绝地”,让他双臂的【逆天邪神】血管和经脉几乎全部崩断,尤其右臂,血流如喷泉一般洒出。

  视线变得恍惚,纵然全身剧痛,也无法阻止他意识快速模糊,他猛咬舌尖,死命的【逆天邪神】不让自己昏迷,然后拖动着几乎不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躯体,挪向摘星石。

  “嗄……我可以……撑得住……我一定……可以……”

  几乎是【逆天邪神】吊着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口气,云澈爬上了摘星石,再次进入了恢复状态。

  同样的【逆天邪神】事,发生在其他玄者身上,仅仅一次,身体和玄脉纵然不废掉全部,也会废掉大半。

  龙神的【逆天邪神】躯体,荒神之力带来的【逆天邪神】恢复能力,以及来自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这世上能以这种方式任性搏命的【逆天邪神】,也唯有云澈。

  四个时辰之后,云澈再次恢复。他离开摘星石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轰天”便再次开启……

  “轰天”状态下,只需极短的【逆天邪神】时间,便会让他玄力极度亏空,全身重创至濒死,如果稍有不慎,或者云澈意志崩溃而来不及回复,他就极有可能会横死当场。

  当年在太古玄舟,他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躯体上的【逆天邪神】压力,玄力上的【逆天邪神】压力相对小很多。

  而这一次,却是【逆天邪神】躯体和玄脉上的【逆天邪神】双重绝地。

  修炼室被破坏的【逆天邪神】满目疮痍,在劫天剑残留的【逆天邪神】毁灭力量下,连自我修复的【逆天邪神】速度都变得有些缓慢。云澈就这样在其中强开轰天,疯狂释放力量至濒死,再借助摘星石和荒神之力回复,再开轰天,再回复……

  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周而复始。

  这其中伴随的【逆天邪神】巨大痛苦、绝望感,以及稍有不慎就会惨死的【逆天邪神】可怕后果,他仿佛全部视而不见,像是【逆天邪神】一个忽然入了魔的【逆天邪神】疯子,以这种非人道的【逆天邪神】残酷方式疯狂修炼着……

  他并不知道这样修炼的【逆天邪神】后果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但,想要达到那个太过遥远的【逆天邪神】目标,他就必须狠狠撕裂自己的【逆天邪神】极限……这是【逆天邪神】茉莉教给他的【逆天邪神】东西,也是【逆天邪神】他现在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