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5章 覆世之音

第965章 覆世之音

  “他毕竟是【逆天邪神】为师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沐冰云道。

  “但师尊也报答的【逆天邪神】太太太过啦!”沐小蓝不服气的【逆天邪神】道:“身为弟子,就要听师尊的【逆天邪神】话,要好好的【逆天邪神】敬重、侍奉师尊,但他……”沐小蓝声音小了下去,嘀咕道:“却像是【逆天邪神】师尊在侍奉他一样。”

  沐冰云摇头而笑,轻声道:“云澈成为冰凰宫弟子,只是【逆天邪神】方便他达成目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临时身份而已,你也知道,三年之后,他就会永远离开吟雪界,回归他所在的【逆天邪神】蓝极星。为师对他的【逆天邪神】关照,并非完全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对我的【逆天邪神】救命之恩,而是【逆天邪神】他值得为师,或者说值得我们冰凰神宗如此对待。”

  “咦?”沐小蓝一脸惊讶。

  “为师所中的【逆天邪神】炎毒,来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龙息,其毒性之烈,连大界王都无计可施,而云澈却可用短短一个月予以净化。他此番能救为师之命,那么将来,我们宗中若有重要之人中了相似的【逆天邪神】不解之毒,他同样可以救命。哪怕将来他已不在吟雪界,也可前往他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球求助于他。”

  这个解释,让沐小蓝总算开始有些理解师尊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过于优待:“哦!我明白了……这方面想的【逆天邪神】话,他真的【逆天邪神】蛮厉害的【逆天邪神】……”

  “云澈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一切也都接受的【逆天邪神】心安理得。”沐冰云轻然道。

  “心安理得……”想起云澈那一副十足十“心安理得”的【逆天邪神】样子,沐小蓝就一肚子不服气,一阵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逆天邪神】嘀咕。

  “小蓝,”沐冰云目带深意的【逆天邪神】看了她一眼:“云澈的【逆天邪神】外在、心性和行事风格对女子而言会颇为危险,尤其是【逆天邪神】涉世未深的【逆天邪神】少女。你今后要常与他接触,还是【逆天邪神】稍加小心为好。”

  第一次听到沐冰云忽然说起云澈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沐小蓝顿时精神一震,马上应声道:“哼!他虽然有些方面很厉害,但始终都是【逆天邪神】一个无耻的【逆天邪神】下流男人,这一点我可没忘记,所以一定会小心的【逆天邪神】。”

  “……”见沐小蓝完全会错了意,沐冰云也没有多加解释,微笑一声:“我们走吧。”

  ——————————

  偌大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安静无比,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完全独立,与外界彻底隔绝的【逆天邪神】冰冷世界。云澈一个人走在其中,几乎连自己血液流动的【逆天邪神】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云澈随便选择了一个起居室,里面颇为宽敞,但也格外简单清冷,没有什么能特别激起云澈好奇和兴趣的【逆天邪神】地方。床是【逆天邪神】和冰云仙宫里一样的【逆天邪神】冰晶寒床,连张可以遮盖的【逆天邪神】冰蚕丝被都没有。

  出了起居室,云澈直接前往了上方的【逆天邪神】修炼室。

  修炼室全部都是【逆天邪神】关闭状态。云澈走到最近的【逆天邪神】一间修炼室前,手掌放在石门上,顿时,他肩上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一闪,石门也闪烁了一瞬同样的【逆天邪神】光芒,然后随之而开。

  一股寒气迎面而来,内部白茫茫一片,云澈抬步走了进去,后方的【逆天邪神】石门也自动闭合。

  这间修炼室在由云澈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开启第一次后,便与他冰凰铭玉的【逆天邪神】气息绑定,之后,这间修炼室也唯有他才能打开,其他冰凰弟子若无许可,将无法强行入内……当然,宫主除外。

  里面,赫然是【逆天邪神】寒冰的【逆天邪神】世界。比外界更加的【逆天邪神】寒冷,冰元素也更加浓郁,数不清的【逆天邪神】冰灵如萤火一般在其中轻灵飞舞,再加上不断缭绕的【逆天邪神】冰雾,赫然描绘着一个如梦境般的【逆天邪神】世界。  而让云澈大吃一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居然一眼望不到边际,他的【逆天邪神】灵觉快速释放,一直延伸到三百里之外,才总算碰触到了尽头。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个修炼室,足足有三百里长宽!

  云澈此刻终于明白沐冰云那句“内部空间要远比看到的【逆天邪神】大”的【逆天邪神】含义。

  这些修炼室明显运用了高等的【逆天邪神】空间法则,使得内部空间要比外面看起来的【逆天邪神】大百倍不止。这里的【逆天邪神】氛围、气息也和外面完全不同,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一个纯粹为了修炼而存在的【逆天邪神】小世界。

  到底是【逆天邪神】神界,单单是【逆天邪神】修炼室,都绝非下界所能理解和想象。

  近乎残酷的【逆天邪神】寒气和过于浓郁的【逆天邪神】寒冰气息对其他玄者而言都会是【逆天邪神】颇大的【逆天邪神】压力,但却让云澈很是【逆天邪神】舒服。他放弃了继续在冰凰宫中乱转的【逆天邪神】打算,席地而坐,静心凝神,就着这里的【逆天邪神】气息开始恢复自己的【逆天邪神】体力和玄力。

  云澈的【逆天邪神】恢复能力本就远异于常人,即使在气息浑浊稀薄的【逆天邪神】下界,他都能在短时间内将亏空的【逆天邪神】玄气或极重的【逆天邪神】伤势完全恢复。在这天地灵气无比浓郁的【逆天邪神】神界,他的【逆天邪神】恢复能力也跟着数倍的【逆天邪神】提升,才短短几百个呼吸的【逆天邪神】时间,他全身的【逆天邪神】酸痛便完全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泡在温水之中,万千的【逆天邪神】温暖细流从所有的【逆天邪神】方向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滋养着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快速恢复着他亏空的【逆天邪神】玄力。

  凝心回复的【逆天邪神】状态之下,不知不见间,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悄然而过。而这,也是【逆天邪神】云澈到来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

  秉着“低调”的【逆天邪神】基本原则,带着小妖后“绝对不许惹事”的【逆天邪神】死命令,云澈到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就大闹寒雪殿,一肘子废了总殿主的【逆天邪神】亲侄子,一剑废了一个监督考核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随后不但全身而退,还以不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成为冰凰宫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打破了整个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历史。

  于是【逆天邪神】,毫无疑问,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在寒雪殿传开,在冰凰宫传开,甚至传到了冰凰神殿。

  换言之,在到来的【逆天邪神】路上至少念叨了八百遍要“低调”的【逆天邪神】云澈,在到来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名字就在整个冰凰界传的【逆天邪神】沸沸扬扬。

  在修炼室中睁开眼睛,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呼了一口气,全身舒爽无比。短短一天,强开“轰天”带来的【逆天邪神】副作用便完全消失,体力和玄力都恢复了十成十。这让他心中无法不久久惊叹,和这里的【逆天邪神】气息相比,蓝极星的【逆天邪神】气息,真的【逆天邪神】只能用“浑浊不堪”来形容。

  他现在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到时回去之后,搞不会需要相当之长的【逆天邪神】时间来重新适应蓝极星的【逆天邪神】气息。

  “还有三十个月,”云澈自言自语道:“茉莉,我一定要见到你。哪怕……是【逆天邪神】一个完整的【逆天邪神】永别。”

  云澈刚要起身,忽然间,他胸口一闷,呼吸一下子停滞了下来,整个修炼室的【逆天邪神】冰灵、冰雾也全部静止在了那里。

  一股并不过于沉重,但磅礴浩瀚,犹若苍天正在缓慢倾覆的【逆天邪神】无边威压笼罩而下。

  这……这是【逆天邪神】什么!?

  云澈心中震惊到极致,他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感觉,这个忽然沉下的【逆天邪神】威压似乎在笼罩着全世界,笼罩着所有的【逆天邪神】空间……

  随着这股威压的【逆天邪神】沉下,逐渐的【逆天邪神】,云澈别说呼吸,全身几乎动都不敢动,就连心跳都几乎完全停止,他感觉自己忽然像是【逆天邪神】面对着整个宇宙的【逆天邪神】苍莽,在其面前,自己只是【逆天邪神】一颗微小到近乎不存在的【逆天邪神】微尘。  而面对这股遮天威压的【逆天邪神】,绝不只是【逆天邪神】云澈一人。冰凰宫、冰凰界、吟雪界……乃至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所有神界,都被笼罩其中。

  也在这时,一道苍莽浑厚,犹若来自远古的【逆天邪神】声音,在无尽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在东神界所有星界,所有玄者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荡:

  “神域四万界,东神域独占九千。玄神大会,为我东神域三千年一届之盛会。然今,因诸多重大缘由,距上届玄神大会虽仅过七百年,新一届玄神大会已在眉睫。”

  这个声音之下,整个东神域仿佛忽然静止,陷入了完全的【逆天邪神】安静。所有的【逆天邪神】玄者都高高仰头,看向了天空。惊呆中的【逆天邪神】云澈也在这时明白过来,这居然是【逆天邪神】对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传音!!

  单单一个星界,都不知要比蓝极星大多少倍。覆盖整个东神域……连自己所在的【逆天邪神】特殊修炼室都能直接渗透进来的【逆天邪神】传音……这是【逆天邪神】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力量!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境界!

  神界的【逆天邪神】力量境界,居然可以达到如此根本不可想象的【逆天邪神】程度!这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人”,所能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吗?

  神道之力,云澈一直有着很深的【逆天邪神】向往和敬畏。而此刻,他今生第一次对力量层面,产生了一种“恐惧”的【逆天邪神】情绪。

  他两生面对过太多远比他强大的【逆天邪神】对手或敌人,他一个个的【逆天邪神】战胜,一个个的【逆天邪神】超越。而面对眼前的【逆天邪神】力量,他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高不可攀”。

  “此届玄神大会仅有十年筹备,虽是【逆天邪神】仓促,但其意之重,胜过往届所有。且此届玄神大会,会由梵帝界、宙天界、月神界、星神界联手举办。”

  这番话,对云澈而言触动最大的【逆天邪神】在“星神界”三个字,因为那是【逆天邪神】茉莉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神。但却是【逆天邪神】让整个东神域一片惊然。

  往届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从来都是【逆天邪神】由宙天界来举办。

  而这一次,居然是【逆天邪神】梵帝、宙天、月神、星神——东神域四大王界一起举办!

  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史上第一次,亘古未有!

  但凭这一点,这一届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就绝不寻常。

  “此届玄神大会之预选,将设于宙天珠之内部世界。三十月后,便为玄神大会召开,预选开启之期。启前三个月,为报名之期,宙天界也将对东神域开放。”

  东神域众界再次一片震荡,无数的【逆天邪神】神道玄者……尤其是【逆天邪神】年轻玄者目光陡然释放出兴奋、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光芒。遮天之音说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这次的【逆天邪神】预选赛场,居然是【逆天邪神】设置在宙天珠内!

  宙天珠可是【逆天邪神】在神界唯一现世,纵然在远古神界都是【逆天邪神】超然存在的【逆天邪神】玄天至宝。若能参加这次玄神大会,哪怕没有任何名次,单单只是【逆天邪神】进入宙天珠内部,沾染宙天珠的【逆天邪神】至宝气息,都将是【逆天邪神】不可估量的【逆天邪神】裨益!

  然而,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兴奋气息并没有持续太久,接下来的【逆天邪神】声音,便如一大盆冷水浇下,对云澈而言,更是【逆天邪神】始料未及……将他瞬间砸懵的【逆天邪神】一记闷棍。

  “玄神大会期间,宙天珠之神力将笼罩整个宙天神界。因筹备时间和宙天珠神力之所限,此届玄神大会之规模将远异往届。唯年龄一甲子以下,且神力不弱神劫境者方可报名预选。因宙天珠之神力非凡躯所能承受,届时所有玄力低于神劫境者,将无法以任何方式进入宙天界,在其中者,亦将被强制斥出。”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