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62章 冰凰宫主

第962章 冰凰宫主

  “师尊!”看着空中飘落而下的【逆天邪神】仙影,沐小蓝大喜出声。

  “冰云……宫主!”一个寒雪殿弟子轻呼道。

  听到“冰云宫主”之名,周围的【逆天邪神】新晋弟子们都是【逆天邪神】瞪大了眼睛。对于在吟雪界长大的【逆天邪神】玄者而言,冰凰界的【逆天邪神】三十六个冰凰宫主完全就是【逆天邪神】神话般的【逆天邪神】人物,他们没想到自己在初入寒雪殿的【逆天邪神】这一天,便能有幸亲眼目睹一名冰凰宫主的【逆天邪神】仙姿。

  “沐……冰……云!?”沐凤姝抬起头,眉头微拧,目中是【逆天邪神】极深的【逆天邪神】惊讶和难以置信。

  千年前,她的【逆天邪神】修为远远不及沐冰云,但这千年之中,沐冰云深受炎毒侵蚀,不但随时有可能殒命,玄力也衰弱至不足一成,而这千年沐凤姝的【逆天邪神】修为却是【逆天邪神】日夜精进,虽依旧不及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沐冰云,却足以轻易挫败炎毒下的【逆天邪神】沐冰云。

  但方才那道蔚蓝霞光,虽毫无攻击性,却是【逆天邪神】将她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完全封阻,而要做到这一点,玄力修为至少要胜她半个大境界。

  所以在看到来者居然是【逆天邪神】沐冰云时,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沐冰云如被柔风所托,轻轻而落,站在了云澈和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身侧。她的【逆天邪神】出现,犹如一道柔光轻耀而下,所有人因沐凤姝的【逆天邪神】怒气与杀意而生的【逆天邪神】心惊胆颤在悄然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温暖与平和,就连沐凤姝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冰寒威压,都似乎已完全感觉不到。

  留在大殿之中的【逆天邪神】大都是【逆天邪神】刚刚通过考核的【逆天邪神】新晋弟子,他们基本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寒雪殿总殿主,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过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冰凰宫主。但,仅仅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刹那,他们便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受到了寒雪殿主与冰凰宫主犹若天壤的【逆天邪神】差距。

  沐凤姝让他们敬畏……而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畏惧。

  而从天而降沐冰云,让他们犹若看到了至高至圣,只可膜拜,不可临近和亵渎的【逆天邪神】天阙神女。容颜、气场、仙姿,无不是【逆天邪神】将沐凤姝甩到了不知多深的【逆天邪神】淤泥里。

  “呼,太好了。”沐夙山轻呼一口气,他感受着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气息,脸上随之露出极深的【逆天邪神】惊色。今日的【逆天邪神】沐冰云,竟丝毫没有了往日孱弱不堪的【逆天邪神】病态,他眼神恍惚间,竟仿佛又看到了千年前那温和而威凌的【逆天邪神】冰云宫主。

  沐冰云看了一眼云澈,然后眸光转过,柔然轻语:“沐凤姝,你身为寒雪总殿主,却对一个后辈下手,也不怕失了身份么?”

  “哼!”沐凤姝虽然心中惊疑,但在沐冰云面前,她岂能失了气势:“沐冰云,你还好意思来质问我。你带回来的【逆天邪神】这个人先是【逆天邪神】恶意重伤了我的【逆天邪神】侄儿,然后又当着我的【逆天邪神】面,将我寒雪第一殿的【逆天邪神】一名优秀弟子重伤至残废,真是【逆天邪神】胆大包天,罪不可恕!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寒雪殿如此撒野,简直不将我寒雪殿放在眼中,和找死无异!”

  “今日,不但他必须命偿,你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不是【逆天邪神】,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沐小蓝急急出声道:“明明是【逆天邪神】……”

  “小蓝,不用解释。”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轻声将她打断:“冰玄境考核结束之前,我便已到来这里,之后的【逆天邪神】事,我全部看在眼中。”

  “啊??”沐小蓝顿时目瞪口呆,而身体偏在她身上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嘿嘿”暗笑了一声。

  “沐凤姝,”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柔若轻柳,却带着让人不由自主屏息的【逆天邪神】威严:“今日之事,孰是【逆天邪神】孰非,你自己心知肚明。而云澈纵然有错,也已轮不到你寒雪殿来制裁。”

  “云澈,你已不必入寒雪殿。从即刻开始,我收你为冰凰宫正式弟子,随我入冰凰第三十六宫。”

  声音落下,一只白璧无瑕的【逆天邪神】玉手伸出,轻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之上,随着蓝光闪现,一枚天蓝色的【逆天邪神】宝玉嵌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前。

  天蓝色,这是【逆天邪神】证明冰凰宫弟子身份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上面清晰刻印着“云澈”二字。

  大殿之中落针可闻,唯有不断响起的【逆天邪神】喉咙“咕嘟”声,一道道艳羡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目光死死的【逆天邪神】盯在云澈肩前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上……能入寒雪殿,已是【逆天邪神】万般不易,光宗耀祖。而冰凰宫,那是【逆天邪神】他们几乎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神圣殿堂!

  要入冰凰宫,需在四十岁前成就神魂境,方有资格参加考核……但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有资格参加考核而已。

  如沐小蓝这般才十几岁就成就神元境从而特许入冰凰宫的【逆天邪神】极其之少,而以君玄境入冰凰宫的【逆天邪神】,冰凰宫历史上从未有过!

  此事若只是【逆天邪神】听闻,任谁都只会当成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但在场之人,虽然震惊,但竟几乎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可接受。

  因为他们都是【逆天邪神】亲眼目睹,云澈可是【逆天邪神】以君玄境之力,连续重创了神元境三级的【逆天邪神】厉明成和神元境六级的【逆天邪神】纪寒峰!!

  他的【逆天邪神】玄力虽然远远达不到冰凰宫的【逆天邪神】标准,但以他这份让人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天资,绝对有资格!

  也是【逆天邪神】因为目睹了云澈今日的【逆天邪神】表现,沐冰云对将他纳入冰凰宫之事再无压力。

  “是【逆天邪神】。”云澈看了一眼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应声道。

  “沐冰云,你……你竟然……”面对柔弱千年,在今日忽然变得强势的【逆天邪神】沐冰云,沐凤姝一时有些失措。

  “一千年了,”沐冰云悠悠而叹,这千年是【逆天邪神】何种沧桑,没有人能感同身受:“沐凤姝,这千年之中,你所意所想,所作所为,我都清清楚楚,我一直自认对你有愧,因而从不戳破,亦从不追究。哪怕大界王要降罚于你,我都为你阻下。”

  沐凤姝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目露惊色。

  “这么多年过去,我对你的【逆天邪神】‘愧’也已偿还的【逆天邪神】足够,今后对你再无亏欠。我身上的【逆天邪神】炎毒,大界王已早已为我找到净化之法,如今已然痊愈,玄力也已恢复大半,接下来,我会重振冰凰第三十六宫。你若想要‘交代’,可随时来冰凰三十六宫找我。”

  “还有,今后如若再有阴损之举,我不会再假装不知……定不饶恕!”

  沐冰云声音落下,盯视沐凤姝的【逆天邪神】冰眸之中忽然闪过一抹深邃的【逆天邪神】蓝光。

  这抹蓝光闪现的【逆天邪神】刹那,沐凤姝如遭雷击,整个人仓皇后退,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她瞳孔放大,嘴唇大张,许久都呐呐说不出话来。

  千年的【逆天邪神】沉寂,千年的【逆天邪神】病弱,让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逐渐遗忘了她是【逆天邪神】当年冰凰三十六宫主中玄力最强、威望最重、地位最崇高、又最受弟子倾慕和敬重的【逆天邪神】冰凰宫主。

  那时,沐凤姝在她面前从来都是【逆天邪神】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的【逆天邪神】造次。而且是【逆天邪神】发自心魂的【逆天邪神】敬重她。

  剧烈瑟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她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沉寂了千年的【逆天邪神】冰云宫主……又重新回来了。

  “小蓝,云澈,我们走吧。”沐冰云转过身去。

  “是【逆天邪神】,师尊。”沐小蓝欣喜的【逆天邪神】应声,激动的【逆天邪神】双眸含泪。

  “啊……等等等等。”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把抓住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小手,还不忘记顺便感受少女温软柔滑的【逆天邪神】雪肤,他分外认真的【逆天邪神】道:“虽然,我不需要再入寒雪殿,但,该属于我的【逆天邪神】奖励,我总要拿走吧!那可是【逆天邪神】我好不容易得来的【逆天邪神】。”

  “那个……玉落冰魂丹,还有摘星石……”

  沐冰云仙影停住,顿时无语。

  沐小蓝“啪”的【逆天邪神】打开他明显不老实的【逆天邪神】手掌。

  “哈哈哈哈,”沐夙山大笑出声,看起来心情极好:“说的【逆天邪神】没错,该属于你的【逆天邪神】奖励,自然不能落下。”

  沐夙山伸手一抓,那枚玉落冰魂丹顿时从纪寒峰身上飘起,然后飞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上,被他连同摘星石一起,推向了云澈。

  玉落冰魂丹和摘星石来到云澈身前后,便像是【逆天邪神】被无形之物轻托着,直接停在了那里。近距离感受它们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心中一阵惊叹和翻腾……无论是【逆天邪神】光芒还是【逆天邪神】气息,都绝非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可以拥有,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将它们接过,纳入天毒珠中,恭敬的【逆天邪神】道:“谢夙山前辈。”

  “不必谢我,这都是【逆天邪神】你应得的【逆天邪神】。”沐夙山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然后向沐冰云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眼神:“冰云宫主,恭喜了。看来冰凰第三十六宫重新兴盛,指日可待。”

  沐冰云微微颔首,然后浮空而起,带着沐小蓝和云澈踏空离开。

  “风陌,这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传音印记,以后若是【逆天邪神】在寒雪殿遭遇什么无法解决的【逆天邪神】事,可以试着传音给我。”

  带着复杂心情目送云澈离开的【逆天邪神】风陌耳边忽然响起云澈的【逆天邪神】传音,他全身一震,眼神久久动荡。

  云澈已完全脱力,根本无法御空飞行。但来自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一股和风轻轻柔柔的【逆天邪神】带着他,让他全身舒服之极。

  出了寒雪正殿,沐小蓝依然有些没有回过魂来,她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原来你居然……居然那么厉害。”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云澈满脸得意:“现在知道你那天劫持我慕容师伯是【逆天邪神】多么危险的【逆天邪神】事了吧?好在你当时还算乖巧,马上把我慕容师伯放开了,不敢的【逆天邪神】话,我非把你扒光衣服扔雪地里不可。”

  “你你你你……”沐小蓝的【逆天邪神】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对云澈刚刚生出的【逆天邪神】那点崇拜瞬间荡然无存:“师尊,你看他!他果然就是【逆天邪神】个下流的【逆天邪神】坏人……一点都没变。”

  沐冰云无奈摇头,轻责道:“云澈,小蓝年纪还小,心性单纯,不要对她说这类露骨的【逆天邪神】话。”

  “噢。”云澈应声。

  “可恶!”沐小蓝怒瞪了云澈一眼,然后还很努力的【逆天邪神】离远了一点和他的【逆天邪神】距离,又继续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你虽然比我想的【逆天邪神】要厉害,但你实在是【逆天邪神】太笨,太冲动了!厉明成的【逆天邪神】身份你又不是【逆天邪神】不知道,你把他打败就是【逆天邪神】了,为什么要伤的【逆天邪神】那么重,还有纪寒峰也是【逆天邪神】!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师尊及时赶到,你肯定没有命了。”

  “他并非是【逆天邪神】过于冲动。”云澈还未回话,沐冰云已柔然出声:“云澈虽然怒极,但始终没有失去理智,自始至终没有展露他最擅长的【逆天邪神】火焰。而他之所以敢重创厉明成和纪寒峰,是【逆天邪神】他早就发现了我的【逆天邪神】到来。”

  “啊?”沐小蓝满脸不解:“这……怎么会呢?云澈他怎么可能发现师尊的【逆天邪神】气息,明明连凤姝殿主和夙山前辈都一直没有发觉。”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