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58章 狗急跳墙

第958章 狗急跳墙

  “他……竟然……这么厉害?”沐小蓝怔然道:“可是【逆天邪神】,他明明只有君玄境啊,怎么会……”

  “未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居然堪比初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神元境,”沐夙山感叹道:“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连我都闻所未闻。怕是【逆天邪神】在我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历史上,都从未出现过。你师尊带回来的【逆天邪神】这个人,是【逆天邪神】个相当不得了的【逆天邪神】家伙啊。”

  “这等前所未闻的【逆天邪神】天姿,怕是【逆天邪神】足以将大界王都惊动。”

  沐小蓝:“……”

  厉明成气喘如牛,周围各异的【逆天邪神】目光如无数把尖刀一般扎刺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他做梦都想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明明君玄境界,却可以直面他的【逆天邪神】力量而不败。

  此刻,他纵然心惊,却已无法不明白,先前的【逆天邪神】考核,他应该真的【逆天邪神】没有作弊!

  甚至在暴雪境,还是【逆天邪神】故意放水。

  他苦等这么多年才参加考核,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玉落冰魂丹。他本是【逆天邪神】志在必得,但眼下,想要再强行说云澈是【逆天邪神】作弊已不可能,也就意味着玉落冰魂丹将会就此落入云澈之手。

  进入寒雪殿后,他要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以自己过人的【逆天邪神】天赋和总殿主侄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快速积累声威名望,但现在,在无数人众目睽睽之下,他非但没能扬威,反而脸面丢尽,还分明成为了云澈扬威的【逆天邪神】踏脚石!!

  厉明成牙齿紧咬,全身微颤,几乎要被气炸了肺,他已无暇去震惊为什么只有君玄境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竟可以拥有那么惊人的【逆天邪神】力量,只想拼尽一切的【逆天邪神】去踩过他,夺回自己的【逆天邪神】脸面和声威!

  “喝……”厉明成一声低吟:“云澈,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让我惊讶了。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但就凭你,还没资格在我面前嚣张得意!!”

  在他说话间,身上忽然开始浮现起一层淡淡的【逆天邪神】蓝光,并逐渐变得浓郁,当光芒变得有些灼目时,大量的【逆天邪神】冰灵在他身体周围衍生,环绕他快速飞舞。

  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温度,也在以一个惊人的【逆天邪神】幅度急剧下降。

  叮!

  一声轻鸣,似水落冰晶,厉明成的【逆天邪神】身后,忽然映现出了一道梅花状的【逆天邪神】玄印,随着梅花印记的【逆天邪神】出现,弥漫空间的【逆天邪神】寒气陡然暴增,一股锥心刺骨的【逆天邪神】冰寒穿过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身躯,然后直刺心魂,让他们全身颤栗。

  “这……这是【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青凛阵!厉明成竟然修成了青凛阵!!”纪寒峰惊声道,他在寒雪殿这么多年,还从未听闻过谁能在神元境三级就可以释放青凛阵。

  离的【逆天邪神】稍近的【逆天邪神】玄者们都在颤栗中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后退,单单气息便已如此惊人,这个“青凛阵”的【逆天邪神】威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谁都看得出来,厉明成这是【逆天邪神】无法接受刚才的【逆天邪神】结果,已被彻底激怒,搞不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会直接杀了云澈。

  厉明成不断膨胀的【逆天邪神】气息让沐小蓝都深感心惊,她连忙大喊道:“云澈,快遁开!厉明成,你疯了么!”

  “嘿……云澈!”厉明成手掌伸出,脸上是【逆天邪神】狰狞的【逆天邪神】冷笑:“有种,你再接我这招试试!!”

  嘶吼声中,厉明成双臂交错,便要将青凛阵释放,但就在这时,他眼前忽然光影一晃,赫然出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

  轰!!!!

  云澈脚踩幻光雷极,如鬼影般瞬间穿过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闪现到厉明成的【逆天邪神】身前,手肘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小腹上。

  肉体的【逆天邪神】碰撞,带起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惊雷般的【逆天邪神】闷响。

  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力量何其恐怖,这迅猛绝伦的【逆天邪神】一击,对厉明成来说简直像是【逆天邪神】忽然从虚空中轰出,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防备。他原本挺直的【逆天邪神】身体被瞬间撞成直角,小腹完全陷下,后背夸张的【逆天邪神】凸出,身后刚刚成型的【逆天邪神】梅花玄印也直接溃散,随之整个人像一枚被发射出的【逆天邪神】炮弹般飞了出去。  砰!!

  厉明成瞬间飞出几十丈,然后重重砸在后方的【逆天邪神】大厅立柱上,在闷响声中又狠狠弹落,下巴先于身体着地,摔了一个无比标准的【逆天邪神】狗吃屎,两颗带血的【逆天邪神】大牙从他口中远远飞出,其中一颗很是【逆天邪神】巧合的【逆天邪神】滚落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脚边。

  寒雪正殿一片安静,只有无数下巴砸落到地上的【逆天邪神】声音。

  “啊……啊啊……啊……”

  厉明成双手紧捂腹部,像只虾米般蜷缩在地上,却久久没有站起,嘴角鲜血混着白沫不断流出,就连呻吟声都格外的【逆天邪神】微弱与痛苦。

  一道道呆滞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厉明成身上,所有人,尤其是【逆天邪神】厉明成自己,都无法相信,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承受了云澈这么一击而已,为什么会直接不堪到这种程度。

  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实力不但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胜过厉明成……还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

  若是【逆天邪神】换做他人,遭受同样的【逆天邪神】对待,面对身为总殿主侄儿的【逆天邪神】厉明成,也断然不敢下重手让他如此狼狈。但他招惹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云澈这个煞星。他之前连番挑衅,刚才又连续数次要对他下重手甚至死手,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云澈岂会让他好过。

  虽然他无数次的【逆天邪神】告诫自己在神界一定要低调再低调,但,本性这种东西,若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就能遏制或改变,也就不能称之为本性了。

  纪寒峰怔了足足数息,才连忙冲到厉明成身侧,小心扶起他的【逆天邪神】上身:“明成师弟,你没事吧?”

  厉明成虽然痛苦不堪,但气息并没有微弱太多,内伤也不是【逆天邪神】很重,纪寒峰这才重重舒了一口气。厉明成可是【逆天邪神】总殿主沐凤姝的【逆天邪神】亲侄子,而且明面上都对他格外袒护,要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出什么事,连他都会吃不了兜着。

  云澈一脚踩过厉明成的【逆天邪神】断齿,走到厉明成和纪寒峰的【逆天邪神】前方,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五招已过,厉明成,你现在还要继续说我作弊吗?”

  “你……唔!”厉明成刚一出声,嘴角便忽然涌上一股带血的【逆天邪神】白沫,上身再度痛苦的【逆天邪神】蜷了下去。

  但身上的【逆天邪神】痛苦,又怎及他灵魂屈辱的【逆天邪神】万一。

  为了今天,他等待、苦修了那么久,本以为今日,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新生,会是【逆天邪神】他一飞冲天的【逆天邪神】起点。

  没想到,这一切,居然被一个来自下界,被一个玄力还没有踏入神道,先前在他眼中连废物都不如的【逆天邪神】人给毁了!

  他完全不会将这一切归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咎由自取。

  云澈不再看他一眼,甚至没有看一眼纪寒峰,转身面向沐夙山道:“夙山前辈,如此,我已足够证明我没有作弊了吧?”

  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注意到沐夙山身边的【逆天邪神】沐小蓝正星眸闪闪,粉唇大张,一脸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像是【逆天邪神】完全不认识他的【逆天邪神】样子,心下顿时得意洋洋的【逆天邪神】哼道:这小丫头这次可知道我的【逆天邪神】厉害了吧!

  “哈哈哈哈,”沐夙山大笑一声,伸手抚须,眼神意味深长:“坦白说,纵然是【逆天邪神】我,先前虽绝不相信有人能在冰玄境中作弊,却也无法相信一个人竟能以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在冰玄境中停留如此之久。看来,我一直自傲的【逆天邪神】见识广博,终究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坐井观天啊。”

  “你和厉明成的【逆天邪神】交手,非但没有五招落败,反而在仅仅五招之内便将他反败,而且看起来……”沐夙山目光微动:“这还依旧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全力。冰云宫主此番为我冰凰神宗,带回了一个不得了的【逆天邪神】奇才啊,虽只是【逆天邪神】第一天见面,但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如此迫切的【逆天邪神】想要看到你的【逆天邪神】未来会达到何等惊人的【逆天邪神】境地。”

  听着沐夙山对云澈奇高无比的【逆天邪神】评价,沐小蓝本就没有合拢的【逆天邪神】嫩唇更是【逆天邪神】大大的【逆天邪神】张开。

  “……谢夙山前辈夸奖。”云澈微微苦笑道。这番话一出来,自己以来在冰凰神宗还低调个淡。

  云澈先前所在的【逆天邪神】世界并没有神道的【逆天邪神】概念,今天又才是【逆天邪神】第一天到神界,所以根本不清楚以未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击败神道玄者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惊人……或者说是【逆天邪神】“逆天”之举。

  至少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听闻过。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压根没有人相信云澈能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通过冰玄境的【逆天邪神】考核。

  沐夙山在寒雪殿地位极高,高于所有殿主和导师,基本仅次于总殿主沐凤姝。他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这番话,别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些刚刚通过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在场的【逆天邪神】寒雪殿正式弟子都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久久瞠目。

  那一道道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再也没有了半点的【逆天邪神】蔑视和嘲讽,想到之前的【逆天邪神】哄笑,他们唯有面红耳赤。

  “寒峰,把玉落冰魂丹交予云澈吧,然后带厉明成去疗伤。”沐夙山淡淡出声,然后伸出手来:“我没有忘记刚才的【逆天邪神】许诺,你既已证明自己没有作弊,那么,除了玉落冰魂丹之外,这块摘星石,也一并赏赐给你,它用在你身上,也定然不会辱没。”

  “……”厉明成虽然在云澈那一击下痛苦欲死,但足够他听清周围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嘲讽的【逆天邪神】言语,沐夙山的【逆天邪神】赞许和奖赏,他全部听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而本该是【逆天邪神】主角的【逆天邪神】他,却已根本无人注目,像个被打断腿的【逆天邪神】死狗一样瘫在那里,他仿佛感觉到了众人的【逆天邪神】嘲笑和怜悯,仿佛看到了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寒雪殿今后的【逆天邪神】笑话,只要云澈不死,这个阴影和耻辱就会一直笼罩着他,让他永远都别想抬起头来。

  “云……澈……”厉明成牙齿打颤,大脑一片轰乱,忽然一声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嘶吼,猛然挣脱纪寒峰,以一个扭曲的【逆天邪神】姿势扑向了背对他的【逆天邪神】云澈,一把寒冰长剑被他抓起,凝聚着他癫狂之下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在狂吼中刺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后心。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一幕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云澈不但背对厉明成,而且相距只有短短不到五丈距离,沐夙山脸色微变,但如此短的【逆天邪神】距离,纵然是【逆天邪神】他想出手阻拦都已不及,而沐小蓝只能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的【逆天邪神】尖叫。

  “啊———”

  在厉明成出手之前,云澈已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一股不断濒临失控的【逆天邪神】怨毒正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在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上,早有防备。在厉明成出手的【逆天邪神】刹那,他已如闪电般折身,让厉明成疯狂下的【逆天邪神】一剑直接刺空,随之,云澈的【逆天邪神】臂肘狠狠向后砸去,层层碾碎厉明成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重重轰击在他的【逆天邪神】心口上。

  在力量爆发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微动,心中低念一声:糟了。

  厉明成这癫狂下的【逆天邪神】一剑凝聚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和怨恨,根本没有留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护身之力,这一下本不算太重,却必定会让此时状态的【逆天邪神】他重伤……

  “呜哇啊啊啊啊……”

  大殿之中响起一阵无比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声,厉明成当空喷出一道足有一丈多长的【逆天邪神】血箭,像个破了洞的【逆天邪神】血袋般洒血横飞出去,与此同时,一声大吼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炸开:“住手!!”

  几乎在云澈击中厉明成的【逆天邪神】同时,飞扑而来的【逆天邪神】纪寒峰竟忽然出手,一道冰冷的【逆天邪神】玄气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上。

  谁都没有想到厉明成会忽然丧心病狂之下偷袭云澈,更没有人想到,纪寒峰竟也会忽然对云澈出手。纪寒峰可是【逆天邪神】已达到神元境中期的【逆天邪神】寒雪殿正式弟子,和厉明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所能承受。

  云澈如被山岳轰顶,眼前猛的【逆天邪神】一黑,被狠狠轰飞了出去。

  “云澈!”

  沐小蓝一惊惊呼,迅速飞身而起,将横飞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牢牢接下,然后快速卸去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余力,她刚要询问云澈伤势如何,但忽然感觉到他身上竟似乎没有受伤的【逆天邪神】迹象,顿时愣了一下,才有些弱弱的【逆天邪神】问道:“你……没事吧?”

  云澈全身气血翻腾,他双手攥起,目光猛然转向纪寒峰,一股戾气冲顶而出:“纪……寒……峰!!”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