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7章 搏命,玉落冰魂 上

第967章 搏命,玉落冰魂 上

  沐冰云眸光转过。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绝不像是【逆天邪神】头脑发热下的【逆天邪神】冲动之语。但这样的【逆天邪神】话,无论从谁口中说出,都太过荒谬,而它来自一个还未踏入神道,连君玄境都未能修至巅峰的【逆天邪神】人口中……就更是【逆天邪神】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云澈,这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沐冰云说的【逆天邪神】很淡:“你目前还只是【逆天邪神】处在凡体九境的【逆天邪神】君玄境中期,虽然爆发出来的【逆天邪神】实力连纪寒峰这等神元境中期都能勉强战胜,但终究还未真正碰触到神道。你如今身在吟雪界,修炼的【逆天邪神】速度定然会超过在蓝极星时,但,想要成就神元境,便需要相当之久的【逆天邪神】修炼与顿悟。”

  “而神玄七境的【逆天邪神】提升,远非凡体九境可比。神元境之后,每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提升都远比君玄境艰难的【逆天邪神】多。你纵然天资再高,悟性再强,再加上天大的【逆天邪神】气运,短短两年半的【逆天邪神】时间,也绝无可能修至神劫境。”

  “哼,别说君玄境到神劫境了,在吟雪界几十万年历史上,都从来没有人能用短短三十个月从神元境一级突破至神魂境一级。”沐小蓝小声道:“真傻。”

  云澈:“……”

  云澈虽然和神道之力交过手,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层面终究还只是【逆天邪神】君玄境。神玄境界的【逆天邪神】修炼,他根本一无所知,沐冰云和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无疑是【逆天邪神】闷棍之后的【逆天邪神】又一大盆冷水,让他紧握的【逆天邪神】双手再度捏紧。

  “看来,你要见到的【逆天邪神】人,对你而言无比的【逆天邪神】重要。”看着云澈默然不语,气息微乱,却没有半点要放弃的【逆天邪神】意念,沐冰云轻语道:“你也不必太过气馁,时间还有三十个月,我会尽早和大界王商议此事,或许……”

  沐冰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现在给他希望,到时候,带给他的【逆天邪神】反而只能是【逆天邪神】更大的【逆天邪神】失望。她心里已是【逆天邪神】很清楚,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四大王界下的【逆天邪神】限制,还是【逆天邪神】源自宙天珠神力的【逆天邪神】限制……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转机。

  她现在更该考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给云澈什么补偿。

  “云澈,你先让自己平静下来吧。如果你有了什么其他的【逆天邪神】决定,再随时和我说。”

  沐冰云轻轻一叹,带着沐小蓝离开,云澈全身僵在那里,一阵发抖,过了许久,才一屁股重重坐到了地上。

  一个连君玄境都才是【逆天邪神】中期,连神道门槛都没摸到,对神道修炼更是【逆天邪神】一无所知的【逆天邪神】人,刚才居然喊着要在短短三十个月内达到绝顶天才级别的【逆天邪神】神劫境……连他自己想来,都确是【逆天邪神】荒谬可笑。

  但是【逆天邪神】,除此之外,他还能有什么选择。

  去往宙天界,是【逆天邪神】他能见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唯一机会。

  金乌魂灵说过,如果他五年之内见不到茉莉,就永远别想再见到她。如果到时连进入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基本资格都没有,那就已经等同于……他今生今世,都将再也见不到茉莉。

  “呼……”云澈伸手捂住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的【逆天邪神】喘息了几百次,才终于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

  “茉莉……”他闭上眼睛,轻轻自语:“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愿意为了你不惜一切,所以,我为你采摘了那半株幽冥婆罗花……”

  “这次,也会是【逆天邪神】一样。”

  “如果,这是【逆天邪神】上天对我的【逆天邪神】考验。那么……我会让上天,让你好好的【逆天邪神】看清,我要找到你的【逆天邪神】心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坚决!!”

  轰!!

  玄气爆发,剑风轰鸣,云澈重重抓起劫天诛魔剑,但却并没有就此挥舞,而是【逆天邪神】再次僵在了那里。他再不怎么不甘,也绝对清楚自己就这样苦修,哪怕每天不眠不休拼命修炼十个时辰以上,也绝不可能在三十个月内成就神劫境。

  这是【逆天邪神】个在神界都被视作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天堑,又岂是【逆天邪神】常规的【逆天邪神】方法可以跨越。

  云澈闭上眼睛,在沉静中回想着自己这一生的【逆天邪神】修炼之途。

  他的【逆天邪神】起点,是【逆天邪神】来自茉莉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

  他的【逆天邪神】修炼,也同样是【逆天邪神】在茉莉指导与指引之下。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并不是【逆天邪神】在刻苦的【逆天邪神】修炼下稳固提升,而是【逆天邪神】伴随着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大波大澜。

  那时的【逆天邪神】他,为了流云城的【逆天邪神】萧烈和萧泠汐,也如此刻这般无比的【逆天邪神】渴望着玄力。在这种渴望之下,他初到新月城,就不惜去招惹城中各大宗门,到了苍风玄府,他直接挑战内府天榜的【逆天邪神】弟子……之后又为了更大突破,只身强行前往死亡荒原。

  被镇压天剑山庄之下,他强食炎龙之肉,饮炎龙之血……

  在太古玄舟,那比噩梦还害怕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

  金乌雷炎谷,他抱着小妖后跃下死亡火海……

  他到来神界之前,最后的【逆天邪神】两次飞跃,一次是【逆天邪神】来自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元阴,一次,是【逆天邪神】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黑暗觉醒。

  他在玄道上一路走来,似乎从来就没有过风平浪静和循序渐进。

  他气运加身,这一点,茉莉都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说过他。但,让他如此之快成长的【逆天邪神】,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各种险境、逆境、危境、绝境、死境……连他自己都根本无法数清已和死亡有多少次擦肩而过。

  或者可以说,他如今所拥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他用命和执念搏来的【逆天邪神】。

  “三十个月……神劫境……必须想办法……哪怕不择手段!!”

  一股凶狠的【逆天邪神】戾气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心魂中激荡,而这股戾气却不是【逆天邪神】针对任何敌人,而是【逆天邪神】他自己。

  “咦咦咦?主人,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忽然好生气的【逆天邪神】样子?”

  剑柄宝珠里,红儿难得没有睡着,正瞪大着朱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睛看着他,小脸上满是【逆天邪神】好奇。因为云澈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的【逆天邪神】确有些吓人,龇牙咧嘴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要吃人的【逆天邪神】猛兽。

  “无论有多难,我一定……要见到茉莉。”云澈咬紧牙齿道:“红儿,你也一定很想你茉莉姐姐吧。”

  茉莉是【逆天邪神】天上的【逆天邪神】神女,是【逆天邪神】在神界都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人物。神劫境在她眼中只会是【逆天邪神】微尘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而如果我连这样的【逆天邪神】一道门槛都无法迈过……我又有什么资格再出现在她生命里。

  “唔……好像是【逆天邪神】有一点点想。”红儿歪了歪脑袋,不太确定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抽了抽嘴角,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条件是【逆天邪神】年龄一甲子以下,玄力不低于神劫境。要我在一甲子之龄前达到神劫境,我可说有千倍的【逆天邪神】自信。但,眼下……两年半……我到底该怎么做……”

  “夹……子?主人为什么要夹自己呢?是【逆天邪神】哪里不舒服吗?”红儿红嫩的【逆天邪神】唇瓣张了张。

  云澈抓狂:“是【逆天邪神】甲子!不是【逆天邪神】夹子!一甲子就是【逆天邪神】六十岁的【逆天邪神】意思!”

  “六十岁,好大哦!主人六十岁的【逆天邪神】时候,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也会变成老爷爷呀?”红儿眨了眨眼睛,还颇有些担心的【逆天邪神】咬了下手指。

  “当然不会!我就算六千岁也和现在一个样子。”云澈翻了个白眼:这个至少一百万多万的【逆天邪神】小丫头,居然好意思觉得六十岁很老……

  话说起来,以我现在的【逆天邪神】修为、特有的【逆天邪神】血脉,寿元应该已在六千年以上了吧。

  凝眉思索间,云澈逐渐放下劫天剑,然后缓缓拿起了一枚闪烁着奇异蓝光,晶莹剔透如寒冰凝成的【逆天邪神】圆珠。

  玉落冰魂丹!!

  这是【逆天邪神】他接触的【逆天邪神】第一枚神界丹药,它的【逆天邪神】气息,绝非云澈以前见过的【逆天邪神】所有丹药可比,对它的【逆天邪神】药力,更是【逆天邪神】一无所知。只听旁人对它的【逆天邪神】描述中知道它可以淬炼身躯,并且能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催升玄力。

  它被拿出时引发的【逆天邪神】震撼,以及厉明成与纪寒峰对它表露的【逆天邪神】渴望,都证明着它的【逆天邪神】效用绝对非同小可——而且,这还是【逆天邪神】在神道层面的【逆天邪神】修炼之中。

  若是【逆天邪神】在自己身上的【逆天邪神】话……

  但,沐冰云也专门严厉警告过他,以他目前的【逆天邪神】修为,根本不可能承受的【逆天邪神】住这枚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药力,所以绝对绝对不能服用。纵然将来成就神道,也必须在她的【逆天邪神】辅助之下才能服用。

  昨日,这些话他牢记在心,完全没想过要急于服用玉落冰魂丹。

  但现在……

  “呼……”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捏着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手指越来越紧。

  我的【逆天邪神】身体已经能抗下击败纪寒峰这等神道强者的【逆天邪神】力量……又怎会抗不下小小一枚丹药!

  临近疯狂的【逆天邪神】意念和对自己龙神之躯的【逆天邪神】依仗,云澈终于狠一咬牙,手指一弹,将玉落冰魂丹弹入口中,义无反顾的【逆天邪神】一口咽下。

  嗡——

  一瞬间,完全来不及反应的【逆天邪神】一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骤然一寒,大脑之中,传来了一声沉闷之极的【逆天邪神】嗡鸣。

  如同一个冰封了千万年的【逆天邪神】冰河陡然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内部炸裂,一股磅礴的【逆天邪神】寒气凝成无数股冰冷的【逆天邪神】洪流爆窜而出,纵然是【逆天邪神】其中最微小的【逆天邪神】一束,其所蕴力量之可怕,都远远的【逆天邪神】超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预想。

  云澈如被万箭穿心,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再冰寒的【逆天邪神】气息,他也丝毫不惧,但,这毕竟是【逆天邪神】神道层面的【逆天邪神】丹药,是【逆天邪神】能让神元境界的【逆天邪神】力量都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的【逆天邪神】药力。

  云澈死死咬牙,口中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几乎要失控的【逆天邪神】身体却是【逆天邪神】在近乎扭曲的【逆天邪神】动作一点点坐正,强大的【逆天邪神】意志力更是【逆天邪神】竭力的【逆天邪神】调转着全身玄气去试图引导四处流窜的【逆天邪神】可怕药力。

  我一定……要撑住……

  一层蓝光浮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这层蓝光虽然冰寒,却毫不温顺,反而像火焰一样暴躁的【逆天邪神】窜动着。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内部,每一滴血液,每一道经脉,每一个细胞,都已被相同的【逆天邪神】蓝光完全的【逆天邪神】充斥、渗透、包裹。这种状态之下,若是【逆天邪神】稍稍不能承受过于猛烈的【逆天邪神】药力,将无疑是【逆天邪神】全身尽废的【逆天邪神】惨烈局面。

  但,云澈却非但没有去试着将过于猛烈的【逆天邪神】药力引导或驱散向体外,反而以玄气全力收拢,引向玄脉和全身经脉,他要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撑住,还要做到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吸收炼化!

  蓝光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暴躁,像是【逆天邪神】被狂风吹拂的【逆天邪神】蓝火,修炼室的【逆天邪神】气氛也随之而变,不知不觉间,云澈的【逆天邪神】周围,竟已出现了一个足有十几丈之大的【逆天邪神】淡蓝色真空。

  玉落冰魂丹纵然在冰凰神宗,都属于相当高等的【逆天邪神】丹药,虽然很小的【逆天邪神】一颗,却是【逆天邪神】以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池水凝化了高等冰兽的【逆天邪神】玄丹源力,药力本就颇为猛烈。一个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独自炼化都很是【逆天邪神】勉强,神元境则必须由至少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强者辅助炼化,独自炼化,无异找死。

  至于君玄境……那就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找死。

  更何况,云澈入手的【逆天邪神】这一颗,是【逆天邪神】沐凤姝特意留给厉明成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寒雪殿此次奖励的【逆天邪神】玉落冰魂丹中药力最强的【逆天邪神】一颗,其中所蕴含的【逆天邪神】玄丹源力,来自一只神魂境中期的【逆天邪神】冰兽!

  如果服下这枚玉落冰魂丹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其他一个和他相同层面的【逆天邪神】玄者,药力释放之下,只需短短几息,便会玄脉爆碎,内外皆毁,整个人直接化作一地冰粉。

  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龙神的【逆天邪神】躯体、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守护……这些,就是【逆天邪神】他敢如此搏命的【逆天邪神】资本和依仗!!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时而鼓胀,时而骤缩,汗水如暴雨般淋落,又马上化作一地冰渣,逐渐的【逆天邪神】,就连他的【逆天邪神】皮肤,也开始变成了越来越深重的【逆天邪神】蓝色,唯有他齿间不断发出的【逆天邪神】“咔咔”声,证明着他始终没有崩溃的【逆天邪神】意志。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