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8章 搏命,玉落冰魂 下

第968章 搏命,玉落冰魂 下

  关于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宙天之音”给东神域带来了久久不息的【逆天邪神】巨大波澜,东神域之外,最庞大的【逆天邪神】西神域,以及南神域、北神域也自然都得到了消息,也都产生了不小的【逆天邪神】异动。

  在这一届玄神大会远异于以往的【逆天邪神】严苛条件下,纵然是【逆天邪神】身为吟雪界最高主宰的【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有资格报名的【逆天邪神】弟子也是【逆天邪神】数量极少,而且基本全部集中在冰凰神殿,三十六冰凰宫有资格者加起来不足百人,且都处在报名资格的【逆天邪神】最边缘。

  来自宙天珠的【逆天邪神】天大机遇让吟雪界有资格报名的【逆天邪神】人都兴奋难抑。但他们也都无比清楚,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断然不可能获得进入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资格……在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挤入前一千名,身为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这对他们而言只能是【逆天邪神】虚幻的【逆天邪神】天方夜谭。

  也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个宙天之音,冰凰界比平日少了几分冷清,一大部分的【逆天邪神】注意力,被投向了三十个月后注定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

  “云小师弟,开开门,师尊有事找你。”

  站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修炼室前,沐小蓝颇有些不耐烦的【逆天邪神】叫着门。那天的【逆天邪神】“宙天之音”让他显然受到了很大的【逆天邪神】打击,沐冰云本以为他在冷静下来后,会主动找他寻求解决的【逆天邪神】转机,但已是【逆天邪神】五天过去,云澈却始终毫无动静,而且从气息上看,他这五天一直都停留在修炼室内,半步都没出来过。

  “云小师弟……云澈……喂!快开门,是【逆天邪神】师尊喊你!”

  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声音逐渐大了起来,但修炼室石门紧闭,始终毫无动静。

  “你再不开门,师尊生气的【逆天邪神】话,我可不管你!快开门随我去见师尊!”

  “喂!!”

  咚!!

  一道蓝光拍在石门上,沐小蓝赌气的【逆天邪神】一跺脚,转身就走。

  “云澈呢?”看到沐小蓝一个人回来,沐冰云讶然道。

  “哼,”沐小蓝翘唇道:“我喊他好久,他都不理我。而且,我都说了是【逆天邪神】师尊找他……气死了!他怎么可以仗着师尊宠他就这么嚣张,气死了气死了!”

  “……”沐冰云眸光微转,轻声道:“云澈虽然言行较之常人肆意,但并非不懂礼数之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小蓝,随为师去看看。”

  “噢。”

  沐冰云亲自来到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修炼室前,临近之时,一股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息便让她的【逆天邪神】月眉猛的【逆天邪神】一动,身影快速掠近,蓝光闪现,将修炼室的【逆天邪神】大门直接推开。

  “啊!”修炼室大门打开的【逆天邪神】刹那,沐小蓝一声惊呼。

  一股极度混乱,像是【逆天邪神】暴风雪一般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从修炼室中狂涌而出,而这股混乱气息的【逆天邪神】来源,赫然是【逆天邪神】修炼室中一个蓝色的【逆天邪神】人影。

  人影的【逆天邪神】身上浮动着有些暴躁的【逆天邪神】蓝光,整个身体已被覆在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寒冰之中,全身一动不动,已完全看不清五官,只能勉强捕捉到躯体和四肢的【逆天邪神】轮廓。

  “啊……他……他……”能在这个修炼室中的【逆天邪神】,当然只有云澈。但现在呈现在沐小蓝眼前的【逆天邪神】,只有一个不断释放混乱寒气的【逆天邪神】冰雕,而这股混乱的【逆天邪神】寒气,分明带着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气息。

  沐小蓝有些吓傻了,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他……难道……强行服用了那颗玉落冰魂丹?”

  沐冰云雪颜寒下,她手掌一抹,修炼室的【逆天邪神】石门瞬间关闭,身影也已闪现至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她右手伸出,张开冰雪雕琢般的【逆天邪神】修长玉指,快速而轻柔的【逆天邪神】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他……他还活着吗?”沐小蓝有些战战兢兢的【逆天邪神】道。玉落冰魂丹,连她都绝对不敢强行吞服,云澈居然自行吃了。以他的【逆天邪神】凡躯……这么做的【逆天邪神】后果根本就是【逆天邪神】死路一条,何况,已经过去整整五天了。

  到了现在,他整个人,从内到外,应该都已彻底变成冰粉了……

  虽然,她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喜欢云澈,但其实也算不上太讨厌……关键是【逆天邪神】,师尊还是【逆天邪神】很宠他的【逆天邪神】。

  她问出这句话时,就没奢望能得到肯定的【逆天邪神】回答,而马上,她看到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神情忽然变了,从极度的【逆天邪神】凝重,变得有些异样,随之竟露出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惊讶,像是【逆天邪神】忽然看到了什么无法相信的【逆天邪神】事。

  “师尊,他……怎么了?”沐小蓝更加小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他……还活着。”沐冰云音调带着异样。

  “啊?”沐小蓝一呆。

  “而且,他的【逆天邪神】经脉虽然有些受损,但玄脉……”

  叮……

  沐冰云话音未落,覆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冰层忽然碎开大量的【逆天邪神】裂痕,然后散乱而下,还未落地,便已被气流带出很远。

  冰层落下,显露出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玄气窜动,微带蓝光。由于全身衣服早已化作冰粉,所以在冰层碎散时,整个人完全是【逆天邪神】裸呈在沐冰云和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视线中。

  “呀——”沐小蓝美目一下子瞪大,唇瓣大张,一声尖叫刚吼出一半,便已被沐冰云低声止住:“不要出声。”

  沐小蓝连忙捂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唇,身体也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转了过去,一抹嫣红转眼间从脸颊蔓延到脖颈,呼吸也变得惊慌急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声音发抖的【逆天邪神】道:“他……他……他没……没穿……”

  “他竟然没死,而且……依然在不断吸收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

  沐冰云声音很轻,但却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惊讶。她手掌一拂,一抹冰雾覆下,遮住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半身,然后退后两步:“小蓝,转过来吧。”

  沐小蓝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转过,却依旧不敢抬头看云澈,小声怯怯的【逆天邪神】道:“他……他真的【逆天邪神】没事?”

  “虽然极为不可思议,但他的【逆天邪神】确没有任何危险。”沐冰云没有多说什么,但眉头一直蹙起,瞳眸之中蕴着深深的【逆天邪神】不解。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内息上,她感觉的【逆天邪神】到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经脉必定在不久前承受了重创……应该就在这几天之内,这也是【逆天邪神】强行服用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必然后果。但她探查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却发现他的【逆天邪神】经脉受损程度竟是【逆天邪神】极为轻微。

  那么严重的【逆天邪神】经脉创伤,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内自愈到如此程度……而且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直到现在还在冲击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

  “这……怎么可能呢?”沐小蓝满脸的【逆天邪神】不敢置信:“就算是【逆天邪神】我,直接服下一枚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话,也会很快没命。而他……这都过去五天了。啊……他的【逆天邪神】玄力!!”

  沐小蓝这才注意到,云澈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赫然已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八级……而且是【逆天邪神】临近后期。

  “他不但安然无恙,而且状态已趋于平稳,完全控制住了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沐冰云道:“从药力气息上看,这枚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他已吸收炼化了八成左右,再有几个时辰,就会全部吸收。”

  又一个疑惑在沐冰云心中晃过……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何其猛烈,一个神元境前中期的【逆天邪神】玄者若能吸收炼化的【逆天邪神】足够,玄力修为都能至少提升一个小境界。

  能让神道玄力都提升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药力……云澈如今吸收了八成多的【逆天邪神】药力,玄力居然只提升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三个小境界??

  这绝不合常理。

  难道……是【逆天邪神】他强行吸收炼化之下,先前的【逆天邪神】药力被极大程度的【逆天邪神】引散浪费?

  沐冰云浮空而立,张开一个无色无形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隔绝了一切可能打扰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因素。她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定格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他的【逆天邪神】天毒珠,君玄堪比神元境的【逆天邪神】战力,以君玄之躯强行炼化玉落冰魂丹……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不断发生着让她惊异,甚至颠覆她认知的【逆天邪神】事。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还有两成没有被吸收,她要亲眼目睹,这两成的【逆天邪神】药力会对云澈造成怎样的【逆天邪神】变化。

  静寂之中,三个时辰缓缓而过。云澈神色一直格外平静,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也越来越趋于平稳。随着玉落冰魂丹最后的【逆天邪神】药力被逐步吸收炼化,覆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冰蓝光华也完全消失。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也最终定格在君玄境八级后期。

  沐冰云和沐小蓝到来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便已是【逆天邪神】被催生至了君玄境八级后期,而继续吸收炼化了最后的【逆天邪神】两成药力,居然依旧没有突破至君玄境九级。

  这个结果,让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心魂翻起了许久不息的【逆天邪神】波澜。

  最后两成药力的【逆天邪神】吸收,是【逆天邪神】在她的【逆天邪神】感知之下进行,云澈对药力的【逆天邪神】驾驭堪称完美,几乎毫无浪费。两成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若是【逆天邪神】能被一个君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玄者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吸收炼化,绝对足够直接突破至君玄境十级。

  但在云澈身上……却连半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提升都不到。

  难道,他的【逆天邪神】玄脉……或者玄力法则与常人不同!?

  整整五天的【逆天邪神】时间,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终于吸收完毕。虽然药力比云澈预想的【逆天邪神】要猛烈许多,但总归是【逆天邪神】有惊无险。

  用灵药强行提升的【逆天邪神】玄力终究不够稳固,需要相当长的【逆天邪神】时间来沉淀。云澈感受了一番自己的【逆天邪神】新生玄力,睁开了眼睛,目光直接和沐冰云对视在了一起。

  “宫主,让你担心了。”云澈有些歉意的【逆天邪神】道。在沐冰云和沐小蓝到来时,他就已经察觉,只是【逆天邪神】他那时根本不便分心。

  “……但看起来,你也并不是【逆天邪神】无脑冲动。”沐冰云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眸光透着很深的【逆天邪神】复杂。她在神界数千年,修为更是【逆天邪神】立于整个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最巅峰层面,却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无法理解云澈身上发生的【逆天邪神】事。

  “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吃了下玉落冰魂丹?”沐小蓝依然不敢相信。

  “对啊。不愧是【逆天邪神】你们神界的【逆天邪神】灵药,效果果然非同凡响。”云澈抬起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一颗玉落冰魂丹,让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从君玄境五级在短短五天之内提升到了君玄境八级后期。这种效果的【逆天邪神】丹药,在天玄大陆,哪怕是【逆天邪神】神话传说中都没出现过。

  他起身的【逆天邪神】同时,沐冰云先前覆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冰雾也随之散开。

  “哇啊————”

  沐小蓝陡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尖叫,死死的【逆天邪神】捂上了眼睛,沐冰云转过身去,闭眸道:“先穿好衣服。”

  “~!@#¥%……”云澈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是【逆天邪神】光溜溜一片,先前的【逆天邪神】衣服已在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下化作冰粉,连片布条都没有留下。他连忙从天毒珠中抓出一身衣服,颇有些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穿好。

  “云澈!你这个大混蛋!下流的【逆天邪神】混蛋!居然……居然玷污师尊的【逆天邪神】眼睛!啊——不可原谅!”

  “我又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云澈偷瞄了沐冰云一眼,小声辩解道:“宫主又没有说什么。倒是【逆天邪神】你……占了我的【逆天邪神】便宜居然还好意思吼我。”

  “谁……谁占了你的【逆天邪神】便宜!明明是【逆天邪神】你污了师尊和我的【逆天邪神】眼睛!”沐小蓝直气的【逆天邪神】张牙舞爪,要不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在侧,她恨不能上去和云澈拼命。

  “好了小蓝。”沐冰云轻语道:“云澈,你服用玉落冰魂丹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起。以药力强行提升玄力,提升越大,隐患也会越大,必须尽早稳固。接下来一段时间,尽可能安心修炼吧。”

  “好。”云澈点头。

  “沐夙山送你的【逆天邪神】那块摘星石,可以很好的【逆天邪神】辅助修炼,你一试便知。若有什么难以决定之事,可以试着传音给我,尽量不要再鲁莽决定……小蓝,我们走吧。”

  走出修炼室,沐冰云发出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叹息,她目光幽远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不知在想着什么。

  “师尊,你不是【逆天邪神】已经为云澈弄到可以送他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次元石了么?为什么没有和他说这件事呢?”沐小蓝不解的【逆天邪神】问道。

  沐冰云摇了摇头:“他不惜冒着极大危险强行服用玉落冰魂丹,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尽可能提升玄力,以期能在三十个月后拥有进入宙天界的【逆天邪神】资格。他对于找到那个人如此坚决,已经到了不顾命的【逆天邪神】地步,是【逆天邪神】断然不可能就这么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那枚次元石,还是【逆天邪神】还给第一宫吧。”

  “可是【逆天邪神】,三十个月到神劫境,是【逆天邪神】根本根本……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逆天邪神】事啊。”

  “与其强行打破他的【逆天邪神】幻想,倒不如就此顺着他的【逆天邪神】执念好了。”沐冰云缓声道:“他毕竟未入神道,并不知晓神道修炼的【逆天邪神】艰难。待时间久些,他自己真正认识到不可能的【逆天邪神】时候,或许会改变主意吧。”

  “小蓝,”沐冰云仙影侧过,看着这几年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唯一弟子:“这些年,因受炎毒所困,为师都未能好好教导于你,反而一直受你照料。如今为师已安然无恙,从今日开始,会将更多的【逆天邪神】精力放在你的【逆天邪神】修炼上,且百年之内不会再收其他弟子,希望你到时不要责怪为师严厉。”

  沐小蓝张了张唇,一瞬间热泪盈眶,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拜了下去:“小蓝能遇师尊,常伴师尊左右,已经是【逆天邪神】一辈子的【逆天邪神】荣幸。只要师尊不嫌弃,小蓝愿意今生今世侍奉师尊……”

  “傻孩子。”沐冰云浅笑摇头,把沐小蓝扶起:“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逆天邪神】司徒家族的【逆天邪神】小公主,终究是【逆天邪神】要嫁人和继承家业的【逆天邪神】,为师又怎么能永远把你留在身边。”

  “司徒家主把你送来冰凰界,是【逆天邪神】为了不埋没你过人的【逆天邪神】天赋,为师这些年反而将你有所耽误。”沐冰云看向北方,轻语道:“玄神大会在即,大界王决定提前选定亲传弟子,到时必定用到冥寒天池。你玄力未至神魂境,承受那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太过勉强,但终究是【逆天邪神】极为难得的【逆天邪神】机遇,若错过就太可惜了。所以这段时间,便为之努力吧。”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