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3章 葬神火狱,远古虬龙

第963章 葬神火狱,远古虬龙

  /p>“这要问他。”沐冰云道:“云澈离开冰玄境后,目光向我匿身的【逆天邪神】地方偏移了数次。最初我以为只是【逆天邪神】巧合,但连续数次,再加上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和过于肆无忌惮的【逆天邪神】行为,只能解释为一开始就知晓了我的【逆天邪神】存在。”

  “嘿嘿,”云澈笑了起来:“其实是【逆天邪神】沐仙子身上还残留着天……咳咳咳咳,残留着我为沐仙子净化炎毒时的【逆天邪神】药物气息,这种气息别人无法发觉,但我极为敏感,所以就知道了。”

  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本是【逆天邪神】无形无色无息,任何人都不会有所察觉——除了和天毒珠已融为一体的【逆天邪神】云澈。

  “……”沐小蓝唇瓣张开,彻底无语。

  “原来如此。”沐冰云心中了然,她看向前方:“三十六冰凰宫位于寒雪城之北的【逆天邪神】冰凰城中,本可以玄阵传送而至,但你初来此地,便带你飞行前往,以便稍稍熟悉这里的【逆天邪神】地形。”

  “师尊,你对这个大坏人真好。”沐小蓝小声道,显然有些吃醋。

  寒雪城域颇为庞大,不但有一百零八寒雪殿,还有大量的【逆天邪神】修炼、试炼、疗愈、静心、闭关之地。沐冰云带动下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但依旧用了很久才飞过寒雪城域。

  而越是【逆天邪神】向北,空气越是【逆天邪神】寒冷,那股一直存在的【逆天邪神】冰雪威压也越是【逆天邪神】沉重磅礴,冰凰城的【逆天邪神】轮廓,也逐渐呈现在视野之中。

  就在这时,遥远的【逆天邪神】南方,忽然传来一阵雷霆般的【逆天邪神】大笑声。

  “哈哈哈哈——焱万苍冒昧到访,求见吟雪界王,共商利我两界千秋百世之大事,恳请吟雪界王赏面现身相见。”

  这阵大笑和声响明明来自极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却如在耳边响起连串的【逆天邪神】灭世雷霆,直震的【逆天邪神】云澈眼前一黑,全身血液如沸腾般混乱激荡,胸口更是【逆天邪神】一阵沉闷,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呀啊啊啊!!”沐小蓝捂住耳朵,被惊吓的【逆天邪神】一声尖叫。

  这声大吼赫然将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冰凰界都完全笼罩,空间在微微震荡,下方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陡然变化,无数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弟子都倾巢而出,如临大敌。

  “沐仙子,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那个声音落下之后,便没有再继续响起,但云澈的【逆天邪神】眩晕和难受感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没有消除,心中更是【逆天邪神】一片震惊。

  沐冰云仙影停滞,月眉微蹙,但神色和气息却颇为平静:“是【逆天邪神】来自三万里之外的【逆天邪神】传音。看来,他也没胆量踏入我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核心区域。”

  “三……万里之外?”云澈惊的【逆天邪神】差点咬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舌头。

  隔着三万多里……仅凭声音便震的【逆天邪神】他差点吐血……

  神界都特么是【逆天邪神】一群什么大变态!!

  “不必太过惊讶,”沐冰云道:“这个叫焱万苍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普通人物,而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朱雀宗主。说他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也并不为过。”

  炎神界?朱雀宗主?

  沐冰云雪手微拂,一抹冰芒笼在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身上,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脸色这才逐渐好转起来。沐冰云转身,将云澈和沐小蓝重新带起,飞向了北方:“他是【逆天邪神】来找大界王的【逆天邪神】,让大界王应付他便好,我们无须理会。”

  “哦,”云澈点头,然后寻思了一下,小声问道:“沐仙子,看样子,你好像知道那个叫焱万苍的【逆天邪神】人来这里是【逆天邪神】什么目的【逆天邪神】。”

  “还能有什么目的【逆天邪神】!”沐小蓝道,神态似乎带着很深的【逆天邪神】气愤:“肯定又是【逆天邪神】为了那条虬龙!!”

  “那条……虬龙?什么虬龙?”云澈满脸好奇的【逆天邪神】追问道。

  沐冰云并没有隐瞒,直接向他讲述道:“炎神界与我们吟雪界虽然气候、属性相悖,却是【逆天邪神】紧密相邻。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形成,是【逆天邪神】因为一条上古炎脉。因为这条炎脉的【逆天邪神】存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火元素密度与活跃程度极其之高,温度也远远超出寻常人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界限,但却是【逆天邪神】继承火系血脉者、火系玄兽,以及修炼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天堂。”

  “炎脉的【逆天邪神】核心区域,是【逆天邪神】一片连绵近百万里的【逆天邪神】庞大火海,名为‘葬神火狱’。”

  葬神火狱?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怎么好像隐隐约约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炎脉,还有因炎脉而生的【逆天邪神】葬神火狱,都是【逆天邪神】在炎神界成型前便已存在,也就是【逆天邪神】从远古诸神时代所留下。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对于炎脉和葬神火狱有着无上的【逆天邪神】敬畏,同时,他们在无数年间,也从未停止过对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探索,他们一直坚信,葬神火狱之底一定存在着什么能让炎神界蜕变的【逆天邪神】神迹,但,葬神火狱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遗物,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凡躯所能征服,纵然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历代的【逆天邪神】三大宗主,也从未有人能达到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底部。”

  “三大宗主?”云澈疑问道:“那,界王呢?”

  “炎神界才没有界王。”沐小蓝很不屑的【逆天邪神】撇撇嘴唇:“他们自己立的【逆天邪神】规矩,谁能达到葬神火狱之底,谁就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界王。所以啊,都几十万年了,炎神界都从来没有过界王,导致经常因为在大事上争夺话语权而内斗,哼,活该。”

  “哦……听起来,他们对于征服葬神火狱,简直有一种近乎信仰的【逆天邪神】执着啊。”云澈点着下巴道,宁肯几十万年没有界王也不肯废掉这条规矩,这执念的【逆天邪神】确够深:“那那条什么虬龙,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那是【逆天邪神】存活于葬神火狱之中的【逆天邪神】一条远古虬龙!”

  “远古?”这两个字让云澈精神一震,顿有所悟。

  “炎神界关于这条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记载,最早可追溯至六十万年前。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它存活的【逆天邪神】时间,至少要超过六十万年!一条存活超过六十万年的【逆天邪神】虬龙,可想而知,哪怕是【逆天邪神】一截龙须,都必定是【逆天邪神】百世难寻的【逆天邪神】至宝。若能将其猎杀,会是【逆天邪神】一笔大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收获。”

  “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头。

  “看来,你已经大致明了了?”沐冰云回首道。

  “嗯。”云澈点头:“能拥有超过六十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这只虬龙必定无比强大,纵然倾尽炎神界全力,也根本无法猎杀。再加上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修炼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火系玄功,这只远古虬龙既然生存在葬神火狱,那只能是【逆天邪神】一条炎龙,炎神界虽然在抵御它的【逆天邪神】攻击上有很大优势,但他们的【逆天邪神】火焰力量在远古虬龙身上也会大打折扣。”

  “而对付这种火焰属性的【逆天邪神】生灵,最为见效的【逆天邪神】自然就是【逆天邪神】冰系的【逆天邪神】力量。所以,炎神界想要借助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力量。”

  沐冰云微微而笑:“你果然很聪颖。”

  “不过,”云澈拧了拧眉头:“那条远古虬龙既然是【逆天邪神】生存于葬神火狱,那么遇到什么危险,完全可以直接钻入葬神火狱之中……”

  “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在葬神火狱之中,它是【逆天邪神】绝对无敌的【逆天邪神】存在。”沐冰云解释道:“平时,它也几乎从不脱离葬神火狱。但,它毕竟是【逆天邪神】龙。每隔千年,它都会蜕去旧鳞,重生新鳞。而这个千年一次的【逆天邪神】蜕鳞过程,它必须脱离葬神火狱。而这,也是【逆天邪神】千年之中猎杀它的【逆天邪神】唯一机会。”

  “在明白依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不可能成功之后,他们便开始想到借助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力量,并承诺猎杀成功之后,炎神界和吟雪界各取一半。”

  说到这里,沐冰云想到了什么,幽幽一叹。

  “哼!这些卑鄙可恶的【逆天邪神】家伙,居然还有脸再来!”沐小蓝愤愤的【逆天邪神】道:“当年,师尊和大界王他们好心去帮助炎神界,却……却……太可恶了!没想到他们脸皮居然这么厚,这次他们敢来我们吟雪界,大界王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逆天邪神】。”

  云澈神色一动……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蜕鳞是【逆天邪神】千年一次,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现在来找吟雪界王,说明它的【逆天邪神】下一次蜕鳞快要带了,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上一次就在千年之前。

  而沐冰云身中致命炎毒,逃落天玄大陆,也是【逆天邪神】在千年前……

  “这么说来,沐仙子身上所中的【逆天邪神】炎毒,是【逆天邪神】千年前,你去炎神界帮助他们猎杀远古虬龙时遭遇的【逆天邪神】暗算?”云澈疑问道。

  “就是【逆天邪神】这样!”想到师尊这些年受的【逆天邪神】苦,沐小蓝就气愤的【逆天邪神】从小脸红到脖颈。

  “这件事,一言难尽。”沐冰云目光幽然。

  云澈一直注意到,对于自己身中炎毒一事,在自己为她净化炎毒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她似乎始终没有流露出太重的【逆天邪神】仇恨和怨气,此刻问及,她的【逆天邪神】眼神依然看不到愤恨之类的【逆天邪神】色彩,反而透着难言的【逆天邪神】复杂。

  反倒是【逆天邪神】沐小蓝一提起来就愤恨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想起自己的【逆天邪神】杀父仇人。

  “毕竟,是【逆天邪神】姐姐失手重伤他的【逆天邪神】儿子在先……”沐冰云声音清幽,似在自语。

  云澈:“……?”

  听着好像个中内情相当复杂啊……不过作为一个完全不关自己事的【逆天邪神】局外小人物,听起来还是【逆天邪神】蛮刺激的【逆天邪神】。

  神仙打架,别殃及我们这些小小的【逆天邪神】凡人就行。

  “那只远古虬龙极为可怕,其息奇毒,其血奇.淫,几乎都是【逆天邪神】触之必亡,危险无比。”沐冰云顿了顿,道:“我所中的【逆天邪神】炎毒,其实就是【逆天邪神】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毒。不过,虬龙虽然可怕,也并非没有猎杀成功的【逆天邪神】可能,上一次……若非发生那场意外,或许已经成功。所以这一次,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再来找我们,我并不觉得意外,大界王也同样不会意外。而且,大界王她也应该并不会拒绝,毕竟,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诱惑……”

  似乎觉得自己说了过多不必要的【逆天邪神】事,沐冰云微微摇了摇头。前方,一座座冰晶铸成的【逆天邪神】庞大宫殿已近在眼前,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还有天地灵气,无不比寒雪城御要浓郁了一倍不止。

  “冰凰宫到了,我们下去吧。”

  沐冰云手势稍变,带着云澈和沐小蓝飞落而下。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